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01-03)

首更字数1w1+,只有刚开头的部分跟原稿一样,后边都是全新的内容。
------------------------------------------------------------

01

【有的时候真想回到过去,某个还没喜欢你的下午】

走进餐厅包间的时候,王俊凯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顾不上回应已经站起身迎他的乔宝璐,连忙掏出手机来看——
“您好,我公司可代开正规发票,开票范围:印刷、广告、餐饮……”
“……”
妈卖批。
再抬头时,乔宝璐才堪堪收回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依然对他笑脸相迎:“凯哥,今天周末,路上堵得厉害吧?”
台阶就在面前当然要下,王俊凯点头抱歉地笑:“不好意思来迟了。”
出门前一刻还在忙东忙西差点错过这顿晚餐这种事……还是不要让对方知道比较好吧。
师妹颜好气质佳,放在美女如云的北影也是女神级别的存在,而且之前两个人合作过不止一两次,两人又是校友,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在公众面前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了。

只不过这当中更多的细节和缘故旁人不知罢了。

“你别紧张呀,”见王俊凯沉默不语,小师妹故意开玩笑道,“我不是来找你借钱的!”
王俊凯回了神,也笑:“你要真借钱也没关系,师妹有事就直说。”
“乔乔,”乔宝璐开口,看王俊凯一愣又道,“我都毕业了,还学妹学妹的,叫名字就行了。”
“啊、哦……”王俊凯尴尬一笑,“听说你最近有个电影在拍,怎么有空出来?”
“那个呀,前两天杀青了,”乔宝璐笑道,“不过就算没时间也要腾出时间来,咱们都多久没见面了。”
王俊凯点点头:“平常确实太忙了……不过你有事可以随时电话联系,不用这么客气。”
“别的事电话可以说,今天这事可不行,”乔宝璐冲他眨眨眼,伸手从包包里拿出个小盒子,“因为要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呀!”
王俊凯一愣,不是他忘记了自己生日,每年都要整出好大动静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忘,可离正经日子还有两个多星期,现在祝福未免有点早。
不过他还是笑着道了谢:“多谢多谢,太突然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乔宝璐抿着嘴笑了一下,没说话,用眼神催他打开盒子。
毕竟是女孩子的心思,深蓝色的盒子精致漂亮,里面的手表更是有点晃眼,王俊凯微微皱了眉头,把盒子往对面推了一下:“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凯哥,只是一点心意,你不收可太伤人心了。”乔宝璐扁扁嘴,露出委屈的表情。
“心意我领了,”王俊凯的语气不容反驳,“但是礼物我真的不能收。”
可小姑娘非但没着急反而笑了:“是你说的哦,礼物你不收,心意你是领的。”
王俊凯一愣:“啊?”
“凯哥,你马上25岁生日了对吧?”乔宝璐笑里带着一丝狡黠,“可以交女朋友了对吧?”
王俊凯又是一愣:“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你有喜欢的人吗?”
“……”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王俊凯有点无语,开始搜肠刮肚地想怎么把话题岔过去。
幸好在对方再次开口逼问前,手机救命般地再次震动起来。
“喂!”王俊凯看都没看一把接起来,对乔宝璐摆摆手表示不好意思。

“我去你怎么接这么快?!吓死我了!”王源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时仿佛带着不可置信的小表情,“你在玩游戏?”
“没,”王俊凯忍不住笑了一下,侧过身避开乔宝璐好奇的目光,“你怎么才到?”
那边王源拉长了嗓音:“早就到了好吗?可是机场人太多了,走起来跟龟爬似的。”
“你是想说自己人气不减分毫吗?”
“不要不服气,你哥我……”王源话说了一半被那边传来不知谁的催促打断:“多大人了还斗嘴呢,快点快点该下车了……”
王俊凯听得清楚,问道:“你到家了?”
“嗯,到了,先挂了。”
“那我……”王俊凯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那边王源也没接茬,也没问他,两个人就那么不尴不尬地沉默了半天。
这种沉默不像安静的虚空,倒像是无形的丝线在两人间牵引,你拉我扯又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扯断了什么。
似乎那边又在催促,王源再开口时就有点急躁,语气还是努力欢快的:“那明天公司见了。”
“……好,”王俊凯把一肚子的话重新收起来安放好,“明天见。”

