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6

【适当的表达有利于身心健康】

王俊凯站在阳台上,初春天气刚暖,穿两件衣服的温度,他神叨叨地套了件T恤就跟那儿晃。
小马哥路过,一脸猥琐:“火气够旺的啊。”
王俊凯用冷漠脸回应,继续搁那儿晃。
他在等王源,真不冷。
耳机里是杰伦哥的新歌,熟悉的风格,不一样的调调,两遍就能跟着哼唱。哼着哼着忍不住叹口气,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自己在叹什么。
然后他突然感觉什么软软暖暖地贴了上来。
回头一看,王源。
离得太近了,那双圆圆的眼睛近在咫尺,熟悉的味道,怀念已久的触感扑面而来。
腾得一下,王俊凯觉得自己火气真是够旺的。
“你干、干、干嘛??”太旺了说话都哆嗦。
“吓、吓了一跳吧!”哆嗦传染给王源。
“是、是啊……”然后又哆嗦回来。
可是王源没松手,突然笑了一下,然后道:“我录综艺认识的那个小孩儿,就爱一天到晚这么扒着我。”
王俊凯盯着贴在他手臂皮肤上的手,手指很长、很细、骨节分明,肤色很白,跟女性截然不同的美感。他心想,小兔崽子鬼精鬼精的,这是给自己打预防针呢,怕播出之后真后院起火……桥豆麻袋为什么是后院??
不过王俊凯很识相地没再说什么,任王源扒着,腾出另一只手塞了一只耳机给他。
刚听了半句那边儿就叫着出发去录制了,两个人对视一下,都是无奈。
磨磨蹭蹭往门外走的时候,王源瞥了他一眼道:“这才几度,你不冷啊?”
“还行,”王俊凯下意识抽了抽鼻子,“考试,怎么样?”
王源没想到他会问,笑了笑:“等考完了跟你说。”
“哈,考完你又跟我说等成绩出来就知道了。”王俊凯不吃这一套,但也没追问。

工作的气氛礼貌而祥和。
三个人这两年聚少离多,一起工作时前半部分用来苦苦寻找彼此契合的那个点,后半部分用来思考是该继续寻找还是该索性放弃。
这种尴尬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公司的应对方式还是非常简单粗暴:互相接不住梗就干脆别抛了。王俊凯和王源以前就很收敛,不敢太默契,这下更是话都不能多说一句。
总之,中规中矩平安度过就是胜利。
好不容易录制完成,王俊凯一边换衣服一边惦记着还没跟王源说几句正经话,匆匆忙忙从更衣室出来就见王源已经换完衣服在那里整理书包。他走过去,正组织语言呢,王源侧过脸看他一眼,直起身抬手帮他把翘起的衬衣领翻好,嘴上毫不客气地笑话他:“哪个老中医把你的强迫症治好了?”
王俊凯心说就是你这个小中医:“你东西收拾好了?”
王源瞧着他,心里很明了地笑了笑:“收拾好了。”
“那什么,你好好复习,早睡早起,注意身体,”王俊凯理清了思路开始给他安排工作,“过两天三试吧?不要紧张,肯定没问……”
“你不回酒店啊?”王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回啊,不是我跟你说……”王俊凯一愣,“你今天不回北京?”
王源还是笑:“这么晚了不让我休息啊?”
“哦。”王俊凯平静地点点头,转身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嘴角,我命令你,绷住了!不许翘!

