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3

【我的心知道,你的心也知道,就可以了】

夜色向月浅,暗香随风轻。
天台上疏于整理,但好在没有过多杂物,看着也不闹心。靠边儿的地方垒着几块厚石板,倒不怎么脏,王源跳一下坐上去,晃着腿等王俊凯。
北京真不是适合看星星的地方,就算是晴朗的郊外,也只能零星看得到几颗。倒是月亮比较争气,又大又圆又亮的。
也没几分钟,后边儿天台门轻响两下,有人进来了,然后关上了门。
王源微微回过头,给他一个月光下俊秀的侧脸和线条漂亮的脊背。
真会撩。王俊凯笑着走过去,拿手里的听装饮料故意冰一冰他的脸:“给你,放一会儿再喝,太凉。”
王源接过来对着天台上的夜灯一看,顿时撇嘴:“苏打水……王俊凯,你牛。”
王俊凯一脸无辜:“只有这个了。”
“行吧。”王源无奈,挑一下下颔示意他坐下。
两个人吹着夏夜的凉风坐了一会儿。王俊凯侧过头看王源,看他比星星还亮的眼睛,突然笑了一下。
“笑什么呢?”王源看他。
王俊凯突然抬手碰碰他的眼角:“其实像月亮。”
大大的,圆圆的,亮亮的,像月亮。
“嘁。”王源有一个介乎于嘟嘴和抿嘴之间的动作,习惯性地露出来,别扭又可爱。
王俊凯看着他笑,突然问:“这算约会吗?”
“算。”王源很笃定地道。
“那要恭喜你了?”王俊凯勾起一边嘴角。
“恭喜我什么?”
王俊凯呲着小虎牙:“成为第一个跟我约会的人啊。”
不出所料,他收到一个很大很大的白眼。
“是为我生日所以要约会?”王俊凯装好奇宝宝。
“是吧,”王源好像在专心看着月亮,“当然也可以把我的顺便也过了。”
“那不行,”王俊凯立刻拒绝,“你生日还有小半年呢!你是打算这之后都不见我了??”
王源转头看他,有点好笑:“我开玩笑的。”
可王俊凯看着他的表情却很认真:“一两个月还可以,再长就不行了。”
“说的好像以前没有小半年不见面过似的。”
“我年纪大了,心灵更脆弱了。”王俊凯作捂心口状。
王源故作嫌弃,然后问道:“那如果没办法呢?就是没什么机会见面呢?”
“想办法,我会想办法的。”王俊凯很坚决地道。
王源没说话,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问道:“要听生日歌吗?”
“当然要听。”
于是王源从石台上蹦下来,面对王俊凯站着,素净的月光和天台夜灯昏暗的光一起笼罩着他,像是追光,却要温柔得多。他双手握着苏打水,像是拿着麦克风。
“下面这首生日快乐歌,送给二十岁的王俊凯小朋友。”他笑着,然后很卖力地又加了个wink,“祝他生日快乐。”
王俊凯笑翻,心里却又甜又酸。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健康祝你幸福,祝你生日快乐。”
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唱烂了的老词,却被他换了个旋律。缓缓的,柔柔的,低沉的,动听的旋律。他的声音这几年没怎么变,王俊凯却觉得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怎么样?王俊凯小朋友还满意吗?”唱完了,王源戏很足地鞠躬致意。
“嗯……”王俊凯作思考状,“我觉得吧,不太像生日歌。”
“哦?那像什么?”
“像情歌。”王俊凯逗他。
王源大手一挥表示这并不重要:“感觉怎么样?”
“感觉我又多了个身份,”王俊凯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得做你的歌迷了。”
“你不早就是我的歌迷了,”王源拍拍他肩膀,“这位歌迷朋友,要不要许个愿望?”
王俊凯笑:“我就这么许啊?”
王源想了想,左口袋右口袋掏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小包装的达利园小蛋糕:“给,凑合一下,快拿着你的蛋糕许愿吧。”
“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笑死,可他乐意顺着王源的意思玩儿,“好吧,我要许愿了。”

