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6

【说出口还是瞒下去,这是一个问题。】

抬头仰望的时候,只能看到那扇窗户和模糊的深色窗帘。
明明不是多高的楼层,看起来却远得怕人。
有的时候距离真的不是用远近来衡量的,因为要走的不止是茫远的路途,还有挡在前面的无数座大山。
人生如是,感情亦如是。
到了他们这里,人生看似精彩却跌宕起伏,感情佯装空白却情有独钟,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来时是坐王俊凯的车,此时王源在小区里晃悠了半天,又不敢乱跑或者随便打车,最后还是给韩玮如发了条信息。
“怎么没叫小童来接?”韩玮如也不知打哪儿来,二十来分钟能出现在大北京简直是个奇迹。
“玮如姐的车比较舒服,”王源笑嘻嘻地对她道,“要不也给我换一辆?”
韩玮如有点无奈,却不小心捕捉到他脸上的一丝落寞,也没避过直接问道:“这是王俊凯住的地方吧?不是说下午和明早都没有行程吗,怎么这就走了?他有事?”
“他妈妈来了。”王源也没有瞒她,说话时低了头,手指无意识地解锁手机又锁屏。
韩玮如愣了一下,她极少看到王源露出这种表情——失落,不安,茫然,甚至还有一点委屈,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这样的表情放在一个自信满满又懂得隐藏情绪的人脸上,不得不说让人有点惊讶。
可她也知道这表情是为什么——王源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王俊凯了,过了今天要见面又不知道是哪时,小孩嘴上不说,见面前心里肯定充满期待和欢喜,把两人见面的场景在脑海预演了一遍又一遍,此时不但落了空,家长的出现又抛出了个无解的难题,连她都觉得有点可怜。
“所以你逃跑了?”韩玮如心疼小孩,嘴上却不饶他,“之前跟我怎么理直气壮来着?见到家长就不行了?”
王源闷着头没吭声,于是她又道:“你以前就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不是……”王源摇摇头,却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纠结。
方才在王俊凯家门口的他,慌乱得不像是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出那样的反应。
凯妈妈对他来说是跟家人一样熟悉的人,他和王俊凯这么亲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到王俊凯的公寓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那一刻,两个人脸上还带着微微情动的神色,手指以过分暧昧的方式纠缠相扣,即使凯妈妈落在他俩身上的视线既没有探究也没有怀疑,他依旧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就算感觉到抽出手的那一刻王俊凯明显地僵了一下,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了声“阿姨好”,然后突兀地道:“我还有别的事,今天就先回去啦。”
凯妈妈脸上是一闪而过的迷惑和惊讶:“干嘛这么着急走?阿姨饭快做好了一起吃啊!”
“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送小凯回来,真的还有事,改天吧,”他脸上带着笑,手却在背后绞着衣摆,“阿姨好不容易来一趟,和小凯好好聚一聚吧。”
说着回头冲王俊凯笑了笑,极快地转身离开。
真的是落荒而逃。
王源知道自己的表现糟糕透顶,可那种怯懦也是他以前从未感受过的。过去在家长与众人面前和王俊凯肆无忌惮的相处似乎成了很久远的回忆,周围一切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距离也好,旁人的眼光也罢,当一切的一切都强调着他们不该靠太近时,他可能真的没办法做那个不为所动的圣人。
更何况,他们是真的问心有愧的。
“玮如姐……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王源想了很久,终于道,“那种找不到出路的感觉?”
韩玮如看着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详说什么,她知道王源现在需要的不是她来分享什么不愉快的回忆。
“因为想不出来什么好方法解决问题或者避免问题,所以就只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逃避问题。”王源低头道,“你都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怂……一直逃避的问题突然出现在眼前,下意识就逃跑了,真的,就跟本能似的。”
韩玮如露出了深思的表情:“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俩在一起挺久了吧?应该是你签约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不也是瞒着家里人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我也不知道……其实之前我们也没在一起多久,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来得及想这些问题……反正现在让我若无其事地隐瞒我真的做不到,我感觉这就是一种欺骗……”王源难得有些词不达意的苦恼——他和王俊凯确定了关系,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如果还要在至亲至爱的人面前佯装好兄弟好朋友,这里面悲惨的不止是谎言,还有他们那个看不到出路的未来。
韩玮如看着他颇为沉重的表情,过了好久才移开了视线,缓缓道:“王源,你认真了。”
“什么?”这话来得突然,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也可能是成熟了吧,我也说不准,”韩玮如笑了笑,重新发动了汽车,“虽然我是反对的,但还是得说实话,以前你年纪小,可能只是青春的荷尔蒙什么的,两个人在一起就行了,家人那边得过且过也是有的……现在为什么不一样了?因为你认真了,你开始打算两个人的未来了,所以没办法忽视这些问题。”
韩玮如说着,眼里颇有些叹息的意味:“你对这份感情郑重以待了,所以不想用逃避的态度敷衍,起码不想敷衍亲人这些自己在意的人。”
这种心思被旁人准确地描述出来,王源越发觉得艰涩又苦楚,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听韩玮如又道:“你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了逃跑吗?”
“因为你根本判断不出,说出口和瞒下去,到底哪一个更艰难。”

