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1

【你14岁喜欢的人,现在在哪里?】

高考是大梦一场。梦的时候身在其中不自知,竭尽全力却总觉得无力,想哭想笑却总发泄不出来,不过短短一瞬,却让人仿佛觉得历经生死,命悬一线。
王源从这梦里醒来之后好几天都没有实在感,不用每天埋头苦学了,感觉整个人都在云上飘。白天看看书吃吃饭打打游戏,晚上八九点钟洗洗上床,窝在被窝里等王俊凯电话。刚开始还视频什么的,后来两个人默契地放弃了,看得见摸不着更烦人。
好日子没过几天,《模拟游戏》一声号令把他召回帝都。
晋南是个说话绝对算数的人,这次录制又是北京主场作战,早早就订好录制前四个人要聚一聚。
王源舍不得重庆,拖到最后一刻往北京赶,下了飞机直奔吃饭的地儿,一边在车上着急,一边回应王俊凯的拷问。
“都谁一起?”
“就我们四个。”
“谁们四个?”
“……我和他们三个!”
这不着急还添乱嘛!
当然不能全怪王俊凯敏感。《模拟游戏》借着他高考的东风开播,晋南和乌齐云有电影,夏世颐有两部电视剧,都在宣传期曝光量巨大,第一期收视率拿了个开门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四个妥妥的高颜值代表在一起,甭管是年度美颜盛世还是年度乱炖盛世吧,关注度都不会低。
而且节目组会玩儿,第一期播出的就是当时因为夏世颐落水事件引发热议的大明湖篇。
行吧,落水前王源乌齐云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上互抱手臂瑟瑟发抖不忘吐槽,落水后晋南伸手捞人扒衣服披外套男友力爆棚。
王源看的时候捂脸,他都能想象粉丝在屏幕前的尖叫和王俊凯黑着脸的表情。
不过还好,王源看着网上的评论自我安慰,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是首当其冲被荼毒的那个,没想到一场落水事件炸出一堆大叔X正太的爱好者,真是谢天谢地谢谢掉进水里的夏世颐。
可巧了夏妈妈是个专会投机倒把的利己主义者,个人原则全为利益服务,一天到晚打着夏世颐的名号在媒体界几乎半出道,看这回事有热度就赶紧往上贴:“是呀我们Steven跟他晋南哥哥关系可好了,前一阵家里没人照顾他还在晋南家借住了好几天呢。”这下粉丝彻底高潮了。
王源看到之后一脸黑线,行吧可劲儿造吧,互相伤害吧,他是彻底没招了。
他把这事儿跟王俊凯唠叨,问王俊凯有什么看法。
王俊凯的回答也很有利己主义风范:“强敌已去俩,还差一个了。”
“你滚。”王源气笑。

王源着急忙慌赶到酒店,一进包间却发现只有乌齐云一个搁那儿玩手机。
乌齐云见了他就扔了手机趴在桌上干嚎:“可算看着个活人儿了!哎哟喂呀我都坐一小时了我可太惨了!”
“接着演,小乌哥演技不错。”王源爆笑,“南哥和世颐呢?”
“谁知道啊你们一个两个的群里都说在路上快到了,半天儿了就来你一个。”乌齐云摊手。
王源刚来倒不着急,拿出一大包重庆特产给乌齐云让他垫垫肚子。
“不行,”乌齐云收了零食严词拒绝,“这地儿巨贵我跟你说,我要留着肚子让南哥大出血。”
两个人嘻嘻哈哈唠嗑半天,总算等来了另外两个人。
看见晋南好不容易拽着夏世颐进包间,王源不知为何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乌齐云笑着问:“这么了这是?不愿意跟哥哥们吃饭了?”
“不是,”晋南长手长脚把小屁孩儿捞进来,无奈地笑,“看见外边儿冷柜里的冰淇淋了,我说人太多一会儿吃完饭让服务员拿进来吃还不乐意。”
夏世颐任性嘟嘴:“那感觉不一样。”
“还感觉不一样?”乌齐云觉得好笑,“你感觉你想你源哥了没?”
这句话提醒了夏世颐,他终于舍得从晋南身边离开往王源这儿扑:“源哥!你终于考完啦!!”
“哎哟哟哟你慢点儿,我这么瘦可架不住你,”王源连忙格挡,然后胡噜他脑袋,“你这才想起我了?”
小不点儿嘿嘿嘿地笑,缠着他问高考怎么怎么样,拿着他带来的特产乖巧地道谢,然后很顺便地帮忙拿了晋南的一份,一转身就跑去邀功。
没错,乖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源就觉得这个小孩儿乖巧懂事,虽然活泼爱闹但很有礼貌,熟了之后也是很有分寸的,就像每一个有点早熟的小孩一样。为了一个冰淇淋闹腾,真的不像他会干的事情。
王源想起自己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这么爱作。不让吃什么偏要吃,不让干什么偏要干。是真的贪吃爱玩吗?恐怕不见得。他只是爱王俊凯一本正经地管着他,甚至爱那一次次别扭和冷战的折磨,因为那之后王俊凯总会来哄他,他幼稚的心迫切地需要被特定的人在乎的实在感。
情窦初开的年纪里,其实根本不知道喜欢是怎么回事,更别提该如何喜欢一个人。有的只是本能,那种类似于动物求偶的本能,下意识地施展出浑身解数,无论好赖,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最重要。

