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3

【已经没办法停止了,我只会更喜欢你】

眼前的场景很尴尬,王源觉得自己比偷东西被抓现行的小偷还惨。
作为一个自认为冷静自持的人,他认为自己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装傻跟王俊凯理论说他是骗子这件事然后把重点搪塞过去,二是直面问题跟王俊凯讨论下“不要感冒”这个肉麻兮兮的备注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是,他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冷静。
他握紧了手机,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句:“生日快乐。”
王俊凯眼里的失望很明显:“你刚才说过了。”
“再说一次,祝福不嫌多嘛,”王源干笑了两声,“我走了昂。”
“走吧。”王俊凯意料外地迅速恢复了常态,“机场注意安全。”
“嗯,知道。”
然后王源就走了。
毕竟生活不是小说,门外那么多人等着,他们不可能此时此刻就剖白心意把一切全部吐露,也不可能一句话就能把这些年的心理历程总结清楚。
这样金贵的人生催促着他们向前,不管为彼此还是为自己都不能多停留一刻。

汽车发动,在这初秋的深夜里出发,带着王源驶向机场,带他去下一个工作地点。
王源不喜欢孤独的旅人的故事,所以不喜欢赶夜路,尤其是跟王俊凯告别之后赶夜路,越发让他觉得身上心里都凉凉的。
他不知道现在这样算什么,王俊凯看到那个备注后没问他什么,而且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过了这个话题,一点也不像平常的样子。

在王源眼里,王俊凯不像猫,王俊凯像狗狗。
爱围着喜欢的人打转,靠近了就撒欢儿似的地摇尾巴,活像只咧着嘴的萨摩。
像狗狗一样怕寂寞,像狗狗一样容易满足。
对有些事情很执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也像狗一样,对自己的原则和选择忠诚,不会轻易改变。
所以王俊凯没有揭穿他备注的小心思,真的很奇怪。
可是就算王俊凯真的摊牌问他了,又能说什么呢?
也不过是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罢了。
对话框写了许多行,最后却只回了个哦。
对所有人说很忙没时间,却关上门偷偷抱着手机刷某个人的消息。
那些矫情的胡思乱想,没营养又多余的担心,夜深人静脑海里浮现的模样。
那些关于“不要感冒”的一切。
你看,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多的是我不能告诉你的事。
可是我不告诉你,就像你不揭穿我一样。
因为我们都知道,心照不宣还能这样接着走下去,互相表白只能为彼此凭添负担。
毕竟,我们都不是能为了彼此放弃未来的人。

“又吵架了?”看到他一个人缩在车座里低气压,强哥忍不住问道。
王源懒懒地抬起头,一脸无语:“哪有,谁会跟过生日的寿星吵架啊……”
“你俩吵架还分时间啊?”强哥嘿嘿笑着开他玩笑。
“……”王源用白眼表示自己的不满。
强哥看他不说话顿觉自己不该提这事,连忙从包里翻了翻掏出几块巧克力递给他。
王源抬头看了一眼,有点生气想拒绝,最后又唉声叹气地接过来,愤愤然撕开包装往嘴里塞。
“天龙哥,”小强看他不高兴,讨好地笑笑,“这不像你啊,以前吵架了不也挺潇洒的嘛。”
王源吧嗒吧嗒吃东西的嘴慢慢停了下来,低声嘀咕了一句:“其实我没有看上去那么游刃有余。”
“啊?”小强懵逼。
“没什么没什么,”王源抱走巧克力,摆摆手让他转过去,“说了你也不明白。”

