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4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小凯今年19岁了,成年都一年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会不会觉得当偶像还是有点遗憾?现在大部分人学生时代就会有恋爱经历了吧。”
“其实在我心里,我已经谈过恋爱了。”

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有点看不顺眼的样子。
后来每一天的样子,想起来就忍不住笑的样子。
从没有这样一个人扎实地长在心上,连某一刻的某个眼神都是清晰的。
在一起的时候就连普通的事情都有趣,买杯奶茶带个烤肠都能玩出花样来,故意的逗弄里有很多试探,故作无所谓心里却有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
全是别有用心,全是口不对心,全是一片真心。
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啊。
总是会吃醋,把你的注意力从我这里引开的人,触碰了你的人,让你有好感的人,通通拉进黑名单。
一不小心就吵架,旁人眼里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我偏要跟你斤斤计较,又委屈又愤懑,却又忍不住一次次巴巴地去找你。
在你的面前我的自尊心强到过分又弱到可怜。
曾有过很多种对未来的浮想联翩,永远摆脱不了的只有你的身影,在那茫远的梦无法实现时,最后剩下的愿望竟是回到那个和你形影不离的小时候。
这世界上漂亮的人很多,厉害的人很多,有趣的人也很多。
但可爱的只有你一个。
你说,这不是喜欢你,是什么?
这不是恋爱,是什么?

王俊凯回答完问题后在尴尬的静默了停留了短短几秒钟,然后对着满场的粉丝笑着道:
“你们说,是不是?”
台下尖叫迭起,仿佛那一刻所有人都成了他梦里的人。
“这么会撩粉丝啊哈哈哈哈。”主持人也反应了过来。
这么多人为他疯狂,这么多人为他痴迷,愿为他一个眼神的降落而喜极而泣。
可他却在这尖叫声中红了眼眶。
那么那么喜欢的人,他能给的,也不过是吐露心声后短暂一刻的念想。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大二第一学期过半王俊凯才勉强把同班同学认全了,慢是慢了点,但他有种好不容易保住小命的幸运感——终于熬过了危机四伏的第一年。
不是他不喜欢学校,而是他上大学这件事真的受到太多人关注了,平常就没安安稳稳上几天课,混进学校偷拍和装偶遇的粉丝多到让学校多雇了几个保安,校长没多收他学费都是跟他客气,什么半军事化管理,老师估计巴不得他少来上几天课。
对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同学他更是躲都来不及,就这样还有中招的时候,自从第一个跟他说了几句话的女生成功被带上娱乐新闻后,他在学校的处境也越发水深火热了起来。
说起这件事也好笑,他自己并不知道一不小心被八了个卦,还是王源某一天微信转发给他的——
-“《TFBOYS王俊凯与美女同学举止亲密,疑似发生恋情》”
-“可以啊王俊凯,八卦头条(微笑)”
王俊凯当时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新闻点开不过几张他和同学说话的照片,哈卖批的标题党,坑死他了。
-“……(吐血.gif)”
-“别啊,这第几个了?我帮你算算。”
-“我跟你讲,这绝对是有预谋的,这叫什么来着……蹭热度!赤裸裸的蹭热度!”
-“我们那儿管这叫倒贴谢谢,都能带飞女同学了,厉害厉害。”
-“……(吐血而死.jpg)”
-“(冷漠.jpg)”
对于王源怪声怪调的调侃,王俊凯一半受用一半苦恼,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少也让他喜忧参半。
他接了新戏,不是一直想尝试的角色,而是又一部货真价实的偶像剧。
又演了一个帅气的少年角色——跟他一直以来的人设刚好相符。
王俊凯能理解刚开始正儿八经走上演员之路需要稳妥一些,可是私心里他还是想有不同尝试的。
比如突然演个反差值特别大的角色,难道不是很酷吗?
可惜他也就想想,签了约,该进组还得进组。
快二十岁,不论他愿不愿意,都是正适合当流量小生的年龄。

