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05

【我大概像钢铁侠一样,只有盔甲是坚硬的】

书包是妈妈买的学生书包,自重很轻,背带宽窄适宜柔软服帖,课本和文具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了,这会儿整齐地待在里面。
衬衣和T恤还是童装牌子,他跟妈妈抗议过,可是妈妈说这样清清爽爽像个学生的样子,所以他就很听话地穿了。
牛仔裤大概是一年前买的,那个时候有点点长,现在正合适,诶嘿,长高了呢。
头发服服帖帖地趴在前额,软软的模样。
这样看起来,就跟普通学生一样嘛。
王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头。
可能稍微有点帅了,哎,真没办法。
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
在踏出家门之前。
上学的时间比较早,零星几个粉丝跟着他按快门,王源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僵硬久了会露一点乖顺的笑容顺便活动面部肌肉,心里却自嘲着:妈妈再也不会担心我走丢了~
进了校门遇到认识的同学,有些打招呼时会叫他“大明星”。
王源算是比较敏感的那个类型,能够迅速判断出谁是逗他开玩笑,谁是嬉笑嘲讽,所以有的笑笑打招呼,有的装作听不到。
上楼梯的时候迎面下来几个高年级的学生,见了他故意很大声地道:“二楼的厕所堵了不能用啦!”
另外一个立马会意:“听说有三个人很会收拾要不要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出场费多少啊哈哈?”
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王源的脸蛋儿还是圆圆的,但是平常几乎不曾皱起过的眉头微锁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严肃范儿的。
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不是说了吗,对付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无视。
……才不是叻。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扑上去把那几个人胖揍一顿,就算自己挨几拳也没关系,就算最后成了被打的那个也没关系。
……可是不行,那样的话会被老师骂,会被请家长,会被公司教育,会让粉丝失望,会……哎呀总之就是会很麻烦!
不理他们不理他们不理他们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
课间的时候王源抽空去了趟班主任的办公室交假条,回来之后邻桌的同学立刻一脸邀功地告诉他刚才有个女生偷偷摸摸过来想顺手拿他的作业本被制止了,王源感激地道了谢——上次作业本被偷害他补写的惨痛回忆还历历在目,害他有一段时间在球场打个篮球都要带着书包,绝对、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回了!
早知道当艺人这么麻烦他就!他就!他就!就……
就让王俊凯多请他几个八喜再同意了……
……好烦。
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王源把手伸进书包的夹层里,摸到了手机,握了握又松开。
趴下时脸贴上了课本,凉凉的。
王俊凯……说不定关机了呢。
等放学了一定要跟他吐槽一下!又是一路被拍拍拍,又是差一点就丢东西,又是被同学当成珍稀动物……他其实不太敢跟朋友吐槽这些事情,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爱现。
也是,不能勉强别人去理解没经历过的烦恼,毕竟感同身受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发生的。
可王俊凯不一样,王俊凯跟他一样每天被这些事情搞得很困扰,有可能比他还困扰,毕竟认真计算一下的话,喜欢王俊凯的人还要更多一些叻。
不对不对,说不定是他自己困扰更多一些,因为王俊凯至少进中学的时候还没有出道啊,有过和同学们正常相处的机会,哪像他,顶着个“国内第一少年偶像团体成员”的大帽子升学,本来还想隐瞒一下真实身份,像电影里一样感受一下双重身份,没想到第一天就暴露搞得他兴致缺缺。
啊……这么一想,觉得自己更亏了,那再加一个烤肠好了。
想到烤肠……怎么觉得肚子饿了呢?下个课间去一下小卖部吧……
思绪一下子向可爱的小烤肠飞去,可惜还没抵达目的地就被一连串的手机震动震回了现实。
“假条交了吗?别忘记了。”
“出教室的时候把东西收好,并不想练习完休息的时候看你补作业。”
“周六中午吃小面?”
连续几条消息嗡嗡地过来,王源埋着头偷看,几句话映在眼里却能想见王俊凯说话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上课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他匆匆忙忙抬头,脸上的笑还没完全收回去,邻桌看到他的表情和收手机的动作,忍不住小声八卦:“你和谁好了?”
“啊??”王源连忙管住自己的嘴角,“是王俊凯。”
“你和王俊凯好了???”邻桌故意做出大惊失色的表情。
王源甩给他一个白眼才想起来是自己答得有歧义,忍不住又笑,想了想还是决定下课再回微信,不然那个家伙又要啰嗦了。
不过……那几个高年级学生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吧。