他确实没有看上去那么游刃有余,他很没有安全感。
对很多事情都是。
那些玩笑口吻透露出的不安,都是真的。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潜意识里对环境不适应,毕竟他的生活在短短几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再怎么耍宝说自己帅的不行,就算已经有很多很多厉害的人夸他有才华以后会有大作为,他依旧觉得自己是个挺普通的男生,这从天而降人生仿佛一场梦境,稍不留神就会破碎。
更糟糕的是,现在连一向给他安全感的王俊凯,都渐渐成了不安的因素。
王俊凯是大学生了,从高考结束到出成绩,从开学到上课,无一不获得极高的关注,一举一动动都能掀起不小的波澜。
那样的王俊凯让他觉得有一点点陌生。
在心照不宣的单飞不解散政策下,在各自工作的日子里,见面不如以前频繁了,隔着屏幕时看到的距离,即便是他也不比粉丝近一点。
而且王俊凯不会因为他躲进柜子里就暂时消失不见,不会因为他可以腾空了大脑就不出来扰乱军心。
所以他格外眷恋在舞台和众人面前的时间,毕竟聚光灯照亮的时间,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可以暂时看不到在心里闪闪发亮的人。
他觉得王俊凯应该还是喜欢他的,不然就没有微信电话里的碎碎念,不会有跟行程完全相符的各种礼物,也不会有那句“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很痛苦”了。
可是这一切其实没有实际意义,那句话虽然让他很冤枉,他也能理解王俊凯的感觉。
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呢?
如果中考之前的那一天,他能对王俊凯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或者退一步,问问王俊凯:“你是不是喜欢我?”
那现在的状况会不会不同?
也许两个人就会在一起了,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小心翼翼,却又甜甜蜜蜜地在一起。
可是那样也有可能更痛苦吧。
想想要在几乎24小时被关注的生活里谈恋爱,还是同性恋爱,每天肯定都会过得坐立不安,再想想万一被发现后的后果……
真的好可怕。
恋爱谈成那样就有点惨了。
还有更可怕的,他们不能随心所欲地见面,想念对方的时候见不着,太糟心了。
毕竟,对于互相喜欢的人来说,电话和信息都没有意义,无法互相拥抱就没有意义。
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关于这件事情王源后来审慎地思考了一下,想出了对策。
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得出了最好解决的办法。
那就是不喜欢王俊凯了。
你看,两个人该在一起的时候没在一起,又不经常见面,过段时间感情肯定就淡了。
然后他就不喜欢王俊凯了。
慢慢王俊凯也就不喜欢他了。
完美。
别问为什么在他的设定里王俊凯要比他晚不喜欢。
说不定,以后还会喜欢上别的人。
人的生命这么短暂,所以人心总是会变,总是想在有限的人生里有更多更不同的体验,所以以后一定还会喜欢上别的人的。

找到解决方法后王源又找到自信,继续心满意足地当王俊凯的好朋友,该联系联系,该见面见面,该玩的该送的该闹的一样不落。
反正这样下去总会有一天不喜欢的。
总有一天会真的变成好朋友。
然后还会变成普通朋友。
呃……应该会到此为止吧。

王源设想的很好,可是没到一年就啪啪打脸了。
王俊凯19岁生日那天他的心情很平静,坐在后台觉得自己时隔一年真的升华了,看着屏幕上王俊凯在舞台上可劲儿撩可劲儿造都波澜不惊,不像以前那样心里冒酸泡泡了。
他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王源你可太厉害了,说不喜欢就能不喜欢,稳。
这么想着就打算找点儿甜的东西慰劳一下自己,没想到屁股还没抬起来就听到提问环节一上来主持人就问了个挺敏感的问题——
“小凯今年19岁了,成年都1年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会不会觉得当偶像还是有点遗憾?现在大部分人学生时代就会有恋爱经历了吧。”
台上王俊凯沉默了一下,很平静地答道:“其实在我心里,我已经谈过恋爱了。”
王源一愣,抬眼看屏幕里的王俊凯。
王俊凯眼睛亮亮的,不知是灯光太亮还是湿了眼眶,唇角带着笑,很温柔很温柔的表情。
看着那样的表情,王源刚才还自诩波澜不惊的心里突然就波涛翻涌了,不,比波涛翻涌还要严重,他觉得心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有点痛。
说这样的话的时候,王俊凯在想什么呢?在想谁呢?
他可是想了很多呢。

他想起他曾做过一个梦,梦见王俊凯比他大很多岁,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抱过他,在他三四岁的时候带着他买过糖,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的小世界,闯荡去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从此天各一方,只会偶尔想起。
那天梦醒来时他觉得,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王俊凯索性多大他几岁,在他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早早离开,成为一个遥远又美好的意向。
只是一个很喜欢很崇拜的哥哥,没有跨过那条让他想要靠得更近的边界,只是这样就好了。
或者其他什么都好,可以是别人家的小孩,可以是传说中的学长,甚至是荧幕里的偶像。
认识不认识都没关系,喜不喜欢也没关系,只要别这样,与他的人生纠缠不清就好了。

他想起自己还很自虐地设想过,要是以后王俊凯要结婚了,他肯定是要去当伴郎的,要帮忙准备婚礼,要一起去接新娘,要在仪式上站在王俊凯身旁。
要看王俊凯牵新娘的手,听说王俊凯跟新娘说我爱你和我愿意,还要看他俩亲亲。
然后他还得说贺词,先把王俊凯夸得天花乱坠,再把新娘夸得天花乱坠,最后宣布两个人天生一对,祝他们百年好合三年抱俩子孙满堂。
对了,他还得替王俊凯挡酒。
这也太坑了。
这种坑队友的朋友别说不能喜欢了,最好连认识都不要认识。

