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07

【人们总是轻易忽略,美少女战士的使命不是变身而是战斗】

最危险的事情不过三种:无证驾驶,无证驾驶,无证驾驶。
很显然,王俊凯犯了其中一项。
那天王源在卫生间里站了好久,直到王小源被风吹的有点冷了才回过神来,下一刻心里烦腾起无数种情绪,气愤,羞耻,奔溃。
他知道王俊凯大哥哥一般的表象下也会有傻逼的一面,只是做梦也没想到是这么傻逼的一面。
拉起裤子拉链的瞬间他低头看了看,小男子汉的自尊心迟钝地感觉到了受挫。
王俊凯,你个混蛋。
所以他腾腾冒着火冲回去,用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把王俊凯连人带椅子踹翻在地,然后冷酷地转身离开。
他觉得自己烦死王俊凯了,好不容易一切都正常回来了,结果又被搞砸。
之前的那个夏天他过得其实很糟糕。
姚谦老师说“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王源说老师说得对。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往往那人所有的好都会呼噜噜全冒上来,把关于他的感情一边放大一边变细腻。
对性格敏感内心世界丰富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连脑内小剧场都会忍不住开始脑补,那人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起自己?再见面又是怎样的场景?
想着想着,就把自己绕进去了。
在王俊凯中考之前,王源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么无聊的人。
他觉得这样的自己挺矫情挺讨厌的,心情不免有些烦躁,周围起哄的人开起玩笑来也不分轻重,让他觉得更烦。
连他自己都有点看不起在八中门口磨了好半天鞋底最后灰溜溜逃跑的自己。
最烦的是,他以为王俊凯再次出现时就能恢复正常,没想到竟然花了半个夏天去找过去的平常心。
好在最后找到了,王俊凯是刚开口就能接后半句的好朋友,是一起坐飞机出远门的铁哥们儿,是牵住袖口就不紧张的小哥哥。
跟以前一样样的。

然而他的小哥哥,刚才盯着他的裤裆说他——
“还小着呢。”
你特么就大了??
……
还真挺……
妈卖批。
可是当最激烈的怒火平息下来后,他又忍不住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激了。
当然只是个玩笑而已啊,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哥们儿之间这种玩笑多么正常。
居然说“去死吧你”,好像有点过分了。
王俊凯肯定很莫名其妙,说不定很窝火,这下真的要生气了。
暑假里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别扭还历历在目,那些天他睡眠状态都不好,做些奇奇怪怪的梦,总觉得心里憋着口气呼不出来,捎带着连累了一直很好的食欲,整个人生动形象地解释着“病恹恹”这个词。
再这么莫名其妙来一回,就算是王俊凯估计也忍不了,说不定就彻底不理他了。
没想到他的自我打击还没结束,王俊凯就跑过来一脸后悔不已地跟他道歉,这就让王源有点懵逼了。
他摸不准自己这个气生的到底对不对。
王俊凯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放在心上……”
于是他说:“算了,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这种玩笑是什么玩笑呢?就是会跟同学朋友开的那种玩笑,普通兄弟间的那种玩笑,你别跟我开。
不为什么,我就是特别一点怎么了。
看着王俊凯忙不迭地点头一脸悔不当初,王源觉得他应该是觉得自己还小呢不该乱开玩笑。
可是他觉得……
自己可能是有点早熟。