王俊凯在柔和的光线里闭上眼,又长又密的睫毛垂下来,形成美丽的阴影。他实在是生得好,鼻梁高挺秀气,线条却利落得很,始终带着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蓬勃气息。嘴巴,嘴巴很薄很薄,王源听人说薄唇的人也薄情,他心说王俊凯可不是要薄情了,有多少人爱慕他就有多少人要伤心。因为这薄情的嘴唇之前突然亲吻他的时候,顺带着就把主人整颗火热的心都给了他。
王源安静地看着他许愿,看他双手合十夹着达利园小蛋糕,有点像那个乖巧.jpg的表情包,可爱得很。他在等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王俊凯的眼睛很漂亮,漂亮得放在男孩子的脸上有点不可思议。王源其实很迷恋他的眼睛,有时纯情得像个孩子,有些羞涩的意味,有时闪亮又充满活力,昭示着蓬勃的魅力。还有的时候,含着危险和些微的邪气,那样的目光总是紧紧地抓着他,让他心脏狂跳。
他正这样想着,王俊凯就真的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他身上,专注又温柔。
“许什么愿啦?”王源好奇地看着他,距离有点点近,能闻到洗发水香味的那种近。
王俊凯摸一下他的脑袋,把蛋糕拆开分两半:“说了就不灵了。”
“好吧。”王源又撇嘴,接过那小小一块蛋糕塞进嘴里。
“不过可以透露一点点。”王俊凯冲他勾勾手指。
小兔子立马欢天喜地踏进小老虎的陷进:“嗯嗯?”
“我的愿望跟你有关。”小老虎压着嗓音诱惑他。
王源一愣,转脸看他,距离有点点近,他连忙直起身向后退,一脸凶巴巴:“你自己的愿望,带我出场干嘛?给出场费了吗?”
“这不生日礼物吗?”王俊凯无辜。
“哼。”王源冷漠脸,突然想起什么,“其实我还真有个东西给你,就当生日礼物好了。”
他又在几个口袋里翻来覆去,王俊凯看他跟想擦鼻涕满身摸纸巾似的找生日礼物,心情有点复杂,又有点无奈。
最后找出来,还真是个纸头。
王俊凯接过来看了半天,发现是折成三角形的一张黄纸,上面有红色的鬼画符,显然是一张道符了:“道符?”
“嗯哼。”王源点头,“不许拆啊,拆了就不灵了。我不是有一期去武汉录节目吗,南哥带我们去长春观玩的时候请的,很、贵。”
“不拆,”王俊凯笑道,把符举起来在灯光下仔细地瞧,“什么作用的?保平安克小人?”
王源轻哼一声:“是啊,专克蛇蝎美人。”
“噗哈哈哈哈,”王俊凯爆笑,“你不就是蛇蝎美人?天蝎座的美人?”
王源抬手就要打人,王俊凯连忙告饶,哄了半天才罢休。他从口袋里套出钱包,小心翼翼地拉开里面一个不显眼的暗袋,把道符放了进去,放好还拍一拍,示意道符乖乖跟着他。
“怎么还随身带钱包?要付我陪聊费啊?”王源笑他。
王俊凯却从里面拿出一个发黄的小纸卷递给他:“我也有东西给你。”
“这什么?”王源好奇地接过来,“可以打开吗?”
“可以,在杭州拍戏的时候抽空去灵隐寺给你求了个签,听说很灵。”
王源噗嗤一声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俩,也太奇怪了吧!”
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却跟老头老太太似的搞这一套,送礼物居然是求个签请道符,简直匪夷所思。
王源笑归笑,打开看时却很认真,王俊凯侧头看他,神情专注。
这是他们的默契,也是他们的无奈。物质条件达到饱和后,再贵重再别出心裁的礼物,能表达的心情都很有限,想给对方好的,选择就更少之又少。求签也好,请符也罢,是求个祝福和保佑,共同点是都讲究心诚二字。心诚则灵。
我没什么能给你的,我有的你都有,我能给的你也都有。
唯独这颗心独一无二,要的话就给你,不要就给你留着。
如此而已。

王源一边打开签来看,一边问道:“你没给自己求一个?”
“这个,”王俊凯嘿嘿一笑,很技术性地回答道,“给你求给我求都是一样的。”
王源没明白,但注意力集中在签文上,也没再问。他看了半天,突然抬头道:“你这给我求的什么?”
“姻缘。”王俊凯老实交代。
王源气结,就没个正经的!
他手里挥来挥去的签上就写了一句话: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王源嚷嚷着要揍他,王俊凯却握住了他的手腕,轻声道:“我觉得挺灵的,真的。”
“……”王源一怔,沉默了一下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俊凯笑了笑:“知道。”
那个解签的老和尚说起签文仿佛唱经:子规啼血,谓之相思。有人为君汝相思,弗信君之不归者。伊人坚信。至迟耶。东风吹之时。亦即是春之来时耶。
说白了,就一句话。
王俊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道:“有人等着你,相信你会到他身边。”
王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里情绪复杂。有惊讶,有不解,有迷茫,有怯懦。
却唯独没有不相信。
“准么?你觉得?”王俊凯追问道,“你信不信有人在等着你,一直坚信能等到你。”
王源的手缓缓放下来,他握紧了那个张签文,那上面写着“中吉”,不是不好,也不是很好。
命数不定,前途未卜。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王俊凯又道:“可是我吧……我信缘,不信命。我相信结果如何,是我可以努力促成的。我会,很努力的。”
“王俊凯。”王源没回答,只是叫他的名字,“王俊凯。”
他有话说,王俊凯早就知道,他现在要说了。