小孩落荒而逃的背影过于仓惶,让凯妈妈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下一刻自己儿子心事重重又有点尴尬的神情落在眼里,女人的第六感和作为妈妈的默契顿时就有点肆意蔓延了。
两个孩子这么大了,还手牵手回家是不是有点奇怪?牵就牵了为什么见到她要松开?
小孩手里提着购物袋,隐约可见是一些食材什么的,一起买了菜一个送一个回来却不留下来吃饭?
还是见了她所以不留下来?
方才在洗手间看到漱口杯里插着两只牙刷,不由猜测了好久小兔崽子是不是没到25就偷偷谈恋爱了,可是只有牙刷没个护肤品什么的又有点说不过去。
现在再看到两个人这般光景,还有曾经不是没有过的疑虑,一齐涌上心头就成了戳破那层窗户纸的工具。
“小凯……”凯妈妈看着儿子进门放下手中的东西,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偏向门口——本来就不怎么会表情管理的人,肢体语言更是明显——让她不由想要试探,“小源看着不怎么高兴,吵架了?”
“没、哪能呢……”王俊凯撑起脸上的笑容,试图转移话题,“好香的味道,辣子鸡?”
“那怎么一见我就跑呢?”可惜凯妈妈没有被他糊弄过去。
王俊凯心说还不是被吓到了,表面上还是相当镇定:“怎么会……他真的有事,下次再聚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去年你们不是一直在吵架,过年那会儿和好了就经常来往?”
“也没有,都挺忙的哪有那个时间……”王俊凯走进厨房想着分散一下自己妈妈的注意力,“辣椒放好少诶……不过还是算了,我过两天要录音,妈你觉得我新歌怎么样?”
凯妈妈翻炒了一下锅里的辣子鸡,漫不经心地道:“我看小源比过年时还瘦了些,是不是工作太忙了?”
“是吧?!我也觉得他又瘦了!他还非要跟我犟说胖了,身上半点肉都没有,一天天的说自己好好吃饭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估计尽吃那些零食了。他们公司也是可恶,行程那么满,每次工作完打电话不是半夜就是凌晨,本来说今天做点好的补一……那个……”
话说到一半王俊凯才发现自己又因为这个万年老话题激动过头说了不该说的话,无奈刹车太晚,想要圆回来已经回天无力,余光瞄到自家母亲大人眉头微皱神情严肃,心里除了咯噔一下之外只剩了一个念头——
姜还是老的辣。

“小凯,你老实告诉妈妈,你和小源是怎么回事?”心里的猜测指向了某一个确定的答案,但凯妈妈还是问不出“交往”两个字。
王俊凯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转过身面对自己妈妈的一瞬间,突然明白了王源方才落荒而逃的原因——
说出来?或者瞒下去?
面前好像只有这两个选项,可这它们看起来又都是错的。
要说谎吗?先不去计算有几分能瞒天过海的可能,他真的要说谎吗?
王源方才的仓惶和无措,有几分是他造成的呢?如果早一点告诉他妈妈,起码暗示一下,让家人有个心理准备,让王源有一些心安,刚才的状况也就不会那么糟糕了吧?
最重要的是,这份感情知道的没几个人,反对的占大多数,现在连他自己都要否认吗?
要说谎吗?
如果王源之后问其他今天的状况,问他妈妈有没有怀疑,他要怎么说呢?
如果他说谎了,要怎么告诉王源呢?
王源会因为他瞒了过去而心安,还是为他选择了瞒下去而不安呢?