王源告别老年机的这一年,和王俊凯的联络阵地从企鹅转战到了微信,虽然还在化腾爸爸的掌控之中,但感觉档次提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会儿微信还是小年轻的东西,父母辈的人用的少,王源的第一次下载登录是在王俊凯聒噪的“点这个点这个”、“不是那个是这个”、“对对对”、“你手挡住了我看不到”中搞定的。
他的第一个微信好友叫“まだまだだね”——鬼知道王俊凯为什么中二到这种程度,王源也习惯了没怎么吐槽他,无视了那个不知所谓的名字改了备注,任凭王俊凯之后转战无数热血动漫最后成了海贼王的忠实迷弟期间换了n个微信名也不为所动。
第一个好友是王俊凯,第一个朋友圈是和王俊凯唱新歌了,第一个点赞第一个被赞都是王俊凯。
告诉他微信可以发语音的是王俊凯,刚开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发,所以第一条语音也是发给王俊凯的。
表情商店上线以后,一有更新无论谁先发现了总会第一个发一连串给对方,然后两个人一起用起来。
后来原创表情包和自制表情包火了,他俩的表情收藏也是高度统一的,拿对方的搞笑照片做了的表情包却不知为何总是不舍得发给别人,成了互相逗乐取笑的工具。
不记得什么时候有的置顶功能,但从记得的时候开始王俊凯就是置顶。
王源没再留意过王俊凯的微信名,反正他也看不懂又源自哪部动漫,但那个很私心的备注却一直在变。
第一次添加了好友时王俊凯自己给自己备注的那个“王俊凯大哥”只保留了不到10分钟,就被学会改备注的王源残忍地砍一半改成了“王俊凯”,后来陆陆续续有了“Karry”、“老王”,有一阵觉得好玩甚至改成了“王凯利”。
后来的后来,就慢慢进化成了一个表情,一个字母,一个符号。
占的字符越来越少,聊天记录却永远都是指数增长。
偶尔会翻翻聊天记录,然后微信又可以查看储存空间了,和谁话最多都能变成排行榜,即时通讯工具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一直稳居榜首的总是一个人,这件事情也好可怕。
王源很认真地觉得,最有记忆的,恰恰是身边这些最为平凡没有生命甚至没有实体的东西。
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刚上中学的王源小同学不仅是南开新生,很快又成了男生学院的新生。
说实话他练台词的时候觉得很羞耻,录节目不就挺好的?为什么要拍什么自制剧??还是这么……那啥的剧本。
黄先生倒是理直气壮,说这为了锻炼他们的演技要成为合格的爱豆必须要全方面发展这是公司(其实是他)为他们精心准备的一部大剧可以说是用心良苦为的就是360度全方位磨炼他们blahblah……
王源被他小眼镜后边的灵光闪现分了神,没工夫细想磨炼演技和狗血剧本之间的关系与悖论,但还是忍不住跟王俊凯吐槽了一下,哪想到自从出道后王俊凯对黄先生就很信服,之前的人口贩子印象早就一甩而空,这会儿自然是站在黄先生和师兄的角度对他谆谆教导。
王源没说话心里却一个白眼翻上天,心说我还不清楚你吗一会儿演起来看我俩谁怂。
王俊凯虽然是个偶像包袱自小深重的人,随年月慢慢丢掉那是后话了,刚出道的时候他的在意完全是不自觉的,但是黄先生给的这个人设未免有点过于牛逼,海归富二代什么的他们那会儿连猪跑都没见过,而且这分明是偶像剧人设为什么要放在儿童剧里??
果不其然,这边王源和刘志宏对戏的部分比较轻松,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那边王俊凯还扭扭捏捏一个霸气的眼神都要来回好几遍才找到感觉,说起台词更是不好意思开口。
其实也不怪他,Karry Wang和俊凯王的行为模式根本就不在一条道上,都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半大孩子,一时半会儿哪有那么容易入戏。
但王俊凯是个急性子,着急了开始乱开炮,嚷嚷着让王源别盯着他看。
王源十八脸懵逼:“我跟你说话不看你看哪儿??”
“你看就看,别那么看!”
“我怎么看了??”
“就……哎反正你别睁得那么圆圆的盯着我!”
“……”谁来帮我把这个人拖出去打一顿吧。
说归说,王源自己也挺不好意思,尤其是黄先生的动作设计里多的是各种靠近和对视,关系再好也是有安全距离的好吗……好吧其实并没有,但是这毕竟在镜头前,那么多人看着,再想到播出之后会有更多人看就更放不开了。
王俊凯还说他眼睛圆圆的看得人不舒服,他自己不也是?一双那什么……对!桃花眼!老阿姨们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一天到晚乱放电也就算了,演戏的时候也不知道收敛,简直就跟小太阳似的,盯得他耳朵都开始发烫了!
拍了几次后两个人觉得这样不行,太别扭了,粉丝的评论也很可怕,什么对视啊按头啊摸头杀啊,两个男生演戏亏她们能想到那里去,所以私下一合计说好对手戏的时候不看对方的眼睛,又把几处怎么说都不对劲儿台词改了改。
可下回再拍的时候王俊凯又后悔了,行,不看眼睛就不看眼睛,但是不看眼睛看哪儿呢??
往上往下都不合适,你说拍着戏呢你不看人看天花板看地板能行么?只好就近选择看鼻子看嘴。
王源说起台词来小嘴儿吧嗒吧嗒的,有些字眼上会习惯性地嘟起来,很快就吸引了王俊凯的全部注意力,颜色又漂亮,有点像草莓味的果冻,看得人怪眼馋的。
当然王源是不自知了,没有了目光的压力加上他台词又多,可劲儿地嘚吧着,久而久之也习惯那些亲密的动作了。
这下NG的问题解决了大半,可没想到网上的评论却更加可怕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字眼都冒了出来,学校里拿他俩开玩笑的同学也越来越多了。
王源觉得这种问题就是不让人好好回答,如果他矢口否认吧,人家说“都是开玩笑的那么认真很可疑哦”,他不吭声吧,人家又说“诶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哦”,不然呢?让他怎么说?总不能承认吧??
诶不对!承认什么??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啊!
苦恼归苦恼,但上了这条贼船就得好好工作,王源一腔怨念埋在心里,再去公司的时候就嚷嚷着不干了说自己是童工要报警了。
黄先生看着几个视频平台上节节攀升的播放率和越来越多的评论和粉丝,眼镜后面闪烁着得意的光芒,心情很好地没去纠正他,反而带了几个小家伙一起去下馆子。
王源端着饭碗扒拉着糖醋排骨,顿时又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可商量的余地的。
更何况,他一说不干了王俊凯又巴巴地跑过来哄他,许了他一堆好吃的。
看他瞬间转了态度的王俊凯气笑了:“合着你就为了这点儿吃的啊?”

