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5

【他只能跟他一起等待,等待心上的盔甲重新披挂完整】

7点30分,确实有点早,但是王源抑制不住自己忧心忡忡的驱使,忐忑不安地拨电话。
嘟……嘟……两声,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喂?小源?”
“南哥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早找你……”王源两只手握着手机,眉头轻锁,“现在说话方便吗?”
晋南听起来精神很不错的样子:“没问题啊,你说你说,我要拍戏早就起了。”
“南哥你有没有熟悉的媒体朋友……我有点事情想打听。”
“有的,你要打听什么?”晋南一口答应,然后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王源稍微松了一口气:“有点事,不是我的事情,但是很重要。”
他大致说了一下基本情况,都是行业内的人,晋南几乎是秒懂:“我知道了,我让人去打听一下。你也别着急,这种事情真的很正常。我最近在组里都知道俊凯电视剧的事情,热度这么高会被踩是肯定的,只是这种全网通稿肯定是有推手的,这算他第一部担纲主演的电视剧,弄得太难看确实对他不好,我先去问问有没有人知道情况吧。”
“嗯,谢谢南哥。”王源答应着,心里却不由自主地反省。他们正式出道都快七年了,手里的人脉却还是虚的,以前完全倚仗公司是年纪小,出去认识的人都要么把他们当孩子,要么索性不当一回事,现在不行了,必须好好经营人际关系才行,不然出了事别说应对,蒙在鼓里连状况都摸不清。
公司,唉,王源不忍心骂它破公司,好歹也是他们一点点扛起来的,他们和公司的关系真有点像操心操不到点子上的爸妈和不忍心彻底叛逆的儿子。他只希望“糟心父母”这回给点力,赶紧想办法把这阵邪风压下去。
“对了南哥,昨天世颐给我发微信,说第二季他应该要参加,他妈妈跟节目组谈好签约费了……”王源又小心翼翼地道,“南哥你,参加吗?”
晋南淡笑一下:“我公司是建议我去的,《模仿游戏》效果不错,一年一次综艺的档期给它留着的,我不是也说了,你们三个都去我就去。”
那就是四个人差不离能聚齐了。王源这边也接到了录制第二季的通知,他虽然不是特别赞同走综艺的路线,但是他大学第一年没有影视剧拍摄计划,曝光度实在很低,接综艺是比较合理的规划了。再者就是,晋南他们三个人他实在喜欢,能一起录制也比较开心。
只是不知道这第二季录起来跟第一季的氛围会不会相差太远。这样想着,他小声问道:“南哥,录节目的话,你跟世颐没问题吧?”
晋南在那边似乎笑了一下:“小源,你忘了我可是演员,世颐也是。”
是啊,综艺本来就是一场真人大戏,本色出演还是角色出演,全在台本和艺人一念之间,王源在心里叹气。
“不过说实在的,”晋南又道,“不管他去不去,我去不去都不对。这件事情现在变得有些复杂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别让他觉得我故意躲着他吧。”
王源想了想道:“南哥,世颐还跟你有联系吗?”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每天发微信跟我说早安晚安,有时顺带说一些他自己的事情……”晋南艰难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有时就跟他打个招呼,有时也装看不见,小源……我觉得是我害了他,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
“说不定等他这个劲儿过去就好了……”王源很无力地安慰道。晋南一开始对夏世颐好没有错,被告白了拒绝也没有错,谁都想不到夏世颐会这么执着地喜欢他。这件事没有错,错在怎么做都不对。
王源突然有点庆幸,幸好他不用单相思,真的太苦了。

