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06

【彼得帕克一夜成长不是因为被蜘蛛咬了,而是班叔离开了他】

出校门的时候看见某个小兔子一样一蹦一跳的背影时王俊凯的心猛跳了一下。
就算看不到那张小脸儿,他也能感觉到王源的气鼓鼓。
一起出来的哥们儿显然也是看到了,一拍他肩膀:“哎!你家王源,不去追啊?”
王俊凯没反驳也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说实话现在见到王源他会有点不好意思,小孩儿的心思他第一次觉得不是很懂,那句“想着很久见不到就哭出来了”里面有几分玩笑几分真心,可能旁人并不能理解,但他还分辨得出。
不知不觉有个人这么依赖他,让他有一点紧张。
更让他紧张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中考临近,王俊凯对很多事情都变得格外敏感,可现实根本不允许他多想,微博上密密麻麻的评论给他压力,父母给他压力,公司也给他压力,没说出口的期待跟实实在在的鼓励相比到底哪个更让他头疼还真不好判断。
倒是王源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大大咧咧地跟他说小队长你考不好可得请我吃饭。
王俊凯觉得不对劲:“难道不应该你请我吗?”
“不,你看我为你的考试多么担惊受怕,你要是考不好不得赔偿我精神损失啊?”
“那要是考得好呢?”
“你也得请我啊,总得感谢一下我的鼓励和支持吧。”
王俊凯被他气笑。
然后王源又像不经意似的说:“反正结局都是一样的,你就甩开膀子去考吧。”
我还甩开膀子?我简直想甩你一膀子……王俊凯心里吐槽着,脸上却笑得花开好几回。
想起这事王俊凯又笑了,一旁的哥们儿一脸懵逼。
他即将初中毕业了,却一直没有认真问过王源上中学后在学校的情况,因为平常说的话太多了,大多数时候是小孩儿主动倒豆子似的吧嗒吧嗒跟他讲,说些有趣的事情也说小苦恼,不过那些事他也都遇见过,所谓偶像的烦恼嘛。
可毕竟出道时已经和同学们混熟了,他的朋友好像都挺适应他的明星身份,有时还跟粉丝打招呼开开玩笑,在他收到情书或者粉丝的信时瞎起起哄什么的,感觉没什么不同。
王俊凯觉得这样挺好,他们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工作是工作,学生生活也要踏踏实实过,作业,补习,乃至中考,接连的挑战摆在面前,他一刻都不敢放松,今时不比往日,毕竟那么多人看着呢。

那天王俊凯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那里盯着王源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要是过去他一定会追的,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吃点好的,再沿路晃晃悠悠地回去,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可现在不是时候,和王源在一起之后往往很不容易收心,这他是知道的。
看着王源的背影走远,王俊凯又想起来之前那个让他很不好意思的梦。
做梦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睡梦中无论多么真实多么深刻的场景,醒来后都会变得模模糊糊只留下若隐若现的印象,让人无法忆起梦境的细节。
而且他也不好意思多加回忆,虽然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毕竟是那种羞于启齿的梦,就算学校里有的男生会没顾忌地跟哥们儿交流这种问题,他也不是那种豪迈的风格。
至于王源他就更不会说了,哪能跟小孩子讲这种事。
没错,就算上了初中王源也还小着呢。
可王俊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就去专心对付了一下中考,回来之后他家小孩就叛逆期到了。
一考完试就打电话想把人约出来,谁知王源说句家里有事就拒绝了,连他考得怎么样都没问。
王俊凯自我安慰一定是王源不想给他压力。
再打电话过去王源又说要做作业——这就奇了怪了,平常催着喊着写都吭吭哈哈磨磨蹭蹭,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积极。
王俊凯很认真地觉着,其中有鬼。
最后还是在公司才见到面,王源看着跟平常也没什么不同……才怪!
一向吵吵嚷嚷的人话少了笑容也不怎么好看,王俊凯看他的时候更是连个默契的对视都没有,目光轻轻碰一下就跟见了鬼似的转走,甚至找了半天都没给他独处机会。
节目录了一会儿王俊凯看见王源往卫生间去了,立刻跟上去站在门口守株待“兔”,不对,就是守株待兔。
不想王源方便完一开门看见他下意识“砰”地又把门关上了,过了几秒钟可能觉得有点不合适才又慢动作打开,笑得很是心虚:“小凯……你要上厕所啊?”
王俊凯冷漠脸:“不上。”
“不上你站这干嘛?”王源一脸莫名地提高了声音,说完语气又弱了下来,“我、我们回去吧还录节目呢……”
“我说你怎么回事?”王俊凯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
“什么怎么回事?”王源露出傻呵呵的笑容,然后趁他不注意靠墙一溜烟儿地撤退,“快走吧快走吧早录早结束。”
王俊凯没跟上去,而是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左右端详一番——也没考了个试就颜值下降到吓人的程度吧??

