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9

【如果可以,真想做你的窝】

王俊凯在那边感觉挺无所谓的把一整天芝麻绿豆的事情都抖了出来,听起来他自己说得挺舒坦,小麻袋抖得干干净净。
这边儿王源却越听越来气:这个傻子,啊我真是哔了狗了居然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傻子。他可算是明白乔宝璐之前偷手机想干嘛了,没错他就是认定手机是乔宝璐偷的,可是这种事又不能直接告诉王俊凯,那个家伙耿直得可怕,告诉了他估计以后面子上都不好过去,而且这么阴险的事情他信不信都得另说。
不行不行,王源找回自己纯良的小天使面具,咬牙切齿地道:“王俊凯,你给我听着。”
“啊……”王俊凯咽口水的声音。
“以后离乔宝璐远一点。”王源斩钉截铁地道。
“啊?啊,你是想说蒋丹盈吧,”王俊凯以为他记混名字了,“你放心你放心,我以后防备着她,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她就是爱这么折腾,倒不至于真的干什么……”
王源感受到自己洪荒之力在积蓄……果不其然,这个是傻子永远抓不住重点。
“不是蒋丹盈,是乔宝璐,你那个师妹。”王源简直想说三遍。“你师妹,记住了没?”
“哦哦,”王俊凯感觉他好像真的有点生气,连忙答应,想了想又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吃醋了?”
王源一个白眼翻上天花板:“我像是吃醋了?你到底记住了没???”
“记住了记住了,我离她远远的。”王俊凯笑得见牙不见眼,“王源儿你就跟我横,我看你录节目的时候跟那几个人可乖着呢。”
王源很傲娇,哦不,很傲慢地哼一声。
“我新学了一句话,你这叫耗子扛枪。”王俊凯逗他。
“你什么意思?”
“窝里横啊哈哈哈哈。”王俊凯很不怕死地道。
王源想骂他臭词乱用,却又有点想笑。他觉得这句有贬义嫌疑的话,其实有点可爱。人可不是都窝里横吗?不好的一面留给亲爱的人,好的一面留给外人。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做你的窝。
“哎我还想问你个事。”王俊凯又道。
“嗯?什么?”
“你有没有……”大耿直又吞吞吐吐,“遇到过蒋丹盈说的那种情况?”
王源叹气,他知道王俊凯担心什么,他也担心:“没有,你呢?”
“没有。”王俊凯垂下眼帘,他真的很想他,“如果有,告诉我。”
“我知道,你也是。”
所有话题都可以翻过,遇到的事情,遇到的人,好的坏的,可是翻不过去彼此。絮絮叨叨的那些话,说的是那些,其实又不是。拖拖拉拉,来来回回,舍不得挂断电话,都在说的是我想你。
如果可以,真想做你的窝。
你在我这里就可以了,哪里都不用去。

第二天王源顶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出现在自助餐厅,乌齐云笑他:“哟,高考生,夜生活看起来很丰富啊。”
“说什么呢,”晋南一如既往笑出眼角好看的褶皱,“人家小源好好学习呢。”
夏世颐应该是缓过劲儿来了,虽然不如以往那么有精神头,但看得出情绪还不错。他妈妈不知道干什么呢还没出现,晋南担负起带孩子的职能,拿了个盘子问他吃煎饼还是面包,又问喝豆浆还是牛奶。
拿好了早餐,夏世颐终于想起他的王源哥哥,蹭过来问道:“源哥,你没睡好?”
“没有,睡得挺好的,”王源胡噜他脑袋,“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睡得好吗?”
“没有,昨天下午就好了。”想了想,夏世颐又来扒王源的耳朵,小小声道,“我昨天在晋南哥哥房间睡的。”
王源心跳一突,表面上却很平静地问:“你妈妈呢?没叫你回去睡?”
“我妈昨晚有急事回家一趟,没把房卡给我。她本来也不放心我一个人睡,我说住晋南哥哥那儿,她说行。”夏世颐老实交代。
“这样啊……赶紧吃饭,一会儿还要录节目呢。”房卡根本就不是问题,王源心里明白,在酒店要开个房间门还不容易。只是夏世颐粘着晋南,晋南也没拒绝。
王源心里惆怅,他又发现了一个没办法解答的问题。
同性取向的人,跟同性朋友的关系要怎么界定呢?能类比异性吗?当然不能,如果夏世颐是个14岁的小女孩儿,那肯定不能跟晋南一起住,4岁都不行。可他是个小男孩儿,没有人觉得他妈妈不在的时候,他跟成熟的能照顾孩子的大哥哥一起住有什么问题,就连知道晋南取向的他都没有过多的担心,他觉得晋南是很正经的人。但如果晋南的取向人尽皆知呢?大家还会不带有色眼镜地看待这次单纯的同住吗?不会的,绝对不会。
人性本善,人性本恶。
他和王俊凯呢?他和王俊凯不太一样,他们跟同性之间的相处都很正常,他从来不担心王俊凯会喜欢别的男生,王俊凯好像也不怎么担心他,他们的取向是什么?是彼此么?
王源低头喝粥,掩盖情绪。