这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该录节目录节目,该训练训练,休息的时候还是玩玩闹闹,一整天都不觉得无聊。
于是两个人又都高兴起来。
那样的年月过得很慢,每天都在想怎么不快点长高啊,怎么声音还不稳定下来啊,怎么还是一字打头的年龄啊……
可是越是这样想,老天爷就越任性地将时间拖得很慢,把每件事的周期拖得很长,就连不知从何时冒出来的路人黑也是,无理的谩骂似乎没个尽头。
这感觉糟透了,王源自我感觉心态比王俊凯好点儿,因为王俊凯看起来更糟。
粉丝只知道王俊凯的帅气可爱温柔体贴,可他见过王俊凯最吓人的样子。
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紧锁的眉头,整个人像困在笼子里的小兽,拳头紧握,转来转去,坐立不安。
拿着手机的时候脸色很差,强迫自己放下后又情绪焦躁。
为了分散注意力拼命练歌练舞,最后累得摊在地板上睡着。
到底怎样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呢?要是能快点儿变强就好了。
王源也焦躁,他比任何人都能明白王俊凯的痛苦,也知道王俊凯是个队长包袱很重的人,压在他身上的担子,到王俊凯那儿能重三倍。
可他焦躁的时候更倾向于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毕竟别人的嘴他们管不着。
这么简单的道理,想看开确实不容易。
实在觉得不能再放任王俊凯这么下去了,休息的时候王源就耍着赖拉他丢下手机一起看电影,随手挑了一部灾难片——也许这样才能显得他们的处境没那么惨吧。
这种电影大部分套路一致,天崩地裂之前主人公试图力挽狂澜,紧随主角步伐的好同志虽有损耗但最后还能存活大部分,另一边儿不听主角劝的自然都要翘辫子。
王俊凯缩在沙发里靠着王源,把一小部分身体的重量分给他:“所以为什么要跟主角唱反调?这不没事找罪受……”
王源听出话里的意思,心里笑他孩子气:“都是为了活下去,没结局之前谁知道哪边能赢?”
“这都是套路,”王俊凯冷哼一声,“理想更伟大的那边肯定赢。”
“是啊好运是站在他们这边的,”王源轻声道,“有理想的人和没有理想的人,其实都很累,但是主角往往都有好运气,因为老天爷喜欢能坚持自己的想法的人。”
王俊凯盯着屏幕不知在想什么,没接他的话。
“我觉得,”王源也往王俊凯的方向靠了靠,两个人的手臂挤在一起,暖烘烘的,“我们俩的运气就很好。”
后来过很久后电视上有个大姐姐一边哭一边说“他们都说叫我不要看,可我还是忍不住不看”时,王源偷偷瞄一眼王俊凯,看见对方也在看自己,于是很调皮地模仿了一下掩面哭泣的动作,就见王俊凯一下子笑了,眼里亮晶晶的。
看到别人的遭遇不幸时大多数人会沉默,还有两种人会笑,一种是没经历过也还没学会同情痛楚的,另一种是经历过后觉得笑着更能面对的。
王源觉着,自己曾经说过的一些话,也许有那么一点点作用。
那年王源生日的时候听王俊凯对他说,为了在很多粉丝面前开演唱会的那一天要更加努力,就知道他的小队长又披上超人战衣无所不能了,又听王俊凯在那儿摞好几个十年,不由腹诽道小队长是不是下定决心要祸害他到变成老头子的那天。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容易感动的人,他觉得自己虽然长得有那么一点可爱吧,但骨子里是很狂拽炫酷的,欣赏的也应该是特别酷特别有趣的人。
可是哪有那么多的应该不应该,他的心一点都不酷,他那颗小心脏总是被傻乎乎的热血触动,总是被最不加修饰的情绪和眼神感动。
就像他走过不少地方吃了很多美食,夏天最热的时候惦记的还是那一盒八喜的味道。
就像他头戴式入耳式换着戴甚至尝试过骨传导的新鲜感,拿起来就会笑的也还是抽屉里的旧耳机。
他不承认自己很念旧。
就像他不会承认自己特别喜欢横冲直撞的大傻瓜。
那天录完节目两个人洗去满头满脸的奶油面粉后,王源很体贴地为他的小队长擦着头发,突然感叹地说了一句:“王俊凯……我觉得再过三十年,说不定还是我给你擦头发。”
“……”王俊凯很明显地愣了一下,抬头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里的感动简直要溢出来。
王源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连忙小脑袋转一转抖了个机灵,憋着笑与他“深情对视”,缓缓地接着说:“…如果你到时没秃顶的话。”
“……”
花季少年晶莹剔透的泪水还没酝酿好就硬生生给憋了回去,随后变成无处安放的力量把小兔崽子揉在沙发上不怎么有威慑力地胖揍了一顿。

过完生日王源的身高涨幅虽然还不是很可喜,但眉眼似乎又长开了点。
初二过了小半,班上的男生女生早熟的晚熟的也都差不多熟了,隐约有那么几对儿看对眼的,每天很有青春气息地眉来眼去。
王源说是在学校是普通学生,但周围不怎么相熟的同学还是与他保持着礼貌又安全的距离,多不过绕路来看看,操场上远远围观下,当然也有不怕死的偷偷告个白什么的。
王源习惯了也不太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只是发现自己的牛仔裤下不知何时拜倒的男生也挺多的,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
这也可以??
也算是赶上了腐文化从地下党转移阵地到光天化日之下的大浪潮,王源在很多次被涨知识之后才发现自己反应迟钝的症结在哪里。
一直以来喜欢他的男生挺多,拿他跟王俊凯开玩笑的人就更多了,只是他以为这都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可爱,那些人把他当女孩子看,为此他还挺有抵触情绪的。
现在才发现自己重点放错,原来男生和男生也可以在一起。
就像男生有偷藏在床垫下的书和看文件名像课件的片儿,女孩子同样有私下里偷偷交换的漫画和小说,高大上点儿的已经迈入“艺术欣赏”的行列,张口霸王别姬闭口断背山,俨然一副被阳春白雪洗刷了灵魂的模样。
班上的小女生在被男生半开玩笑嘲弄爱好变态时,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们懂什么,这是真爱。”
王源私以为这就跟看偶像剧有点像,那会儿他挺迷韩剧的,也会觉得剧里演得都特好特感人,要真能发生这么美好的事情当然好啦。可就算朴信惠姐姐很漂亮很可爱,谈个恋爱那么一波三折也挺闹心的。
艺术作品终究只是艺术作品。
那边小女生还在举着手机据理力争——王源见过她的手机屏保,是那张很有名的”世纪牵手“,虽然他现在已经三天两头要请假,但也听说过这位小同学十篇作文九篇要写那位哥哥。
每天满大街牵手的小情侣数不胜数,怎么那一牵就成了本世纪最感动了呢?就因为牵手的人特别有名?好像也不完全是。
王源对那位哥哥的印象还挺停留在之前为了翻唱而去看的MV上,看起来电影原片不是什么愉快的剧情,所以他当时没看,他估摸着以王俊凯的个性肯定是认真看过的,懂不懂就不好说了。
那天他不知哪儿来的兴致耐下心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果然……他也不是很懂。
看完之后中间的很多情节就没了印象,剩下的有一部分根本就没看明白,只觉得从头到尾都很压抑,色调、音乐、甚至每个角色的一颦一笑,都很压抑,结局就更压抑了。
唯一印象深刻的,唯一与他相连的一个点,也不过一声“师哥”。
后来事实证明他和程蝶衣真不是一挂的,程蝶衣说“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可是他觉得吧,怎么说呢,“一天一月一起一年”,是可以算永远的。
不过这事儿算是个开头吧,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之后王源陆陆续续又看了几部有名的艺术作品。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都没有好下场。

