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1

【没有新的幸福,能把遗憾包住】

王源还记得大概是刚上小学的时候吧,有一回跟妈妈坐出租车的时候遇到了奇怪的司机大叔。
一开始发现奇怪是闻到车里居然香香的,完全没有一般出租车上复杂的气息或廉价车载香水的味道,而是好闻的花草香。
司机大叔穿着很潮的牛仔裤和衬衫,皮带上的搭扣亮晶晶的,手表亮晶晶的,无名指上的戒指也亮晶晶的。
红灯的时候大叔接了个电话,说话的声音很柔和,语气也很温柔。
然后小王源半站起身子在后视镜里跟大叔一不小心对视了一下,吓了一跳。
真的吓了一跳,他第一次见男人眉毛修的那么整齐,刘海那么服帖,嘴唇那么像妈妈涂了口红的样子。
下车后他忍不住跟妈妈说:“司机叔叔看着好奇怪。”
“那是同性恋。”源妈话一出口自悔失言,“好了别乱问了,跟小孩子没关系。”
可惜说出口的话不能收回,那之后小王源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同性恋的概念都是:穿着入时的化妆大叔。
后来大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印象却还在那里,总觉得同性恋有一部分就是那个样子。
王源想了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偏见吧。
就像有人看到小小年纪就名利双收的他们下意识会骂一样。
偏见,世界上最可怕的偏见。
中考过后他去北京之前,不知道怎么了他妈妈突然又提起了这事儿,问他记不记得。
王源当然记得,可他下意识就说不记得了。
为什么要回避呢?他很确定自己不是,他喜欢朴信惠姐姐,啊姐姐真是太可爱了,眼睛圆圆的脸也圆圆的,笑起来很美……王俊凯肯定也不是,王俊凯喜欢幂姐,幂姐……长得也很漂亮了,可惜王俊凯没戏啦人家结婚了。
王源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王俊凯私下里好像没交流过这个问题,和班上哥们儿那样还偶尔讨论下女明星哪个正点哪个腿长,可自从那次他采访里提了下朴姐姐,一有机会王俊凯就各种冷嘲热讽说他没眼光,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那个石头脑袋相信朴姐姐是自然美没整过,结果那家伙炸毛了,最后还是他说了无数遍“你好看行了吧你最帅你最美”才捋顺了毛,忍不住觉得心好累从此再没敢提过喜欢谁。
可是他好像也没真的特别喜欢过谁。
王源说不记得了,源妈妈也没再说什么,只说凡事要有个度。
他很心虚地想起了中考前王俊凯说要回来时自己的得意忘形,然而同时又愤愤不平着:
什么叫凡事有个度?我都说了是好朋友了,算不算有度?

他说“我们是好朋友,对吧?”的那一天,王俊凯点点头,没说什么。
那个时候王源的感觉,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有点怅然若失。

他想起拍舒肤佳广告的时候,他们和好多肥嘟嘟的小孩在一起,一边哄着孩子一边拍,特别好玩儿。
王俊凯握着小胖孩儿的手洗洗洗,结果反而被那不安分的小手呲了一脸水,眼睛迷住了半睁半闭的样子看起来傻乎乎的。
他就在一边儿乐不可支地笑。
王俊凯眯着眼瞅见了他在笑,也不生气,跟着一块儿傻乐,然后悄悄问他:“你喜欢这小孩儿啊?”
“嗯,你看他好肥啊。”
“嗯。”王俊凯低着头笑。
王源抬眼看他:“你不喜欢啊?”
“我喜欢这个瘦的。”王俊凯抬手往他脸上甩水笑得虎牙都露出来。
王源愣了愣,伸腿就要踢他:“你才是小孩儿。”
然后两个人又“哈哈哈哈”地闹腾起来。
过了这么久才发现,原来那句话的重点不在他是小孩儿,而在那个“喜欢”啊。

