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04

【我围上了超人的披风,却发现不能起飞】

出道前的那个暑假,王俊凯去王源家的次数变多了,一是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第一首EP和MV,几乎天天泡在一起,二是虽然王源一向说话算数,但他还是隐隐约约地担忧着会不会有变故。
每天既兴奋又不安,有种即将大功告成又怕功亏一篑的焦灼。
他的不安不是杞人忧天,对他来说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很开心的话,那理所当然应该更多时间在一起,如果两个人做一件事能成功的话,那理所当然要一起努力去做。
可对于王源来说好像不是这样,不知是不是因为还很小很天真的缘故,王源总是潜意识地倾向于更轻松愉快的事情,就好比他曾有一段时间煽动着王源跟他上同一所中学,没想到小孩儿吭吭哈哈许久后用“校服太丑”把他怼了回来,让他受到一万点伤害。
重庆的夏天太热,源妈心疼两个小孩辛苦,在家里准备了很多水果和饮料,又不忘叮嘱他们别贪凉闹肚子。
王俊凯心满意足地看王源总算拿起了自己安利了很久的漫画,然后很熟门熟路地找了王源小时候的影集在翻,趁着抬头吃水果的时候一下一下看着王源,心里琢磨着小屁孩儿反悔的可能性。
还没看几眼王源就跟有心电感应似的抬头,两人对视了一眼,王俊凯莫名心虚地低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干什么啊——?”小孩儿把眼前的漫画往前一推。
“没干嘛啊。”王俊凯一脸无辜,扫一眼相册拦住路过的源妈转移话题,“周阿姨,这张照片怎么回事啊?”
源妈过来看了看,照片上的王源大概是三四岁的样子,抱着她的腿站在那里,眼圈红红一脸委屈。
“这个啊,是他幼儿园老师拍的,那天送他去幼儿园,送进去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又跑出来了,幸好我没有赶上公交在车站等了一会儿看见他跟过来,不然绝对就丢了。”说着拍了正“嘿嘿”傻笑的王源一巴掌,“还笑!我跟你干妈为这事还吵了一架!”
王俊凯也笑,看着照片上小小的王源嘟着嘴脸颊白白两眼却哭得通红,心道真的像一只小兔子:“小时候就这么调皮。”
“可不是!”源妈妈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从小就看不住,稍不留神就能跑没影,要是不小心看着估计都丢八百回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有点不以为意的笑脸,突然觉得小孩有点欠扁。
怎么就这么调皮呢??
想想又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如果当年真的走丢了,现在会是在哪里呢?
如果走丢了,就不会到公司来捡趴活了。
那样就不会有人腆着圆圆的脸来跟他说“你好”了。
就不会有合唱,不会有今天了。
更糟糕的是不知道会在哪里经历什么。
忍不住拍了拍心口——真是可怕。
回过神的时候王源还在努力为自己正名:“调皮的小孩都聪明!”
白白净净眼睛大大,确实聪明乖巧,说话的时候又有那么一点儿顽皮劲儿,实在是讨人喜欢。
啧啧啧,王俊凯暗自摇头,长得太容易丢了。