感情顺遂,事业受阻,男人的苦难日永远不会结束。
这次的事情仿佛所有媒体都跟王俊凯杠上了,几家营销号一水儿的差评和吐槽,天天变着花样挂出来,什么“路人”、“影评人”凑热闹不亦乐乎,娱记也开始趁火打劫,刚好宣传期还没结束,采访的问题越来越犀利,经纪人的“下一个问题”完全没人听,以前未成年时的那套模棱两可现在根本不管用,王俊凯每每被撂在台上尴尬。
他们这才知道以前的经历都是玩儿似的,那些什么早恋学习考试的话题,现在看来根本无关痛痒,大人对小孩子的担待已经没有了,成年后对他们能力的质疑才是致命的。
“你觉得自己现在的演技达到担纲主演的程度了吗?”
“读书期间频繁请假上通告,是不是已经影响到了你的专业成绩?”
“有没有考虑过暂时退出娱乐圈专心学业呢?”
“你刚才说自己对这些差评看得比较开,是只关注收视率不考虑观众的评价吗?”
“你提到希望大家对新人多一些包容和耐心,作为出道快七年的艺人,你觉得观众现在对你的期待值过高了吗?”
……
王源听着这些问题,心脏跟着抽紧,仿佛他自己也在现场接受拷问。他有认真看剧,是不能说王俊凯现在的演技有多么精湛出众,但绝对不是应该被指摘到这种程度的表现,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王俊凯没有错,小鲜肉身份和高收视率才是原罪。
他现在不敢上网,可又忍不住要去看王俊凯的消息,他看那些热门和头条上挂着的王俊凯,看在台上被记者为难的王俊凯,愤懑焦虑,却没有任何用处。两个人通话的时候他试图说些宽慰的话,甚至想要提几个能应付记者的答案,可是王俊凯根本不接茬,没有跟他讨论这件事情的意思。
王俊凯还在全国各地跑,他们见不到面,他连个安慰的拥抱都给不了。
王源突然开始感谢乔宝璐,当然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乔宝璐是个再机智不过的人,她当然不能直接替王俊凯挡枪,也不能引火烧身,毕竟她也是北影在读。她一改以往低调站台的风格,开始尽量找话题吊媒体胃口,主动说一些拍戏时的花絮和趣事,爆一爆无关大雅的小料,这当然不能完全吸引注意力,但她的目的也没有那么高,她就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她占用的时间越多,王俊凯被围攻的时间就越短,仅此而已。
王源难过又无奈。本来站在王俊凯身边为他阻拦问题的应该是他,就像小时候每一次王俊凯语死早一样,他应该在他身边,手臂若有若无地挨着王俊凯,给他力量,然后替他接过问题,糊弄过去。
他应该在他身边的。
可现在他做不到,他去公司上班,外边围了些想要捡漏的记者,问他关于王俊凯新戏的问题,他低着头被保镖护着穿过,听任那些刺痛王俊凯的问题同样刺痛他,却连头都不能抬。
这就是现实。
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帮你呢?

在所有相关人士保持沉默或者低调支持的态势下,只有《青青园中葵》的编剧兼导演沈琛忍无可忍,跳出来公然替王俊凯说话,他说最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就是王俊凯,说王俊凯对角色的诠释令他十分满意,说王俊凯的演技作为一个在校生已经很出色了。可他是编剧又是导演,说这些话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一门心思黑下去的人只当他是为了收视率,该骂骂该黑黑,他的帮腔没起到任何实质作用。
王俊凯的粉丝本来本着不要惹事的原则,在通稿下边忍着被骂的愤怒耐心解释尽力安利,可是被莫名其妙逼到这份上这么长时间,也都已经忍到了极限,微博上的势头已经开始被打乱,和所谓的“路人”还有黑粉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被分出不少精力,很多正儿八经的线上宣传反而因此被搞得很糊。
在这样凌乱的情况下,王源发现他根本无从得知王俊凯状况如何。每次发微信都是过了好一阵才回,说不了几句就说有事,打电话也经常不接,接了也就花半分钟问他吃了没喝了没上课怎么样,岔开话题的功力都用来对付他了。王源只好给小马哥打电话,可小马哥跟着王俊凯忙前忙后,回复率还不如王俊凯,而且小马哥也只能给他一些浮于表面的信息,最近吃的很少不太说话之类的,没有任何帮助。
王源有点生气,可他又心疼,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舒缓。以前王俊凯心情不好的时候,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他就耍个宝逗他开心,要是严重一点,他就静静陪着他,要是再严重,他就帮王俊凯留一个安静的发泄环境。可是现在他根本不清楚状况,他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他急得在房间打转,然后拿出手机漫无目的地乱翻,好像这样就能翻到什么解决办法似的。
还真给他翻到了。
他不知看到了什么,激动得跳起来把自己的手机甩了出去,然后又手忙脚乱地捡起来翻日历查行程打电话。

