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7

【他不能在上边贴签宣示主权,不代表愿意让别人先他一步啃一口】

“王俊凯,我得谢谢你,”王源感觉到自己右眼皮跳个不停,却故作无所谓地开玩笑,“即将给我来一次艳照门,让我再大火特火一把。”
电话那边王俊凯没说话,王源无声地叹口气,柔声道:“没事的,说不定是小偷偷去卖的,这会儿已经刷完机出手了,什么事都不会有。”
“嗯。”王俊凯在电话那头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心里清楚王源在安慰他——他又不是在逛大街或者挤地铁丢的手机,人好好地待在剧组里,被小偷顺走的可能性真不到千分之一。
王源皱了下眉头,想了想道:“反正手机卡也不是你名下的,你赶紧弄个手机把通讯录和微信弄回来,跟存了联系方式的人都说一下情况,照片的话……要真出了问题就说是小马哥的手机,他的手机里有我们私下的照片都正常……”
“不正常……”王俊凯悲怆地捂脸,“小马哥会被骂死的,说不定还会被迫辞职……”
“……你跟我说说,”王源面无表情,“你都存了些什么鬼东西?”
“各种……大特写……你确定要听吗……?”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弄你的手机去吧。”
王源挂了电话,心浮气躁地翻了几页书,看不进去,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工作的地方大都人多眼杂,所以他们平常都特别小心保管自己的东西。像王俊凯这样人在剧组,周围助理造型师各种工作人员围着,居然能丢了手机,简直不可思议。
脑袋正飞速运转,突然“叮当”一声,王源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居然是:手机不是丢了吗??
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好好的,自我嘲笑着打开一看,是夏世颐小朋友的微信:“源哥源哥,你收到晋南哥哥的礼物了吗(*¯︶¯*) ?”
附赠一张他抱着特大号怪兽手办的照片。
王源笑,这小家伙真是有活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欣喜若狂。
“收到了,南哥的礼物超棒。”王源回复他。
节目录制之前他们三个小的都给每个嘉宾准备了礼物,当时晋南只说过段时间送。晋南咖位最大工作最忙,加上刚好在电影宣传期,王源以为他顾不上这些也没在意。没想到刚录了两期节目,四个人才算勉强混熟,晋南就送了夏世颐心心念念的小怪兽,送了王源提起过的音质极佳的耳机。根据夏世颐同志的线报,乌齐云也收到了下一部戏用得到的泰拳护具。
王源很服气,多吃几年饭就是不一样,亲切友好容易,细致贴心难,很显然晋南上了心。
手机一声接一声地响,夏世颐还在不停地跟他叨叨:“果然有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哪像我们母胎单身送个礼物糊弄完事儿。”
王源无语,现在的孩子一天到晚都在看什么?还母胎单身?看来不敲打不行了:“谁母胎单身?还有你说谁送礼物糊弄事儿?”
“哎我要打电话给晋南哥哥道谢去啦。”夏世颐走为上策。
王源又气又笑,放下手机又去琢磨王俊凯的事情。
正打算从头理思路,手机又响了,王源叹气,看都没看就接起来:“怎么了?你家晋南哥哥没接你电话?别跟我哭我不会哄孩子。”
“啥子?”王俊凯在那边儿懵逼,“你在说什么?”
王源吓一跳:“我以为是夏世颐,怎么了你?手机的事怎么样了?”
“找到了,”王俊凯语气轻松,“太可惜了我都把数据抹掉了,幸好有备份。”
王源松了一口气:“怎么找到的?”
“就那个,学校的师妹,”王俊凯有点尴尬,“她助理捡到的,但是那会儿没电,想拿回酒店充上电再找失主,后来她认出我手机壳就联系到我了。”
“……她不会让你去她房间取吧?”王源心道这个傻子别又上套了。
“你以为我傻吗?”王俊凯略有不满,“她自己也说我去取万一被人看到容易起误会,让我助理找她助理去拿,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
王源一个白眼翻过去:“你说谁小人??”
“没、没说你,就,别那么小心眼……”
“哦,那麻烦你以后手机里别存我这个小心眼儿的照片,那样你丢一百个我也懒得搭理你。”王源冷漠道。
王俊凯一听这是要生气,赶紧挽回:“我就喜欢你小心眼儿的样子,现在立刻马上把照片重新存回来!”
“存个屁,”王源真生气了,不吃这套,“看好你的手机吧!”
说完就撂了电话。