录制开始前几个人分别接受了当地媒体的快速访问,问题中规中矩,大多是问对济南印象如何、觉得大明湖怎么样之类的,最多再问问昨天发生意外时什么心情,问问夏世颐情况怎么样。
王源早就熟悉了这些套路,回答得认真又流畅。
“哦对了,”访问即将结束的时候,小天蝎突然主动找话题,笑得人畜无害,“我觉得煎饼卷大葱好吃。”
“特别好吃。”

录完节目王源没回北京,直接打道回重庆,高考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说实话这跟他中考临时抱佛脚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他的心境也相对平和,南开是他的母校,他爱南开,他感觉南开应该也是爱着他的。
高考不同,课业难度比初中不知高出几个台阶,到时候成绩出来也没保密不保密一说,他会被摊开来跟同期的明星学生排在一起,一起被评头论足,被迫一较高下。
就像当初王俊凯经历过的一样。
中央音乐学院的大门敞开着,高高在上又冷冰冰地看着他们,只欢迎最优秀的人。
再下次录节目就是高考之后了,分别的时候晋南拍拍他肩膀说:“等你凯旋归来,到时候你也常驻北京了,咱们四个都在北京,我们给你摆庆功宴。”
乌齐云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没事儿我跟你说,眼睛一闭一睁,就进央音了,不过考试的时候别闭眼啊!”
小朋友夏世颐有点儿舍不得他,掰着指头数日子:“我们得再过一个多月才能见面呢源哥,你好好学习,考完了来我家吃饭,我家阿姨做饭很好吃。”
王源喜欢他们,他能感觉到自己每次见到这三个人都很开心,每次录节目也玩的很开心,不过现在他得专心应战高考。
他挥挥手,笑着转身。
高考后见。

《青青园中葵》终于进入杀青阶段,王俊凯松了一口气,这部折腾了他大半年的电视剧终于到了快完工的时候。
当然,只是阶段性完工。这部戏基本决定定档某上星卫视年末黄金档,打算在寒假打一个收视翻身仗,到时候他还有一个多月要投入宣传期的工作。
不过能暂时告别这个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剧组真的是好事,王俊凯叹气,深呼吸,突然皱眉头:“怎么好大一股葱味儿?这么冲!”
“不会是中午的盒饭吧?你不吃葱?”服装师姐姐给他整理袖口。
“不喜欢那个味儿。”王俊凯摸出一张纸巾,捂着口鼻侧过头连打两个喷嚏。
正往他这边走的乔宝璐脚步一顿,若无其事地把手里的保鲜盒放低,转身换了个方向离开。
好呀,这是宣战呢。