本来以为王源是一时哪里别扭,过两天也就好了,之前两人别扭时王源也是会自愈的那种类型,没想到这次拖拖拉拉不温不火许久,倒有些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王俊凯想起刚开始演男生学院自习室时两个人还聊起过自己和人设一点都不像,王源当时总抱怨说怎么又吵架这点事儿有什么好生气的、吵架的戏演起来累死了云云,其实他也这么想,是不是对人又好又温柔先不说,起码他俩都不是炮仗似的一点就着的脾气,半年别扭一次都有限,更别说一天吵三回了。
没想到剧演完了就跟没出戏似的,两个人还真闹上了。
中考结束后的假期来得早,王俊凯除了训练通告外没太多事,而且毕业了,同学聚会散伙饭什么的少不了,都是爱闹爱开玩笑的年纪,跟他关系好的大多跟王源也熟,见了面少不了问他“你家王源儿呢”、“媳妇儿没带来”之类的,王俊凯面子上抹不开乱编理由敷衍几句,心里却免不了蹭蹭蹭地冒火。
他的牛脾气上来了也是谁都不理的主,私下里问也问了逗也逗了,可王源要么顾左右而言他要么不搭理他,倒是和队友一天到晚钻得很近,完全不知道小孩子家家心里在拉扯什么,也是没辙,索性撂在那儿不管了。
毕竟小孩心性,你对我这么冷淡,那我还能更冷,你和别人说说笑笑,那我也能拿话扎你一下,谁还没个脾气不是?
时间久了心里的怨念积攒起来,到后来反倒成了一张网把他箍在里边,稍微有点儿撑不住想要求着和好就又被压回来。
心里想着撂开手,现实却很不配合地把两人往一起凑——暑假对其他同龄人来说就是玩耍和休息,对他们来说却意味着全日制上岗,领了奖也上了几次综艺的小团体稍微有了些要火的苗头,天南海北跑几趟后直接跨过了台湾海峡。
本来王俊凯心里挺不情愿,觉得生着气还要二十四小时相处实在不痛快,没想到没两天王源却自己好了,主动跟他说了话一脸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王俊凯没那么好糊弄,得空揪住小孩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我正在叛逆期。”王源笑得一脸无辜。
王俊凯露出“你特么逗我”的表情,转身就要走。
“哎哎,咋这样?”王源两只手抓住他手臂,见他还是拉扯着要走,又耍赖似的晃了晃,“我跟你说还不行吗?”
“那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王俊凯被他晃得心里烦闷。
“什么动手动脚??”王源像被刺了一下一甩手把他的手臂丢开,又不解恨似的在他白白的鞋面上留下一个小脚印,“爱听不听!”
王俊凯这次是怕了他了,夏天过一半后他比王源又高了些,于是很顺手地揉了揉王源的头毛:“不闹了不闹了,你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就是……我想起来我们第一次坐飞机去广州的时候了。”王源真的不闹了,躲开他的手顺了顺自己的毛,安安静静地跟他说道。
“??”
“我想起来你那个时候……”王源说着,忍不住笑了,圆圆的眼睛弯起来,亮亮的,“特别紧张,出发之前给我打电话说几点几点航班别迟到,过了一会儿又打一遍电话说,根本不记得已经说过了。”
“有、有这种事?我怎么不记得了……”王俊凯尴尬地笑了笑,一脸心虚。
“有,而且你还一直搞不清楚要去哪,一会儿广州一会儿广东,省市都分不清……”
“停!”王俊凯一伸手捂住他的嘴,“这种事情你记得够清楚的啊?想干嘛?”
王源不知又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被捂着嘴还抑制不住地笑,温热的呼吸随着笑声一下下扑在王俊凯手心里,弄得他痒痒的,忍不住放开了手。
小兔崽子解脱了之后笑得更厉害:“等你爆红之后我就去写一本王俊凯糗事全集,绝对大卖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得好像我写不出来似的……”王俊凯咕哝道。
“你平常吐槽我都说完了,以后没得写了啊哈哈……”
王俊凯想了想,突然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因为我老是吐槽你所以生气了?”
王源一愣,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唉你怎么哈戳戳的不跟你说了……”
被一句“哈戳戳”转移了注意力,王俊凯忙着收拾叛逆期的小兔崽子,等再想起正经问题没问时已经晚了,王源晃过了和好的那天再不提这茬,任他软磨硬泡威逼利诱都没辙。