放下电话后无视了乔宝璐好奇的表情,王俊凯沉默了一下说:“吃饭吧,我今晚还有别的事,要早点回去。”
这话显然就是想把之前的话题翻篇了,可小姑娘笑了笑,竟又硬生生扯了回来: “哎呀,凯哥你快回答我,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又是这个问题,媒体问粉丝问亲友问,全世界都在问。
被问了无数遍,可每一次撞进耳膜里时,依然会感觉到第一次听到时的不知所措。
脑海里闪过的还是那张脸,多年如一日。

13岁的王源好像有点莫名的忧心忡忡,采访后私下里很小声地问他:“小凯,你现在说25岁,等25岁他们再问了怎么办?”
可那个时候他想的是,25岁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追着问他这种问题。

18岁的王源站在冷冰冰的夜色里,眼里好像有很多话,却声音很轻地问:
“王俊凯,如果有一天,你25岁了,有人问你有喜欢的人了吗?你要怎么回答呢?”
然后他的一腔热情像是瞬间被冻结,连同整个火热的心脏一起僵硬在那里。
呼吸时传来的是钝痛。

后来的很多年里,他也曾一次又一次地想过。
想回到还不知喜欢是何种滋味的某个下午。
看看如果换种方式,之后的路途会不会有所不同。

02

【用一句话形容遇见你:上辈子我大概是奥特曼】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王俊凯第一次被问起这个问题时,在周围一片嬉笑和起哄声只感觉到了不好意思,完全想不到自己今后将被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纠缠。
而这个破问题显然是没有正确答案的。
说有,问他是谁怎么办?老老实实说没有,眼前的女孩子又不是他感兴趣的对象,只怕更麻烦。
可惜没等他想好怎么搪塞,旁边就有不怕死的怪声怪气地道:“他喜欢王源!”
顿时起哄声更大了,夹杂着几个小女生莫名兴奋的尖叫。
这特么就更尴尬了。
王俊凯这一片混乱中很沧桑地叹了口气,打起精神去怼那个乱说话的,等再想起来时,方才低头红着脸不敢看他的女孩子,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人生中第一次被告白,羞涩只是一瞬,激动没感觉到,所谓初恋的心跳加速……并没来得及发生。
可能是老天爷看不惯这种怠慢少女心的行为,故意报复,此后的人生里虽然有成千上万的女孩子说喜欢他好爱他,可王俊凯再也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怦然心动。
这件事仿佛某种预告或者先兆,他的青春期随着一个在网络上突然走红的视频,提前宣告开始又提前结束了。
其实也不能全怪他。
那个简简单单只有两个字的名字中途截了进来,惊扰了他本该有的平静乐章,正如从此牵动他的人生。
也正如那个问题一样对他纠缠不休。
于是那天小插曲的结尾是,几个人在教室里你追我打了起来,王俊凯追着跑着嘴里不罢休地嚷嚷着,却有点有气无力。
心里怨念着,又是王源。

那会儿他和王源认识还不到一年,每周六在公司见面一起上课练习,有时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说熟也确实熟,但不是关系最好的。
中国人讲究先来后到,都是半大点儿小孩,虽然玩的时候混在一起打打闹闹,练习的时候也一群人偷偷嬉笑,但相处时间长的自然更亲近些,更何况王源从来的时候画风好像就跟他不太一样。
太爱笑,笑起来太甜……也太圆。
太圆了真的,太圆了。重要的话说三遍。
眼睛也圆圆,嘴巴也圆圆,脸蛋儿也圆圆,穿着羽绒服的样子更圆。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俊凯以为他叫王圆。
嗯,名副其实。

