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8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爱情跟性别无关】

王俊凯大清早就觉得右眼皮狂跳,想到王源说过今天在大明湖录制顿感不祥,心说不会节目组不靠谱玩水上游戏连个救身衣都没有吧。
然后正化着妆呢,他就刷到了《模仿游戏》录制现场出意外事故的消息,惊得他一下子站起来,眉毛画到了耳根。
“吓死我了!”化妆师姐姐急急忙忙给他擦,“怎么了小凯??”
“没、我要上厕所!”王俊凯心急火燎。
“闹肚子了?”没见过去个卫生间急成这样的,化妆师姐姐三下两下擦干净眉笔印记,好心塞给他一包纸巾。
王俊凯没回答,揣着纸掉头就走,到了洗手间立刻拨电话。
嘟……嘟……嘟……
无人接听。
不能怪王源,他录节目,手机调静音搁在助理那儿,根本不知道这么王俊凯在洗手间里胡思乱想焦急万分几乎魂飞魄散。
王俊凯憋在洗手间的隔间里大半天,终于在小马哥来拍门前刷到了确切的消息:掉下水的是夏世颐,人没事。
他松了一口气,开始觉得自己的紧张有点好笑,又觉得轻快的心情有点对不住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孩儿。算了也没什么对不起的,小屁孩儿居然能跟王源一起录节目很过分了。
作为男主角他是一整天的戏,好在台词不多,休息时间可以任他天马行空地放飞思想,在想象的空间里鞭挞《模仿游戏》的导演组。能让嘉宾掉进水里,这是有多不靠谱?这个节目整天爬山下水的,看起来很能折腾,安全保障这么粗糙,一不小心让王源受伤了怎么办……
王俊凯坐在那里一脸苦大仇深,导演看见了在心里点头,很好,休息时间也不放松进入角色,还挺有角色气质的,不错不错……
乔宝璐今天带了很多健康的小零食过来,趁休息时间分给大家,兜兜转转一圈最后来到王俊凯面前:“凯哥,这是你的份。”
“啊?哦,谢谢谢谢。”王俊凯分出千分之一的精力点头道谢,然后瞬间又收回,全神贯注进入他的小世界。乔宝璐一愣,往常王俊凯也对她的举动没什么热情,但礼貌还是很周全的,今天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今天几场戏其实都相对轻松,说是入戏未免牵强。她心里起疑,脸上却只是笑笑就走开了,一路上随口跟其他人聊几句,然后回到自己的休息区默默玩手机。

虽然王源安然无恙,但事实证明王俊凯早上的右眼皮没白跳,拍了大半天的戏刚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准备眯一会儿缓缓神,就有一个曼妙的身影尾随他进来了。
王俊凯吓一跳,一见来的是同校师姐蒋丹盈,更是下意识向后躲了一躲——这位姐姐真不是省油的灯。生得美艳窈窕,专业成绩也很出色,才大三就已经在大大小小的影视剧里打了不少酱油,属于毕了业肯定有戏拍的那种。只是她运气不好,学校里被早已成名的同级女明星死死压着风头,出了校门这个年龄段的女演员更多,要想大红大紫可真是不容易。不论名气大小吧,在学校里都算优秀学生,王俊凯跟她打过几次照面算互相认识,可是这位学姐三天两头跟他搭个话什么的,让他很是苦恼。这一次《青青园中葵》剧组需要大量青年演员,大部分都是直接从北影找的,条件出色的蒋丹盈自然在其中,王俊凯真是躲都躲不及。
“师姐……有什么事吗?”王俊凯知道问是白问,用手指头想想都知道蒋丹盈要干嘛。漂亮师姐进他的休息室,耍大牌让助理阻拦同校师姐进门,这两个选项到底哪一个更难堪?王俊凯觉得这个问题无解。
“没事没事,你这边儿宽敞,我就待一会儿。”蒋丹盈进了屋倒离他远远的,一副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表情。
王俊凯觉得不能总让她这么糊弄过去:“师姐,你还是去别的休息室吧,这样不太好。”
“什么不太好?”蒋丹盈最知道他怕什么,笑意盈盈地半开着玩笑道,“是不是名气太大把地儿占满了,多个师姐就觉得挤呀?”
