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2

【你的我们是好朋友,跟我的好久不见不太想念,一样虚伪】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很痛苦啊?”
这句话不是一时之间的脑热口快,也不是期望王源真的就为这一句话放弃工作安排留下来。
就只是,攒了那么多情绪,在这酒后微醺的时候,一不小心说了出来。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不知不觉间一点点填满心脏的。

高考结束后王俊凯并没有立刻见到王源。
即便高中在学校度过的时间不多,还是难免要和同学偷偷聚一聚。
毕竟,经此一别,很可能就是天差地别的人生了。
微信里聊两句和面对面坐着聊天是很不一样的感觉,每一次这样的聚会都会让王俊凯更明显地感受到自己错过了很多事情,也更明显地意识到自己比别人经历了更多事情。
刚刚考完试,几个哥们儿免不了对高三的事情一通吐槽,可是无论是大大小小的测试还是五花八门的参考书,对他来说都没有那么印象的深刻,更别说诸如休息半天书桌就被卷子淹没、考完第一件事就是撕书之类的经历。
高中、高考、毕业,对他来说当然重要,可除了临考前突击的折磨和对成绩的焦虑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实在感。
没有确实经历的事情,那些错过的生活,怎么会有实在感呢?
可他不敢有这种理由充分的感伤,因为他现有的人生确实是人人艳羡的。
哥们儿同样会打听他所经历的、知道的一切,那些旁人眼里神秘的、充满诱惑力的生活,那些光鲜亮丽的模样,那些不在圈子里永远都不会知晓的秘密,实实在在活在尘埃里的人就算明白问了也很难触及,也想要知晓一二。
这样的时候,王俊凯总会觉得自己虚伪。
要装作对错过的学生生活没那么渴望,装作对平凡的快乐没那么向往。
也要装作对自己努力得到的一切没那么骄傲,对别人羡慕的人生没那么在意。
哪怕再相熟的朋友,也要考虑对方的感受,也要维护自己的自尊,也要尽量让交往对每个人来说都舒服。
这就是人际关系。
这样的时候他会承认自己是疯狂想念王源的。
因为和王源在一起没有诸如此类的问题。
就算他们的个性和面对的情况不完全相同,绝大部分的烦恼也还是共通的,不必粉饰太平,也不必过分夸张,只要一个眼神一个语气词,彼此就能明白。
幸好还有这样的人。
可是那些不怎么懂事的哥们儿还是会问他那些道听途说的事情,问他是不是要单飞组合是不是要解散,问他是不是跟王源还有队友怎么怎么样了,问很多他自己都不愿意想的问题。
这些问题一遍遍提醒着他那与预想渐行渐远的人生。
这些问题他即便不确定也会一个个否定,然后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靠谱的答案一一回答。
“哪有那么多工作适合三个人一起做啊。”
“关系都很好啊,毕竟一直在一起嘛。”
“不算是个人工作室啦,就是分开工作的时候肯定要有人分别照顾啊。”

……
好累啊。
这样真假掺杂的话,说多了自己都要信了。

离开重庆的前一天晚上,王俊凯大半夜的又偷偷回了一趟学校。
他妈妈本来觉得不安全是不许的,后来经不过可爱儿子的软磨硬泡,说实在也是心疼他没过几天正常学生的日子,也就勉强同意让他爸送他过去了。
凌晨两三点街道和学校都空无一人,王俊凯坚持自己一个人下了车,小跑着来到学校外边的坡道上。
初夏的风一吹,好像带来了江畔的水汽,搞得眼里潮潮的。
王俊凯觉得自己太不正常了,明明应该觉得日子过得很慢的,却突然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穿着傻乎乎软蓬蓬校服的样子,举着彩球跳广播体操的样子,和同学勾肩搭背甩着书包的样子。
还有更早之前,王源为了他中考闭关哭唧唧的样子,他进了高中故意逗王源还是初中生的样子。
还是有实在感的,毕竟他也不是凭空就来到了今日。
只是原来电视剧不骗人,真的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现在要挥手告别了。
这一走,告别的不仅仅是八中,不仅仅是十七岁的自己。
他是要跟重庆告别了。
离开了八中,他和重庆最后一点必须回来才会存在的牵连,随着毕业被切断了。
从此就算心在此地,依旧身如浮萍。
感觉心口有东西堵住,捶了捶也不见好转,王俊凯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情绪必须说出来才会舒服,但是大半夜一个人自言自语未免太奇怪了,免不了少有地打破了不影响王源休息的原则,拨通了电话。
手机肯定还是一样不听劝地放在枕头边儿上,没响两声王源就接了,声音带着点儿睡觉时的沙哑:“喂……”
“王源儿。”王俊凯叫他的名字。
那边儿过了一阵才有点窸窸窣窣的动静,像是小孩儿换了个姿势,然后传来王源不太清醒的软软的声音:“这是几点你干嘛啊……不让我长高了啊……”
王俊凯本来很饱满的伤感的情绪,被这话戳了个口泄了一半:“哈哈哈你个哈儿……你猜我在哪儿?”
“……大晚上你发什么神经,”王源醒了神看到时间就有些低气压了,“不在家啊?长本事了啊高考完就半夜出门吃喝嫖赌啊?”
“……说什么呢,你快猜我在哪儿。”吃喝嫖赌都出来了,王俊凯简直服了他。
漫长的沉默仿佛过了几个小时,然后那边王源轻声道:“你在八中门口吧。”
声音听起来是真的清醒了。
王俊凯知道他大概能猜着,可是这几个字肯定又温柔地从王源嘴里说出来,仿佛带着揪心的力量,一瞬间就把他因为这通电话打起的精神抽走了。
眼眶发酸,呼吸沉重,胸口郁闷。
这些细微的响动在安静的夜里还是难以捕捉,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不知是不是能通灵,隔着几千公里,凭着手机信号就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王源什么都没说,也没有挂断电话,就在那边静静听着。
听他的情绪满溢,听他的情绪渐缓,听到他情绪平复。
然后,王源跟他说:“别想那么多了,快点回来吧。
他身在重庆,北京也不是他的家,为什么要说回来呢。
可是王源说的就是快点回来吧。
王俊凯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想快点回去。
回到王源身边去。