王源是那种家教说松不松说严也严的小孩,特有礼貌。还不熟的时候会很一本正经,很羞涩乖巧,说话时眼睛亮亮的还有点不好意思,等熟了之后也有些小调皮,但大抵在乖小孩的范围内。
尤其是声乐课的时候音乐一响,立马挺胸抬头全神贯注,脑袋还会随着节拍轻轻摇晃。
王俊凯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偷偷笑了,想到了那种放在车里脖子是弹簧做的玩具娃娃,车一开会随着音乐摇头晃脑。
可以,这很民歌,也很儿歌。
他王俊凯可不是这样的,他的人生偶像那是周董,要很酷,要很屌,要随性又有范,要带着走在流行乐坛顶端的霸气。

认识王源的那个冬天对王俊凯来说有点像是在寒风里喝了冰可乐。
味道意料之中是甜的,就像十二岁不可能有什么天塌下来的波澜,只有小孩子式的倔强。
摇晃的时候气泡会从底部上升,碰到空气“啵”的一声就破了散了不见了,就像他很多次的海选试水,才听见个响动就没了下文。
最后是透心的凉意。
他没亲眼见过下雪,不过料想会跟他期盼的那个未来一样,一片茫茫然,看不到尽头也循不到终点,甚至一样的,在回头的时候发现连来时的足迹都被吹散在风里不见踪影。
可他骨子里犟得厉害,就憋着口气在那里撑着,也不说累,也不问怎么办,连大人们有时的欲言又止也视而不见,默不作声地上课放学,然后周末坐几个小时的车到公司练习。
所以相较之下王源的嘻嘻哈哈就有那么一点碍眼了。
小破孩再懂事也有限,嘴里没什么顾忌地说自己听说免费上课就来了,练习的时候认真倒也认真,但总是局限在唱歌的那一会儿,一到跳舞和基本功的时候就嘟着嘴吭吭哈哈,左推脱右磨蹭,压腿的时候动不动还哭得鼻涕泡都冒出来。
这种王俊凯有那么点看不过眼了,心说你这算什么。
不过毕竟年纪虚长那么一岁,强迫症和洁癖也有那么一点严重,有一回实在看不下去就哒哒哒跑到卫生间揪了好长一截卫生纸,然后再哒哒哒跑回来往王源脸上胡乱一擦。
鼻涕眼泪擦掉了,王源白白净净的小脸也蹭得通红。
纸团落在地下,王俊凯看到王源瞪着圆圆的眼睛愣愣地看着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吓得他一哆嗦。
没想到小孩儿却突然笑了,是眼睛弯弯、嘴角咧开上扬的那种笑:“小凯。”
叫得王俊凯愣了一下,他自己也愣了一下:诶不对,好像只有大人们和大哥哥们这么叫,所以迅速又加了个“师兄”在后面。
然后,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也笑了。
然后,好像就比同学的关系更好了一点,在微信普及率不太高短信套餐费还很贵的那个年月交换了企鹅号,偶尔聊几句。
然后,王俊凯发现王源用还没完全改过来的民歌范儿唱歌还挺有听头的,他唱歌时王源听得很认真偶尔还配合地皱眉的样子也挺顺眼的。
然后,有些人走了,有些人来了,王源除了话越来越多外一直没什么变化。
然后的然后,天气好像就转暖了。
就算没有下雪,春天也如期而至。

重庆的天气说热就热,小男孩儿们都迫不及待换上轻便衣服之后,王俊凯才发现王源那身肉都是羽绒假装的。
小孩儿其实挺单薄,就脸颊还是圆圆的,一双眼睛偶尔鬼灵精怪偶尔懵懵。
王俊凯还在断断续续参加些比赛或节目,波澜不惊的样子。
等王源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灵机一动地说要一起唱歌时,他才突然想到,对哦,一起训练这么久,还没来个合唱什么的,于是两个人又哒哒哒地跑去找声乐老师和黄先生。
那个时候主页君的进化也还没完成,王俊凯看他总还带着点当初被偶然发掘时以为要被拐骗的心有余悸,尤其是当听到他俩要合唱时,黄先生居然露出了动漫里旁边有个灯泡“叮”地亮了的表情,这让王俊凯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可惜答应好的事,别说跪着了,就算他还顶着军训刚结束的寸头和黑皮也得唱完。
唱了就唱了,过程比想象中顺利多了,还意外地发现和王源唱歌挺愉快的。
视频发了就发了,跟以前每一次一样连个小水花都没有。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沉默良久之后来的是山呼海啸。