“妈……”开口的声音都有点不像是他自己的,“我和王源儿……我们在一……”
“好了你不要说了!”凯妈妈没等他说完突兀地打断他,“饭好了先吃饭吧。”
“妈!你问的又不让我说了吗?!”自己的妈妈都是这样逃避的态度让王俊凯的不安中多了分绝望,语气也变得急切起来,“我和王源儿在一起了,我们在交往!”
下一秒凯妈妈的巴掌就落在了他脸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妈你早就猜到了不是吗?你要问我的不是吗?有那么难接受吗你说都不让我说出来?!”
看着儿子捂着脸神情几乎算得上是悲愤,凯妈妈也是又着急又难受:“这是能乱说的话吗?!你不想想后果吗?!”
“我没有乱说!我也想得到后果!可是我喜欢他你让我怎么办?”王俊凯放下手把另一侧脸伸过来,“你接着打好了!你打死我我也喜欢他你说怎么办?!”
没想到凯妈妈真的不由分说又给他一巴掌:“你长这么大我打过你几次?你自己不学好也就算了!还拖带着小源!我真的要打死你了!”
“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到底哪里错了?怎么就不学好了?!你今天最好打死我!不然我肯定还是要跟他在一起!”
凯妈妈的手扬起来却在对上儿子瞪着的没有丝毫犹豫的眼神中落了下了,末了居然捂住自己的脸哭了起来。
王俊凯本来急火攻心,看到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揽着他妈妈的肩膀:“妈你别哭啊,你哭什么……我求你了你别哭好不好……”
“小凯,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凯妈妈却哭得更厉害了,肩膀一抖一抖像个小女孩,“这件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你和小源以后怎么办啊……”
“妈你别哭了好不好……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俩好好的不就行了……那么多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你俩跟一般人一样吗?每天有多少人看着你自己不清楚?现在稍有个不留神都被说得那么难听,要是给人知道了你俩还不被口水淹死?你怎么不好非要搞这个……”
“妈!你怎么不明白呢?”听妈妈这么说王俊凯也急了,“这跟同性恋什么的没关系,我喜欢他,我喜欢王源儿,你究竟懂不懂?”
他说着喜欢,声音里夹带着难言表述的感情和不可违抗的宿命感,重重地敲在听的人心上,像是被重锤擂过。
凯妈妈沉默了良久——这件事情非要说是出乎意料其实反倒勉强,这么多年两个孩子有多好大人们也是看在眼里的,仔细想想同性也好异性也罢,两个人都没有让其他任何人走到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只是感情这种东西果然是不能勉强的,对象也好方向也罢,旁人所有的摸不着头脑和不可置信,对于当事人来说,也许真的就是一种顺其自然——终于缓缓道:“不应该让你俩那么亲近的……不应该让你俩一起这么久的。”
“可对我来说,遇见他是这辈子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王俊凯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轻声道,“妈你再疼我爱我,你也不是我,你不会明白他对我来说的意义。”
“小凯……不是妈妈不理解你,也不是妈妈不接受你们……哪有父母不希望子女幸福快乐,可是你们这样以后的负担不知道会有多重,妈妈希望你们能活得轻松一点你懂吗?”
“谁都想过轻松的生活……可是如果没有他,我这辈子恐怕都得像个孤魂野鬼一样飘飘荡荡了……”王俊凯想了半天才找到这个不怎么合适的比喻,“我们不是没有分开过,前年的时候……可是那种身心都空落落的感觉太难受了,真的太难受了,我一刻都不想再经历了。”
“我怕你们以后都会后悔的……”
“我已经后悔过了,前年跟他说分开就后悔了,不想再后悔第二次了。”王俊凯央求道,“妈,我不求你马上就接受,可是我求你不要一口否决我们,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不知道有多艰难……”
凯妈妈想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末了才犹犹豫豫地道:“好吧,我不否定,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你们俩凡事都要注意,不许做出格的事情,别突然给我们搞出个大新闻什么的,我这是知道了,你爸还有你周阿姨他们不知道的肯定会吓得背过气去的……”
“我明白,可是我也不想这么一直瞒下去,与其哪一天被发现不如我们主动坦白不是吗?”
“你先别着急,等我回去先跟你爸说吧,他要是没飞过来打死你我再去你周阿姨那里提一提……”凯妈妈说得轻松,眉头却一直皱着,末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背,“我警告你,不许对小源做什么过分的事,不然周阿姨那里我看你怎么交代!”
王俊凯稍稍安稳的心立刻就提了起来,尴尬地勉强笑了一下:“那个……过分的事情……不会是指……”
凯妈妈愣了一愣,看着儿子复杂的神情一瞬间明白了什么,顺手抄起一根大白萝卜就冲他劈头盖脸地打下去——
“我打死你算了!今天我打不死你回头你周阿姨也得打死你!”

