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7

【想要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八月最热的时候,王源在片场抱着小风扇吐舌头。
“哈哈哈哈你好像狗啊你!”新助理阮阮大嗓门地嘲笑——看着清清爽爽一个小姑娘,嘴上却没个把门的,王源不由开始自我怀疑换掉小童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还没休息一会儿,导演那边又叫着他过去,说要加一场戏。
刚刚心说还有这等好事又加戏?却在看到新剧情的一瞬间一脸懵逼——
Excuse me?本来一场救人的戏加了人工呼吸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他年龄还不到二十,工作重心在音乐上,韩玮如给他接戏也是十分注意的,合约条目详细到令人发指,可是突然来这么一出是怎么回事??
小经济人拉着导演和制片协商了半天,最后转过身冲他无奈地摊手,王源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容,转头正要给韩玮如打电话,不想却在摄影棚的一角看到了谭思思。
他没有见过谭思思,但是托王俊凯的福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心里刚生了一重疑惑,就看那姑娘抬手冲他挥了挥,幅度之小姿态之高堪比伊丽莎白二世。
王源微不可循地皱了皱眉头,还是点了下头算作打招呼。
没想到谭思思却径直朝他走了过来,伸手时视线落在他脸上:“你好,王源。”
被那充满探究和审视意味的眼神弄得有些不舒服,王源短暂地与她握了下手:“你好。”
“你应该认识我吧?”明明是疑问却被说出了祈使句的语气。
王源还是微笑着的:“认识,谭思思。”
“我知道你跟王俊凯关系不错,所以特意拜托导演给你加了几场戏,不用谢谢我哦,”说着,好像生怕王源不明白似的,说出个小公司的名字,“我家的子公司是这部片子的赞助方。”
王源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生气这种公报私仇的行为还是该嘲笑她智商不在线。其实从上次在南京的事情他就看出来了,这姑娘也属于有钱任性那一型的,一门心思给他添堵,颇有种不管不顾的气势。
他和王俊凯这辈子好像就跟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犯冲。
“还是要谢谢你,”王源压着不爽保持微笑,“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
“你就不能放过王俊凯吗?”谭思思对他的反应不满,采取了直接攻击的方式。
王源愣了一下,不怒反笑:“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
“你们两个人,并不合适。”
王源本来就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更何况这人是根本算不上认识的“情敌”,压低声音的时候语气也变得生硬了起来:“不管好赖这个人都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
转身离开的动作还是相当潇洒的,勉勉强强扳回一局。

洒脱是暂时的,被谭思思一搅合,下午拍戏时看见群演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王源的郁闷指数瞬间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知道这个行业有时就是这么欺负人,别说给陌生人来个人工呼吸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尺度更大的,跑来使绊的也不会永远是谭思思这样的低智商小姑娘,他其实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可是真到要经历的时候,还是免不了郁闷心烦。
说老实话他根本不习惯跟陌生人距离过近,更何况这人长得真有点儿惨……好吧,是普通路人长相,可是跟王俊凯比起来真的太特么惨了!
那些说什么拍这种戏把对方当成自己喜欢的人的都是扯淡!
差距这么大严重限制想象力好吗?!!
虽然心里翻腾着无数吐槽和怨念,但王源还是秉持着一个好演员的职业道德认真拍摄一遍通过……特么的不认真难道要多拍几次?!
郁闷之余他其实还是庆幸的——幸好是在棚里拍摄不用考虑路透的问题,不然王俊凯知道了又该打翻醋坛子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王俊凯的醋坛子安全了,他的翻了。
休息的时候刷了下微博,小号整个首页都是王俊凯背着女演员的照片和动图,当然还有女友粉们的哭天抢地。
这要搁在平常也没什么,只是王源刚经过视觉嗅觉和触觉上的多重折磨,再看到这种画面心里就相当不爽了。
拍完戏出了棚看到外面糟糕的天气,王源在暴雨前的窒息感中深吸了口气,却怎么都叹不出来。
他其实是个挺多愁善感的人,说好听点就是情感丰富,只不过不怎么喜欢表露罢了。
这样不痛快的一个下午让他不由又开始审视两个人的关系。
确定了关系,心理和身体都是,可是然后呢?
两个人一年能有多长时间在一起?一个月?一个半月?
其他的时间他俩都是分别受制的,受制于公司,受制于他人,受制于粉丝。
不仅如此,两人之间还时不时冒出个谭思思这样捣乱的,让他束手无策只能忍耐,偶尔公司再来个名为提醒实则施压,折腾得人心力交瘁。
无怪于环境,以前经历的分别与坎坷不比现在少。
区别在于他对于王俊凯想要的更多了。
就好比两人明确的关系好像又加重了他的小心眼,过去吻戏受不了,现在背一下都受不了了,说真的王俊凯对别人笑一下他都不乐意,你干嘛对别人笑啊你特么的是要出轨吗??
过去他也吃味也不爽但总是很容易就抛下,可现在不是了。
斤斤计较,锱铢必较,小肚鸡肠。
这种变化平常不觉得,偶尔为之地自省却被吓了一跳,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
原来喜欢这个人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