那一年好像有很多不一般的事情,新闻联播的中心换了个人,神舟十号有个女航天员,四川先是地震后来又下了很多天的暴雨。
可对于两个小孩来说,那只是个比往年热很多的夏天。
连续的高温预警过后,在室内憋得够呛的两人终于有空约了一起去南滨路骑车。
出发之前王俊凯想想还是去问了下组合的新成员要不要一起,对方也不知犹豫和想理由婉拒哪个花的时间更长,过了很久才说天气太热就不去了。
两辆自行车溜溜达达到了江边时王俊凯说起这事,说本来想混得更熟一些没想到对方不来,王源听着,嗓子里含混不清地嗯了几声算作回应,然后脚下用力一蹬,车子就刷的一下向前飞了出去。
王俊凯本来大脑还停留在上一件事情里没出来,但毕竟是小孩心性,很快不服气地追了上去。
正是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时间,汽车的嘈杂,人声的鼎沸与汽车尾气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却又仿佛被长江的水汽阻挡了回去,便有这小小一隅的清爽与静谧。
车轮飞速旋转,迎面而来是风和才下过雨的水汽,有点潮湿,也有点清凉。
好奇怪的,方才明明心底有好几件不畅快的事情——不是很适应的新曲风,不是很熟练的新舞蹈,不是很熟悉的新队友,还有即将开始的新的旅程——但此时仿佛被风带走了一般倏而就不见了。
王源脚下猛一发力,车轮飞转一下又把王俊凯甩在了后边,小屁孩儿笑得得意:“哈哈哈哈你是不是骑不动了?”
“我看你是刚才真的是吃饱了……”王俊凯想凶凶不起来,一开口就变成了笑脸,拿出前几天的事情来取笑,“你别骑太快,一会儿找不到路丢了怎么办?或者落单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王源没好气地想瞪他可惜不方便回头,只好在风里大声嚷嚷:“你还有力气说话怎么没力气骑快点?”
“别骑太快了,注意安全。”后边的人像个老妈子一样絮叨。
“那我自己骑快一会儿丢了昂。”
“……”
“王俊凯,如果我真丢了怎么办?”
“那我去找你。”
“找不到怎么办?”
“肯定找得到。”
“我藏起来不让你找到。”
“你敢?”
“我就藏。”
“你敢我就拿个麻袋把你套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说你不敢!”
“小凯。”
“快说!”
“王俊凯。”
“干嘛?”
“你知道吗?很多小孩走丢都是因为爸爸妈妈只顾着看弟弟妹妹,所以不能生二胎。”
“你又胡说八道。”
“真的。”
“那你不会丢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一个小孩。”
“哪有很多人?”
“你爸爸妈妈,还有我。”
说起话来,两个人骑车的速度都渐渐慢下来,变成晃晃悠悠地溜达着。
“我不会走丢的,要是哪天不见了,肯定也是不小心,等一会儿自己就会找回来了。”王源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王俊凯没明白他的意思。
“小凯,”王源突然又道,“你是不是很紧张?马上就要出道了。”
王俊凯想了想道:“说不上紧张还是激动,反正就是,一想起来这事就心跳加速。”
“哦,那你这是恋爱了。”
“哈??”
“我觉得你挺像的,电视剧里那种跟工作谈恋爱的人。”
“什么叫跟工作恋爱??”
“哎,就是那种,一天到晚都在工作,三句话不离工作,几乎都要住在公司里面,你不是说你妈也在看那个电视剧吗?就里面那个什么总经理。”
王俊凯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就那个啊……我才不是那种。”
“你怎么不是?我敢打赌你以后绝对是。”
“不可能,我还要上学啊,还得做作业,怎么可能全部都用来工作,”王俊凯摇头,然后突然又笑,“我还得看着你别丢了。”
话题绕了一圈又兜了回来,两个人拌着嘴推着车沿着那条好长好长的路慢慢走。
“王源,你不会……”王俊凯憋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以后反悔吧?”
王源有点好笑地侧过头看他:“你一晚上心不在焉地就是想这个呢?怎么可能,我妈都签字了。”
“不是这个意思,”王俊凯着急地比划了一下,“是你自己,不会后悔同意了吧?”
不知怎么的,听到他这么问王源好像有点高兴,抬眼看他时眼睛亮亮的:“放心好了,不会的。”
他的眼睛很大,瞳孔透亮,江对岸的南岸夜景映在其中,又多了千百重光影。
一直想要的答案得到了,心里有点儿小激动,那一瞬王俊凯觉得王源的眼睛真好看,让他想起了一句曾经很火的个性签名:“╬═☆最美的風景冩在nǐ眼裏ルo。”
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大部分人到了大学或者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才会切身体会到这个道理,可王俊凯不知是好运还是背运,十四岁的时候就被上了这一课。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世外隐居的人被突然扔到了上班高峰的大街上,一直安安静静的耳边凭空冒出了无数嘈杂的声音。
好的坏的,甜的酸的,温和的犀利的,山呼海啸般扑面而来。
拉了王源入伙的喜悦和出道的兴奋被冲淡了不少,他早知道凡事都有两面性,却在出道后才真的深有体会。
就好像一首歌他可以在夏天的泳池边和王源一边打闹着一边唱,可以骑着车迎着风唱,可以盘腿坐在树下笑着唱,可有的时候也得站在小小的舞台上——
面对可怕的人山人海。
王俊凯一直知道他们有挺多粉丝,但没想到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会有点像是……灾难片。
首唱的舞台很小,台下的人群却很满,时不时向前涌一涌,仿佛要踩着前排的人冲破围栏挤到台上来,楼上的每一层栏杆边也趴满了人,让人不由自主地为栏杆的承受力担心。
那会儿王俊凯还挺小只的,套在一个偏大的黑色无袖T恤里,被脖子上的装饰项链坠着,显得特别单薄。
当然,黑色无袖T恤和装饰项链是黄先生的说法,王俊凯后来一直管它们叫那件特别露的背心和大金链子。
我的金链子和你的银项圈大概也是个组合吧。
首唱当然紧张,唱歌跳舞什么的还好,毕竟这之前已经反反复复练了几百回,除了压抑的人群让他觉得有点施展不开外没别的大毛病,可需要他说话时,他的大脑和舌头就仿佛打了架,分分钟互相绊着,可他偏偏还为王源担心着,小脑袋一下一下地向左边扭着,乱飘的眼神只在王源身上能略微停留一会儿。
王源也紧张,不过是那种紧张过了头反而显得很镇定的紧张,说话时很正常,内容却有点不知所云,而且莫名地有点像是课堂发言。
可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实打实地感受到偶像这个身份,拥挤也好,不安也罢,哪怕稚嫩的歌声、违和的造型和冒着傻气的回答几年过后看起来像是“黑历史”,当时的他们依旧克制不住内心的雀跃。
哪怕后来场面失控到像是非洲大迁徙。
又一轮尖叫声响起的时候,哪怕两三个安保用力阻挡着,王俊凯也不由自主地被推得向前闪了一下,他攥紧了手心里王源的衣领,心里不断念叨着:别挤丢了别挤丢了别挤丢了……
胸口被王源的后背顶着有点上不来气,情绪不免有点急躁,可推推搡搡之间居然看到王源脸上带着傻笑,仿佛这是一场什么好玩的游戏,跌跌撞撞都变成了免费的过山车。
王俊凯松了一口气。
没错,这分明是该笑着的时候。