新戏叫《青青园中葵》,文艺清新校园剧的名字下掩藏着编剧作妖的心。编剧和导演是同一人,圈名叫沈琛,他看好王俊凯已久,所以男主角算是量身定制的,至于女主角本来想请跟王俊凯同校的明星学姐,可惜对方看不上这种男主戏里的炮灰女主角色,所以推了,沈导演索性就没请有名的小旦,直接从北影里挑了个刚上大学的女孩子,那个叫乔宝璐的小姑娘比王俊凯还小一岁,脸长得漂亮气质又清纯甜美,倒也合适。
王俊凯上一次拍这种青春片还是高三那年跟王源一起,转眼间就是两年,上了大学的他又演了回高中生,不过好歹终于不是剧本粗糙的卫视自制剧了,角色也不是中二的热血笨蛋,更不是高冷的海归富二代,而是一个拼命装傻掩藏自己高智商的天才。
为了拍戏他把头发剪短了,出道以来前所未有的短,短得向上支棱着,露出饱满的额头。
也算是为事业献身了。
大家当然都说好看啦,但是王俊凯自己看着别扭,对着镜子琢磨半天最后拍了张照片发给王源问怎么样。
王源好一阵没回复他就后悔了,窝在角落里摆弄手机,路过的人都多看他一眼:“谁欺负你了这是?”
王俊凯委屈啊,他这一定是被嫌弃了。
等到晚上王源好歹回信了,说好看。
王俊凯问他有多好看,王源说也就我的十分之一好看吧。
王俊凯笑了,那可相当好看了。
说是这么说,等王源生日见到他的时候,还是捧腹笑了半天。
“你不是说好看吗??”王俊凯的情绪可以说是相当悲愤了。
王源还是笑:“是好看啊,要是不好看我就哭了。”
“……你说实话,”王俊凯揪住他,“是不是很丑?”
“不丑。”王源回答得倒是快,脸上的笑却收不住。
王源笑得开心,王俊凯也就憋不住笑了。
甩掉了头上的锅盖他其实好几天都不习惯,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从“我是TFBOYS王俊凯”到“我是王俊凯”,从留了七八年的锅盖头,到如今干净利落的发型,他身上跟组合相关的印记越来越少。
王源的瞳孔里映照着他的模样,露出额头就好像揭开封印,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见惯,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个风格,没了掩盖的少年气蓬勃而出,却又多了分莫名的成熟感。
可是他眼里的王源还是幼稚的笑脸,眼睛弯弯的模样跟初识没多少区别。
然后幼稚的王源就跟他提了个很装成熟的要求。

关于那个很贵的一天要怎么度过,王俊凯想了很多种方案。
最理想的还是一起去游乐园——这个方案被王源狠狠嘲笑了,原因有二:一是王俊凯过了好几年居然没有一点点长进,心还惦记着他的游乐园;二是可行性太低了,除非两个人套上玩偶装去游乐园发传单,不然绝对第一时间被发现。
然后王俊凯又想要不问哪个相熟的前辈借个别墅之类的嗨一天,王源的吐槽噎在了半截:“你是要公然……”他想说出柜但没敢,这个词对他俩来说他敏感了,不过王俊凯当然领会了精神,plan B out。
王俊凯说要不咱俩去滑雪吧,王源一脸冷漠:“去过那么多次了有什么意思,再说了那又是一大堆人折腾,动静也太大了,我们俩同时出现恐怕也不行吧。”
此时此刻王俊凯突然福至心灵,学会了抓重点:“你是想就我俩对吧?”
王源被他噎了一下,一个大白眼翻过来:“你送我礼物,还想让我平均分几份啊?”
王俊凯没再说什么,怕他真急了,嘿嘿嘿笑着说再想想。
“其实吧,”王源有点欲言又止,“也不用那么麻烦,普普通通地过就行了。”
这么说王俊凯才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很贵的一天时间,不是想用来完成什么心愿,体验什么新奇,不想大动干戈,不想引人注意,就只是很普通地,两个人一起待一天就行了。