王俊凯喜欢王源,那王源呢?
王源也喜欢王俊凯。
因为王源和王俊凯是好朋友。
不能把事情搞得更复杂了,毕竟很多人连他们是好朋友都不相信。

王源自小就是性格里有很多矛盾因素的人,他自己也知道,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别人插手却偏偏当了明星只是其中一件。
那年王俊凯生日的时候他和队友一起做了蛋糕当生日礼物,做的时候很认真,很多小心思也加了进去,虽然他心里面依旧很不爽这种为了秀而做的事情,可是如果真的问他希望这个生日怎么过,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看着王俊凯一边拍戏一边准备生日会,过了一个多月他自己也一边拍戏一边排练,感觉真的是太累了。
王源算是很少为粉丝的事情操心的人,不过说完全不介意那肯定也不可能。
他也为那些挥之不去的掐架烦躁过,因为就算他不主动去看,处在话题中心的他也不可能一无所知。
有没有一瞬间想过索性散了算了,有的,对这个掐架是第一生产力的环境实在没什么好感。
可是那样的想法真的很短暂,毕竟现在拥有的一切哪怕与初衷有所分歧,也是他们努力的结果。
所以他和王俊凯很默契地慢慢减少了在公众视线里的互动,小心翼翼地计算着,试图一碗水端很平。
这样很累,但这样很安全。
这一年包围着他们的荣誉和非议更胜从前,他的不安也更胜从前,既想有时间好好沉淀,又不愿敷衍眼前的工作,这样难解的命题摆在眼前,除了让他苦恼外,更让他格外清晰地感觉到了和王俊凯两个人之间的不同。
王俊凯一直都很踏实,不管什么事摆在眼前,都会按部就班一个个耐心做好,忍耐力不是盖的。
而他没放弃想要有更充裕时间的希望,一边自我否定一边自我鼓励。
王俊凯会怀念小时候,希望回到从前。
他会想着快点长大吧,都过去就好了。
休息的时候王源在备忘录里拼凑记录着歌词,随手就写下:“事已至此,我们必须各自……”
他自己都是一愣,各自什么呢?

可即便工作在水深火热的环境里,王源也没办法忽视自己时不时就冒个头的小心思。
穿女装那天他是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设的,可惜事到临头还是各种怂,最后就把气撒在拿着手机拍拍拍的王俊凯身上:“滚滚滚有什么好拍的??”
“好看啊哈哈哈哈哈……”王俊凯那会儿还没换衣服,拿着手机一会儿摸摸他的头发一会儿撩下他的裙摆,仿佛邪恶因子全部被激发。
“好看个屁……”王源忍不住爆粗口,看着王俊凯乐不可支的表情一肚子火,心想男生都一个的德行吧脑袋里就装着裙子下边儿两条腿,完全无视了躺枪的自己,“女装就那么好??”
“是啊特别好。”王俊凯认真地肯定。
王源一个大白眼:“那你去吆喝一声吧外边儿成百上千的穿给你看。”
“我就看你穿有意思。”王俊凯笑。
“你什么意思啊?”
“你觉得我什么意思啊?”
“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
“那你生什么气?”
“我没生气!”
“你看起来就在生气啊。”
“我穿女装生气不行啊?”
“我没说不行啊。”
“那你还拍拍拍拍什么拍?”
“好看才拍啊不好看谁拍?”
“……滚滚滚。”
王俊凯估计也拍够了就把手机揣了起来:“王源儿你说你跟谁较劲呢?还不是跟自己较劲。”
“我没较劲。”
“哦,那不好看。”
“你说谁不好看???”
“……哈儿。”
王俊凯无论说好看还是不好看,王源都没办法觉得高兴。
有些问题表面上看是性别问题,实际上是感情问题。
他也觉得自己挺哈的。