说火就火了,黄先生自己都有点儿云里雾里,坐在那儿发了半小时呆,脑袋里面飞速运转着。
回过神来的后马不停蹄地跑去打了报告给王源开通微博,然后跟声乐老师合计了下一首歌的事情。
等静下心来再细细思索这件事时,看着微博和视频网站下的各色评论,脉络和缘由才慢慢清晰。
眼前一群小男孩儿嬉笑玩闹着,不知什么时候起王俊凯和王源成了总凑在一起的那一对,也吵也闹,也一言不合就上演全武行,但就是爱在一块儿,加上长得可爱,来来回回的工作人员都会笑着多瞧他俩一眼。
很好,这很合拍。
黄先生毕竟是聪明人,琢磨透了是怎么回事,也不忘多留个了个心眼儿——这事说好办也难办,掌握好尺度是关键。过于明显会引人厌恶,不但得不偿失反而容易闹一身骚,最好就是……
抬起头看一眼,王俊凯正塞了一边耳机给王源,兴致勃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王源笑着听他说,眼神抓着王俊凯喋喋不休的嘴,有点儿小崇拜的意思。
王俊凯很少这么多话,王源很少这么安静。
果然,最好就是顺其自然。

话是这么说,黄先生自己的算盘还是打得很响的。
两个小孩儿不知看到了些什么听到了些什么,扭扭捏捏跑过来跟他说要跟大家解释一下两个人是好同学好朋友。
黄先生心里一笑:看吧,谁要是当小孩儿年纪小什么都不懂那就是傻逼。
嘴上答应了,行动上也实施了,末了却在镜头外补了一句画外音。
得了,说了的没白说,身份关系亲密度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小孩儿单纯地心满意足。也告诉了围观群众你们爱多想的也没白想,意淫无罪又不收费,您乐意想就是乐意看我们当然乐意接受呐。
之后第二首歌视频点击率也蹭蹭涨,微博粉丝数也蹭蹭涨,营销号也渐渐来凑这热闹。
一举多得。
黄先生放下鼠标往椅背上一靠,有种看到曙光的感觉。
其实这个途径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操作对象。
现在好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黄先生是个很文艺的人,脑袋闲下来时转悠着想:王俊凯,王源。王俊凯,王源。王俊凯王源。
念出点儿一生一代一双人的意思来。
都说事在人为,可说白了,重点还在人身上。
碰对了人,什么都好说。

王俊凯没闹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和王源唱那首歌的时候挺轻松愉快的,也没唱出什么花样,怎么说火就火了。
为此他特认真地跑去问了黄先生,答案却是模棱两可的。
你永远猜不透大家究竟想看什么想听什么。
这话后来隔了多年,直到黄先生离开他们的生活挺久后王俊凯才发现其实是是错的——黄先生一直很清楚那个戳人的点,缺的只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这是最好的答案。
不是你一个人唱的不好,不是你不够优秀。
是你不知道大家想要什么。
那既然大家喜欢他和王源的合唱,那就一起唱吧,反正也是一件挺愉快的事情。
既然大家喜欢,也要更努力了,下次要唱的更好,也要盯着点儿王源不许他得过且过了。
觉得肩上多了层重担,但心里不知不觉却轻松了不少。
起码下次唱累了的时候有人接下一句。
后来,后来能够互相负担的事情就更多了。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有王源这个机灵鬼能接话了。实在不行,两个人斗斗嘴的功夫一些事情也都完成了,出乎意料很多人竟然也爱看。
王源在他的“调教”下终于学会了唱歌时耍酷,他也改掉了不少不那么字正腔圆的小毛病。
再离开重庆时也不是一个人了,一个人的旅程变成了两个人的冒险。
不过他最后也没弄明白,那一年里最疯狂的事情,究竟是去北京录节目,还是和王源一起去北京录节目。