当然不是啊。
王源心里真实的小想法暂时还没打算跟王俊凯说。
虽然烦恼不少,但他其实是很开心的。
他骨子里是很喜欢唱歌的,自小唱歌就好,从小时候脸蛋儿涂得红红的,到成为练习生发现差距去刻苦努力,再到出道找到更大的目标,他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满意,有那么一点骄傲,还有很多很多的期待。
他也喜欢到公司来,虽然刚开始觉得周末早起很辛苦,压腿依旧疼得他想死,但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和一大群相熟的小伙伴录节目就跟玩游戏似的,从来不觉得枯燥,他也会尽力模仿真正的主持人,感觉自己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儿意思。
他还喜欢那些喜欢他的姐姐们,他不太好意思说是粉丝们,因为觉得自己跟那些真正的明星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哪有明星需要粉丝叮嘱多喝牛奶好好长高的?哪有明星被粉丝催着早睡早起天天向上的?虽然有点奇怪吧,但有这么多人关心,有这么多人喜欢听他们唱歌,确实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这么多人用尽全力将他们一步一步送上更大的舞台,有很多的感动,还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哦)的压力。
还有就是,他也喜欢和王俊凯在一起。
唱歌也好,录节目也好,甚至是拍那个羞耻的剧。
因为遇见王俊凯,发生了很多好的事情,极少的那么几件不怎么好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王源记得学成语的时候老师把“人心隔肚皮”和“日久见人心”放在一起讲,他妈妈也说人和人之间是要交往后才会互相了解,让他看人不能仅限于第一印象。
但事实证明他的第一印象很准,跟歌里唱的不太一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没有看王俊凯不顺眼(王俊凯有没有看他不顺眼就不得而知了),往后的日子也只觉得对方越来越好,这么一想觉得自己还真是厉害啊。
当然也有他没有预料到的部分,比如王俊凯虽然看起来虎头虎脑的,骨子里却很温柔,有点儿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惦记着他,他们现在去外地的机会多了,王俊凯也主动承担着大哥哥的角色尽力照顾他。
出道之后他不比小时候不懂事什么都不怕,上台前反而紧张得要死,别人看不出来的强装镇定,在王俊凯眼里却无处可藏。
王俊凯也很懂怎么安慰他,一句话、一个伸手、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恰到好,给他很大的安慰,让他觉得是有依靠的。
说得矫情一点,王俊凯是人潮拥挤的时候既能陪着他笑,又能用力去保护他的人。
前前后后出道也快一年了,从商场里的栏杆围着的小舞台唱歌,到在聚光灯下领奖,也上了以前只能在电视里看的节目,见到了电视里才能见的人,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
王源觉得自己必须承认,做爱豆比他想象中要更辛苦,未来的路比他想象中还要远,但他确实没有后悔,舞台上的滋味是会让人着迷的,这确实是一件很厉害的、他想要做好的事情。
如果没有王俊凯,一开始他一定不会这么选择。
如果没有王俊凯,要做到这些事情可能也没这么容易吧?