白天的种种情绪扩散开来,晚上王俊凯打电话来的时候就发现小炸毛对他有点爱答不理的。
逗了一会儿不行,哄了一会儿不行,唱着歌夸他好可爱也不行。
折腾了大半天王俊凯似乎也累了,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电话那头的气氛突然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变成了万籁俱静,王源倒心慌了起来,忍不住叫了一声:“王俊凯?”
对方还是不吭声。
小天蝎急了却又拉不下面子来:“王俊凯,你再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
“我生气了。”那人开口了,却干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
王源愣了一下,心说哥的气还没生完呢你居然敢生气,但还是忍不住怂了一下问道:“你有什么好气的?”
“我生我自己的气。”王俊凯方才努力高涨的情绪一下子跑了个没影。
王源一愣,这样的王俊凯反而让他觉得心慌,心里计算王俊凯有几分可能知道了他拍的那场戏:“你说什么呢……”
“我气自己不能去哄你,我气想做的事情做不了,我气心里总想着保护好你,却还是让你一个人面对麻烦,”王俊凯一股脑说了好多话,最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表达清楚,“王源儿……谭思思下午发了照片给我,你拍戏的照片,她可能本来是想让我吃醋生气,可是我只觉得心疼你,你说怎么办?”
猜对了缘由,却没猜对对方的心情,王源听着这些乱乱的、情绪过于强烈的话,下午的那种无力感又浮上心头:“王俊凯……你还是吃醋生气好不好?我更愿意你吃醋生气,生我的气。”
“……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王俊凯的声音低低的,“你肯定在生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源方才的气早就不见了,那边大男生又流露出一点小孩子撒娇的意思,不由心说啧啧好吧俊俊源哥宠你,嘴上还是不怎么耿直:“谁说我为这个生气了?”
“啊?不为这个……那你怎么不高兴?”王俊凯一头雾水。
“你说,你今天下午干什么来着?”
“下午?拍戏啊……”王俊凯开始认真回忆,直到把剧本都回顾了一遍才想起自己背着女演员奔跑一个多小时的残酷回忆——不是他不够惨,而是自从收到谭思思的照片后他一门心思都挂在了王源身上,“啊!你说那个……你看到了吧我有多惨??”
“我看你拍得挺开心的……”提起这事小天蝎开始吃味。
“哪里开心了??我都累死了你不知道……”话说一半,王俊凯突然嘿嘿嘿地傻笑起来,“你吃醋啦?”
“我没有。”王源表示哥很酷吃醋是不可能的。
“王源儿你不耿直。”
王源在这边翻白眼:“本来就没有……哥是很专业的艺人。”
“真的不吃醋啊……?”那边的人好像无限委屈。
“不吃。”
“真的??”
“……好吧我吃醋了我生气了!我气得要怄过去了!”王源忍无可忍终于道,“什么破剧本有什么好背的我真的要被气死了!”
王俊凯隔着电话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开口时却还是佯装无辜:“什么啊……当年我拍戏背你的时候你也没觉得剧本坑爹啊……”
“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王源怎会不清楚他那点小心思,迅速恢复盐值,“我要是跟她一样你以后跟她好去吧。”
“我错咯我错咯……”王俊凯可不敢真的惹恼他,“嘿嘿嘿……源儿你咋这么可爱……”
“不许说我可爱!”
“好好好……不可爱不可爱……”王俊凯违心地道,心里感叹他的小朋友简直可爱死了。
两个人没营养却很有兴致地逗了几句嘴后王俊凯才又道:“王源儿,说真的,你有没有很为难?”
“没有为难,”王源飞快地否定,“说实话我觉得这种程度不算什么,谭思思只是想撒撒气而已,并没有真的存了坏心思使出浑身解数折腾我,她出了气,我多了戏份,双赢的事情。”
王俊凯不难听出其中安慰他的成分,心疼地默默叹气:“王源儿,你应该更任性一点。”
“还任性??王俊凯你是受虐狂吗?”刚刚自省过不该任性的王源有点哭笑不得。
“我只是希望,你跟小时候一样,想生气就气,想闹就闹,在我面前就不管不顾的那样。”
王源心里一动,嘴上却说:“可是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吗?”
“你在我眼里永远都很小很小。”王俊凯回答得很快,不知这念头在他脑海里过了多少回。