小孩子间的交往是很随心的,和一个人做一件事如果很开心,下次别的事情也会想到他,第二次发现很开心的话就会更多更多地在一起,要好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不由自主地什么事都想招呼上对方。
可能最开始只是一起吃饭,发现王源吃东西的样子挺可爱的,那下次有了好吃的也会想起给他分一口。
企鹅上话也多了,不去公司的时候也愿意往一起凑了,偶尔给王源讲个题什么的还挺有成就感的。
王俊凯的细致体贴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只不过到了王源这里才被激发出来。所以不顺路也送过回家,肚子饿也愿意等着一起吃饭,知道对方会炸毛也要唠叨提醒。
他自己思索过是为什么,想了半天归咎于了王源比他小,没错,一定是因为这一点,跟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儿没有半点关系。
当然王源是真小,小一岁多也是小,小学生跟初中生比那就更小了,很多事情比他还迟钝。
就比如唱歌这事儿吧,王源基本上喜欢什么唱什么,或者老师让唱什么就唱什么。
可是王俊凯有时忍不住觉得有些歌他们两个来唱好像不怎么合适,尤其是学校里,不同于王源还在上小学,初中生普遍懂的太多,很多嬉笑玩闹间的话都让他觉得有些怪怪的。
尴尬归尴尬,该唱还得唱,毕竟大家爱听。
毕竟王源一副单单纯纯的样子也不好说。
有一回他忍不住跟黄先生说起来,黄先生问他觉得哪里怪,他也没好意思把学校那些说他和王源的事情如实道来,只说唱的那些歌他也不懂,那些姐姐还老爱问他懂不懂,嘿烦。
没想到黄先生很认真地问他:“那些歌里的故事你能明白吗?”
王俊凯一脸怨尤和烦恼:“不明白。”
他是真不明白。
程蝶衣的一辈子为什么要精确到秒?段小楼为什么说自己是假霸王?
是否再相逢为什么不能问?言不由衷为什么不让管?
爱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怎么就有爱就有痛了??
太不明白了。
可是黄先生不在意,只装作高深莫测其实看起来很敷衍地跟他说:“没关系,等你有了自己的故事,就会懂了。”
这下王俊凯不想明白了。
王俊凯想骂人。

等后来王俊凯真的有了比故事更加精彩的人生后,再回头想时,才觉出些命运难测的意味。
相遇,相识,相知,相伴。
好俗气的几个词。
可是错了任何一个细微的瞬间就会没有然后了。
什么叫命运?
是宿命,也是运气。

王源带来的,是好运气。


03

【上你的贼船不是不小心——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王源小学班主任对他的评语有一句是:善良单纯,心无杂念。
当时王源还不太明白什么叫心无杂念,只在妈妈和老师聊天的时候听了一耳朵,觉得是在夸自己,至于那些什么“心里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做事目的性很强也很单一”之类的话,听不太懂,也懒得多想。
直到过了很久以后他跟王俊凯有一次很大的争执时,他少有地大声冲王俊凯嚷嚷着:“就保持现状不可以吗?我们暂时心无杂念地把工作做好不行吗?!”

