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0

【这世上唯一比思念更温存的,就是重逢。】

天朗气清月色好,可惜有人无心看。
凌晨两点,尽管爸妈都已经进入深度睡眠,可王源还是吓得战战兢兢,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打开防盗门,把王俊凯放进来,然后很细心地把他换下的鞋藏进鞋柜里。
整个家里都是黑漆漆的,只有王源半开着的房门透出温柔的、诱人的暖光。
两个人没说话,很默契地蹑手蹑脚走向那暖光。
进了屋关上门,同时松了一口气。
紧张过去袭来的居然是愤懑,王源也不说话,抿着嘴上床盖被子背对着王俊凯。
王俊凯笑了笑,不知哪里来的心情跟他开玩笑:“我刚才真担心叔叔阿姨醒了,把我当成入室盗窃的小偷打一顿。”
王源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皱着眉头紧闭着眼,还是不说话,突然一伸手把床头灯“啪”地关了。
王俊凯在黑暗中无声地叹气,没说话,也没动。
王源又缩了一下身子,然后无奈地再次起身,摸黑打开衣柜倒腾半天,找出一身他的T恤短裤扔进王俊凯怀里,然后再次爬上床。他要不这样,那个洁癖强迫症能在那站一晚上。
窸窸窣窣,王俊凯换衣服的声音。
床的另一边一沉,王俊凯掀开被子钻进他的被窝。
“这,一来就跟你睡一床,不太好吧。”王俊凯很不由衷地道。
王源心里默念:别理他别理他理他你就输了。
躺进来等了半天,王源还是背对着他缩成一团,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王俊凯叹气,都说山不转水转,现在水倒不转了。行吧,水不转山来就。
他伸手,把别别扭扭的小屁孩儿扳过来。
王源支楞着脖子,想要保持自己脸和王俊凯肩膀之间的距离,不让眼睫上的湿气沾到王俊凯的衣服,可是王俊凯毫不退让地按着他的后脑勺,把人按在自己怀里。
真的是太奇怪了,王俊凯明明穿的是自己的衣服,王源很熟悉自己家里衣服的味道,是他妈妈常用的洗衣液和金纺的香味,可现在扑进他鼻腔的都是王俊凯的气息,王源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沐浴液。
柑橘还是薄荷?薄荷。
王俊凯让他选的。他喜欢的味道。

王俊凯摸摸他的后脑勺,捋一捋后脖颈,然后轻轻地拍他的背。
“我又不是小孩子。”王源闷声闷气地抗议。
你就是。王俊凯眉眼含笑,表情温柔得像能拧出水来,可惜王源看不到。
“你是不是……很紧张?”他试探着问道。
“唔。”王源闷声闷气。
“唔是什么意思?”
“是我快被捂死了。”
王俊凯傻笑两声,把人往上提一提,让他的小脑袋从肩膀那里露出来:“为什么失眠?还骗人?我看见你黑着灯居然敢说在学习。”
王源哼哼两声,表示这种问题他无可奉告。
见他不吭声,又想着时间太晚,马上要高考还熬夜简直是作死,王俊凯便不再问了,继续轻轻拍着王源的背想哄他睡着。
这个季节重庆还没完全热起来,前一天刚下了雨,晚上还是有些凉意,但是怀里的人温度正好。王源乖乖地侧躺着,埋在他怀里,双手缩在身前,搭在他胸口上,似是有点怕这个极近的距离,又有点眷恋他身上的温度,疏离又亲密。
小兔子身上软软香香的,像春天赏花时吃的甜点心。
这么一想,一种饥饿感徒然升起。不是生理上需要食物补充能量的饿,是心里压抑的渴求突然翻腾了起来,有点不受控制。
感情不听他的话,心情不听他的话,现在连他的手都不听他的话了。
原本轻拍着王源后背的动作逐渐变成摩挲,缓慢地在瘦削美妙的蝴蝶骨上揉捏过,然后陷入脊椎凹陷处,暧昧地滑动,抚摸。再往下是腰,王源的腰很薄,真的很薄,王俊凯的一只手足够握住。那么爱吃的人,腰腹却只有这么薄的一层肌肉覆盖,老天爷真是爱他,连他自己的身体都宠着他。
再往下……有腰窝。
那天晚上王俊凯问过他的:“你有腰窝吗?”
“有。”王源自己哒哒哒跑去确认的样子可爱得要把人逼疯。
被窝里的温度逐渐上升,王俊凯心猿意马,不知道这热量到底是从自己心上来的,还是从王源暖烘烘的小身子上来的,可他哪有心思管什么温度,他连自己的手都管不住。
手指尖上有常年拨吉他弦磨出的茧,隔着薄薄一层T恤都能感觉到。王源本来就没困意,这会儿老虎爪子都快摸他屁股了他还睡个屁!
圆圆亮亮的杏核眼突然睁开,王源抬头直勾勾地盯着王俊凯,眼神像清冷冷的月光,又像清粼粼的水光。
“王俊凯,适可而止昂。”
王俊凯吓了一跳,一瞬间手自动收到肩胛骨以上,很心虚地闭紧双眼。
他是很心虚,他还在试探,试探了好几年了还在试探。他能感觉到王源的那根弦在松动,让步的程度越来越大,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无法探知底线在哪里,每进一步都很惶恐。
王源重新低下头,感觉到王俊凯急速的心跳,方才抚慰他背部的手这会儿轻飘飘地搭在肩上,几乎要悬空起来。
他不由叹气。把一只手从王俊凯胸前挪开,伸展手臂环住了王俊凯的腰。
这下大耿直开心了,用力把他抱个满怀,心跳成情歌的节奏。