可是要回去谈何容易?
生活有时就是这么操蛋,越想做的事情越不让你做。
就像工作很累了想快点回家,却会在车上困得睡着然后坐过站,返回的时候又会再次睡着坐过站,就这样来来回回怎么都回不了家。

王俊凯半闭关期间欠的工作必须要还,离开家后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忙得团团转。
不只是工作安排得很满,有些人情往来上的事也渐渐多了起来。
以前不觉得,现在圈里的人只要认识了就做什么都爱带着他。
王俊凯不像以前那么傻了,他知道这不只是因为有很好的人缘,更是因为有很好的人气。
之前综艺认识的哥哥们,现在出关了自然免不了要聚一聚的。
王俊凯在外边不喝酒,一是对身体对嗓子都没好处,二是人多眼杂难免被拍到。
不能喝但能玩一块儿也行啊,这两年王俊凯除了王源和队友外没什么常接触的同龄朋友,不过毕竟是少年心态,很快就适应了玩儿开了。
笑闹着的照片也往朋友圈里发那么几张。
说到底还是带着些赌气的成分——想着王源见了照片问他点儿什么,哪怕是问问吃什么玩什么了都行。
哥哥们多喝两口难免说些有的没的,揽着他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老幺你一看就是个雏儿。”
王俊凯有点懵逼,反应过来后又有点尴尬。
是啊,不然呢?
说起来这几位哥哥的八卦合起来能凑一本《周易》,王俊凯想想自己那些充其量算是小儿科的编料,心服口服地点点头默认。
没关系,未成年的雏儿,也没那么可耻。
“放心,过几天你生日,哥送你个好东西。”
肩膀被挺大力地拍了拍,王俊凯的懵逼又持续了一会儿,他没敢问什么东西,略有点心慌地盼着这个话题赶紧被带过去。
倒不是他真单纯到不好意思,而是谈起这个话题,脑海里下意识反应出的人让他感到害怕。
这种从简单的日常里牵引出的无端幻想,违背自然规律的愿望。
让他感到害怕。

王俊凯再见到王源是挺长时间之后了。
当然,也不过是工作时的匆匆一面。
那会儿他知道王源也在,心里就有点儿着急忙慌的焦虑,到了门口还很不自然地抓了抓头发扯了扯衣领。
见导演大咖也不过如此。
推门而入的时候,王源跟往常一样窝在沙发里拨弄手机。
房间里还有几个人,见了他都热热闹闹地打招呼。
王源肯定听到了动静,手里又动了几下手机,才不慌不忙地抬了头看他,跟往常似的冲他扬扬下巴,说“好久不见啊小队长”,然后复又玩他的手机去了。
真的与平常无二。
是了,也不是多重大的事情。
闭关又不是关禁闭,两个人还是时常联系的。
此时王俊凯才深觉上当,谁说男生的“你在干嘛”就是“我想你了”,王源的“你在干嘛”很可能是“我无聊了你如果没在学习我们就唠五块钱的嗑吧”。
心里吐了个槽,他却还是笑不出来。
说实话他也没指望王源跟小时候似的几天没见就能眼泪巴巴的,可是王源说了让他快点回来来着,他心底就忍不住隐隐约约在期待些什么。
说不上究竟是什么,反正只要别和平常一样就行,别这么平淡就好。
别,像没想他似的就好。
有人揽着他肩膀问着“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没想我们啊”,他笑着回答眼睛却看着王源的方向:“好久不见还真不太想念啊。”
大家嘻嘻哈哈开着玩笑,王源坐在那里也笑,可注意力明显还停留在手机上。
王俊凯笑得更欢,越是不爽,就要笑得越欢,他一贯是这样的。
被自己落空的期待折磨着,完全想不起来有种情绪叫做“近乡情更怯”。