一个多月没见了,聊开之后话很多。不同于一般地合作后聚个餐,他们四个表面上没说什么以后就是兄弟之类的客套话,心里却知道彼此投缘。到了他们这个份上,都是有钱有名的人,判断标准还剩下什么?也不过一条见面高兴。
到了九点王俊凯准时查岗,发微信问王源:“怎么样?结束了吗?”
“还没有。”王源塞着一嘴的东西回他。
“嗯,早点回去,注意安全。”王俊凯的关心总是跟他爸极似,充满年代感。
王源稍微愣了一下神,有点拿不准似的回他:“今天想多玩一会儿。”
那边过了好久才回道:“那就多玩一会儿,玩得高兴。但是不要喝酒,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还是要注意安全。”
王源终于笑了,他觉得王俊凯接下来就要说出“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口号了。其实他没明说,王俊凯应该也能明白,他们都是很容易寂寞的人,不是彼此能填补的那种寂寞。从小到大朋友都不多,从没经历过真正无拘无束的少年时代,不知道什么叫呼朋唤友醉闲栏。王俊凯不愿意他跟很多人太深交,吃醋什么的倒在其次,主要是担心他的安全,各种意义上的安全,现在他真的有了值得交的朋友,那就去结交吧,去好好享受相聚的时间吧。他们互相懂的,他对王俊凯也是一样的心思。
乌齐云从美味的私房菜里抬了下头,这边儿王源对着手机笑得春光明媚,那边夏世颐要这个要那个让晋南给他夹菜,眼里闪着小星星。
他低下头,默默继续埋头苦吃:不吃怎么办啊,大好青年却母胎单身,一抬头就没法活了。

吃完饭后四个人意犹未尽,不顾第二天一大早要录制,很作死地决定去唱歌。
晋南大概是经常出来玩,乌齐云又是正儿八经的老北京,两个人随便一合计就拍板儿一个合适的地方,四个人不太浩浩荡荡开往目的地。
三个大男人带个男孩子去唱歌也是没谁了。王源作为歌手和未来的创作型歌手,义不容辞地开了场。乌齐云唱歌实在一般,却是调节气氛的好手,唱两句吐个槽,逗得其他三个笑做一团。等轮到夏世颐了,小朋友却不知道是按错哪个按钮了,突然害羞起来,打死都不肯唱。晋南无奈,揉小孩儿头毛说那他唱。
听晋南唱歌王源有点呆,明明是演员出身,唱功却意外地很好,加上嗓音低沉有磁性,唱歌实在是好听。王源突然觉得革命尚未成功,歌手仍需努力。
“哎哟我的天你看夏世颐,”乌齐云突然一拍手笑起来,“跟个迷妹似的。”
王源回神一看,夏世颐正双手捧着下巴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晋南,听他唱温柔的情歌,眼里的光简直要照亮光线不怎么好的包间。他心里叹气,却只是道:“世颐可崇拜南哥了。”
乌齐云未置可否,却突然道:“我前两年就跟南哥合作过,南哥真是个好人,没架子玩得开,又特别细心,谁的情绪都照顾,他好像是那种,很不会拒绝别人的类型。”
王源没说话,他知道乌齐云是个双商都不低的人,只是面上不爱表达而已。所以他现在拿不准乌齐云看出了几分,这几句话又是几个意思。可是乌齐云说的没错,猜到夏世颐心思之后他仔细观察过晋南,发现他真的就是一个烂好人,一个把夏世颐当弟弟宠的烂好人,一个又英俊又可爱又有成熟魅力的烂好人。
“你看第一期节目了吧?”乌齐云接着道,“我早想到节目组会顺应潮流组个cp什么的,但是我以为会是南哥和我,你和世颐,最多咱俩掉个个儿,没想到这么重口,直接组了个最萌年龄差。”
王源笑了笑:“我也以为,只是这个事情,果然是计划不来的。”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点了,计划赶不上缘分,只是这缘分会到哪里,谁都说不清楚。