“耍大牌”几乎是王俊凯的死穴,他抿嘴克制了一下情绪,很严肃地道:“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师姐一个人跑到我的休息室来,被别人看到了不知道会怎么说,真的不好。”
见他这么认真,蒋丹盈索性也不跟他打太极了:“俊凯你就借我倒贴一下呗?反正也不会真的对你有什么影响。”
王俊凯一怔:“师姐你……”
蒋丹盈笑着冲他眨眨眼,不是挑逗却是让他放轻松的意思:“你别紧张,你一紧张我倒不好意思了。我这算好的,现在贴你光明正大,以后有能力也一定会报答你的,你可要小心那些贴得无声无息说不定还会趁机踩你一脚的人啊。”
“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俊凯懵逼。
“没什么意思,”蒋丹盈歪着头冲他笑,“我说,你也别一天到晚整得跟个清修和尚似的,有二十岁了吧?还见了女人跟见了鬼似的,小心人家怀疑你的取向。”
王俊凯这下真无语了,叹气道:“师姐你在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
很可惜蒋丹盈已经开启了侃大山模式,根本不听他的话:“不过说实话你这样算好的,我遇到过那种的,我就进去待会儿,就非要揩我的油。”
“师姐……”王俊凯简直目瞪口呆,心说你这不是自己送上门去的,那怎么还不长记性,“那你……”
“哎你不会以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呢待几分钟就让他上垒?就被摸了几下,也没掉块肉。”蒋丹盈笑话他孩子气,“你以后就知道了,这叫合理牺牲。其实你想想挺划得来的,摸几下,曝光率蹭蹭蹭上去了,又没有什么实质损失,我们各有所得。所以我才说你好,免费的。”
“师姐你怎么总说歪理?”王俊凯皱眉头,有点受不了这种言论,“就是那种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全是负能量的话。”
可是在蒋丹盈眼里好笑的其实是他,她难得有兴致跟同行掏心掏肺:“俊凯,你也别觉得别扭,你成名早,吃的苦跟我们不一样,所以不知道。我有个师姐,比我漂亮身材比我好,专业成绩是他们年级第一,可出了校门就是没戏拍。为什么?因为她不够好吗?当然不是,因为她那个样子谁都想占点便宜,从投资商导演到个剪片子的,谁都能打她主意,她不愿意就给她路上添堵。她自己过不去那个坎,又不甘心一直在十八线打混,女生嘛又有些爱虚荣的小毛病,折腾来折腾去在北京房租都付不起。最后也不演戏了,长得好嘛,找了个挺有钱的人嫁了。所以你看,当个女演员,漂亮也不是丑也不是,又没背景没家境的,让我们怎么办好呢?”
“她也没错,”王俊凯虽然多少对这种事有点了解,但鲜活的例子摊在眼前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忍直视,“她考北影是想当演员不是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觉得考北影是为了什么?当个好演员?然后名利双收?”蒋丹盈盯着他问道。
“是。”王俊凯坦诚同意。
“所以就得出名啊,”蒋丹盈一拍手,“出了名没人敢挡你的道,出了名才有选择权。做咱们这行的为挣个什么?单为钱吗?我觉得还真不是,都是有模有样的人,想要钱还不容易吗?就是为了挣个选择权和话语权,你得先能选择好作品,才有机会当好演员。”
王俊凯默然。
蒋丹盈看着他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是有说服力的:“当然光有名也不够,还得有人脉有实力,你好好想想,你算很有名了吧?可是你有选择吗?有的话也少之又少吧?还不是一天到晚拼死拼活为公司卖命,干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俊凯,你也是二十岁的人了,师姐好心提醒你,多为自己打算打算吧,别一辈子顶着个偶像明星的名头混日子。”
“我……”这话实在是戳他的心思,王俊凯看着学姐明丽聪慧的大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该努力的时候要努力,必须牺牲的时候也别放不开,要勇于面对现实。”蒋丹盈拿起手机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我说这些就当回报你的休息室了,我走啦,下午还得出苦力呢你赶紧睡会儿。”

休息时间总是很短暂。
王俊凯中午没睡着,下午顶着春日温暖的阳光拍戏,却不由觉得浑身发冷。
他的目光从片场扫过,都是年轻演员,大部分是北影的学生,很眼熟。蒋丹盈在斜对面不远处,捕捉到他的眼神笑了笑,很会意的表情。
王俊凯皱了皱眉头。这么些个人里面,蒋丹盈真是很突出的了,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过来过去的人都要多看她一眼,拍戏的时候又敬业又极少失误。就是这样的蒋丹盈,都得费尽心思地为自己钻营。他不忍心把这划分为“出卖色相”,姑且算是“合理牺牲”吧。蒋丹盈都得“合理牺牲”,其他的人怎么办呢?