王俊凯本意是找到手机是好事儿,赶紧告诉王源让他安心复习去,没想到踩了小天蝎的雷区。
王源特生气的时候反而更淡定,捡起课本奋发图强扎扎实实看了三个钟头,等到颈椎开始抗议的时候抬头正正脖子,看着自己高效率的成果,顿觉心情舒爽很多。
行吧,王俊凯你再多惹我生几次气,说不定能逼我考个排名第一。
冷静下来王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王俊凯是多细心的人?能把自己手机不知道扔哪儿了被别人捡去?还就被那个什么师妹的助理捡到还回来?太不可思议了。
手机锁就是个没用的幌子,谁都有指纹没解开用密码的时候,王俊凯那个四位数密码,一眼过去都不够看的。再说他一整天都在拍戏,起码大半天没发现自己手机丢了,要是真被解了锁,这么长时间能看的东西可就多了。
手机里有什么?无非是照片讯息联系人,看了又能做什么?王源不认为那个师妹会傻了吧唧地找点什么直接黑王俊凯,这么做会被一眼识破不说,他们正在拍同一部戏,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如果只是为了让王俊凯对她有点好感,又未免过于大费周章,拿到手机干这么点小事效益太低,她不像是蠢到这个地步人。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王源承认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一个阴谋论者,毕竟快二十岁的王俊凯仿佛一块甘甜可口的杏仁豆腐,浇着香气四溢的桂花蜜,谁闻着香见了味都想来一口。他是还不能在上边贴个签宣示主权,但这不代表愿意让别人先他一步啃一口。
之前遇到的低智商套路没得逞是运气好,也是王俊凯有提防之心,可是这都背不住王俊凯就是个傻子,人家稍体贴人意合了他胃口,就觉得对方是好人。那个小师妹轻飘飘一句万一被人看到容易起误会,不知道一下子加了多少好感值。
王源惆怅,觉得自己仿佛一个贯穿全局的主线人物,得看好主角王俊凯,不然稍不留神这个傻子就被勾引着跑去做支线任务了。

晚上王俊凯把手机折腾好了,给他发微信汇报。王源是闷闷的就没理他,过了一会儿王俊凯发个小视频过来,拨着吉他唱自创小调:“对不起我错啦买根烤肠请你奶茶别生气啦……”
这是王俊凯哄他的老把戏了,王源不为所动。
又过了5分钟,王俊凯又发过来一个小视频:“找回我的宝了。”
画质被压缩了,模模糊糊的,但是能看出是王源侧躺在沙发上枕着手臂打瞌睡,镜头对着他的脸,微微晃着。
然后就听见王俊凯小声地叫:“王源儿……”语调仿佛念咒。
沙发上明显还在睡梦中的王源居然回答似的咕唧一声:“小凯……”
王俊凯可能本意是要闹醒他,没想到得到这个回应。
镜头又晃了一下,一只手伸过来拿指背磨蹭一下他软软的脸颊。
黑屏。
王源开始不可抑制地难为情。
“你猜,”王俊凯发微信过来,“我后来有没有偷亲你?”
王源算是明白了,那个很贵的一天他成功打乱了王俊凯的告白计划,可是王俊凯显然既没打算放弃也没打算搁置,而是选择了曲线救国。
他想起小时候在王俊凯家里被啾的那一下,又想起前几天半夜里那装傻地轻飘飘一亲。不由冷笑,废话,不偷亲那还是王俊凯吗?
没等他回答,王俊凯又发了微信过来。
“别生气,其实没有。”
“你一叫我名字,我突然就特别有罪恶感,给你盖了件衣服就走了。”
“可是要是现在,我肯定不会放过机会。我觉得我变了些,也有些没变的。”
“你变了吗?”
我变了吗?王源握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其实没变过,从始至终都对王俊凯有着无法克制的占有欲,也一直致力于调节好两个人间的关系和距离。不远不近,近到彼此是某一种唯一,远到让他觉得安全,不会害怕某些后果。
王俊凯微信那边接着道:
“我在戏里的老师说要适当地表达,还说什么都经不起等。你觉得呢?”
王源看着手机,笑了一下,声音却是些微的哭腔。
这正是他害怕的事情。