真的没这么容易。
王源在摄像机前第n次引起一个话题却再次冷场,不由对这几个朝夕相处却死活接不上他的梗的小伙伴无奈到了极点,心里把冤大头王俊凯从头埋怨到了脚。
没错,在他们的偶像事业刚刚有点步入正轨的意思时,王俊凯小队长跑去中考了。
倒不是真的见不到面,王俊凯也来公司,他家也照去不误,但录影跑通告什么的确实是不可能了。
所以他——王源——一个节目一哥——录个节目都要自己抛梗再自己接梗玩儿!
去考试就考嘛,毕竟学生还是他们的主要角色,中考又是传说中跟高考有一拼的大考,以学习为重这是肯定的。
可讨厌的是那个家伙去备考了还搅得他不得安宁。
他自己要去跑通告,那边知道了就微信发个不停,叮嘱这个叮嘱那个,估计是顾不上打字了发过来的都是语音,声音听起来严肃的不得了,可以说是有点凶了。
王源又无奈又怨念,气不过就回了一句“你有本事别光说自己来啊”。
没想到那边根本不接招,又啰嗦了一遍“要听话”,然后说自己要复习去了不说了。
怼得王源一口气堵在半道儿上又不敢打扰对方学习,说没地方说憋屈得要死。
要真说气,他也不是气别的,是气自己不争气。
王俊凯要去备考是意料之中的,本来他计划的好好的,要自己把工作和学习都弄得妥妥帖帖的,让王俊凯回来无话可说,可是现实他自己跟自己作对,少了个人就怎么表现都不对劲,出去跑通告紧张的要死要活,最可气的是黄先生还给本来就狗血的自制剧加戏,非要他应景地哭一场。
哭就哭吧,表演老师说演得时候想想伤心难过的事情,他一个大好少年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左不过就是最好的朋友好久不能在一起之类的,那好吧就这个了,没想到入了戏后还真哭出来了。
故事到这本来该结束了,结果不但学校那帮损友拿这个笑了他好几天说他“不正常”,害得他那段时间都觉得没脸见人了,这也就算了,没想到王俊凯后来抽空到公司来的时候也笑了他一通,说什么“这么想我啊”之类的,给他真的气到炸裂!
如果他最后羞愤而死一定要找黄锐索命!

那一阵王源周身都散发着可怕的怨念,在又一次被同学拿这件事笑话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放了学取道八中打算要么收拾王俊凯一顿要么让他请自己吃一顿以平怨气。
一公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走完了这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路时,王源本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却像是泄了气。
算了吧算了吧,这可是中考啊。
眼前是八中的操场,他路过很多次了,经常看到很多粉丝趴在这里,如果王俊凯恰好在的话就能听到比火车汽笛还恐怖的尖叫。
可这一段时间不会了,毕竟都在为王俊凯的中考着想着。
操场上还是有人在打球,不过他不用再去刻意寻找了。
也不知怎么的,所有的怨气突然就变成了另一种酸酸涩涩的情绪。
有点像是柠檬苏打没加甜味剂,酸的冒泡泡,很青很涩的那种。
以前从没有过感觉。

考完试再见面会是怎样呢?
王源站在大太阳下走了神。
也许是天气太热了,也许是肚子饿了,也许是上学一天太累了,也许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总而言之他的脑袋有些不太清楚。
也许是马思远的灵魂还停留在他身体里没有走,也许自习室的Karry学长不像王俊凯一样走了还会回来,也许是他真的有当演员的天分亦或是不适合当演员,总而言之他有那么一些入戏了还没脱离。
想着这个问题,想着王俊凯回来的样子,隐隐约约似乎和自习室的某些场景在重叠,也不知是幻觉还是臆想,恍恍惚惚间在脑海里看到那个家伙向他走过来,笑着跟他说“我回来了想我了吧”,笑得眼睛弯弯的,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然后……
然后轻轻抱住了他。

回过神来的时候,王源吓出了一身冷汗。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