“头发长了一些了。”王源轻声道,气息打在王俊凯心口。
“你看出来了?”王俊凯为了《青青园中葵》的角色之前剪短了头发,露出荷尔蒙满满的额头,快杀青的时候就没再刻意保持那个长度,现在自然长了一些,“颜值回来了没?”
“当然看出来了,”王源闭着眼睛道:“短的也好看。”
王俊凯抱着他嘿嘿笑:“你是不是又长高了一些?晚上腿还抽筋吗?”
“偶尔抽,没之前频繁了,”王源有点得意,“我量了一下,长了4公分。”
“还会再长的。”王俊凯喜欢他嘚瑟的小样儿,摸摸他后脑勺。
王源突然又垮下脸:“可是你为什么又长高了?你这样我怎么赶上你??”
王俊凯很冤枉:“是谁那会儿跟我说我也还会长的?现在我长了又怪我!”
“哼。”王源用一个音节表示申诉无效。
两个人想聊天的心很有精神头,毕竟电话微信代替不了拥抱的温度,更传递不了面对面时的情愫,可是到底是凌晨了,身体的生物钟无声地敲打他们,提醒他们得睡觉。
最后谁也不记得是在吐槽《青青园中葵》剧组的盒饭时睡着的,还是在控诉《模拟游戏》节目组的安全措施时睡着的。

第二天王源是被扯醒的。
不能说是第二天,他们凌晨才睡下。王俊凯估计是想在天亮前离开,没到五点就醒了。
王源醒来的时候脑袋因为睡眠不足昏沉沉,心率也有点偏快,总之是很不舒服。可他回神看清眼前的状况后更懵了。
王俊凯半坐半靠着,一只胳膊被他枕着,手里很勉强地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握着他的手,正在很费力地调整角度,竭力要把他的指纹录入Touch ID里。
哦对了,王俊凯手机里的数据被清空了。王源很迟钝地想起来。
那个傻家伙不知道他醒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尽量轻手轻脚地操作,终于录了他右手拇指和食指两个指纹进去。录完长舒一口气,一低头看见他正眨着大眼睛看自己,又被吓得差点心脏停跳。
“你录走我的指纹,是想偷我的财产吗?”王源觉得他被吓一跳的表情很好笑。
王俊凯被捉现行,赧然一笑,无意识地捏着王源的手指。他喜欢王源的手,白皙修长,弹钢琴的手。废话王源哪里他不喜欢。
“以前的丢了,补一个。”他不好意思说什么我的手机只有你能随便解锁之类的话,只能避重就轻,“我得走了,一会儿叔叔阿姨该起床了,外边人多了也不好回去。”
“嗯。”王源翻个身在他手臂上蹭了蹭脸,深吸一口气,坐起来。
王俊凯起身换衣服。
王源一脸懵懵地仰着头看他。天微亮,房间里有了光线,王俊凯背对着他,健身的效果挺明显,肩宽腰窄的身材已经有了初步成果。脱穿衣服的时候手臂活动,带动肩背的肌肉运转,健康结实充满活力的线条动起来,是能让姑娘们发疯的画面。
好吧,床上这个小伙子也觉得看起来很不错。
王源收回视线,低着头晃脑袋醒神儿,觉得暂时不能看他换裤子。
果然,色令智昏,刚才想着走前要跟王俊凯说什么来着?

