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冰岛(三)

活了十七岁,我当然知道酒喝多了会断片,不过我没那么喝过,不敢。
但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发烧也会断片。
就在这一天,我睁开眼睛,又闭上,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然后,我听见半吊子充满恶意地说:你知道你看起来像什么吗?像酒后失身的第二天。
……我那四十米长的大刀呢??
可惜以我现在的体力肯定干不过他,之前说什么来着,哦对大丈夫能屈能伸,我选择无视,一边起床一边若无其事地问他:你在这干什么?
半吊子很显然对我的反应很不满: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叫选择性遗忘。
是啊老子就是忘了你能怎么样?
……其实我醒了神之后大概记起来一点昨天他照看我来着,但是,男人嘛,大家都懂的,要脸。
不过吃人嘴短,毕竟是受过一粥之恩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态度好一点。
于是我跟他说,我要换衣服去学校了,你可以跪安哦不,可以回去了。
半吊子又挑眉毛,不是我说,这人挑眉毛有杀气。
我以为他要跟我计较跪安这个词,没想到他说你烧刚退就要去学校?我看你是烧糊涂了,在家呆着吧你。
这话我爱听,对半吊子的印象有了那么一丢丢好转,但是作为一个优等生(大误),一个别人家的小孩(并不),我还是得拒绝诱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所以我义正言辞地跟他说不行,我都高三了,半天都耽误不起。
下一秒他就劝我,然而劝词一瞬间点爆了我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丢丢好感。
他说,没事,我答应了阿姨给你补课,少上半天没关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他说,我答应了阿姨给你补课。
你说什么?
我答应了阿姨给你补课。
你说什么?
……
那一刻半吊子沉默了,过了好久他才又开口道:我知道现在流行重要的话说三遍,但我还是想问你,耳朵没烧坏吧?
没有,我说,但我觉得我妈可能烧坏了脑子。
不用怀疑了,十七年前的某一天,我被亲生父母抛弃后辗转多次终于被一个房地产商收留了,本来以为从此能够过上锦衣玉食的壕二代生活,没想到无奸不商的壕一代把我当赠品送给了当时买了房的现在的我妈,故事一定是这样的,真是曲折动人感人至深,我都要哭了。

时间回到现在,我问半吊子,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请问你为什么要同意?
他说非也,是损人利己,阿姨付我钱了。
我次奥……这么损人利己的事情,请问你为什么要同意?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不猜无所谓,我钱都收了你好好休息回头我给你补课。
……
世间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拒绝,我真的拒绝,作为一个优等生(大误),一个别人家的小孩(并不),让一个半吊子补课,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死?
而且说实话,我觉得和半吊子这个人总有点不对付,倒不是怕他,就是那种总觉得这人跟别人不太一样的感觉,很微妙,不好说。
我灵光的潜意识告诉我自己,最好离他远一点。

本来我真的打算负隅顽抗……不对,这个成语好像不是这么用的……不管了,本来我是打算反抗到底的,但是听我说这话就知道了,最后我还是同意补课这件事了。
当然不是因为我对半吊子改观了,我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希望的。
也不是因为心疼母上大人的钱,我还在寻找自己丢失的那个赠品标签。
是因为发生了一点小事。
……
神特么小事!怎么可能是小事?!
我那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回家,在楼下看见半吊子在跟人接吻我靠嗷嗷嗷嗷嗷!!
先别笑我没见识!你们天天能见着俩男的亲嘴儿啊??
虽然这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但是我不得不得承认当时被吓得够呛,回到家发呆两个小时零二十九分钟才回过魂儿来。
啊……真烦人,又耽误我好好学习。
然后我想了想我因为半吊子遭的那些罪。
想了想我妈对他赞不绝口(并不知道为什么)的样子。
想了想那些本来该花在我身上的钱。
最后决定接受补课这个提议——我要搞搞清楚这个半吊子到底什么情况,揭穿他道貌岸然的假面目,让我妈放弃谁好看谁有理的立场。
别看我妈平常很时髦的样子,骨子里其实相当传统,半吊子要真好那口立刻就能被她拉进黑名单。
到时候别说补课了,估计会让我离他越远越好。
这就叫曲线救国!
我真是太厉害了。

这个大计划听起来很厉害,但是真的实行起来还是挺……无聊的。
半吊子讲课……不得不说条理清楚,简单易懂,但是……那个慢条斯理的样子,那个稍微犯点儿错就一脸抓住你小辫子的欠揍表情,真的让人很不爽。
那家伙明明张了一张挺嫩的脸,为什么总喜欢像老头儿一样念叨:小白(对没错他经常这么叫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估计是在骂我),你脑袋挺聪明的那么难的题都能转过弯儿来,能不能少犯点粗心大意的低级错误啊?
一直念一直念一直念,我真的要被他烦死。
唉总而言之是课讲得还行就是啰嗦了点儿。
还没补几回课呢,我们学校月考就来了。
我考试的时候老想着别犯低级错误最后还是犯了,还犯了好几回,总之成绩不能说一落千丈吧但总名次还是下滑了不少。
虽然知道不关半吊子的事吧但还是来气,那天晚上补课的时候我情绪就不怎么好。
半吊子肯定看出来了啊,就一直问我怎么回事。
我肯定不能跟他说啊!!
你想想,我跟他说没考好,他肯定要问哪科没考好哪里扣分多要看看卷子。
一看卷子绝对又是你看我跟你说不要犯低级错误你还犯blahblah一车话。
绝对,不能跟他说。
后来被问烦了我就跟他鬼扯,说我过生日我妈没给我买生日礼物好伤心啊我一定是买东西赠的……我是赠的是真的,但我生日还要好几个月呢。
话说回来半吊子还真是好骗,当时就信了,安慰了我一通还说要给我礼物,搞得我都有点内疚了。
可惜我的内疚,在拿到礼物的那一瞬间,跟我上次好不容易产生的好感一起,灰飞烟灭了。
这人,不止取向有问题,脑子也有问题。
最重要的是,看到这个礼物……
我合理怀疑他对我有所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