“那天我打完电话,你问我怎么了,其实就是,夏世颐他告白失败了。算是意料之中吧,南哥是有男朋友的人。但我挺佩服世颐的,不止是佩服他喜欢就能说出来,更佩服他喜欢了就敢承认,他好像不怕面对自己喜欢上同性这件事情。”
“可是像南哥就不一样。他应该是一直都很小心地在隐瞒,他和他男朋友不知道在一起多久了,但是也没住在一起,休息那几天听世颐说也没见面什么的。现在狗仔私生那么猖獗,要见面肯定很难吧……最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因为他是同性恋而改变态度,这是理所应当事情,可他却说谢谢我们。”
“南哥年纪比我们大得多,经历得肯定也多,他知道后果是什么,所以不敢,所以凡事都以自我保护为前提。世颐他无知所以无畏,他根本还没搞清楚这件事意味这什么,只是很遵从本能地想表达自己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我都很羡慕。可是无论按照谁的方法,那都不是我的风格。”
王俊凯静静地听他讲话,心里却翻腾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心酸,心慌,心痛。
他是很直白的人,两个人在一起的这些年里,喜欢这个情绪出现之后的这些年里,他虽然知道不能说,但行动上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表达,后来甚至几次三番试图去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可是王源不一样,王源经常说一些很有道理很宽慰的话,却总是把真实的心藏得很深,紧紧捂着,生怕别人看去一点儿,就此掌握他的弱点。所以如果王源不说的话,他永远不知道那颗小脑袋里,那颗纤细敏感的心里,藏了什么弯弯绕绕的心思。
他现在也想说,可左不过是那些剖明心迹的话,他觉得王源其实是知道的。所以他不说了,他要认真地听,毕竟王源这样敞开心扉的时刻少之又少,错过了,下一次触及他渴求不已的那颗心的时机,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王源说得不快,却很少停顿,他也怕自己错失了这个时刻,就很难有勇气说出这些话来了:“所以,王俊凯,所以……”

“王俊凯,我们就,保持这样可以吗?不能见面的时候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见面了互相拥抱一下说说话,可能唱歌这件事还是挺难厌倦的,那就等哪一天厌倦当明星了,不会意气用事一不小心就互相伤害了,也足够看得开不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了,到时候再回到以前什么都不是的样子,安安静静一起生活,这样可以吗?”

“可以吗?”王源小心翼翼地问他,这问题里有一丝可疑的惶恐,不知是怕他答应,还是怕他不答应。
王俊凯看着他,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微微有点颤抖的唇瓣,突然问道:“我可以亲你吗?”
王源一怔。过了很短暂的一刻,他探身向前,主动将嘴唇碰了上去。
这举动根本不像王源的风格,也完全出乎王俊凯的意料,他愣了几乎有半分钟才回过神,回过神后更加震惊,因为王源没有动也没有离开,只是轻轻发着抖,却又很执着地用嘴唇贴着他的嘴唇,一动不动。
王俊凯心里一痛,这其实就是王源。
王源很清醒,很冷静,心理早熟,所以无论什么事都会比别人多考虑一些,无论什么举动都要思忖再三。对于喜欢他这件事,抛去不可控制的感情来看,剩下的全是负面因素,更别说还隐藏着一旦被发现就一定会触发的那个可怕后果。让王源这样理智的人选择承认这份感情,选择为这份感情赌上自己的一切,去寄希望于一个不输也会损失惨重的后果,无疑是巨大的痛苦。
压制自己的理智,忽视结果奋不顾身地选择情感,这是违背本性的做法,对王源来说,无异于经历一场灭顶之灾。
可是王源对他说以后有一天想安安静静和他一起生活。
可是王源现在正在吻他。
这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吻,王源只是固执地贴着他,证明自己不害怕。
王俊凯只觉得心痛。
他抬起手,温柔地托住王源的后脑勺,找了个合适的角度让两个人的嘴唇亲密相贴。
只是很温存地相贴而已,与其说是情人间的亲密,不如说是亲人间的抚慰。
他没有做更进一步的举动,也没有这个打算,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王源其实真的很害怕。

“如果我答应了,那这算是,一个承诺吗?”王俊凯问。
“是。”王源很坚定地道。
“那就可以。”王俊凯答道。
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我等着你,等着我们。

周年结束的时候,漫天彩带亮片从天而降,纷纷扰扰飘在眼前,阻隔了两个人对视的目光。
可他们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装作不经意却很执着地去捕捉对方的目光了。
心里知道对方在那里,就行了。
小的时候他俩总是黏在一起,靠得很近,可那个时候心还在路上,还没有走到一起。
现在离得很远,中间隔着很多,两颗心却终于找到了对方,紧紧互相依偎。
我喜欢你,我的心知道,你的心也知道,就可以了。
我等着你,等着我们。


---
嗯哼,这其实,只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别着急。
提纲基本定了,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剧情都在这之后。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