MV发布了,专辑发行了,一切都步入了正轨,与此同时王俊凯暑假期间才消停下去的噩梦又卷土重来。
一方面告白和情书的数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级别,几乎和他的学习用品失窃率达到了同一水平,另一方面学校里也好网络上也罢,拿他和王源开玩笑的人也越来越多,都是中学生了,别说那些公然调侃了,就算是粉丝们自以为隐晦的玩笑他也不是不明白。
可是好像没有一年多前听着那么不爽了。
相反他觉得倒有点得意,那些有的没的过于离谱的揣测他和王源肯定是没有,可是大家都爱把他俩往一起放,都爱看他俩在一起,这不就说明当时一起出道的决定是正确的吗?
王源居然还曾经犹豫不决过,真是太傻了!
这么想着,王俊凯挺满足地偷偷掏出手机给王源发条信息,很好心情地说要请他喝奶茶。

组合的事情如今有了相对清晰的眉目,王俊凯和王源的“家族”责任也得继续履行,两个人时隔小半年终于迎来了又一次合唱。
重庆的冬天毕竟不算太冷,两个人裹着大毛衣和另外一个小伙伴在阳台上唱歌录视频,风虽然凉但调子是暖的,那种冬天才有的暖,似乎熏得人微醉。
王俊凯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喜欢这样和王源唱歌,这个状态更接近他俩平常一起练歌的感觉,很舒服,很开心,说不出的惬意。
可他嘴上不说,因为他也喜欢那个小舞台,虽然现在不大,台下也没有十万观众,也没有聚光灯追着他跑,但只要他坚持着,未来很可能会有的不是吗?
幸好老天爷对他还是挺好的,此时此刻他两样都拥有,并没有人要他做选择。
王源快到十三岁了,一直以来毛茸茸的头发终于留到了造型师满意的长度,刚刚修剪过,服服帖帖地趴在额头上,很乖顺的样子。
他安静唱歌的样子跟平常玩闹时很不一样,神情温和,眼里有笑意,亮晶晶的。
王俊凯拨弄着吉他看着他,打心眼儿里觉得他真是好看。
没忍住就顺口改了歌词去逗他。
王源忍不住笑了,又必须憋着那笑,眼睛弯起来,像月牙,像月亮桥。
这下王俊凯更不知道这首歌唱的什么了。
那笑合着鼓点一下下地撞在王俊凯心里,撞得他心口热热的,痒痒的。
敲鼓的人却还不明所以独自走着神。

那天晚上王俊凯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双白白的小脚拍打着泳池里的水,真的很白,在阳光下甚至都有点反光了,溅起的水花落在他脸上,凉凉的。视线顺着往上,是骨骼纤细的脚踝,还有线条流畅的小腿,随着拍打的动作一晃一晃,牵动着他的目光。
他梦见一双弹钢琴的手,手指细长,骨节突出却很漂亮,手还很小,在琴键上流畅地游走,黑键白键映衬着,颇有点生人勿近的感觉,偏偏他就想去拉一下那双手,亦或者乱按琴键捣个乱,好像那样就能看手的主人似怒还嗔的可爱表情。
他还梦见了一个人的背影,很瘦,很小只,肩胛骨像是蝴蝶收起了翅膀,形态美妙。转过身来能看到锁骨处的凹陷,被衣领半掩着。
那个人的下巴很小巧,笑的时候微微向上扬,很傲娇的样子。
嘴巴是好看的弓形,凑近他耳边说着悄悄话,听不清说什么,只感觉温热的气息撩拨着他耳朵上敏感的神经。
还有……还有亮晶晶的眼睛,很大很黑很好看,笑起来弯弯的,像是会说话。
被那双眼睛看一眼,就觉得心里软一下。
好调皮的人,拉一拉他的手又松开,抱着他蹭一蹭又跑远,说着听不清的悄悄话,露出那样好看的笑容。
让他觉得满足又空虚,惬意又焦急,像是泡在温吞吞的水里。
他想抓住那人,可是总是差一点点,只是一次次地碰到那手,那身体,那脸颊,弄得他心更痒,更急躁,更渴望。
情绪急迫到极点,梦境倏尔又不见。

醒来的时候,被窝里热腾腾的有些潮气,放佛不是在冬天。
四肢有些瘫软无力,又有些带着不适的亢奋。
稍微动了一下,才发现很不对劲的事情。
不可言说的心情涌了上来,在脑海翻腾。

王俊凯做了个不该做的梦。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