没想到王俊凯抬眼看他的时候神情退缩,语气却格外坚定——
“如果我说,我心有杂念呢?”
那一瞬间,他似乎听到了一直固守着的那个小世界崩塌的声音。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那如果必须说实话,他也是心有杂念的。
他相信命运,相信一切上天自有安排。
但他同样相信命运可以改变,人的努力有价值。
可偏偏这件事情,他不愿意努力,或者说没办法努力,因为就算把时间往前倒一倒,大概也找不出以前那个心无杂念的他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也许2012年的世界末日其实来过了。

当年的那个世界末日平静得跟每一个无聊的日子一样,所以王源抢超市的计划没有实现,当然王俊凯也是,脑内小剧场里设想的满载而归都泡汤了。
不过对他来说并不觉得无趣,起码玩了个痛快。
后来时隔两年因为拍广告故地重游时,王源颇有些感慨之意。
可惜回过头看见王俊凯穿着那个连体衣笑得像个叉烧包,酝酿好的情绪顿时就没了,不由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变成啷个傻样了?!”
王俊凯一脸黑人问号:“???”

不过就算没有海啸台风山崩地裂,那一年对王源来说依旧是很不平凡的一年。
不是因为唱了几首歌就红了,不是因为走在路上有人问他要签名,当然也不是因为几乎每周都要因为压腿哭一鼻子。
这些别人眼里天大的事其实他不是特别在意。
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烤肠奶茶八喜还有圣诞节的礼物显然要实际些——走红是什么?能吃么?
而这一切的来源都是王俊凯,这就很酷了。
没错,王源打死都不会承认的,他曾经对王俊凯有那么一点小崇拜。
初中生诶,喜欢周杰伦诶,唱歌很厉害诶,是师兄诶。
厉害了吧。
所以他一开始就对王俊凯很感兴趣。
所以那首合唱其实是他蓄谋已久的小九九,虽然后续的一切完全出乎了意料。
这种小崇拜让他养成了一个不知道算好还是算坏的习惯:对王俊凯无意识的顺从。
好比当那个看起来不像是好人的黄先生在摄像机后面指挥着他俩手牵手向前走时,两个小男孩儿第一反应都是去牵对方。
手背碰到了一起,一愣。
犹豫的时间不够半秒,王源很乖巧地转了下手臂,将手塞进了王俊凯的手里。
软绵绵的,热乎乎的,挺好。
被牵着也挺好的。
王俊凯面对他时渐渐变得话多了,有时甚至可以说是啰嗦,跟以前的画风不太一样。
都是半大点儿小孩儿,刚开始他确实不习惯,有很多次也觉得烦躁,但毕竟是懂事的小孩,当老师夸他进步很快的时候,他也明白师兄不是白叫的,为他好的情义还是要领,所以这些话要听的。
他们陆续有了些录制地方台或者网络节目的机会,黄先生说这叫通告,王源腹诽道这不就是上电视?
甭管叫什么吧,和王俊凯在一起经历很多这样那样厉害的事情。
能鼓起勇气在人流穿梭的广场说唱歌就唱歌了。
人群躁动的时候,两个人挤在一起倒也不怎么害怕。
台上的灯光有点晃眼,台下观众的目光也不逊色,可是身旁的人看起来很镇定,毕竟是经历过很多次这样情境的人,王源想着,觉得自己也踏实了些。
有的时候姐姐阿姨们多了,王俊凯也会不好意思,王源倒不怎么怕这个,被捏两下小脸蛋儿也不是大事,有时看热闹在旁边偷笑,有时够义气地挡一挡,觉得自己简直闪闪发亮。
似乎也有不开心的事情,但开心的事情太多已经占满了记忆,其他的根本就无从想起。
两个人一起磕磕绊绊,两只小手就像牵起了就没再放开一样。
一天到晚被王俊凯授课动漫的王源大致懂了一个很中二但放在当时还很牛逼的词。
羁绊。

