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5

【因为是两个人,因为是我和你,所以没关系。】

“你知道这个行业最可怕的错觉是什么吗?”
“就是以为红了就能随心所欲。”

玮如姐待人和善温柔,可这句话用再温和的方式说出来也是冷的。
王源看了一眼刚挂了电话从卧室出来的王俊凯,脸色不怎么好,所以转身进了浴室才接着道:“玮如姐,我和王俊凯只是……”
“事到如今你如果拿谎话搪塞我,未免也太对不起我对你付出的心血了,”韩玮如打断了他粉饰太平的试图,态度是公事公办时的严肃,“就像你知道一年多前我和谭向晖达成了协议一人领一个,我也知道你俩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们省掉打太极的部分,说正经的可以吗?”
“……可以,”王源其实也觉得再瞒着韩玮如没什么必要,所以单刀直入地问道,“那正经的是什么?”
韩玮如好像在说一件无所谓的小事:“你和王俊凯私下不要来往了。”
“玮如姐……”出乎意料的直白和决绝让王源心头突突直跳,“你真觉得这可行吗?”
“有什么不可行的?你别找他,他别见你,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韩玮如不知是听不出来他的质问还是刻意无视,“过去那一年你们不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好为难的?”
“我做不到。”王源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
“王源你……”
“一年前我以为他不要我自己跑掉了,所以才憋着气不去找他,”他没有对韩玮如再掩盖两个人过去,也没必要再掩盖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玮如姐,我认识他九年了,喜欢了他多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你却跟我说别再见他了,你觉得可能吗?”
“王源,”韩玮如听起来真的有点不太高兴了,“我之前跟你说让你把人生的剧本握在自己手里,是不是给了你一种错觉,以为自己可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别说你就算红透半边天也不能随心所欲,现在你复工还不到一年,才出了一张专辑,人气是很高,但是根基还薄弱得很你知道吗?”
“可是我就算……”
“你粉丝是不少,但是在这个行业有地位有话语权吗?不要怪我说话难听,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本随心所欲,”韩玮如不给他争辩的机会,“别对着那些天王巨星有样学样,等你被全世界的人叫‘哥哥’再说吧。”
“我没想过要怎样,我只是……”
“好了不要再辩了,这段时间我替你俩善后多少次你根本不知道,”韩玮如越说越生气,“今天是不行了,我让小童订了明天的航班,你赶快给我回北京来!”

手机响了三遍,王俊凯一次比一次挂断得快。
再响起时不再是电话,而是转战了微信——
“王俊凯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算我不说你难道没有感觉吗?我为你做的能为你做的比他多得多,你考虑一下可以吗?”
“一直以来都是你为他做这做那的,他为你做过什么?他根本没有我爱你,你好好想想就知道了。”
“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一时激动……这么长时间我们总归还是朋友吧?所以接我电话听我解释可以吗?”
“我知道很多事我爸都跟你说了,可是我还是想亲口跟你说,飞机要起飞了,等到了南京我们见面好不好?”
……
“你知道你的表情看起来像什么吗?”唐瑜看着王俊凯跟手机较劲,忍不住吐槽的冲动,“像吃到了苍蝇。”
一直皱着眉头的王俊凯终于笑了一下:“还真差不多……”
“是谭思思吧?”唐瑜的猜测没费什么劲,接收到对方惊讶的眼神不由笑道,“她喜欢你是圈内公开的秘密好吗?王源也是知道的,那会儿你俩互不联系的时候,他要是哪天脾气特别坏,不用猜就知道是发现了你跟谭思思有接触。”
想到那个不爱酸的小朋友闷头吃醋的模样,王俊凯心里有点疼又有点甜。
“哎哎哎,我要瞎了,请不要用表情秀恩爱好吗??”唐瑜一副被秀了一脸的模样,演了一会儿才回归了一本正经,“不过说实在的,你也别反应太激烈了,谭思思这种人,成为朋友可比树为敌人要划算多了。”
“我当然知道……她也一直说自己是我的好朋友,可是有的时候发生了冲突才知道,很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王俊凯眼中有陷入矛盾的不解,“说是朋友,说都是为你好,可当你有了自己的决定时不但不支持,反倒跑去站在对立面,这算什么?”
见唐瑜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王俊凯继续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有的时候也会觉得很迷茫……周围很多人都会对你很好,说很喜欢你什么的,包括粉丝也是……可是当你的回应没有符合他们的期望时,他们又会觉得是你背叛了,全然不顾你最初并没有用什么不实际的承诺去换取他们的喜欢和付出……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就会让人没来由地对人际交往很没安全感。”
“说到底,”唐瑜嘲讽地笑了笑,“哪有什么无需回报的付出,哪有什么无需回应的感情,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反正我是不懂了……”王俊凯露出一丝苦笑,“而且这两年独自接触得人多了,就会觉得更不懂,太多人说一套做一套,完全不明白在想什么,有时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也会搞得很复杂……感觉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藏起来大多数,只拿最体面的样子与人接触,也许这就是交往时总有违和感的原因吧。”
“这种伪装,其实是人的本能吧,你我也是如此,”唐瑜想了想道,“王源呢?王源不会让你有这种感觉?”
听到这个问题,王俊凯忍不住笑了笑:“王源儿啊……他不一样。”
回忆涌上心头,让他在跟唐瑜描述的时候都蒙上了温柔的光晕,满溢着不可量化的感情:“我们认识的时候他还很小很小,完全没有这种意识,心里是怎么样全都写在脸上,再大一些的时候学会隐藏一些情绪了,可是跟我一起时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再后来……”
“再后来?”
“再后来那些所谓的成熟、所谓的伪装对我们来说都毫无意义了,互相太了解了,”王俊凯眼神落在虚无的某处不知在想什么,“也许是因为一开始就在一起吧,从始至终都懂他,他也懂我,生气也好误会也罢,他肆无忌惮地把自己全部的样子抛在我面前,可偏偏所有样子我都喜欢,所以没办法,我就只好这么喜欢他了。这种感觉,一生只有一次,遇见了就是庆幸,我真的觉得从小就认识他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唐瑜本以为自己在跟王俊凯讨论很严肃的问题,没想到后来跑了偏,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正想吐槽一下扳回一局,却见王源刚好从浴室出来,脸色实在不算好,连忙道:“打完电话了?玮如姐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让我回北京再说。”王源含糊其辞,视线却落在王俊凯写满忧虑的脸上,“小童给我发信息说到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唐瑜识相地先站起身:“做戏做全套,我跟你的车走,先去外边等你。”