王俊凯换完衣服,突然轻笑一下,还是那个很低很短促又很迷人的笑,王源的专属笑容。
“你知道我高考的时候想着什么吗?”
“什么?”王源不意外被电了一下。
“复习的时候我也很紧张,但越临考反而越冷静。我就想着……我想着考不上就不干了。那会儿算了算,几个代言混到年底不续了,把公司的违约金赔完应该还剩一些钱,就当流浪歌手去,卖唱到冰岛。”王俊凯耸耸肩,一脸无所畏惧,“反正大学考不上国内也没法混了。”
王源眯着眼睛打量他:“然后呢?你就这么一个人流浪去了?”
“那你不还上高中呢吗?”王俊凯很老实地坦白,“你要是上完高中不读大学了,我就把你接来,你要是还读,那我就过几年再来接,刚好趁这几年攒点钱,你来了不受罪。”
王源为这个有些理想化又很可爱的想法憋着笑,面上却还是严肃的:“你没想过我不跟你去?”
“没有。”王俊凯斩钉截铁。
“为什么?就这么自信?”王源意图开个玩笑打击他。
“不是,”王俊凯突然神情柔软,“不敢想,那样想了,我就没办法考试了。”
王源呼吸一滞,他双手绞在一起。血脉是连通到心脏的,这样似乎能负担心里无法承受的情绪。
“那如果,我没考上呢?”他低着头,轻声问。
王俊凯蹲下身,单膝跪在床前,轻轻分开他用力握着的双手,揉了揉,很温柔很温柔地道:“那就买个电子琴吧。”
“……嗯?”
“钢琴我背不动。”

人在脆弱的时候,需要的往往不是安慰,而是力量。
力量很难得,但也很简单。有的时候就是一个拥抱,一个眼神,甚至一句话。
王源从踏入娱乐圈被迫快速成长开始,大部分的想法都变得冷静而现实。他很少有那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时刻。他以前以为王俊凯是这样中二的类型,现在才知道其实不是。王俊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是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的力量。
现在他把这力量的秘诀偷偷告诉王源了。
这秘诀不是就算失败了也有退路,而是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在一起。
所以王源知道自己能考上了,他一定会考上的。

王俊凯舍不得重庆,可工作舍得压榨他。
全国高考的时候他被拉去给《青青园中葵》补录音。就那么几句话的台词,无奈没了表演的场景更不好拿捏,足足给他折腾着捱过了本来以为会很难捱的三天。
主要演员基本都在,录完就吆喝着一起去吃饭,王俊凯谨记家属的叮嘱看见有乔宝璐打算溜,无奈被导演沈琛逮住,沈琛一通“聚餐总不见你,是不是学会耍大牌啦”,就把人给强行拐走了。
王俊凯本来以为是剧组聚餐,去了才发现是大场面,投资方的一些生意伙伴也在,乌压压一整个宴会厅的人,大多来自商业领域,除了剧组的人他几乎一个都不认识。
这种场面三巡酒过去,最能看出谁是什么货色。《青青园中葵》算是校园剧,主要演员都是二十岁上下,但开了席后的表现那可是各有各的场面。
蒋丹盈简直堪比开了屏的雄孔雀,抖着自己靓丽的尾羽四处招摇,巴不得多认识几个商界大佬和业内高层。小东小景几个男学生虽然不比漂亮女孩儿在这种场合受欢迎,但只要敢喝就能打开出路,况且也不乏个中爱好者愿意跟他们结交结交的。相比之下乔宝璐倒是镇定许多,她家境好背景深,这种场合意思一下过去就好,况且她情商够用,一半时间用来打发意图不轨者,一半时间客气结识以后可能会合作的潜力伙伴,间或和年轻人开开玩笑自拍一下,资源合理分配使用。这么一来倒有几个人注意到她,觉得这女孩儿以后是个人物。
王俊凯夹在其中,其实算是个特例。他成名太早,名气也太大,二十岁的人了,大部分人对他的印象还是所谓的“几小只”。他又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喝酒,只好努力降低存在感,快一米八的个子缩在座位上小小一团。当然也有来劝酒的,他一推脱大部分人都不勉强,少有几个拉拉扯扯说些“不喝就是不给面子”之类的浑话,沈琛既然带他来,自然也会护着他一些,总之没有遇到太为难的事情。
当然,他这个模样这个气质,偷偷觊觎的人多了去了,只是现阶段还没人敢公然露出意图。一是忌惮他少年偶像的名头和人气,二是他的商业价值高得诱人,有机会搭讪不如讨论点儿利益更大的事情来得实在。
饶是如此该应付的事情也少不了,一顿饭下来东西没吃几口,握了四五十陌生人的手。
这种场合大家吃饭喝酒握手拉扯,一轮握手之后王俊凯洁癖发作,连筷子都不想碰,全身上下都是抵触,只有嘴角敬业地上翘。
好容易捱到逐渐有人离场,王俊凯跟沈琛和剧组几个人打了招呼撤退,这次他没给沈琛留下忽悠他的余地。什么第二摊,打死也不去!