乔宝璐中午眼见着蒋丹盈进了王俊凯的休息室好半天才出来,这会儿又见他俩交换眼神,不免有些坐不住。略一思考,若无其事地拉着几个演员商量了些什么,然后朝王俊凯走过来。
“凯哥,今天没有晚上的戏,我跟小东小景他们约好去吃夜宵,好多人呢,你来不?”乔宝璐笑得很得体。
王俊凯很没有这个心情:“我晚上还有事,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
“我一会儿还要去叫蒋丹盈师姐呢,凯哥你跟她认识吗?听说她下一部戏是女三,学姐可太棒了,不知道是怎么拿下的,可以趁机会跟她取取经呢。”乔宝璐很诚恳地道。
还取经……王俊凯想起蒋丹盈的“经”就烦闷,不过乔宝璐要不要念这本经他也不关心,只想赶紧推了这场可怕的夜宵:“抱歉,今晚真不行,改天我请你们。”
“那太可惜了,附近有一家小龙虾听说味道很正点呢。”乔宝璐表示出恰到好处的遗憾。
“你们大晚上去吃小龙虾?”这就让王俊凯有点惊奇了,他见惯了女演员一个苹果啃一天,很多时候一群人吃夜宵也不过喝点小酒,不论男女吃东西都很克制。乔宝璐他没怎么注意过,但看起来也不像会大晚上胡吃海喝的人。
“哎呀求别说,我也很有罪恶感,”乔宝璐露出一个让他觉得莫名熟悉的撇嘴表情,“可是没办法,谁叫小龙虾是我的心头好呢。”
“这样啊。”王俊凯想起某个嗜小龙虾如命的小屁孩儿,无意识地温柔一笑,“那你们吃得开心。”
“嗯,谢谢。”乔宝璐笑了笑,眼睛弯弯的,然后愉快地离开。
毕竟是正式出道的人气偶像,这种聚会王俊凯十次有八次都不会来,可是该说的都说了,来不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龙虾是很诱人,可经历一整天沧桑的王俊凯真的只想赶紧拍完最后一个镜头,然后回酒店隔着手机拥抱远在济南的王源。
导演的“CUT!OK!过!”堪比过去皇帝陛下的赦令,一声断喝之后所有人欢天喜地收工回家,简直要感激涕零。
王俊凯高效率地鞠躬致谢告别,然后坐车回酒店,进房间的一瞬间简直想摊在地毯上。
可是处女座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做,强迫症的节操勒令他必须洗澡换衣服趟到床上去。
温热的水冲刷在皮肤上,持续了一整天的寒浸浸的感觉终于得到了舒缓。当然也只是舒缓而已,水温是很短暂的暖意,王俊凯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迫切需要的不是热水澡,而是拥抱,人的体温才是最舒适的。
无奈现实很残酷,他一人住一个大套间,正在堪比自家卧室大小的盥洗室里洗澡。
抬起头的时候水打在眼皮上,王俊凯想起早上的虚惊一场,很自虐地设想如果王源真的掉进水里自己会怎样,会不会直接离组出走赶去济南,心脏刺痛的感觉似乎缓解了他麻木的心情,让他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还是那个直白的、心无旁骛的王俊凯。
只有王源能拯救他。
啊……真是一句让人不好意思的话。王俊凯自己把自己给整害羞了,捂着脸冲水开始胡思乱想,从落水想到以前跟王源一起游泳,又从游泳想到中华民族千古难题。
所以当王源来电话打断他的脑内小剧场,跟他说“问你个问题”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抢答了:“救你,然后跳下去陪我妈。或者救我妈,跳下去陪你。你选吧。”
“……”王源无语,“王俊凯,你搞什么鬼?”