《模仿游戏》吊粉丝胃口两个多月终于发布录制公告,上一季四位嘉宾全部加盟,原班人马携全新情节设定和游戏玩法即将再次出征,引来万众期待。
为了给新一季造势,四位嘉宾分别录制宣传视频,请粉丝和观众关注新一季的录制和播出,王源更是利用周末飞上海探班正在拍戏的乌齐云,为兄弟团的感情戏份加码。
他周六起了个大早,赶早班机去上海。他知道微博上很多粉丝正在指桑骂槐地说一起出道七年的兄弟正水深火热呢,他却只会为了自己的节目硬操假兄弟情,还有的人冷嘲热讽说早就知道他是假兄弟,说他从小就精明,最会见风使舵看人下菜。
这些他都知道,可他没反应。他是真的无所谓,他在飞机上戴着眼罩补觉,嘴角扬着一丝冷笑:你们懂个屁。
金刚不坏铁公鸡王源终于拔毛,订了菁禧荟的新潮菜去探班,一去就成了最受欢迎的对象,为乌齐云挣足了面子。乌齐云带着他打了一圈招呼,跟导演制片问过好,又接受了一个简短的采访,为《模仿游戏》录了slogan。忙完这一通,乌齐云拉着他回自己的休息室:“卧槽你真是拼了,带那么贵的午餐来探班??”
“做戏要做全套。”王源摊手,“该花的要花,而且我这算提前感谢你了,晚上别给我露馅昂。”
“行吧,我这是舍命陪君子,不过你也小心点,要是失手了我真没办法帮你开脱。”乌齐云道。
王源笑了笑,有些一往无前的气势:“我知道,放心好了,出不了岔子。”
乌齐云的戏份下午就结束了,两个人一起从拍摄地离开,粉丝围成一团,一边疯狂拍摄一边试图跟他俩说话。
“哎妈呀,别挤别挤,让我带我兄弟去吃顿好的行不?”乌齐云无奈地跟粉丝搭腔。
两个人一辆车先回了乌齐云的酒店,乌齐云下车进酒店,车进了地下停车场等他。过一会儿他换身衣服出来,车又上来把他接上,飞速出发左拐右拐,过了几个路口就不知奔哪儿去了。
乌齐云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淡定地问助理:“吃饭的包间订好了?”
“订好了,订了四间,都有人去。”助理拿着手机飞速打字,“让他们看价格按贵的点了。”
“嗯,记得拍照,一会儿我看看发哪一家的。”乌齐云半瘫在后座上摆弄手机,尝试着美图一下他跟王源的自拍。
助理抬头问他:“咱们去哪儿?”
“这四个地方挨着溜呗,进去停一会儿出来。打发三四个小时,然后去王源住的酒店,再回咱们酒店。”美图宣告失败,乌齐云把手机扔一边儿,“累死我了,我睡会儿啊,手机响了叫我。”