可是啊,现在坐在这里,看着王俊凯脸上很温柔的表情,猜测着王俊凯心里想着的人是谁,他又觉得舍不得了。
舍不得不相遇,舍不得不认识,舍不得不喜欢,更舍不得慢慢就不喜欢了。
那种除了他不曾有人触及到的,王俊凯才有的一切,他舍不得。
生气时紧皱的眉头,瞪得有点吓人的眼睛。
难过时抿着的嘴唇,低头不愿与他对视的模样。
还有兴高采烈的笑容,一把揽过他像个孩子一样摇晃。
各种奇葩的睡姿,说梦话时忽煽的睫毛,扫在他脖颈间痒痒的呼吸。
吉他弦上不知名的曲调,唱给他听的歌。
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后来每一天的样子,现在的样子。
舍不得。
舍不得不要。
那些办法,那些计划,那些自以为是的成效,都是自欺欺人。

已经没办法停止了,我只会更喜欢你。

可是啊,屏幕里王俊凯在尴尬的静默里停了短短几秒钟,然后对着满场的粉丝笑着道:“你们说,是不是?”
台下尖叫迭起,仿佛那一刻所有人都成了他梦里的人。
“这么会撩粉丝啊哈哈哈哈。”主持人也反应了过来。
现场的气氛被掀到了又一个高潮。

啊……王源愣了愣,缓缓站起来去找粉丝送的蛋糕吃。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也是,只能是这个意思。

那年王源18岁了。
对于喜欢他的人来说又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铺天盖地的生日应援,堆满了公司的礼物,亲友的前辈的认识不认识的所有人的祝福,几乎从王俊凯的生日结束后就陆陆续续将他包围。
在这样的热闹中,王源却觉得格外不真实。
是经历了更多厉害的事情,成长了很多,也长高了很多,但他还是那个他。
就连他最想改变的喜欢的人都没变。
他成长了,他的感情也疯了一般地成长了。

离生日会开始还有段时间,王源准备停当就在休息室补充能量。
王俊凯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他嘴里塞着半块蛋糕,不由就笑了。
“你干嘛……”王源也没不好意思,嘴里还塞着蛋糕就含含糊糊地问他。
王俊凯笑着却没说话,走近了突然在他面前蹲下身,一边膝盖轻轻地落在地板上。
“你干嘛??”王源吓了一大跳,要不是王俊凯挡着就真的要跳起来。
王俊凯一把握住他的脚踝:“别吵,闭上嘴好好吃你的蛋糕吧。”
王源又被他吓得一激灵:“……我闭上嘴怎么吃蛋糕啊……你到底干嘛??”
可王俊凯再没理他,自顾自地低着头把他的鞋带打散又系上,系成好看的蝴蝶结,然后抬起头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他腿上:“生日快乐。”
上一次帮他系鞋带,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成年以后再这样可就更不名正言顺了,所以要抓紧时间来最后一次。
王源用很大声的“哼”掩盖自己夸张的心跳:“每年一曲,很老套了。”
“我也很绝望啊,”王俊凯仿佛看穿他的口是心非,故作可怜地道,“你要是真缺什么就好了。”
王源不吃这套:“以前就算了,今年不行,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你。”
“也是,今年成年了。”王俊凯站起来顺手就想胡噜他脑袋,但是看到王源打理好的发型就及时收了手,“有什么想要的吗?”
“今天可以让你摸一下。”王源很突然地道。
“???”王俊凯露出吓一跳的表情。
“头发,”王源白了他一眼,“过了今天就不许碰了,我是大人啦。”
王俊凯笑了,轻轻摸了下他没怎么造型的后脑勺:“以后也能碰,反正也比我小。”
“摸头长不高!”
“成年了就不长了,刚好可以摸。”
“你走!我二十三还能窜一窜呢!”
“那都是骗人的。”
“……那你也不会长了,不到一米八的王俊凯。”
两个人拌了几句嘴,王俊凯又问他:“快说,想要什么礼物?”
“还真给啊?”王源瞥他一眼,“要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王俊凯一脸大方。
王源笑了笑,略带试探地问:“那我要贵的了。”
“贵的没问题啊。”
“我要特别特别贵的。”王源突然换了很认真的表情。
“可以。”王俊凯还是点头。
“别人买不起的那种。”
“可以。”
如果感情没说出口,那么每一句话都会像是试探。
王源算是明白了。
他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想着能不能开口问他要自己真心想要的东西。
可是人就是这样,越是喜欢,越是小心。
更何况以艺人身份过了好几年,他早就习惯了用理智控制感情。

“这可是成年礼物,”所以他轻声道:“你送我一天时间吧。”
“一天时间?”王俊凯一愣。
“对,你的一天时间。”王源笑了,眼睛弯起来,“你看,很贵吧。”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