虽然再没搞清楚王源别扭的原因,但两个人在台湾的街上溜溜达达的时候王俊凯倒是明白王源怎么又好了。
就算还没有走出国门,就算街上的人还是黑眼睛黄皮肤,但这也是他们走得最远的一次了。
在与家乡远隔千里的地方,面对摄像机和口音嗲嗲的主持人,他还是很紧张。
王源也很紧张,一边紧张一边努力完成自己辅助MC的任务,肩膀时不时撞在王俊凯胸口,靠近的瞬间能感受到比平常偏高的体温。
也唯有相撞的那短暂一瞬,身体没有不受控制地颤抖。
不过两年的时间,即使迅速习惯了大大小小的通告和马不停蹄的航班,这次经历依然是令他们很兴奋的又一个第一次。
王俊凯微微走了神,想到王源那天说“想起第一次去广州的时候了”,那个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很紧张很紧张。
怕不怕坐飞机?怕不怕离重庆那么远?怕不怕要对着全然陌生的镜头唱歌?
怕的。
但是那些怕在两个人小声的嘀嘀咕咕中渐渐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当然也许是他记岔了,那个时候并不有趣,那个时候真的害怕,只是过了这么久再想起当初的两个人是那个模样,就觉得很有趣。
怪不得不生气了。
想想第一次坐飞机的忐忑,第一次上通告的不安,第一次一起背着小书包出远门的样子,连他自己也会心生与年龄不符的感慨。
要怎么和这样一起过来的伙伴生气呢?
他做不到,王源也做不到。
两个人在一起难免有不对付的事,可就算再纠结再生气,那些不对付和厚重的过往相比,一下子就变得过眼既忘了。

后来他们又走过很多更远的地方,从一直是两个人一起,到偶尔一个人,再到经常一个人。
王俊凯再次想起12年那次的忐忑不安,已经是他一个人坐在纽约深夜的街头时了。
截然不同的风景,颜色各异的眼睛,似懂非懂的语言。
他在巨大的玻璃幕墙上看到了令人迷恋的灯火辉煌,也看到了几年前他曾希望变成的那个自己。
空气因为微雨变得潮湿,却是和重庆截然不同的气息。
他打开微信给王源发了条信息。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广州的时候吗?”
手机还没放下王源就秒回:“嗯。”
王俊凯笑了笑,打开相机想拍一张特别特别好看的夜景给小兔崽子看。
正摆弄着换角度突然手机又震动了:
“别瞎想了干完活赶紧给老子回来(冷漠)。”
王俊凯忍不住笑了,回了个“遵命”就收起了手机。
他明白王源的意思,王源也明白他的意思。
一个人看夜景是很冷的。
不拍了,下次一起来看吧。