幸好这种哈只对王俊凯产生,其他部分的他还是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成长了。
尽力飞速成长了。
他实实在在这么觉得,而且不只是他,王俊凯也是,队友也是。
那年的最后一个钟头站在跨年演唱会的舞台上,他们没有像一年前那样站在一旁稍显尴尬,认识他们和他们认识的人都更多了,需要拥抱的人也更多了,动作要自然笑容要好看。
领奖台也上过很多次了,不用再拉着袖子牵着手,在台下也能谈笑风生不用两颗小脑袋挤在一起故作镇定,已经是很得心应手的场面了。
就连春晚也是,连续两年给全国人民拜年是很厉害的事情,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很多次。
除了这些在一起的工作,不在一起的也渐渐多了起来。
一个人常驻综艺节目,一个人踏出国门,一个人的歌,一个人的舞。
这些他们在三四年前没有想过,甚至连类似念头都没有的事情,真的接二连三发生了。
王源的节目录完最后一期,节目组漂亮的编导姐姐将他夸成了一朵花,主持人也好一起录制的嘉宾们也好,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微信通讯录又多了很多三年前他会觉得无限遥远的人。
坐在回程的车上,王源拿出手机随手刷了一下朋友圈,很真实地感觉到——
自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了。
可是放下手机闭上眼睛,他只觉得很累。
他不知道别人看着屏幕里的他是什么感觉,会不会觉得累,会不会感觉到他在竭力去笑去融入去配合去炒热气氛,他还记得小时候王俊凯跟他说“不想笑就不要笑啊”。
现在王俊凯还是会说:“放轻松点,你普通笑就很好看了。”
王俊凯对他还和小时候一样温柔,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是遇到了很多人,认识了很多人。
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玩,有时一起吃个饭聚一聚,各取所需,彼此都很高兴。
可就仅此而已。
都说与人相处是一门学问,可实际上能学会的只有浮于表面的那一部分。
剩下的,让人能真正亲近的那些,学不会的,只有实实在在相处过才知道。
这就像是谈恋爱和结婚一起生活的区别一样。
谁睡觉会卷被子,谁会把牙膏底部卷起来,谁早上起来要喝温水…这不是能学会的,也不是能记住的,要一起生活过才知道。
后来无论再遇到多少人,都没有人会那样跟他一起生活了。
所以也没有人能跟他那么亲近了。

在这样幽深的夜色里,王源那颗白天被节目录制时欢笑和尖叫声加热的心渐渐冷了下来。
冷下来就很痛了。
强哥注意到他脸色不太好,问他是不是饿了。
王源摇摇头,拿出手机来拨弄了一会儿,最后只是切了一下歌。

“回忆我们共同,走过的曲折。”
“是那些带我们,来到了这一刻。”

回避不了的,自己的感情只有自己最清楚。
喜欢就是喜欢,就算嘴上再否认,心里再逃避,疯狂跳动的心不会说假话。
可是就算再重新来一次,回到中考前的那天,回到王俊凯摸着他头的那一刻。
他也不会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更不会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我们是好朋友”,就是最合适的回答。
时势造英雄,时势也造狗熊。
即便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也不是能够宣之于口的感情,更何况他们是艺人,是炙手可热的偶像。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一步错就是坠入深渊,就是粉身碎骨。
所以王源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强迫自己忘记那些让他怦然心动的瞬间,忘记小心翼翼的试探和言不由衷的闪躲,忘记含笑的眼睛和手指的温度。
然后,努力想起小时候看王俊凯一遍又一遍地练歌到声音沙哑,想起压腿时的疼痛和曾经自我怀疑的痛楚,想起是经历过什么才走到这里。
想起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

“让珍贵的人生,有失有得。”
“用新的幸福,把遗憾包着,就这么朝着,未来前进了。”

如果一个人喂你吃过饭,那就很难为夹菜而心动了。
如果一个人愿意蹲下身为你系鞋带,那就很难再为整整衣领心动了。
如果一个人在没什么钱的时候买过冰淇淋给你,那就很难再为几百块一小勺的甜点心动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早就遇到了那个让你无数次心动的人,就很难再为其他人心动了。
这些道理王源都明白,可他也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立场。
明白现在无论想念着哪一个人,都只能让自己知道。