到了酒店王源吃了几口东西很自然地回自己房间,一本正经说要看会儿书。
王俊凯食不知味地啃了半个苹果,开始在自己房间团团转。
床上的手机响了,他扑过去流畅地解锁开微信。
……呃。
乔宝璐。跟他一起搭档新戏的师妹。
这个女孩子简直让人无法拒绝。不是那种魅力四射的无法拒绝,而是礼节周全一碗水端得极平的无法拒绝。剧组的主要演员几乎清一色年轻人,乔宝璐对每个人都热络亲近,没戏的时候聊天聚餐恨不得把能叫的都叫上,这其中当然包括王俊凯。
王俊凯被坑的次数有点多,所以原则一直是对年龄相仿的女性敬而远之,可是到了乔宝璐这里不管用。人家是一视同仁的态度,他要是敏感地疏远,反倒显得过于自以为是。
所以一直以来都只是小心翼翼地应付。
“凯哥,我和小东他们一起看今天的直播了,祝贺新代言(๑•̀ㅂ•́)و✧!”
你看,就是这样,发个祝贺都要带上其他人。
当然其他人也乐意被她带着,剧组的人都喜欢她,活泼开朗又会掌握分寸,人长得还漂亮,组里从上到下惦记她的人不少,可是姑娘家里背景深条件好,想要泡她可不容易。
乔宝璐就算再一视同仁,也会对王俊凯“很不经意”地流露出些微不同,不然她心里惦记的事儿就没可能有进展了。
王俊凯不是傻子,相反因为要防人,他一向对这种事很敏感。他也听到过其他人谈论起乔宝璐,说她怎么怎么漂亮,身材怎么怎么有料,气质又怎么怎么清纯。男生说到兴奋点嘴上没把门的,什么不干不净的话都敢半隐晦地往外讲。
倒不是王俊凯就心如止水,他也是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只是此少艾非他倾慕的少艾,戳不到他的点。
他在《青青园中葵》里演的那个天才少年不这样。少年爱上了美丽的少女却不自知,从始至终都懵懵懂懂,若有若无地去亲近着,却总是在稍进一步之后仓皇而退。老师察觉到少年那跟智商成反比的情商和他纠结的小心思,温和地引导他:在美丽年龄产生美丽的感情是很美好的事情,适当的表达有利于身心健康。
可是少年纠结于掩盖自己过人的智商,心不在此。
老师问他:“你为什么这么痛苦?”
少年说:“我想做一个普通人。”
老师笑了:“你有痛苦,你就是一个普通人。”
遗憾的是开导并不能缓解痛苦,更不能帮他走出去。
在这个挣扎沉浮的过程中,年轻的爱情等不了了,消散了。
美丽的女孩问少年:“你喜欢我吗?”
少年踟蹰,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可能有过吧。”他连喜欢两个字都羞于启齿。
女孩笑了:“我也喜欢过你。”
喜欢过。
王俊凯背台词,没什么好背的,少年是个忧郁寡言的人,别人背三篇他说一句。
可是背完了却有点惆怅。
老师说要适当地表达,老师说什么都经不起等。
少年一直不知道喜欢,到最后好像还不明白。可是王俊凯知道,王俊凯明白。
王俊凯喜欢王源,王源可能知道,但王源不让他说。
那王源等得了他吗?又在让他等什么呢?

男孩子们说乔宝璐肤白貌美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对王俊凯来说这就如同街边卖的中式点心,大老远就闻着甜味儿,他也知道吃到嘴里味道不会差,对喜欢的人来说甚至是美味,可是他偏偏闻一下就腻了,他也很绝望啊。
他是见识过真正有层次的肤白的,不同光线下的光泽不同。游泳的时候潜下去看,浅蓝的水里白皙的身影一晃而过,色泽分明又形态美好,柔软又坚韧。出水的时候,水珠沿着流畅的线条滚下去,白色映在水光里,盈盈的美。
他还知道所谓貌美不止是标志的五官。要每个表情都恰到好处,要喜怒嗔痴都可爱,要一个眼神就把他的魂儿勾走,要看不见会想,想起来更想。
大眼睛,他见过最漂亮的眼睛不仅仅是睑裂得大方,连瞳孔都比普通人大,老天爷偏爱,给这双眼睛别人没有的星光。最重要的是,这双眼睛神采奕奕,时而单纯时而聪慧,没有被漂亮的面孔抢夺风头,跟他的主人一样讨人喜欢。
觉得一个人美好,跟喜欢这个人相辅相成,在心里留下的印象是立体的,一人千面,所有风光都爱,就算言语不能表达,心里翻覆的感情也囊括了诗词歌赋上下千年,而不会是一句干巴巴的肤白貌美水灵灵。
当然远不止这些,形状完美的嘴唇,精致小巧的下颔,线条美妙的锁骨……还有手指,纤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还有腰身,很薄却带着少年活力的腰身——他们很久没有坦诚相见了,但王俊凯有理由怀疑随着发育骨肉匀亭的腰身背面,会有一对漂亮的、充满诱惑力的,腰窝。
想想就觉得血液发烫。
欲望不是检验男人情感的唯一标准,但却是最直观的标准。