第二天四个人顶着黑眼圈录完节目之后,夏世颐蹭到王源身边,悄悄跟他说:“源哥,我觉得我妈说的不对。”
“什么?你妈妈说的什么不对?”王源莫名。
夏世颐小声道:“我觉得,同性恋不都是坏人。”
王源在北京六月份的大太阳下突然觉得有点浑身发冷,他低下头,轻声问道:“你妈妈说同性恋是坏人?”
“嗯,我以前不知道,问她同性恋是什么,她说是坏人,说要离他们远远的。”
“那……”王源想了想又问,“你当时知道他有男朋友,为什么没有离他远远的?”
夏世颐仿佛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忖度半天才道:“当然不会,他那么好。”
“我再问你,你住南哥家,见过南哥的男朋友吗?”
“没有……”夏世颐摇头,突然笑了一下,“我住在他家的时候,都没想起来他还有个男朋友。”
王源看着那个还带着孩子气的笑,有点不忍心,但还是道:“你没想起来,可他还是存在的,对吧?”
夏世颐抬头问他:“源哥,如果你喜欢的人,有另一个人也喜欢,你会怎么办?”
苍天啊这都怎么回事?王源内心崩溃,表面淡定:“不怎么办,他选择我,是我好运,不选择我,我也没什么好怨言的。”
“那如果,你跟她在一起了,却有另一个人喜欢她呢?”
王源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我还是刚才那个答案,当然前提是他说清楚,不能脚踏两条船……不是,夏世颐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南哥?”
这么长时间了王源一直不敢问,现在忍不住问出来,他以为夏世颐会很惶恐,会矢口否认,或者起码会很羞涩,没想到夏世颐只是很平常地笑笑:“是啊,录完最后一期节目,我会跟他说的。”
王源吓了一跳,开始搜肠刮肚地想怎么劝他。
可是夏世颐仿佛看出了他的意图,很笃定地道:“源哥,我肯定要说的,我觉得瞒着他装弟弟,很虚伪,对他也不尊重。”

王源终于看到了一个和14岁的自己很不同的少年。
14岁的他出奇地别扭,对于所有的事情第一反应都是想反对,想否认,想说服。可他说服不了自己,他不面对自己刚刚发芽的感情。他逃避,无视,到了逃无可逃的时候,就开始求证,求证它不存在。
夏世颐不一样,夏世颐说是啊,夏世颐要表白,夏世颐坦然说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想不起来还有个男朋友横亘在中间。
可是他们也有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都不觉得自己的感情是错的。
即便不得不认同在普世的道德观和婚恋观里,这种感情不应该存在,他们也不认为喜欢上这个人有什么问题。
你那么好,我当然喜欢你。

