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10

【一个没有公主的童话故事】

被别人看穿心事和看穿别人的心事,其实都很难堪。
“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所以明明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可以当作故意的调侃,也可以认为是有点认真的玩笑,可是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尴尬。
好像前一秒两个人心都多跳了一下的氛围被当面戳穿。
什么时候的事情呢?不知道,可是就是有那么很多个瞬间,他自己腹诽着: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律不齐?
然后又花了很长时间确定心律不齐的原因。
可是这种事情他是不敢肯定也不能确认的,只是偶尔小小的试探一下,我想这样对待你,看你能不能接受。
王俊凯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好笑,小的时候那么多人拿他们开玩笑,他俩不当回事也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反驳也罢,糊里糊涂好几年就过去了。
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磨合磨合着就成了现在的相处方式。
比朋友更亲昵一点,比亲人更揪心一点。

可是仔细想想,所谓的磨合,其实是他一直在略微大胆地试探,然后由王源小心翼翼地修正。

也许是从两年前那个冷漠的暑假开始,也许是从王源一再强调自己要“man一点”开始,更也许是从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两人下意识回避了对方的眼神开始。
被开玩笑从红着脸反驳,到笑笑不说话,再到沉默着挪开视线。
这样微妙的变化,让人不由自主地多想。
很多人采访他们都会问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这一年/这段时间有什么成长/进步?他会说说发了几首歌,拍了什么的作品,参加了什么活动,很好量化说起来也很体面。或者再深刻点儿,说说成熟了稳重了之类的套话也就过去了。
衣服紧了鞋子小了音色变得低沉是成长。
那么,手伸出去落了空,应该也是吧。
人的大脑是很奇妙的,记得住很多细枝末节,在发生某件事的时候会自行搜索相应的回忆,然后提取出来,进行比较,可能是大脑想借此来刷一发存在感吧。
可是这样下意识的思考有时很残忍,会让人发现很多事情都变了。

王源不像小兔子,王源像猫。
王俊凯再次认定了这个判断。
小的时候软软萌萌又调皮又爱撒娇,让人爱不释手拿他没办法。
越长大越变得难以捉摸,甚至会有目的性,想跟人亲近的时候还乐意卖个萌开个玩笑,不想的时候就在角落里缩起来,一副管你生人熟人都莫近的样子。
可你若是看他那样就真忽视了他,那可就是完蛋。
下次再靠近的时候,分分钟炸毛给你看。
最重要的是,也像猫一样狡猾。
王源以前说不让他在朋友圈发两个人的照片时,他还可以故意发出来逗弄王源看小家伙炸着毛登他的微信去删除。
王源说自己能行让他别插手的时候,他也可以人前稍微掌握下分寸私下依旧肆无忌惮地管天管地,反正王源也不会真的拒绝。
可是,王源说“我们是好朋友,对吧”,这就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个问题,是在跟他确认什么,还是在向他强调什么呢?
王俊凯有点摸不准,含含糊糊地“嗯”了过去,然后就催促着王源好好准备考试了。

都说男生如果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就是想交往,王源时隔半年多终于回答了他那个隐含的问题——
我们是好朋友。
真是太狡猾了,半开着玩笑,就把他所有的情绪都堵死了。
王源真的是长大了。

那之后王俊凯捋了捋自己的人际关系,试图把王源放在某一类里可惜失败了,但“好朋友”这个小类实在不怎么贴切,况且让他真的用他是有点不服气的,所以最后只好单分一类。
粉丝,家人,朋友,熟人,同事,同学,王源。
就是这样了,以首字母为序就好,不然认真排容易出事儿。
没关系啊没关系,不用搞那么清楚,反正我们还在一块儿就行了。

他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复杂,只是喜欢或不喜欢的问题而已,可他决定不说了也不想了,因为答案如果不是两个人达成共识就没有意义。
如果不是互相喜欢就没有意义。

想到粉丝王俊凯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出道的时候就知道了“养成系”这么个说法,可是大概到了近两年才知道这是多么重的负担。
别家都是粉丝围着艺人转,他们公司却是被粉丝整得团团转。
没火的时候对粉丝需求有求必应,现在出了货又不包售后搞得所有人怨声载道,想想也是很狗血的剧情了。
谁说粉丝只能仰望不能插手艺人的人生了?王俊凯觉得自从火了之后生活就被粉丝最大范围地影响着,有段时间更是很迷惘,好像该做什么该怎么发展自己说了都不算了。
后来年纪大些了工作更忙了,没工夫注意那些杂七杂八的消息也就释然了——所以说本来自己说了就不算啊。
王俊凯想起以前他和王源会很关注这些,甚至去搜一搜自己的对方的组合的名字,看看大家在说些什么,后来渐渐不这么做了,一是影响心情也没什么意思,二是确实也没那么多时间和私人空间。
可那些猜疑和推测,诬陷和谩骂,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就像刚刚出道时一样,只不过现在变得更加复杂,人为制造的痕迹更加明显了。
别人眼里的自己,别人眼里的他和王源,看多了也怕成了真,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在粉丝这件事情上他也发现了自己和王源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他远没有王源潇洒——准确来说,他不能像王源那么潇洒。
表面上的应承,一碗水端平的假象,总要有人去配合演出啊。
王源以前总是对他说:“我们小队长,你放轻松点哈。”
他就去揉王源的小脑袋,开着玩笑说:“那就都交给你了。”
“哦那再见。”王源冲他摆摆手。
现在不会了,王源不再强求他放下负担,他也不会轻易暴露疲惫。
他们有时也会心照不宣地避开某些话题。
喜欢我的人却会伤害你,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无解。

