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殊途。

我有个朋友,近十年前认识的,图上的文是她写的。
在那段很傻的日子里,我们俩和乖巧可爱的女班长一起被班上的调皮男生戏称为“文科三巨头”(然并卵我们可是理科班),真可惜当时还没有“中二”这个词。
可是我俩不乖巧可爱,我俩上课的时候拿作业本写文,现在想想那应该算是所谓的联文吧,没有提纲没有规矩,一个人写多少算多少,另一个人接着写之前会用铅笔先写下读后感,那是我最早收到的文评了。
霸王别姬和断背山,张国荣和唐先生,喜欢你就欺负你,年少无忌……我对很多事情的初识都源于她。
在那个很会矫情的年月里,我喜欢沧月,她喜欢藤萍,我喜欢李义山,她喜欢纳兰容若。
班上有个男生,他关系特别好的男孩子个子不高白净好看,那时我才刚刚知道攻受是什么意思,我们暗戳戳地开他们的玩笑,写了第一篇耽美联文,是他们的故事。
后来那个男生成了我的初恋(OwO),很短暂很短暂,但是好像后来的这些年里,我再没有那么执拗地喜欢过一个人了,喜欢到眼里一点沙子都容不得。
英语课代表长得好看,是那种高三的时候他为了专心学习不被女生打扰剃了个劳改头,却依然特别好看的好看,有点混血的感觉,高考前体检的时候还特别得瑟地跟女生们说“我体重终于上110斤”了,179的人,真会拉仇恨。
现在还依稀记得,我们为他写了好几个故事,有古风有校园,却无一不是撕心裂肺的悲剧,好像那个时候就有点懂的,有些路走起来会很难。
特别可爱的是,后来他拿了我们的本子去看,看得还很认真。
高三的时候他坐在我后边,有一回悄悄问我,你知道夏河和洛洛吗?
我回家认真地百度了一下,偷偷跟朋友说我都不知道他居然知道,然后我俩一起内心澎湃了很久。
后来呀……就没有后来了。
好多个作业本,里边有好多个故事,很青涩又很心动的文字,现在不知都哪里去了。
互相为对方写下的洋洋洒洒的长评,在记忆里只剩模糊的印象。
图片上的文,是她三年前写的。
我看到她的朋友圈时,发现是半年前发的。
时间是令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茫茫人海就都走散了。
人生都是殊途。

可是,你们有没有在里边,依稀看得出我的文风?
莫名熟稔,像看自己写的文字。

共同成长的印记,是不会随时间消失的。
对所有人都是。

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写,我觉得是的。
就像我发现了值得落笔的人,重新开始码字。
在某些地方殊途同归。

To the very best of times.


一个想讲给你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