变成铁哥儿们之后,王源才发现王俊凯并不是什么安静的美男子。过去也不知道是邪恶因子没被激发还是礼貌掩盖了本性,总而言之熟了之后就挺爱欺负他的。
抢着玩手机,故意藏零食,逗着他打闹,偷拍一堆他觉得好丑的照片,拉他玩些幼稚得不得了的游戏不赢都不行,时不时还在他练琴的时候跑过来叮叮咚咚乱按几下。
反正就是不让他轻省。
王源在公司的日常变成了被迫围着王俊凯转和被王俊凯围着转两种模式。
在家的时候也没被放过——骚扰电话是常有的事,如果被源妈接了那就是好宝宝模式,张口就说要问问源源作业写完没有没有练琴有没有练歌,到了王源这里就是一通唠叨。
源妈不明真相经常夸说小凯真是个好哥哥,还没开窍的王源小朋友自己心里苦,不由深深怀疑王俊凯是不是开始讨厌自己了。
为此王源不止苦恼还很不解,得了空挡偷偷问学校里的好哥们儿:“你说如果有个人经常欺负你,那是不是很讨厌你?”
这哥们儿早熟得厉害,业余爱好是偷看姐姐买的言情小说,听了这问题先是一脸夸张:“有人欺负你了??谁??”见王源连连摇头有苦说不出的表情,立刻心领神会压低声音:“我跟你说,这个问题是要分情况讨论的。”
王源摆出好奇宝宝的表情。
“如果欺负你的人,是恶狠狠的样子,那肯定是讨厌你没跑了。”
脑海里浮现王俊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模样,王源摇着头撇撇嘴。
“如果对方看起来很开心……”
“嗯嗯?”
“那就是喜欢你。”
“啊???”
反应过来对方意思的王源小朋友觉得自己真是问错人了。

讨厌也欺负,喜欢也欺负。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如果非要在这两个答案里二选一,王源还是会选后者,毕竟王俊凯对他真的很好。
唯一一次例外,也是王源自己做的死。
学校里愚人节的游戏没玩儿够,回到家发条微博逗粉丝玩。
退出这种事事先连个商量都没有怎么可能,黄先生看到了本想一笑置之,想了想没抑制住恶作剧的冲动,也跑去添油加醋地评论了一番,孰不知他随口一句“没人欺负你了”就会刺痛某些人。
果不其然,这边粉丝的哭天喊地还没闹起来,那边王俊凯先中了招,一个电话打到王源家里。
刚好王源接了电话,就听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然后撂了电话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留。
再打过去时成了关机,打到家里也只有凯妈妈不明所以的各种疑问和说小凯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的抱歉。
他俩不是没闹过别扭,但那种小打小闹都是转身就忘,王俊凯从来没有跟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他也不是没跟朋友生过气,但那一刻的情绪,显然不是不跟你玩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他感到……很害怕。
那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一种害怕,叫做害怕失去。
后来误会自然是解开了,王俊凯为自己的心急火燎道了歉,也没忘数落他不分轻重乱开玩笑。
王源小朋友在电话这头免不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埋怨着:“你干嘛生那么大的气……”
不过他很快不怨王俊凯了,因为他听到王俊凯说“我以为你真的要走”时,嗓子哑哑的,鼻音很重。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不太对劲,闷闷的。

讨厌也会生气,喜欢也会生气。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王俊凯曾经吐槽过王源,说一切不以当明星为目的的练习生都是捡趴活。
对此王源供认不讳,表示没错我就是捡趴活的。
没有压力的他那段时间过得很舒心,虽然大周末地跑来训练也有点辛苦,但有一群小伙伴可以玩耍,还有要好的哥哥一起玩一起唱歌一起吃好吃的。
而且不管怎样,有点儿小名气还是挺得意的。
王俊凯偶尔的怅然若失他能感受到,黄先生他们常常露出犯愁的表情他也能看到,他不知道有什么可苦大仇深的,明明一切都很美好。
周围的小伙伴时有来去,但王俊凯一直都在,周末一起练习,休息的时候听听歌玩玩游戏,或者就是纯唠嗑,似乎一个星期里的事情那一天都不够说。有时和王俊凯一起去吃路边摊,有时黄先生带着他们去改善伙食。总而言之,比待在家里写作业强多了。
当时王源的反骨还没长好,对于所有关于让他卖萌耍宝装可爱的行为听之任之,最强有力的反驳也不过一句“又可爱又帅”,眼看着自己原来毛茸茸很有小男子汉气概的炸毛发型被调整得越来越软萌,心里的抱怨也在王俊凯毛手毛脚地揉他脑袋撂出一句“手感挺好”之后升华成了无声的叹息。
他自己对着镜子拨弄了几下,觉得手感确实挺好,看着好像也没那么别扭了。
似乎有点儿小爱豆的气质了。