2014年的夏天过去后,王俊凯除了收获一次台湾之行外,还达成了新的成就——
获得新技能:“神曲”。
“神曲”不是白叫的,后来很多年他都深陷一个叫做“左手右手”的噩梦里,不断“慢动作重播”,想醒都醒不过来。
那阵他们的通告还不算很满,王俊凯的高中生活勉强算是正常地开始了,虽然一首单曲让他们在娱乐频道和热门微博上盘踞了好一段时间,但好在同学们没太把他当大明星看,不友好的人也有但不多,除了粉丝的围追堵截越来越严重外,高中生王俊凯也还算是顺风顺水。
倒是他自己因为在开学前忐忑不安了几天,突然想起王源也是出道后才上的初中,不知道是不是也这么纠结过。
暑假从台湾回来之后两个人又跟之前一样好了,或者说比以前更好了,王源在他家玩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长。
以前他催着王源做作业或者给他讲题的时候,王源总是一脸乖觉说什么听什么,可现在不知是不是小孩慢慢大了学会反抗了。
倒不是反抗不做作业或者不听他讲,而是他说什么都爱小小反驳一下,每次总要看他一脸无奈或者烦了武力压制才罢休。
几次来回之后王俊凯发现了更好用的一招,就是好言好语哄一下——王源一般情况下算是吃软不吃硬的那种,真急了才会软硬不吃。
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后王俊凯才发现有点不对:为什么我好心教他作业还要哄着他听??这难道就是王源的叛逆期??
虽然心有不忿,但下一回王俊凯还是老老实实地吃这一套,在被小兔崽子怼来怼去中乐不可支地过着每一天。
有一回随口跟学校的哥们儿吐槽王源的叛逆期,说自己真不知是交了个兄弟还是带了个孩子,对方不屑地哼了一声:“你这像谈了个对象。”
说者也许无心,听者也不知有没有这个意,反正回到家自己越琢磨越不对劲儿,心里无意识地开始拿王源跟其他哥们儿比较着。
上了高中男孩女孩都竹子拔节似的猛长,心智成熟还没跟上趟,青春期特有的骚动劲儿有点按捺不住地在校园里面飘。
课间王俊凯跟两三个哥们儿勾肩搭背地去趟厕所,又推推搡搡着回教室,几个人互相开着隐隐晦晦的玩笑。
走到教室外被同班一个女生听了一耳朵——大概每个人学生时代都遇到过,那种成绩不错长得还行为人仗义性格好得没边儿的女孩儿,在男生女生圈子里都挺吃得开的那种。
女孩子大大咧咧地插话:“你们几个,嘴上别没个把门儿的把我们大明星带坏了。”
王俊凯还没说什么,一旁男生拍着他肩膀就呛回去:“大明星怎么了?大明星也是人,还不许与民同乐了?谁还能把谁带坏了?”
那姑娘不知想到什么了乐不可支,指着王俊凯笑着道:“得了吧,可给广大迷妹留点YY空间吧,你们能想象吗?tfboys厕所站一排,一边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一边比大小?”
“……噗哈哈哈哈哈哈……”
心眼儿大的人嗓门也大,这一通话笑倒走廊一片人。
王俊凯看着旁边那哥们儿笑得直接挂在他肩膀上,有点无语凝噎。

回家后心里琢磨了下这事儿——王俊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琢磨这事儿,就那么随便想了想——觉得确实有那么一丢丢道理。
队友没那么亲近就算了,他和王源关系够好了,怎么着也比学校里的新同学要好吧,但过了熊孩子那段时间后,他们的相处方式还真没变成那种口无遮拦的铁哥们儿。
是因为王源小吗?好像也不是,小也就小那么一岁,都是中学生了又不是学龄前儿童。
这让他心里觉得有点不得劲儿——别的不说,他和王源应该是关系最好的,这一点不容反驳。
再上班的时候瞅见王源去卫生间他就也跟着去了。
两个人熟的不得了,并排站着放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王俊凯心里有鬼……哦不,是有小九九,眼神往右下方瞥的时候就有那么点不自然。
瞟一眼……
再瞟一眼……
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怎么就觉得那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呢……
王源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可回过头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急速闪避成功,不由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
心里想着这么下去不行,王俊凯抱着不要怂就是干的信念,率先拉好裤子拉链,从王源旁边经过,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头看了一眼,然后露出很纯洁的笑容,以最平静无波澜的语气说道——
“还小着呢。”
然后,跟屁股着火似的飞速离开了现场。

回到休息室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发挥失常——接下来的剧情明明应该是王源骂他“去死”或者“滚”又或者也怼他一句,然后两个人哈哈哈哈大笑,自己跑什么跑?
可是刚才看完王小源说完那句话之后的心跳实在太可怕了,他不跑难不成留在那里猝死吗??
这结局差强人意,这问题不明含义,王俊凯撑着下巴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刚琢磨着要不要回去补上,就看王源推门而入,脸蛋儿红着耳廓红着,就连眼眶也似乎有点红着,直冲冲地就向他走过来。
“王源儿……”还不等他说什么,王源走近了抬腿就是一脚揣在他椅子侧面——
那力道大的不像是小孩儿平常有的,直接给他踹翻在地,然后王源也不多看他一眼,留下一句“去死吧你”转身就走。
……
王源确实说了“去死”,可怎么感觉不是一回事儿呢?
等他揉着撞疼的手臂站起来时,看见黄先生极少见地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你对源源做什么了?”



-------------
回来了,如果我再懒了请你们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