风景很美,音乐很美,就当是因为这些铺垫与渲吧染,感情也显得那么美。
所以虽然事不关己,但王源还是感受到了些许的惆怅。
这也是他那段时间唯一保留着没有告诉王俊凯的事情,没什么原因,就是隐隐觉得不想说。
他想起之前和王俊凯在一块儿,两人被王俊凯的朋友调侃来调侃去的,那会儿王俊凯脸上全是傻笑——有什么好笑的呢??
王俊凯也是觉得他可爱得跟女孩子似的所以这种玩笑合情合理?
不可能,要真是这样也不会搞出“还小着呢”那种傻逼事件了。
那是觉得两个男生被这么开玩笑也合情合理?
更不可能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那傻子估计就是爱笑!

王源记得小时候他妈妈跟领居阿姨唠嗑的时候说过:“养小孩操心完上学还要操心工作,工作找好了又要成家,成了家还得要小孩,没完没了。”
那会儿他是不太懂的,就像不懂家里大一些的哥哥姐姐为什么愁完了大考小考又去愁面试笔试,然后又去愁房子车子,愁彩礼婚礼,一个轮回后再愁孩子的大考小考……
“你大了以后就懂了。”所有人这么说道。
现在王源小朋友想说:“我还没大呢也懂了。”
原来生活的奥义之一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说白了就是不让人消停。
粉丝也好,家人朋友也罢,都觉得他们还小,觉得有很多事他们不懂,殊不知他们才是这个小宇宙的中心,那些好的坏的变化,最先感受到的是他们。
就像王源看到有粉丝说过以前同款太丑不想get,现在好看了又get不起,估计小朋友都不知道自己穿的衣服多贵。
其实并不是这样,他们很早就知道了,刚开始他们还会有点在意,穿得时候注意着点儿别弄脏弄皱了什么的,可后来慢慢习惯了,加上跑通告的时候一般都很累,也就没心情在意这种细枝末节了,再后来,就觉得这也是偶像身份的一部分了。
可少有人知道的是,他们随身行李里还是那么几件穿着舒心的,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跟了很久,两个人也串着穿了很久。
丢下了童装女装和少儿装,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后来不断的大牌赞助涌来,高定成了通告必备,舞台上的模样变得愈发光鲜亮丽。
与此相对的,他们的私人生活变得越来越岌岌可危,除了上学和在家外,几乎每时每刻都暴露在镜头之下,有时连他自己都不曾在意的小事,过了一段时间播出后就会被粉丝发现,然后不断放大,不断揣测,不断渲染。
然后回馈更多的曲解与非议。
他们没有人能逃避,就连他一直私心里觉得只属于他和王俊凯的那一部分,也不能幸免。
一个眼神也能被分解成无数个答案,有的人说喜欢,有的人说讨厌,有的人说无感。

连王源都觉得有点心累了,其实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王俊凯也不是。
对他们来说,看了一眼,就只是看了一眼,哪有人连自己的一个眼神都要想明白再去看呢?
还是说,他原本就不该看呢?
至少,在别人看得到的地方,不该看呢?

活在很多人的目光里是很辛苦的事情。
可他们偏偏就得活在粉丝的目光里,或者说,他们的偶像人生依赖着这些目光。
这些目光给了他们名声和利益,为他们的梦想打开了大门。
现在,轮到他们来迎合这些目光了。

黄昏的时候王源倚在窗边看太阳一点点被高楼挡住,一边哼着歌一边走着神。
太阳每天晚上都要落下,于是人们就跑去看星星看月亮了。
可是太阳不担心啊,因为第二天它还会照常升起的,最重要的是,它挂在天空的时候那么亮,亮得让人只瞧得见它,暖的让人必须依赖它。
做太阳可真轻松啊。
黄先生从旁经过的时候也看了眼外边的天,东北边逐渐有厚重云层涌来,一点点吞噬尚有夕阳余晖的天空,随口道:“这天,说变就变。”
没想到王源回头看了他一眼,很认真地点头“嗯”了一声。


---------------
请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没有驾照乱开车、没有领证偷开房、没有经验耍流氓。
还有……为什么我一个小时只能码五百字这也太慢了哭哭我是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