“啊、呃,那啥……”王俊凯回过神来,十分尴尬,“你想问我什么?”
王源好不容易才找回刚才迫切想提问的感觉,轻声问他:“王俊凯,你觉得少年成名是好事还是坏事?”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王俊凯惆怅,怎么翻来覆去都是一件事?
不过毕竟是王源在问他,他倒在床上,平复了一下心情,努力客观地道:“我觉得是好事吧,至少成年人对未成年人还是会宽容一些,我们以前也吃苦,但都是该学的该练的,不像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想成名的人,要承受很多客观因素的压力。”
王源嗯了一声,他知道王俊凯说的没错,可是想起白天夏世颐妈妈抓不住重点的态度,还有每次夏世颐见到他们几个兴高采烈的样子,就觉得有点难过。他也是自小出道,明白小小年纪做艺人的压力和烦恼,有幸的是他那会儿跟王俊凯一起,不说能抵消少小离家的感伤吧,起码两个人在一起不觉得寂寞,也总有开心的事情发生,王俊凯又是很有责任感的人,不用他一个人承担那么多压力。
可是夏世颐,唉,小孩子看起来每天都是欢天喜地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表面一样开心。他好像没听夏世颐提起过自己的爸爸,唉……
王俊凯半天没听到下文,也在这头无声地叹气,然后轻声道:“你心情不好?”
那边过了半晌,传来王源低低的声音:“你心情也不好。”
“哈哈……”王俊凯笑了起来,“你先说。”
“你先说。”王源跟他对着干。
“你先说,要尊老爱幼。”
“那不就应该你先……唉算了我说吧不然要忘了。”王源拖着长音把夏世颐和他妈妈事情絮絮叨叨念完,又小小八卦了一下晋南的男友和夏世颐对晋南的态度,这才算把这一阶段的重点人际关系汇报完毕。
王俊凯捧着电话乐,不是旁人的事情让他乐,是他觉得王源可爱,他能想象王源说每一句话的表情,想象出来越发觉得可爱。
“哎你别光顾着乐,说点儿什么行嘛?”王源软着嗓音抱怨。
王俊凯笑得露出虎牙:“先不说夏世颐他妈妈的事情吧,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咱们了解不够不好分析。我问你,你是希望晋南跟他男朋友有情人终成眷属呢,还是希望你的世颐弟弟情窦初开别被打击呢?”
“什么鬼问题……”话虽这么说,王源还是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我当然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也希望世颐只是把南哥当大哥哥一样喜欢,他太小了,有时候我真怀疑南哥的例子对他是不好的影响……我不是说取向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在还没定性时候不应该……”
“可是你不觉得,”王俊凯突然打断他,“正应该在还没定性的时候,让他知道爱情跟性别无关吗?这样以后才不会有偏见。”
王源一愣,明白这话已经不止是夏世颐的问题了。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缓缓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爱情跟性别无关。”

那样的沉默说长不长,却沉闷地敲打着王俊凯的心,让他的情绪紧绷。直到听到王源说出那句话,才随之松懈下来,心脏的跳动也逐渐重回安稳。
这个话题显然不该继续下去,王源换了个轻快的嗓音问他:“那你呢?今天发生什么了?”
说实话王俊凯也不知道今天这么多事情到底哪一个更让他心烦,所以索性一股脑倒给了王源。从早上担心他出事,到中午蒋丹盈的那一出大戏,再到乔宝璐的小龙虾,连带着拍戏的细枝末节,事无巨细全都捋了一遍。
说完了,他轻松了,却感觉到电话那头突然的沉闷。
“王源儿?”王俊凯心虚,他心说蒋丹盈就是个大灾难,中午在他休息室整那么一出,现在原原本本说给王源听,估计不好过关啊。
“王俊凯,”王源的声音变得严肃,显然还有一丝怒气,“你给我听着。”
“啊……”王俊凯紧张。
“以后离乔宝璐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