简单的一句话通过耳朵到达脑海,最后却沉甸甸地落在了心头,让王源有种难以抑制地感动。
这话好像是父母才会说的,孩子永远是孩子什么的。
可是这话从王俊凯嘴里说出来却自然无比,带着无法估量的疼惜和与众不同的悸动。
王源突然发觉自己小时候期盼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是一件格外肤浅的事情——
再不可思议的邂逅也不及他和王俊凯的不期而遇。
再辗转曲折的纠缠也难抵他和王俊凯的年久情长。
再回味无穷的结局也不如他和王俊凯的相偎相依。
这种深情与爱意相融合的感觉触动的不止是他大脑和心脏,还有他再无旁人能够触及的灵魂。
深吸了口气才平复一瞬间悸动到不行的心,他开口轻声道:“那么,你要听我说实话吗?”
“你说的话我全部都想听。”这个人平常的语死早就像是伪装一样,一到他面前总是跑个没影。
王源笑了笑,然后道:“其实我会觉得有点害怕。”
王俊凯的心狠狠地刺痛了 一下:“你是不是很怕以后……很没有安全感?”
“不是,”王源就知道他会这么想,“以后的事情也会担心,但远远不到害怕的程度。”
“那是……”
“我害怕我有点太喜欢你了,王俊凯。”王源的声音小小的,却很清楚,“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变化很大,有的时候都不像自己了……我怕这样的自己会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麻烦,变得复杂。”
这样的告白过于特别,王俊凯过了好久才慢慢道:“我喜欢你。”
“啊?”王源心跳快了一拍,不明白他的回答。
“我喜欢你。”王俊凯又重复了一遍,“我说的时候,你也跟我听到你说时一样开心不是吗?你看,这一点都不可怕。”
王源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笑了:“王俊凯,你那些傻乎乎的样子,肯定都是装的。”
他也是普通人,总是遇到各种阻碍难免自我怀疑,看到自己的改变也难免心里发虚,可是听到王俊凯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时的悸动与满足又是那么真切。
一切虚无缥缈中的真实,就是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说出的话过于煽情,王俊凯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故意调侃道:“哪有?我一直这么聪明好吗?”
“哦?那等回重庆的时候,聪明的小凯哥哥麻烦你一个人面对爸爸妈妈们可以吗?”王源毫不犹豫地挖坑下套。
“好的没问题,”王俊凯要跳不跳的样子,“不过在我被打死前请让我填饱肚子,我不要做饿死鬼。”
王源笑着骂他乱说话,然后道:“好啊,到时候哥大发慈悲提前请你吃小面。”
“我这个胃口,小面哪里填得饱?”王俊凯勾着嘴角坏笑。
“那你要吃什么?没关系,多贵哥都请你。”不明所以的小朋友继续上钩。
“我觉得你的味道和分量都刚刚好,所以……”
“王俊凯!”王源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这家伙还不忘耍流氓,“信不信我到时候也揍你?”
王俊凯憋着笑道:“你要体罚可以先等我填饱肚子好不?”
“你除了会吃还会干什么?!”小兔子怒不可遏。
“我还会饿。”大老虎理直气壮。
“……”
这个人简直了!