又是难捱的一天。
王俊凯从发布会出来,去了一个小型庆功宴。《青青园中葵》毕竟是沈琛亲手打造,剧情风格都没什么好挑剔的,新人演员们的完成度也很不错,先不说口碑如何,收视是一路飘红的,是该庆庆功。可庆功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几乎要被抹黑的言论踩死。
晚饭他没吃几口,吃了也食不知味。终于撑到庆功宴结束,离开会场上了车几乎要摊在车座上。
“一会儿回去叫点东西吃吧?”小马哥小心翼翼地问,王俊凯最近状态太差,他都不太敢跟他搭话,但是这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实在是看得他心惊胆战。
王俊凯摇头,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皱着眉头表达自己的意思。
回去,睡觉。
小马哥陪了他这么多年,这么简单又强烈的情绪还是懂的。不过他今天没像往常一样尝试多劝几句,而是转头让司机开快点,快点回酒店。
快点回酒店就会好了。
回到酒店,还是有很多粉丝在门口等着,她们安静地站在那里,情绪也不高。
王俊凯调整了一下表情,尽量看起来淡定,然后下车,疾步去电梯间。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所在楼层,王俊凯轻声问:“明天几点飞机?”
“下午3点,你可以多睡一会儿,醒了跟我说,我叫他们送吃的去你房间。”
“下午3点?原来不是说早上10点吗?”王俊凯疑惑。
小马哥有点心虚地解释道:“时间又不紧,我把机票改签了。”
王俊凯没再说什么,只是喃喃低语:“还有两站。”不知道是在跟小马哥说,还是在提醒自己。
到了房间门口,王俊凯掏出房卡,自己开门。
小马哥看着他,有点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看着他进门。

王俊凯的出行标准很高,酒店的房间是大套房,一间套一间。进门后他很疲惫地把书包丢在玄关,脱了外套准备往沙发上扔的时候发现卧室的灯居然亮着。他一怔,这才后知后觉地看了看插卡取电的地方,已经有一张房卡插在那里了。
两张房卡,一张他自己拿着,一张在小马哥那里。
……不会这么操蛋的一天过去之后,还要发生什么更倒霉的事情吧。
王俊凯立刻神经紧绷,他掏出手机,悄悄拨通小马哥的电话,然后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小心翼翼地往卧室走。
心脏提到嗓子眼儿,一步一步都仿佛踩着棉花。
走到卧室门口,他贴着墙,一点点向里面张望。
电话接通了,小马哥很轻地“喂”了一声。

在看到那个人之后,王俊凯整个人徒然松懈,手机砸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王源儿?”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听到这个名字,小马哥默默挂了电话。

王源很端正地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双手十指交叉握在一起。他神色宁静,但这个姿势就意味着他并不是放松的状态。
他应该已经坐了很久,动作凝固着,传递出不安。
可他不是在担心自己,而是在担心王俊凯。
看见王俊凯拿着个烟灰缸进来,他努力笑了笑:“禁止家庭暴力啊。”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眼神直直锁定着他的眼睛,好像在判断眼前的是真人,还是他恍惚中的假象。
看着看着,他的心突然刺痛起来,因为王源也在看着他,王源的眼里全是心疼。
王源在心疼他,心疼到他看着那个眼神就能感觉到王源的痛楚。
他突然觉得很无力,很委屈,很难过。
这么多天了,他刚开始觉得莫名,后来觉得愤怒,再往后觉得痛楚,到现在明明已经只剩下无感了,为什么会在见到王源的一瞬间,又突然涌上这么多情绪呢?
这情绪压得他上不来气,压得他站不稳,压得他急需发泄。
他突然蹲下去,低着头,用手臂环住自己。
发出急促又沉闷的呼吸声。

王源一下子站起身,几步走过来,到了王俊凯身边后动作又变得轻柔。
他轻轻握住王俊凯的手指,把被紧紧握着的烟灰缸取下来放在一边。
然后伸出双臂,用力把王俊凯的肩膀圈进自己怀里,用力把王俊凯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他知道王俊凯这个时候不会抬头的,正如过去那些年每一个悲伤委屈痛苦的时刻,王俊凯从不用难过的表情面对他。
他感觉到王俊凯在剧烈地颤抖,可他除了抱着他外无能为力,他并不知道能说什么,这种时候语言根本是无力的,远远抵不过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用力地抱着王俊凯,把吻印在他头顶上,实实在在地一下又一下。
他了解王俊凯,所以不会拍着他让他哭出来,说什么哭出来就好了。
他只能跟着他一起痛苦,一起颤抖,一起压抑酸楚和软弱。
一起等待心上的盔甲重新披挂完整。

过了不知道多久,王源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已经失去了知觉,王俊凯的身体才慢慢稳定下来。
可他还是抱着他,低声说了今天跟他的第二句话。
“你怎么,这么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