王源在重庆闭关的第三个星期,夏世颐小朋友没忍住骚扰了他一下。
小屁孩儿估计也是考虑了良久,怕打扰他学习,在晚饭时间发的微信。
手机“叮叮当当”连响七八声,王源叼着筷子吓一跳,他以为是王俊凯有什么急事,没想到是夏世颐给他发了好多照片。
照片上不知是谁家,干净整洁,深色调的现代家居,装点一些枝繁叶茂的大盆栽在其中,充满一种成熟清新的魅力。看着不像是小屁孩儿家,起码夏妈妈一看就不是这风格。
夏世颐显然是兴奋了,把人家家从客厅餐厅厨房到卧室甚至浴室拍了个遍,末了抑制不住激动道:“源哥源哥源哥源哥!!”
“晋南哥哥家!好棒!!✿(๑>ω<๑)✿”
心花怒放的小花瓣儿简直要从手机里飘出来。
王源叹气,他简直想问夏世颐是不是喜欢晋南,但还是默默忍住了。这种问题,不是他自己想明白不行,别人的关心往往都是催化剂,一不小心就会催生副作用。
“你去南哥家玩了?”
“是呀✿(๑>ω<๑)✿~”
“他请你去的?”
“嗯 (..•˘_˘•..)。”
“老实交代。”
“哎呀,就是我没事干,又不能出去玩,刚好他这两天休息,就问他能不能到他家玩,他就接我来玩了。”夏世颐嘟嘟囔囔解释。
王源心说你怎么知道他这两天休息,又问他:“你妈妈呢?”
“她最近忙着联系我下一部戏的事情,不怎么在家。”
“那你晚上怎么办?家里阿姨在?你怎么回家?”王源有点忧虑。
那边儿过了好半天,发过来一句很生硬的:“到时候再看吧。”
王源叹气,夏世颐估计是想趁他妈不在家赖在那儿了,不过就算夏妈妈在家,只要晋南同意,夏妈妈估计比谁都乐意。王源是见过夏妈妈看人下菜的功夫的,对节目组每期邀请的嘉宾能一人一个样,对他们三个常驻的倒勉强能一碗水端平,毕竟要长时间合作。晋南虽然算大器晚成的类型,但是这几年好作品不断,在同年龄段的演员里不论外形还是演技都是佼佼者,正处于炙手可热资源不断的时期,夏妈妈肯定很乐意夏世颐跟他搞好关系。
想了想,他换了个角度提问:“南哥家就他一个人?”
夏世颐对这个问题很敏感:“就他一个人,他和他那个好像不住一起。”
他那个是哪个?王源哭笑不得,当初还是这小屁孩儿跟他嚷嚷晋南有男朋友,这会儿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他知道当然不会住在一起,当红演员跟一个男人同居,被狗仔发现了还了得?不过是想提醒夏世颐人家名草有主罢了。
他又想到夏世颐绝口不提的夏爸爸,如果夏世颐真的没有父亲在身边,那么对成熟帅气的晋南充满崇拜和好感就很好理解了,只是晋南终究只是一个朋友,一个大哥哥,又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这感情说不好就走偏了。
“那你玩一会儿就算了,南哥好不容易休息,估计还要见他的朋友,你别在那儿捣乱。”
夏世颐有点不高兴了:“我问南哥了,他说他没别的事。”
好吧好吧。王源无奈,深感自己没办法插手这件事:“那你好好玩,听南哥的话别给他添麻烦,我要去学习了。”
“知道啦,源哥复习加油!!”

夏世颐是开心了,王源放下手机坐在自己房间里,面对书山题海,心里开始无限惆怅。
他也想去喜欢的人家里做客,最好对方也喜欢自己,这样可以恃宠而骄想怎么闹腾怎么闹腾。或者退一万步,对方闹腾他来宠也行,两个人在一起就行。
他想起刚出道还没怎么出名的那段时间。那会儿家里在南开附近给他租了房子,上学的时候休息方便,八中也近,王俊凯就经常去他那儿住,有的时候家长不在,王俊凯还能折腾点儿吃的出来,不用每次都出门吃外边的。那几年两家关系是真的亲近,毕竟两个孩子在一起打拼,出门的时候还要互相照顾,常来往是好事,他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
没想到情节的发展出人意料,后来真的成了一个走出重庆的故事。换个角度想想还挺励志的,两个普通的小屁孩儿,成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走出来了,见了更广阔的天地,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完成了很多想完成的目标,也有了更大的梦想。王源这才恍然大悟,世上多的是比两情相悦重要的事情。他不说,王俊凯也不说,可那些事情就是比他们深切却渺小的爱情重要。
小时候他好奇爱情、向往爱情。等到真的有了之后他又逃避爱情,他不敢承认,他担心结果,所以选择了无视。
现在呢?现在他害怕爱情。
电视剧里说爱情是缘分,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他的爱情真的来了,像心魔一样,织一张网牢牢缚着他的心,挣不脱逃不掉,想忽略却被箍得更痛。爱情强迫他抬着头,仰望同一个方向注视同一个人,强迫他心里装着他,装得满满的,再容不下其他。
可他不能追求他的爱情,得到的同时意味着失去,意味着惨痛的后果,他明白的,也痛苦的。都说两情相悦难,谁知长相厮守更难。
如果只是兄弟,多好。
他不恨他的爱情,他害怕。