粉丝对公司不满意,他们对自己不满意。
北京场的粉丝见面会之后王俊凯的心理负担更大,甚至有了点恼火。
一边是嘈杂的互相指责和互泼脏水,一边是对实力还不够的焦躁和不安。
他心里唯一庆幸的是,即便演出前的过度训练和密集行程让身体和心理都疲惫不堪,即便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不够优秀的表演让他压力山大,但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他还是很享受的。
可是光享受还不够,他必须更厉害才行。
于是又有了很多个拼命练习的夜晚。

醒来的时候王俊凯第一反应是疼,脸疼腰疼屁股疼,哪儿哪儿都疼。
然后就看见王源半跪在他面前,抿着嘴,神情冷冷的。
他花了几秒钟努力回忆了一下,依稀想起来在某个转身的动作时感觉到脑袋一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特么的居然晕倒了,疼死老子了。
但是当然不能跟王源说了,他勉强扯了扯嘴角:“干、干嘛?躺地下歇会儿不成啊?”
王源没说话,略微粗暴地把他从地下拽了起来扔在了沙发上。
“你要摔死我啊??”王俊凯心很虚,屁股落在沙发上的瞬间也很疼,于是提高了声音装腔作势。
王源就着明晃晃的灯光侧过头打量了一下他的脸,然后伸手在右边颧骨上戳了一下。
“卧槽…”王俊凯吃痛不由喊出声,下一秒就听王源冷冷地道:“骗子。”
被戳穿后王俊凯索性不说话了,靠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王源。
王源好像才洗过澡,头发毛茸茸的,身上香香的。正低着头从口袋里摸半天找出不知什么时候剩下的半张皱巴巴的纸巾,往他脸边送:“以后别大晚上一个人在这儿练了。”
“嗯。”王俊凯抬了手却没拿纸巾,拽着王源的手往自己汗津津的额头上按。
王源没嫌弃过他,任他拉着擦了两下汗又没什么力气似的松了手,于是微不可寻地叹了口气,坐到他身旁仔仔细细替他把额头和脖颈间的汗擦了。
“大夏天的,手还是那么凉。”王俊凯嘟囔着。
“冬暖夏凉的多好。”
“少吹了,明明冬天更凉。”脸颊方才磕到的地方有些发烫,王俊凯把他的手放在那里冰了一会儿觉得好些了,就松开手站了起来,“要回去睡觉吗?”
王源坐在那儿没说话。
于是王俊凯又坐了回来,一副很不正经的样子看着他:“聊两块钱的?”
“两块钱?”王源嗤之以鼻,“还不够并排喘口气的呢。”
“得了吧,没让你倒贴钱就不错了。”
两个人很没营养地拌嘴扯了几句谁的时间更值钱,而后又同时陷入了沉默。
他们很久没有聊天了。
不是那种工作的间隙聊两句,不是吃饭的时候聊两句,也不是大家都在一块儿聊天一起哈哈哈哈。
而是像小时候一样,挨着坐在一起,头靠头肩并肩,很悠闲地一起玩着游戏或看着视频,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王俊凯。”王源叫了他一声。
现在王源好像很习惯这么叫了,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偶尔采访的时候提及彼此才会说“小凯”,开口叫“哥”也多是玩笑。
“嗯?”王俊凯应了一声。
“你觉得……”
“觉得什么?”
王源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没什么,就想说你别压力那么大,虽然有些地方做得还不够好,但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我知道,”王俊凯仰起头把脑袋搁在沙发靠背上,手背遮着眼睛,“可就是心里憋得慌。”
那些不尽人意的地方,那些失误和缺陷,对他们来说依旧是很重的负担,而更让他们觉得无力的是,现实条件不允许他们尽全力去弥补,那么多事磕磕绊绊着,许多努力到了半途就只能停滞,永远都在半瓶子逛荡。
“所以我就希望能别这么忙,有点空闲的时间好好学点什么,不然老觉得心里不踏实。”王源玩着自己的手指絮絮叨叨。
“唉你说什么傻话,”王俊凯无力地摇摇头,“可能吗?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一步步来吧。”
王源没再说什么,拉了他一下把他沾着汗水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肩上,洗完澡刚换的干爽T恤贴着王俊凯湿漉漉的脑袋,像是小时候用来擦眼泪的那块手帕。