“有再多不舍,也要狠心割舍。”

说割舍就真的割舍了。
不是王源自己有多么果决,而是事情的发展就是到了这个地步。
各自的节目,各自的单曲,各自的通告。
最重要的是,王俊凯要高考。
王源现在想起小时候两个人还商量过上一个初中一个高中这码事,觉得有点好笑——他们最终也没当过一天的同校同学,后来更是连学都不怎么上了,而且看现在这架势,以后要上同一所大学也基本不可能了。
从毫不相关到亲密无间,再通过人生的无数岔路口做出自己的选择,慢慢踏上不同的旅途。
命运的巧妙和残忍都在于此。
对于王俊凯的高考王源没什么能搀和的事情,他知道王俊凯犹豫的点在哪儿,就是唱歌和演戏怎么平衡这件事。
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会认真和王俊凯讨论一下,也不会完全不参与这个决定。
可眼前如今没选择,如果注定要走一步算一步,那他除了安慰也别无他法。
所以王俊凯忙着备考也忙着在闭关前解决一些工作,王源安安分分地工作学习工作工作工作。

王俊凯高考完之后的那个夏天很充实。
除了要把因为考试落下的工作补上外,他们还要发新歌,要筹备周年见面会。
最重要的是,大学开学后上课期间他是不能拍戏的,已经接了的本子要抓紧假期时间拍完。
整个漫长的夏天里,王源和他一起度过的,就只有那集中排练的半个月而已。
很忙,很累,充满着分别带来的陌生感的,半个月。

人都喜欢否认,比如否认时间会留下痕迹,否认容颜会苍老。
否认无论在何处,无论是否在喜欢的人身边成长,都会留下印记。
却无法否认再见面时,彼此身上都有了他人路过的影子。

他们都曾以为会先苦后甜,都曾以为长大以后就能随心所欲,于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拼命成长,甚至不惜扯痛了筋骨,不惜让身心俱疲。
但是当真的长到足以告别青春时,才突然发现,原来长大只会让他们分离。

那一年王俊凯十八岁了。
幻想过无数次的,大人的模样到来了。
不止他自己想过,王源也想过。
可是现实差强人意,平常要上课周末要工作的他为了准备个生日会累到几乎要吐血。
在外地工作的王源也是快到时间了才赶着打飞的回北京,匆匆忙忙地露个脸证明组合还没解散,黑眼圈都要挂到下巴上了却还要赶晚上的航班再离开。
下午生日会结束了还有点时间,吃饭庆祝的时候王俊凯没抗住劝喝了两杯酒也不知醉没醉就拉着王源去K歌。
霸着麦不放不说还不好好唱,嚷嚷得最后其他人都退避三舍了才稍微安静了一点儿。
然而还是一副我过生日我最大的德行指挥着王源唱歌,点什么就必须唱什么,错一点儿都不行。
王源一脸无奈地由着他闹,配合着唱到强哥敲门催了两三遍才说:“王俊凯我真得走了,赶不上飞机了。”
王俊凯抱着麦克风半躺在沙发上冲他嚷嚷“不行”,一副耍赖皮的样子。
“我的哥你不是今天十八吗?”王源很无语,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要走人,“有点儿十八的样子行吗?”
王俊凯看着瘫在哪儿动作倒挺敏捷,一把就拉住他:“不行。”
“你到底要怎样?”王源被强哥催的都有点不耐烦了。
可王俊凯的语气却突然软了下来:“这首歌还没结束,我们还可以再唱一会儿。”

王俊凯好久没有这样了,有点儿委屈似的,像极了小时候不开心了的表情。
王源一怔,感觉到了那种好久都没有过的手足无措,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我当然也想,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我们的歌。”
他定了定神,接着道:“我们以后再唱,王俊凯。”

离开的脚步还没迈出几步,身后就传来王俊凯声音不大的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很痛苦啊。”


-------
最喜欢王俊凯王源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