在有些悲怆的情绪里通过三试,王源意外地感觉自己表现还不错。他暂时告别了许老师,专心致志地复习高考。哦不对,他还得录《模仿游戏》。
战线拉到济南大明湖。王源一去就见夏世颐拉着晋南小嘴吧哒吧哒说个不停,不由叹气,一个小怪兽就被收买了,真是孩子气。完全忽略自己到了现在还会被王俊凯几句话收买的事实。
不不不,这能一样吗?他和王俊凯的情况……等、等下,王源豁然抬头,就看夏世颐俩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晋南,小脸儿上写着兴高采烈。
……卧槽,不会吧。
偏偏乌齐云过来了,打个招呼就跟他开玩笑;“你看把世颐高兴的,南哥一出手,这下给孩子掰弯了。”一看王源一脸惊恐万分,把他倒吓一跳:“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事……他本来就爱粘人,”王源心说不可能不可能,扫清杂念转头专心跟他聊天,“天,你这肌肉进展也太快了吧?”
乌齐云本来小胳膊小腿儿的,虽然个高但是一副弱不经风的小清新模样,但最近准备一部跟泰拳有关的电影,大量动作戏要应付不说,他自己外形也得跟上,所以开始了狠练,见一次一个样,肌肉发展神速。
“唉别夸别夸,我特不经夸,以前也练过,休息几天就打回原形,天生麻杆儿。”乌齐云叹气,“就当为事业献身吧,肌肉发达几天。”
王源盯着他逐渐显山露水的胸肌若有所思:“我以后也得练。”
“别,”乌齐云表示懵逼,“你这张脸,配一身大块头,无法想象。”
王源也笑了:“不是,我是怕中年发福。”
“太杞人忧天了吧,你瘦成这样还担心中年发福?”
“我爸说他年轻时比我还瘦,现在照样啤酒肚,”王源一副很忧心的样子,“而且也经常有粉丝好像很期待我的肌肉的样子。”
乌齐云笑笑:“我是早就知道了,有的人说喜欢我瘦瘦高高,有的人说喜欢我有八块腹肌,可是过段时间可能就去喜欢别人的瘦瘦高高或者八块腹肌了,其实都不是喜欢我,是喜欢自己的喜欢那个样子。当然这个例子极端了,也有说不管怎么样都喜欢的,谁知道呢?说起来,我觉得自己和工作中的样子还是差别挺大的。”
王源沉默,这个现实他早就知道,他也好,王俊凯也好,其实他们都和众人面前的样子很不同,小时候的家族综艺和花絮什么的还相对自然,后来逐渐转型为正统偶像之后,包袱拿起来就基本上没丢过,不是偶像包袱的包袱,而是装着面具的包袱。
“你看南哥,一直都是瘦瘦的样子,都以为他怎么吃都不胖。可是他跟我说过,以前的瘦是真的排骨瘦,现在的瘦是锻炼后结实的瘦。南哥现在要胸有胸要腹有腹,还是不一样。”乌齐云拍拍他肩膀,“很多事都是这样,你觉得是自己的意愿,其实不是。你和世颐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乌齐云讲话通常语气平淡,没什么多的情绪,做节目的时候话不多,私下里聊天却很真诚,王源挺喜欢跟他说话,最重要的是,他们俩有些相似之处,大部分时候想法一致。
“没关系,我也都差不多习惯了,”王源笑笑,“南哥不是也说过吗,他一直是那个他,不介意每次换一拨人看。”
“你看,”乌齐云突然也笑了,“南哥搂世颐,打一歇后语。”
王源大笑:“树上爬只猴。”
他想起王俊凯最近也慢慢开始做一些高强度的力量训练,肌肉不说初见规模吧,但也有点儿那么个意思了。前两天一起睡觉的那个晚上,看到王俊凯的后背,已经跟以前很不一样了。肩胛骨的突出更加明显,肩膀变宽,肌肉线条更加硬朗。他捏捏自己那层薄薄的肌肉,几乎分辨不出是肌肉还是皮肤,钝感挫败。
王源忽然想到,王俊凯显然对他现阶段的外形是满意的,那如果有一天他练一身剽悍的肌肉,王俊凯还会喜欢他吗?以后他们还会不断变化,外在的造型内在的心思,都会不可抵抗地改变。
不管什么样子都喜欢,并不是说说那么容易吧。