发型换的快,王源的心思却动的慢。
关于未来的计划他没想太多,不是没考虑过以后要不要真的当明星这个问题,但总觉得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每天苦大仇深地思考人生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王俊凯这个人像是通了什么灵,整天念叨着两个人可以组个组合出道,然后这事儿就有了眉目。
当然,也不是完全有眉目,因为眼前的计划跟想象中有点不同。
王源第一次有了诸多犹豫和顾虑。
“那人是谁我都不知道诶……”拖长了嗓音,犹犹豫豫有点拒绝的意思。
却没敢抬头看王俊凯的眼睛。
“哎管他呢,反正我俩一起不就行了。”王俊凯有些着急地打断,半分强硬半分央求。
可他没有做好这个打算,他的父母也没有,源妈甚至是反对的。
他能感觉到王俊凯笃定的决心,还有那股跃跃欲试的急不可耐——他知道这是王俊凯期盼已久的机会,是想要实现的梦想。
而且这件事情对公司好像也很重要,平常跟他们一起很随意的大人们全都板着面孔,一次次地问他的想法,一次次地找他的父母谈话。
所以既不能像往常一样痛痛快快地点头,也没办法干干脆脆说不。
最后的最后,王源还是用哥们儿义气说服了自己,总不能让王俊凯再说“你真的要走”这样的话吧?
最重要的是,他没见过也不怎么想看王俊凯哭鼻子。

这是一个无法判断对错的决定。
当时不能,此刻不能,未来也不能。
因为一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无从反悔,无从计算,无从比较。
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这个“从此生命全改变”的走向。

幸好这件突如其来略显仓促的事情实际上并没有给王源太大的心理负担。
因为就算噱头再大,也不能立刻改变他们只是一个小公司在拼尽全力试水的现实,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有新歌了,要正儿八经拍MV了,行头也变潮了。
通告多了,粉丝多了,练习的时间也多了。
但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没有到来,他们仍在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去淌那摊浑水。

尝试难免走偏路,稍带了点儿青春萌动心思的新歌和漂亮的MV女主角让他们很快迎来了继出道后的第二次褒贬不一。
娱乐媒体当然会抓话题,都是半只脚踏进青春期的年纪,又是长得好看的小孩,很快关于恋爱的问题就提上了明面,王源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确实有点束手无策,不过王俊凯倒像是早有准备,也不知是不是凯妈早就对他有了叮嘱,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肯定地给出了那个“25岁”的答案。
王源走了神,心里好奇王俊凯是真的这么想还只是在敷衍这个问题,想着想着又开始脑补王俊凯25岁会是什么样子,纠结得越多越不知为何有些忧心忡忡,采访后私下里就拽着王俊凯很小声地问他:“小凯,你现在说25岁,等25岁他们再问了怎么办?”
出道后不免有些事与最初的设想不一致,所以当时王俊凯沉浸在这样那样的各种情绪里,对未来充满渴望和不安,听到这个问题不自觉地就去想,不知道自己25岁的时候有没有成为像周杰伦那样的大明星,到时候会不会有一堆记者追着问他这种问题,会不会有很多很多的粉丝为他疯狂。
所以他并没有回答王源的问题。
王源不明白他突然的沉默,不死心地又追问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心里突然就有些茫茫然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着于这个问题。
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上了这条贼船。

每个人最开始的模样都是单纯善良、心无杂念的。
然后会在漫长的人生里逐渐成长,逐渐丢失,逐渐找寻。
王源的心无杂念,某年某月不知不觉变成了心有执念。

大概,是因为王俊凯吧。


------------------
终于下班回家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