黄先生走了。
王俊凯一开始没什么实在感,毕竟不朝夕相处有段时间了,而且他们一个剧组一个团队地经过着,大致上也习惯了身边的人来来去去。
过了几天等人真走了,心里倒不是滋味起来。
想想当年黄先生像个人贩子似的问他要电话的样子似乎就在昨天,这种在意就成了更明显的不舍——哎明明是你开的头,怎么现在倒撂下我们走了?
可是这种话就算到了嘴边他也说不出来,连他自己站在舞台上,看着台下好几种颜色掺杂在一起,风里传着截然不同的喊声时,也会有种大厦将倾的不祥感,他希望这只是一种错觉,毕竟他们现在还有无数工作无数代言无数粉丝。
黄先生努力把他们推上了这个舞台,也将他们架在高处不敢妄动,可他没理由拉着黄先生跟他们共同进退。
毕竟,就算有无数过去和曾经美好的畅想,他们之间也是互不相欠的。
可即便想得清楚,他还是难受。
原来不只是爱情如此,朋友也好,同事也罢,任何一段关系结束时,投入了感情的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王俊凯努力用平静的方式回应了黄先生的道别,回过头来却不由自主地想着王源。
组合被唱衰不是一天两天了,单飞的言论也是愈演愈烈,未来会是怎样的走向他也说不上来,因为这件本来是他自己的事情,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不再是“我们一起出道”或者“我和王源必须一起”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他觉得自己不会走,从小到大呆惯了的地方,捧着他站上舞台的地方,是属于他的地方,只能共进退,没理由要离开。
王源不一样,从一起出道到现在他对王源是否会一直在这里没有任何安全感,总是患得患失着。
他们本质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想要的东西就算大体相近但细节上的不一致也让他无法忽视。
这也是王源说了“我们是好朋友”之后他就踏踏实实做好朋友的原因之一——哪怕心有杂念心有不甘,总好过闹翻了失去对方。
如果有一天,王源要走,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他们之间的分别,会跟和黄先生一样简单吗?
仔细想想王源真有点像黄先生那个类型——平常什么都不说或者遇事没什么大反应,一旦开口就是已经做好了决定,别人再没有插手的余地。
好几年了在一起,互相陪着,一起出道、成名、大火特火,能为这个组合和彼此做的都做了。所以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分开,他们是否也是互不亏欠的呢?
说实在,他不喜欢互不亏欠。
如果真有一天要分开,他宁可互相拉扯撕破脸皮,再见面时横眉冷对恨不得掐住对方脖子干一架,对彼此记恨一辈子到死也不释怀。
总好过悄声无息就相忘于江湖。
想多了想多了,王俊凯摇摇头命令自己清醒一点。
王源不会的。

“晚上吃什么?”强哥的声音。
“我想吃小龙虾。”王源的声音。
“能吃吗?”小马哥的声音。
“好久没吃了诶。”
“你不能吃辣吧。”
“就少放点辣椒……”
“不行!你之前怎么说来着……”王俊凯从沙发后边怒不可遏跳出来,却对上王源似笑非笑的眼睛。
“找到王俊凯了,王俊凯当鬼~”几个人嘻嘻哈哈地跑去东躲西藏。
“……”
卧了个槽,认命吧。
“1……2……3……”
“哎我晚上想出去玩会儿。”
“去哪儿啊到处都是粉丝的……”
“17……18……19……”
“我也不知道诶……王俊凯你去不去啊?”
“35……36……37……”
“去不去啊去不去啊去不去啊??”
“38……我去我去我去你们有完没完还躲不躲了??”
“你回头了还看到我们了,重新数吧。”王源呲着牙冲他笑。
“……”
后来王俊凯再回想时,发现后半年组合一起拍电视剧的时间,是他和王源最后一次朝夕相处撒着欢儿地在一起的日子。
他认真地扮演好朋友,王源心照不宣地配合他演戏。
来年的高考逐渐逼近,略带紧张又不间断地准备着。
高考,学校,选择。
这件几乎所有人都关注的事情,王源却没有多问他半句,小时候的那些商量和想象,都成了心照不宣的过去式。
他曾认为自己天衣无缝,也曾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但那些都随着年月和成长消失了,现在不会了,他会说我会努力我会尽力。
联考前王俊凯试着跟王源说了说自己的烦恼,那些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王源跟他说:“有梦想很好,8岁的时候说梦想很可爱,18岁的时候也还算励志,可我们总不能等到28岁还一无所有空谈梦想吧。”
然后王俊凯就想起了那个跟他说“老天爷喜欢能坚持自己的想法的人,所以我们俩的运气就很好”的14岁的王源。
是时候面对现实,是时候放下过去,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我们的少年时代杀青了。
欢呼和掌声响起,蛋糕被切开。
王俊凯的少年时代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