既然到了大明湖,那肯定不能放过水上项目。王源他们四个人和几个嘉宾在水上撑着小船玩游戏。初春天气晴好,空气中有草木发芽的清新气息,王源刚上船的时候心情大悦,简直要高歌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没一会儿就笑都笑不出来了。
道具组找的船也不知道在大明湖上经历了几代游人的洗礼,外表和构造都充满时代感和沧桑感。王源和乌齐云两个瘦子一艘船,十多公斤的体重差都让他们战战兢兢,另一边儿体型差距更大的晋南和夏世颐简直不敢想象。
这边儿王源正跟乌齐云说今天保不住就要翻船或者掉下去一个,那边儿“扑通”一声夏世颐就被迫发动狗刨技能了。
说实在的连狗刨都不如。小孩儿估计一直混迹剧组,没什么时间参加体育锻炼,根本不会游泳。幸好晋南眼疾手快,救生员还没扑过去呢他长手臂一伸就拉住了夏世颐的衣领,怕船翻不敢用力拉他,只能尽力让他头部保持在水面以上,等救生员过来才一个拽一个托终于把小孩儿拉上了船。
不会游泳的人落水,那种恐惧感是难以形容的。夏世颐掉下去的时候吓得一声都没喊出来,上了船一直瑟瑟发抖,红着眼圈儿抿着嘴不吭声,惊惶未定委屈巴巴。
晋南把夏世颐身上又湿又重的外套拽下来,脱了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一边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一边哄小孩儿似的轻拍摩挲他的后背和颈部。
录制被迫暂停。上了岸,王源和乌齐云跑过去看夏世颐的情况,听随行医生做了检查后说没大问题就是受到了惊吓,这才放下心来。
夏世颐好长时间没有缓过劲儿来,一直坐在那儿发着抖出神。他妈妈从他上岸前就不知在跟导演组理论什么,一会儿疾言厉色一会儿横眉冷对的,这会儿听医生说没事更来劲儿了,专心致志地跟导演讨说法。王源看不下去过去叫了几声“阿姨”,想让她去看看自己儿子,结果被一句“小源啊麻烦你帮忙看着Steven,阿姨有事跟导演说”打发了回来。
王源无奈,夏世颐吓坏了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哪里是需要有人看着的样子。
三个人想了半天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商量来商量去决定两个小的留在这里等安排,晋南跟节目组的人打了声招呼,用自己的车先带夏世颐回酒店了。

节目那天当然没录成,导演一边应付夏世颐的母上大人,一边安排第二天补录的事情,一个头两个大。
嘉宾被送回酒店。回程的时候王源跟着上了乌齐云的车,两个人觉得很多感想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乌齐云小声叹了口气:“夏世颐是个好孩子。”
“嗯。”王源应一声,他知道乌齐云想说什么。
孩子是好孩子,就是那个妈真的有些让人惆怅。

回到酒店王源立刻捧起手机给王俊凯拨电话。
“问你个问题。”电话接通后王源道。
“救你,然后跳下去陪我妈。”王俊凯抢答,“或者救我妈,跳下去陪你。你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