临近中秋的时候王源终于提前完成了工作,央求着韩玮如给他回家开了绿灯。
起飞前发了条微信给王俊凯报备,没想到迅速就收到回复:“宝宝我们重庆见。”
“希望你在我爸妈面前也有这么叫的勇气。”王源抓紧关机前的最后机会打击他。

另一头捧着手机的王俊凯看着这句话忍不住笑,想了想没有继续斗嘴,认真回复了那句话。
才放下手机没想到居然接到唐瑜打来的电话:“王俊凯,我猜你正在去机场的路上吧?”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一惊,这次的行程保密工作做得不能更好了。
唐瑜故作神秘:“哪里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
“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王源跟我说他要回重庆,”唐瑜笑道,“所以我猜的。”
王俊凯放下提着的心:“拜托你不要乱吓人……”
“所以呢?你们要回家坦白了?”
“嗯,这么瞒来瞒去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真好啊……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对抗全世界。”唐瑜不靠谱的调侃中流露出羡慕的情绪。
王俊凯无语,心说唐瑜不按常理出牌的说话方式果然只有王源能应对。
“不过说实在的,你们谈个恋爱这么辛苦,没想过下辈子再也不当艺人了吗?”唐瑜调侃完突然严肃起来。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王俊凯认真地想了下,“如果现在说累了倦了再也不想做艺人了,那我未免也太对不起之前的努力和那些真的喜欢我们的人了,毕竟我们也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仅仅因为遇到了阻碍或困难,就能全盘否定过去的一切,那样的人生观也太悲惨了些……我们确实想活得轻松一点,没有那么多负担和束缚,但是毫无意义的假设和抱怨都没用,必须用力去争取才行。”
“哈哈,王源说的没错。”唐瑜笑了。
“他说什么?”
“我上次问他觉得你是怎样的人,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王俊凯的好奇心被吊得不行。
唐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憋笑:“颜好三观正的居家型老男人。”
“……”王俊凯挣扎良久放弃了抵抗,“你打电话来不会就为了说这个吧?”
唐瑜道:“哈哈,是有别的事,不过我就是来探个口风,下次见面说。”
挂了电话的王俊凯一头雾水,不知道唐瑜故弄玄虚是做什么,却突然发现车子在他打电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跑偏了方向,看起来是掉头回去的节奏,连忙道:“怎么回事?走反了吧??”
助理从前座回过头来:“老板打电话了,说有急事要你别飞了,先回公司。”
“什么急事用得着现在回去??”王俊凯眉头一皱脸色不怎么好看,“我今天必须飞重庆,明天再赶回来不就行了。”
“凯哥你饶了我吧,”助理一脸认怂,“谭老板说了今天必须带你回去。”
王俊凯知道跟他说没用,立刻拨通了谭向晖的电话:“谭哥,怎么回事?不是说好……”
“车回来了吗?快点吧,这边着急呢。”谭向晖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
“可是我……”
“任性也要有个限度,”谭向晖没有跟他客气的意思,“因为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都是为了你好,赶紧给我回来!”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实在累人,王源下了飞机理着睡乱的头发,想起小时候和王俊凯一起天南海北跑的那些日子,那会儿王俊凯总是下飞机前就醒来,整理好自己的事情,然后再替他揉揉头毛。
那些因为要向家人坦白而压在心上的负担里,突然就掺入了一些柔软和甜蜜,让他忍不住露出笑意。
没关系啊,就像小时候曾一起仰望星空,一起走出重庆,一起经历那些好的坏的,一起吵架别扭道歉和好,一起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慢慢长大……现在他们就算不常在一起,还是会一起面对最重要的事情,一起去闯最难过的一关。

不由拿起手机想给王俊凯发个信息,不料刚开机韩玮如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简直像是一直在拨就等着他开机——
“王源,你到重庆了?”
“到了,怎么了?”
“好吧……到了就算了,这边有急事,你明天就回来。”韩玮如没有任何跟他商量的意思。
王源一愣:“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
“是好事,但是电话里就不说了,你明天赶回来没问题吧?”
一个晚上似乎仓促了些,但是家人要接受不知道要多久,所以只要把话说清楚应该就可以了吧?
这么想着,王源也不愿意总是跟韩玮如作对,答应了下来。
心里有点隐约的不安,但好在他是天性乐观的人——没关系啊没关系,一会儿就能见到家人了,然后王俊凯也会来,然后他们至少不用再背着对父母撒谎的负担了,而且今晚说不定会被赶出家……刚好明天先返回,等父母冷静一点再慢慢去磨……
很快完成了自我安慰的大业,王源点开微信看到起飞前王俊凯最后的回复:
“我希望过了今天真的可以这么叫。”
切……什么嘛……我可是源哥怎么能让你叫“宝宝”??
嘴角的笑意还没完全展开,手机又震了一下。

“抱歉,回不去了,你回家先别说,等我电话。”

--------------------
清晨更文。
所有好运气都给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