那天晚上王源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拿出手机随便拨弄,刷微博的时候看了看跟《青青园中葵》有关的讯息,捕捉到乔宝璐的一个小访谈——真是厉害,北影的新生,还没有正式出道,演了一个戏份不多的女主角,就已经有访谈了。就算只是个视频网站娱乐版块的小访谈,那还是很厉害。
小师妹看着羞涩,回答问题倒挺流畅的。从喜欢的食物到喜欢的颜色,从欣赏的歌手到欣赏的演员,再到平常爱看什么玩儿什么,来了一场快问快答。
王源抱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心态看完了,然后确定了一件他早就猜到的事情——对方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态,偷了王俊凯的手机。什么乔宝璐,回答问题的时候宛如一个翻版的他,爱吃的爱玩的一个不错,真特么变态。
而且这位小师妹,不止变态,还很胆大。她真的敢单凭单纯的微信和照片,就断定王俊凯有喜欢的人,那个人是王源。
王源觉得自己这下真特么好奇王俊凯手机里都存了他的什么照片。
他气呼呼地拨电话给王俊凯,接通之后大喝一声:“王俊凯!”
王俊凯吓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你到底?你知不知道?你……”王源语无伦次。
“什么?王源儿你能不能说清楚点?”王俊凯懵逼又惊吓。
“……”王源找回了一点自己的理智,“你知不知道,夏世颐喜欢晋南?”
王俊凯一愣,傻傻道:“知道啊,那不你跟我说的……”
“夏世颐说他要告白。”王源冷冰冰地道。
“告白啊,那是好事啊。”王俊凯摸不准他想说什么,小心翼翼地道。
“好事?”王源笑了一下,“如果你是晋南,你会接受他的告白吗?”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王俊凯也笑了:“不会,如果我有男朋友,那一定是我最爱的一个人,那我不可能再接受其他人。”
“那如果,告白的是个女生呢?”
“那也……”
“你先别急着回答,想清楚了再说。是个女生,能让你光明正大带出门公开恋情也不会被攻击的女生。”
“想不想我的答案都一样,”王俊凯斩钉截铁,“我有爱的人了,谁来告白都不答应。”
“如果你喜欢的人没跟你在一起呢?”
“还是一样。”王俊凯声音低了些,似乎在怕这种情况,“他选择我,是我好运,不选择我,我也没什么好怨言的。只是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我不喜欢他。”
王源一愣。他们俩的想法是一样的。
两情相悦,再好不过。可如果不是……那就是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王源儿?”他半天不说话,王俊凯叫了他一声。
“嗯?”
“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
“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王源没说话,轻轻挂了电话。
他终究不是夏世颐。

王源高考后,组合周年前,《模仿游戏》录完了。就那么十来期节目,趁着四个人都没进组没开学的时候,抓紧点时间,很快就录完了。
都舍不得录完,可也都是习惯了一个工作换一批人的艺人,虽说不舍,但也没有过分感伤。好在都常驻北京,微信电话就在那里,想见终归是能见着的。
录完收官篇,王源第一个出发返回北京,他要投入周年见面会的准备中,他要见到王俊凯了。
“啧,我看你挺着急走的,”乌齐云毫不留情地拆穿他,“赶着回去见小情人儿啊?”
“是啊是啊。”王源装作开玩笑的样子。
晋南毕竟年纪大,比王俊凯还有老干部风范地嘱咐他几句。
夏世颐还是黏黏糊糊舍不得的样子,不过多亏了晋南,王源没有经历大夏天被他缠着的惨剧。他临走的时候回头,给了夏世颐一个鼓励的眼神。
告白,加油。
他觉得自己不止在为夏世颐加油,还在为14岁的自己加油。可是他自己的14岁已经过去了,追也追不上。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王源自我安慰道。

见到王俊凯后王源除了见缝插针跟他说了句生日的事情外,立刻被迫投入紧张的周年准备中,一整天都在商量这个演练那个。自从单飞不解散的模式开启后,每年这个阶段都是折磨,时间紧任务重,让他们苦不堪言。
从上午折腾到近半夜,王源刚有机会拿了个小苹果想安慰自己空空的肚子,手机就响了。
夏世颐。他连忙叼着苹果去阳台上接。
“世颐?你怎么样了?”
夏世颐的声音听不出悲喜:“源哥,晋南哥哥说的话……我拿不准他的意思。”
“……他怎么说?”
“我说我喜欢他,他说他也喜欢我。”夏世颐像是在念绕口令,“我说我是像你喜欢你男朋友一样喜欢你,然后……”
太傻了!王源痛惜,什么叫像你喜欢你男朋友一样喜欢你??
“然后怎样?他怎么说?”
“他问我知不知道他14岁喜欢的人现在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他说,他也不知道。”
王源呼吸一滞。
晋南的话,太温柔了,也太有杀伤力了,简直像是武侠小说里情人的剑。
最重要的是,这话显然超出14岁的夏世颐所能理解的范畴,他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甚至连这是不是拒绝都判断不清。
他很委屈地问:“源哥,你14岁喜欢的人现在在哪里呢?”

王源一愣,下意识回头看屋里。
他去阳台的时候就成功引起了王俊凯的注意,一直偷偷摸摸瞥他打电话的样子,心急火燎地好奇着。
这会儿一个回头,正好对视。
桃花眼,杏核眼。
五年前的桃花眼和杏核眼也是这样,碰在一起就焦灼。

你14岁喜欢的人,现在在哪里呢?
在这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