啊……王源在干什么呢?看完书了吗?睡了吗?
这么想着,要回乔宝璐微信这件事被置之脑后。
然后,王俊凯就听见,“咚咚咚”。
小兔子自投罗网的声音。

王源的到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抱着自己的书包,神态如常,圆眼睛里是单纯的目光。
“我去带了大理特产,别告诉别人我就带了一点……”
可是开门的王俊凯不是,他刚才还在想入非非,这会儿眼里全是邪火。
于是王源愣了一下,很有自我保护意识地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突然又一想你可能已经刷牙准备睡觉了还是明天再说……”
王俊凯才不管他,伸手把人拎进屋。
关上门,王俊凯把小孩儿扔在门口,提溜了他的书包往里走,边走边翻:“还没刷牙,我饿了,你带了什么?”
然后回过头一脸不可置信:“螺旋藻??”
王源正在门口考虑是走是留,听到问了心虚一笑:“这不……营养又好带吗……还有别的呢你再翻翻。”
“你过来翻我看。”王俊凯把他的书包往沙发里一丢,自己去迷你吧找水喝。
王源更加心虚,磨磨蹭蹭挪过来,翻来覆去半天,突然抬头问:“你晚上没吃饱啊?”
“你翻出什么了?”王俊凯不接茬,抿一口水看着他。
王源一点点拿出一样东西——一个小小的包装袋,开了口的,里面剩了几个蜜饯一类的东西。
“你……”
“我跟你讲我行程好紧的哪有时间买东西那个螺旋藻都是别人送我的!”
王俊凯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那你大晚上的来干嘛?”
“……”王源索性撂了书包倒在沙发上,仰着头倒着看他,“睡不着,我们聊几块钱的吧。”
“……”王俊凯盯着他,突然道,“你有腰窝吗?”
王源一愣,随即一怔:“啥??”
“呃……没什么。”王俊凯回过神,略感尴尬。
王源还是仰着,看着他,忽然蹦起来哒哒哒跑到浴室,片刻又哒哒哒跑出来,倒在沙发上摆回原来的姿势:“有。”
王俊凯下意识吞咽了一下。
“拍戏怎么样?”王源主动换了话题,坐起来问他。
“还行。”王俊凯突然想起了那个没回的微信,算了就当没看到吧明早再说。
王源抱着膝盖乐呵呵地看他:“好稀奇啊你这次居然没传出什么花边新闻来。”
“哪有那么多花边新闻可传……”王俊凯递给他一瓶水,“这次合作的女演员少。”
“我听说有一个你的师妹。”
“唔。”
“唔是什么意思?”
“是我在喝水。”
王源白他一眼。
“我要去洗澡了,”王俊凯在行李里扒拉睡衣,“你洗过了?”
“嗯。”王源拨拉自己的头发,给他展示下层未干的部分。
“太可惜了,”王俊凯一摊手,“我本来还想看腰窝呢。”
他上一次这么公然耍流氓好像是特别久之前的事,王源不由一愣:“你吃错药了吧?”
“是啊吃的你买的螺旋藻。”王俊凯理直气壮。
“……你走吧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王源给他一个白眼。
“哈,阿姨应该跟我说。”
王源拿靠垫丢他。

夜色如水,拉了窗帘看不到。
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都没睡着,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王源翻了个身,王俊凯没绷住,跟着翻过去,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背。
“你有腰窝吗?”
“有。”
有腰窝。
王俊凯琢磨自己为什么执着于腰窝。想起来了,他现在开始了适当的健身,身高差不多够了,就要通过锻炼逐渐弥补身材上的不足,肩背,手臂,腹部,一点点充实起来。
私人教练常常跟他说一些身体的知识,说到腰窝,很向往的样子。那是,人体的性感之眼,有的话就是恩赐。
他们小时候换衣服洗澡不避讳,一起游泳一起住是常事,可他那会儿没这个意识,傻乎乎的别说看了搂来摸去也没在意。
现在想想真是可惜。想象中瘦削平滑的背部,有形态迷人的蝴蝶骨,有凹陷的脊柱,有细薄的腰身,而且还有腰窝。
王源那么瘦,居然真的有腰窝。
王俊凯在深沉的夜晚里目光灼灼,盯着他幻想中腰窝的部位。
背后的目光露骨灼热,烫的王源在初春的凉夜里很焦躁,他索性一个翻身把这烦人的目光逮个正着:“你不睡觉了?看什么呢?”
王俊凯不慌不忙,一脸我睡着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缓缓把眼睛闭上。
卧槽!脸呢??
王源生气,想了想故意凑过去,轻飘飘的呼吸打在王俊凯脸上,用气音道:“王俊凯,你睡着了么?”
1秒,2秒,3秒。
王俊凯蓦地睁开眼睛,伸着脑袋飞速在他嘴上啄了一下,然后翻身背对他。
“我睡着了。”
王源第一反应是哭笑不得,之后才慢慢觉得脸上温度上升,他从背后看着王俊凯红得发亮的耳廓,小声骂道:“无赖。”
他也翻了个身,向后拱了拱,感觉王俊凯也挪了挪,两个人的背贴在了一起,暖烘烘的。
是小时候一起睡觉的姿势。

王俊凯一夜好眠,他不得不服,老师说的对,适当的表达有利于身心健康。
回到剧组又是另一个环境,见到乔宝璐的一瞬间突然他想起自己还没回人家微信,正在搜肠刮肚找理由,没想到小姑娘仿佛忘了这茬,很自然地跟他打招呼,随口寒暄几句,跟平常无二。
王俊凯心说,这也是个不得不服的。
他给王源发微信时提起这件事,说小师妹虽然看起来是个麻烦,但人挺好的,不小心眼,不回微信也没见不高兴什么的,甚至都没追问他。
王源心说这个傻子,喜怒不形于色的女孩才可怕。便对他说:“你不是经常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离她远一点。”
王俊凯就以为他吃醋,心里乐呵呵的。
乐极生悲,拍完一天的戏发现自己手机没了。
打过去,关机。
王俊凯很镇定找电脑清除数据解绑支付宝微信,借手机打电话给通讯公司和银行。钱是小事,里面存着的联系人是大事。
忙完一圈后,给王源打电话。
“我手机丢了。”
“啊???”
“没事,该解绑该挂失的都弄好了,本来也不是用我身份办的号码,不要紧。”王俊凯反过来安慰他,“手机的数据也抹掉了。”
王源沉默了一小会儿,问道:“你丢了多久发现的。”
“呃……大概……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