所以,后来那天两个人是在王源接地气的出租屋里度过的。
最近王源在北京的行程少,家人也就没来这里陪,房子空着,稍微有点起灰。
趁着王俊凯没来的时候王源稍微收拾了几下,也算是破天荒了。
家里摆着几盆绿萝之类的植物,缺了水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王源一边喂它们喝水一边念叨着:“怎么会有你们这么丑的花……”
绿萝很无辜:平常也没见你嫌弃我们。
王俊凯来的时候手里提了大包小包,看到吃的王源欢天喜地迎上去拿了就走,王俊凯摊着空空的两手无奈地站在门口:“合着你是想要吃的陪你一天啊?”
“你不懂,你是免费来的,吃的是要钱的,它更值钱。”王源理直气壮。
王俊凯把吃的东西拖回自己跟前:“是谁说我的一天很贵的?”
“你看你又不懂了,对于要掏钱的人来说是很贵,对我来说就是免费的啊。”王源很是得意洋洋地抢回来。
“行,你牛你牛。”王俊凯一脸我拿你没办法。
然后那天就过得跟王源的出租屋一样接地气了。
王俊凯本来说要自己做饭吃,结果王源说你一年休息不了几天还跑我这来做饭可别费那个劲儿了。
然后两个人就随便凑合着吃了,又更加随便地挑了部不知所云的电影放着,一起窝在沙发里走神。
“这么贵的一天你确定要这么过啊?”王俊凯看着王源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里,白白软软的简直像一只大号兔子,笑着揶揄道。
王源掀起眼帘倒着看他:“对啊,这样不好吗?”
理直气壮的样子实在可爱,王俊凯忍不住又揉他脑袋:“没有啊,我也觉得挺好。”
“你怎么又摸我头??”王源扭了扭身子意图躲开他的手。
王俊凯没吭声,也没把手拿开。
见他没反应,王源也没有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
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电影不知放的是什么,背景音乐很轻缓地响。
距离上一次两个人安静地待在一起已经过去近三年了。
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大群人围着,吵吵嚷嚷状况不断,不在一起的时候就常是一个人,连说孤单都怕有点矫情。
这样的安静里王俊凯低下头看王源闭着眼睛的模样。
他其实以前也想过要是有那么一整天能和王源一起度过就好了,然后设想过很多想做的事和想起的地方。
他跟王源说以后要做什么什么好吃的给他吃,说以后要去游乐园玩个痛快,说以后要去蹦极要去跳伞要去看极光。
可是连现在他俩在一起却是王源主动提出的,他设想的那些一日约会的方案依旧没有一个实现。
总说着以后,总想着以后,以后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两个人跟退休老大爷似的窝到了半夜,王源终于扛不住说:“你说咱俩是不是早衰啊?”
“早衰9点就上床了哪跟你夜猫子似的,”王俊凯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走了,出门了。”
“去哪里啊……”王源懒洋洋地被他拖着穿衣戴帽。
王俊凯用帽子把他的小耳朵遮住,摸了摸他的头顶:“去了就知道了。”
“哎别、遮着耳朵好丑。”王源反抗道。
“停,”王俊凯又给他把帽子戴回去,“你的耳朵一眼就会被认出来了。”
“……老顽固。”
“王源儿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三里屯使馆区有一条不显眼的马路,也不算宽。
但是两边却种满了银杏树,在这深秋的季节里满目都是金色的银杏叶。
白天拍照的人多到连车都会被堵的地方,此时此刻却寂静无人。
王俊凯大半夜带着王源骑车过来,停在了道路的一端。
回头看时后座的王源瞪着圆圆的眼睛,连眨都不眨地看着那条长长的铺满落叶的路,看着两旁整齐的银杏树。
路两旁的建筑都有些年头了,有几处的院墙也漆成了黄色,上边攀着的爬山虎入秋后也成了枯黄的颜色,和落叶连成一片。
路灯昏黄,晴天晚上的月亮却很亮,微黄的月光落在树梢也落在满地的落叶上。
整条路都是秋天的颜色。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王源好不容易收回目光,歪着头看王俊凯。
王俊凯也正回头看着他,神秘兮兮地道:“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你百度的什么?”王源一脸怀疑。
“北京最适合拍婚纱照的地方。”王俊凯一本正经地道。
“……”
大半夜的也不怕被偷,王俊凯把自行车随便停在路边,然后问王源:“知道在这里怎么玩儿吗?”
王源没反应过来:“玩什么?”
王俊凯嘿嘿一笑,突然拉住他的手向前跑。
太突然了,王源被扯得往前迈了一大步,然后不由自主跟着他跑:“王俊凯你大晚上抽风啊??”
“你就说好不好?”王俊凯不回头,拉着他跑得飞快。
两个人踩着落叶,迎着被风吹落树梢的枯叶雨,手拉手从路这头跑到那头。
跑着跑着又觉得傻,都忍不住笑起来。
笑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清亮又有些怕人。
到了另一头,两人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心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就像这月光一样,是无法完完全全属于一个人的。
同样的,心里的东西不说出来,对方是不会知道的。
王俊凯没松手,过了片刻稍微喘匀了气,微微带着气音道:“王源,我有句话跟你说。”
王源愣了一下,胸口起伏着,过了半晌才道:“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啊。”王俊凯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下意识应了。

风停了又起,这次刮得狠了些,连月光都冷。
王源站在冷冰冰的夜色里,眼里好像有很多话,却声音很轻地问:
“王俊凯,如果有一天,你25岁了,有人问你有喜欢的人了吗?你要怎么回答呢?”
都说年轻的时候做事全凭一腔热血,是不在乎结果的。
可感情不一样。
不管是年少时的青涩心动,还是成熟后的相濡以沫,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感情能开花结果,能有一个“从此以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美好结局。
既要纠结过程,又要苛求结果,所以感情才会显得格外麻烦。
一个人想要肯定的承诺,哪怕只是此刻的权宜之计也不要紧,你给我一个理由奋不顾身地去到你身边就行。
另一个却不肯开空头支票,正因为是如此重要的事情,所以要考虑再三,宁可迟疑宁可退却也不想辜负信任。
究竟我们俩……谁在装成熟呢?
“我不知道……”王俊凯嗫嚅道,垂下了眼睛,昏黄的路灯让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
王源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口气,仿佛猜到了答案,方才的问题不过是验证:“我问完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王俊凯抬眼,王源的眼睛跟小时候一样漂亮, 此刻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却与以前不同了。
他的一腔热情早已被冻结,连同整个火热的心脏一起僵硬在那里。
呼吸时传来的是钝痛。
“没什么……虽然说过了,但还是要说,18岁生日快乐。”
然后王源笑了——他俩连无言以对时的托词都是一样的,真是孽缘。
“谢谢,今天过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