心里再别扭,工作也得照做。
公司的套路他们现在也清楚了,周年前必折腾他们发新歌和集训。
王俊凯对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深恶痛绝,但确实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腾不出时间来的是他们自己。
就算没有人跟他们明说,单飞不解散也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三个人各自的团队和工作规划不知不觉间已经形成,也不知真的是形势所迫还是早有预谋。
无论如何,这跟王俊凯最早的预想很不一样。
方向可能是一点点偏离的,他们在未曾察觉的情况下走了很久,等到了某一个节点才发现成了背道而驰。
现在的三个人时隔蛮久坐在一个房间里筹备周年,周围各自有人围着转,能分开排练的部分都排了,离演出没几天了才跟彩排似的练习配合,比起组合演唱会倒更像是合作演出了。
刚发现的时候他还很抗拒,加上关于王源的一切都不顺利,搞得他心情很糟,有时甚至忍不住想这算什么,干脆解散得了。
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
可是某一天刷微博看到粉丝浩浩荡荡地为他们新代言的产品拼销量,几家粉丝你追我赶争得热火朝天,王俊凯的脑袋突然转过了这个弯。
一直都是这样的啊,粉丝争销量争番位争资源,为喜欢的他们争一切,争得头破血流。
他们无可奈何地装作不知道。
不会让他们解散的,也不会去制造一碗水端平皆大欢喜的场面,就算能做到也不会去做。
否则,哪来的动力让粉丝拼死拼活呢。

这就是一个,一群人因为“喜欢”这种情绪,被利用的故事。

发现了真相的王俊凯没有眼泪掉下来,他接着做他该做的事情。
训练,通告,训练,演出,训练,拍戏。
然后大学开学了,他成了北影人。
告别了重庆和八中,他人生的新阶段开始了。
那个时候的王俊凯觉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成熟了。
心里哪怕有再多不满和难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能滴水不漏地完成。
于是他情绪压抑着压抑着,就成了十八岁生日那天的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很痛苦啊?”

他说这话其实不公平,因为让他痛苦不止是王源。
只不过不知从何时开始,王源在他心里成了一个意象,代表着愿望,代表着想要完成的事情,也代表着向往的生活。
这些东西都很难得到,就像王源也很难来到他身边一样。
这样听起来没头没脑又不公平的话,他说完就怂,没敢抬头看王源的表情。
可是王源也没太大反应,只说着“王俊凯我看你真是喝多了……”然后轻轻拉开他的手:“我真得走了,不然要赶不上飞机了。”
“我喝没喝多你不知道?”
“我走了,你赶紧睡觉去吧。”王源皱着眉头,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像是在发微信。
王俊凯趁着这个空档一跃而起抢走了他的手机:“你走吧。”
“……”王源一愣,“别闹了,快点给我。”
“不给,”王俊凯认准了他没有手机不会走,趁着脸上还有喝完酒的热度挡着跟王源耍赖 ,“你不是要走吗快走吧。”
王源往前一步又停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跟他动手动脚地抢手机。
这小动作被王俊凯捕捉到心里又是一阵没意思,想着不如还给他算了,低头看王源手机的时候,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一个头像吸引住了。
屏幕还停留在微信的界面,置顶的人里有他的头像,备注的却不是他的名字。
四个字。
一个短语。
动宾结构。

“不要感冒”。

王源给他的备注,叫“不要感冒”。

王俊凯一愣,抬起头看王源。
王源显然发现他看到了,也是一愣,脸上随即浮上了欲言又止的、难堪的、不知所措的表情。
很复杂的表情。

不要感冒。
想了想,也许是闭关的那时候吧。
某一天重庆下了雨,温度比平常略低了那么一点点。
然后某个人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就察觉到了。
可能想说让他加衣服,又觉得过于矫情了些。
想找个话题先说说话再提降温的事情,可是大白天的怕他在学习。
对话框里输入删除,反反复复。
那么简单的关心,怎么就那么难平淡地说出来呢。
厌烦这样的自己,讨厌让自己变得厌烦的他。
最后的最后,一字一句全部删掉。
又忍不住写进了备注里。

王俊凯,不要感冒。
不止是不要感冒。
还有不要生病,不要熬夜,不要辛苦,不要着急。
不要有压力,不要怕考不好,不要觉得日子难熬。
所有不好的都不要。
因为有人会担心。

是怎样关切又复杂的心情,才能让一个人把这样简单普通的一句关心,最后写在了姓名备注里。

王俊凯定定看着王源。
过了好久,慢慢把手机塞回了他手里:
“王源,你就是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