王源总说起孤独,现在他不孤独了,他的思念陪着他复习,从始至终,从未断绝。
他是真不喜欢自己比王俊凯小的这一岁多,还有差的这两年级。中考、艺考、高考,很多事情都是,年龄差逼迫他尾随着王俊凯的脚步向前,每走一步都会想着,王俊凯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跟我一样吗?
快要考试了,可他睡不着觉。
临考的紧张,隐隐作痛的思念,很多复杂的情绪,都让他睡不着觉。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王俊凯在做什么呢?在想什么呢?
他想起那个时候自己就在重庆,可是王俊凯还有一周多就要考试了,他实在不敢打扰。他其实没什么事情可做,每天学习看书玩游戏,时间过得很宽泛,但他终究没去看王俊凯。
应该去的,现在才觉得,只是没经历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当时应该去。
王俊凯中考的时候他们没有分开,他中考的时候王俊凯回来看他,可是到了高考这里……高考真的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坎。

快凌晨2点了,还是睡不着。王源伸手去够手机,摸索半天终于找到,打开微信,犹犹豫豫半天,给王俊凯发了一个表情。
一只兔子趴在那里蠕动蠕动的表情。
“干什么呢还不睡?”王俊凯几乎是秒回。王源发现自己每次大半夜给王俊凯发微信,他都能要么秒回微信要么秒回电话。
“我在学习!”王源用了万年常用借口。
“骗人,”王俊凯毫不留情地揭穿,“说吧,想什么呢睡不着。”
王源抱着手机琢磨半天怎么表达,那边王俊凯好像很有耐心地在等他组织语言,最后他选择了顾左右而言他:“以前我知道很多事没钱解决不了,现在才知道有些事有钱也解决不了。”
沉默。
然后王俊凯问道:“怎么说?”
“没怎么说的,就是感觉。”
“那你举例说,比如?”
比如见不到你。王源心里有个小人儿在揍王俊凯,表面上却很淡定:“很多啊。”
“很多你举例子啊。”
“比如身不由己的事情吧……”王源踟蹰。
王俊凯没打算直接拆穿他,但也没打算放过小天蝎少有的脆弱时刻,只有在这种难以捕捉的瞬间里,王源一贯坚强的心才会打开小小的缺口,露出柔软的一面,所以他很直白地道:“谁说不能解决?你说你想我,不就解决了。”
“哈???”王源带着被拆穿的面红耳赤继续装傻。
“快说。”王俊凯不跟他废话。
过了仿佛一个世纪,手机震动,王源分享了一首歌。
《好想你》。
王俊凯几乎要笑死,心里却像是被小孩儿掐着软肉,又痛又痒,难以抚平。
“看楼下。”他回复。
王源一愣,随即一惊,然后腾地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蹦跶到窗边,膝盖磕到椅子都来不及揉——

楼层高,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旁边停一辆单车。
是他。只能是他。这个时间了,还能是谁呢。
他知道王俊凯回重庆了,但他以为回重庆就只是回重庆,就跟他两年前回重庆一样,单纯是没有工作所以回家了而已。
如果不是他睡不着发了微信,王俊凯是不是打算就一直楼下站着?站到不能站的时间,然后又悄悄回去,事后都不会告诉他一声。
这种行动和表达之间几近反转的差别,是王俊凯一贯的爱好。
王源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觉得不能呼吸。
“上来。”他回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