心神不宁地踱着步子近三小时后,王源终于等到了王俊凯的电话。
“喂?你怎么样?阿姨没看出来什么吧?”秒接之后迅速抛出了一大串问题。
王俊凯在电话那头只有苦笑:“你是在等我电话吗?”
“不然呢?我又不好给你打,”王源紧张的时候语速飞快,“快回答我的问题,阿姨呢?”
“她去洗澡了,所以我才有空打给你。”
“嗯,那阿姨没有发现什么吧?”
“王源儿。”王俊凯突然叫了他一声。
王源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怎么了?”
“我跟我妈说了。”生怕吓到了小朋友,王俊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点。
一瞬间心跳和呼吸似乎都停止了,王源捂住手机听筒用力地拍了拍胸口才缓过气来:“……然后呢?”
“她揍了我一顿,”王俊凯笑了笑,略过了那些纠结的部分,“然后就好了。”
“你骗人,”小天蝎哪有那么好糊弄,“王俊凯你说老实话,阿姨她是什么反应?”
王俊凯知道他不安得很,宽慰道:“真的没骗你,刚开始反应还挺大,后来说开了就好了,我跟她说好了,不求她立刻就接受,但是也别一口否决我们……我们不要着急,一点一点来好不好?”
“……好。”王源感觉到自己眼眶有点发热,他有点后悔今天落荒而逃而不是留下了陪王俊凯一起面对,“我不应该走的,对不起。”
“得了吧,你留下干什么,替我挨打吗?”王俊凯笑道,“在我妈面前我们在一起只会火上浇油,等要告诉周阿姨的时候,我陪着你。”
王源也笑了下,没接他这话,只是问道:“真的挨打了?”
“真的!就拿着那个大白萝卜!抽得我疼死了!”王俊凯立刻诉苦,“我身受重伤,需要小源亲亲才能好。”
王源没理他那些不正经的话:“很严重吗?你说什么过激的话了吗阿姨那么生气?”
“啊……也没说什么……”王俊凯企图蒙混过关。
“你到底说什么了?”
“就说了……我们那啥了……”
“哪啥了?”王源一问出口立刻就明白了,气得差点扔了电话,“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你跟阿姨胡说什么呢你??”
王俊凯连忙辨白道:“不是我主动说的是她问的啊!你都不知道我妈打得我可惨了……”
“阿姨怎么不打死你算了,我妈要是知道了也要打死你的!”王源脸上发着烫,故作恶狠狠的语气。
“嘿嘿嘿……这点你和我妈倒是很有默契……不愧是一家人……”
王源对他这种不正经非常无语:“你别笑了,我没跟你开玩笑,估计到时候我妈也是揍你。”
“虽然替你挨打也没什么吧……但是为什么都是揍我??”王俊凯表示自己也是讨人喜欢的小孩啊。
王源却突然笑了笑,声音有点温柔:“因为你是哥哥啊。”
上一次听到王源这么说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小朋友长大了之后除了开玩笑外很少这么一本正经地说他是哥哥了,王俊凯觉得心里痒痒的:“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啊。”
“我什么都没说。”王源才不吃他这套,腹诽这家伙果然是很变态的居然喜欢这种兄弟play……不过大概是心底稍微轻松了一些,嘴角终于有了上扬的弧度。
王俊凯也没再故意逗他,只是问道:“王源儿,我们过一阵一起回重庆好不好?”
“怎么突然说这个?”王源愣了一下,“你是说……”
“嗯,我们回去吧,跟家人们说清楚,好不好?”

说出口还是瞒下去?
其实这两个选项并非都是错的,只是都很艰难罢了。
既然都很艰难,那不如选择对的那一个不是吗?

过了好久,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王源的回答——
“好,我们回去,回重庆去。”

------------
久等了。
假期快乐。
p.s.文中凯妈妈的态度引申自我妈妈对他们的感觉,所以并不是完全的理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