心里惦记着王源今天考完,王俊凯一上车就催催催,屁股冒烟儿似的火急火燎。
好不容易回到住处,拿出手机就给王源打电话。
嘟……嘟……嘟……
小样儿,肯定考完出去放松了,居然还没浪回来。
王俊凯一直等到快十二点,手机才勉强震了两下。小屁孩儿居然连电话都不给他回!就一条微信!
“你给我打电话啦?”若无其事的问话,看来心情还不错。
王俊凯好气又好笑,觉得自己真是白着急回来了:“怎么,考完连电话都不给你哥打?”
“我本来是要打的,”他能想象王源在电话那头懒洋洋的样子,“但是嘛……”
又震动两下,王源发过来一张照片。
一张《青青园中葵》演员配完音的合照,水印是电视剧官博。照片里当然有乔宝璐。
“这不怕打扰你嘛。”
酸,这话酸的隔着屏幕都能闻着味儿。
王俊凯哭笑不得:“我总得去工作吧。”
“工作到十点多啊……”
“呃……还去吃了个饭。”
“她也去了吧?”
“谁?”
“……”
“都是为了工作,去也正常吧。”
“哦。”
王俊凯感受到被小天蝎吃醋的甜蜜和苦恼:“我能不能问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她?”
“不为什么。”王源很干脆地拒绝交代。
“跟上次手机的事情有关?”王俊凯偶尔第六感还挺准的。
“你觉得是就是呗。”可惜小天蝎跟他故弄玄虚。
王俊凯叹气,玩儿不过他,也没必要为个无所谓的人纠结,换话题换话题:“你去哪儿玩儿了?”
小天蝎不高兴,不接他的话,又拨弄几下照片,很找茬地道:“她穿的这什么啊……”
王俊凯无奈地翻回去看了一眼,他对女装没什么见解,乔宝璐的连衣裙又图案抽象颜色复杂,看不懂。可他还有些绅士风度,不能直白贬低女士的穿着,所以很含蓄地道:“不知道,跟个花蝴蝶似的。”
“花蝴蝶?”小天蝎怼人功力见长,“我看幺蛾子还差不多。”
王俊凯垂头附议。

周年、代言、央视的通告,谓之证明组合还存在的三大法宝。
形势比前年那可是严峻多了,王俊凯真的等到快周年了才见到王源。
王源感觉又高了些,王俊凯自己没量身高,但是那个可爱的差距目前还在。他执着于这个,倒不是真为粉丝说的身高差分那啥什么的,只是一来他是哥哥,他是真的希望自己肩能扛天,照顾好王源。二来……二来王源的后脑勺真的好圆好可爱这么好的风景不能因为身高降低视觉效果啊!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王源知道!

刚见面的时候,满屋都是人,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对视一下,温情满满。
原来在一起时间长了,真的能读懂眼神。
原来这不是什么特技,是情之所至。

等稍微有点私人空间的时候,王源走过来,看着他笑。
王源安静笑着的时候比平常更好看,眼睛弯起的弧度不算很大,所以几乎数得出眼里有几颗星星。
他在身体挡住的位置偷偷捏了捏王俊凯的手腕,然后轻声道:“我想着,周年结束的时候得给你唱生日歌。”
王俊凯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他的意思。
“二十岁呢,我怕到时候不能当面给你唱。”王源还是笑着的。
原来不是玛丽苏骗人,这世上真的有甜蜜又忧伤的表情。
“好。”王俊凯郑重地点头,回握他微凉的手指。

  1. 张一山女朋友葵英 转载了此文字
    …电子琴那里是要我的老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