“没事吧?”只剩下两人的时候,王俊凯才问道。
“没事。”王源下意识答道。
大老虎一脸不满:“没事的话,你站那么远干什么?”
王源笑了笑,也没反驳也没说话,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坐在他大腿上。
“再问你一遍,”王俊凯还是一根筋的样子,“没事吧?”
腿上的小家伙挪动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揽住了他的脖子:“刚才有事,现在没事了。”
一直绷着脸的家伙终于露出了笑容,手臂又紧了紧。
“那你呢?”王源也问他。
王俊凯把脸埋在他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吻了吻他的耳垂,看着白嫩嫩的小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刚才有事,现在也没事了。”
“不许学哥说话,”王源笑了笑,表情中沉重的那个部分却没有被全部抹去:“以后看来也不会轻松,没关系吗?”
王俊凯很认真地想了想,不答反问:“可能还是不能经常见面,没关系吗?你生气了生病了我不一定在身边,没关系吗?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隔着电话寂寞,没关系吗?最后的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也不知道有没有结果,没关系吗?”
这些问题不是没想过,过去也不是没经历过,但扑面而来的时候还是带着山崩地裂似的重量,王源呼吸不畅地思考了半天,末了也是反问:“不能经常见面,但会尽力争取机会,有机会绝不错过,可以吗?”
“可以。”
“我生气了生病了你不一定在身边,那我就尽量不生气不生病,你也尽量照顾好自己,可以吗?”
“可以。”
“隔着电话寂寞的时候,唱歌给我听,我也会唱歌给你听,可以吗?”
“可以。”
“最后的最后,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也不知道有没有结果,但我们一起努力,可以吗?”
“可以。”
那种心口被压着的不畅并没有减少,连带着连鼻腔都酸涩了起来,可是王源没有流泪,他尽力勾起了嘴角,揽着王俊凯脖子的手臂收紧了一些——
“那就没关系了……因为是两个人,因为是我和你,所以没关系。”
“嗯。”
“那你呢,没关系吗?”
王俊凯看着他比哭还惨的笑,只觉得怀中的人压在他心口的分量又重了几分,于是也努力地对着他笑:“因为你没关系,所以我也没关系。”

已经不是交通拥堵的时间,车速保持着小风吹进车窗很舒爽的程度。
唐瑜观察了一会儿王源迎着风的侧脸,见他鼻尖微红眼睛周围却干干爽爽,心里计算了一下递纸巾的必要性,最后还是选择了默不作声。
意外的是前边开着车的小童瞟了好几眼后视镜,突然开口道:“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能好好陪着你照顾你的人。”
这话一听就是说给王源听的,可后座两人还是反应了半晌。
王源本来心里就不痛快,回过那话的味儿后,开口时就冲了一些:“哦?那你觉得谁……”
“哎哎哎!说得对!”唐瑜前一刻看着王源一脸“Excuse me?你谁啊??”的表情,就知道他心情不好嘴上肯定没个把门的,生怕他乱说话留下把柄,连忙打断道,“王源我跟你说我也觉得现在这几个人照顾你忙不过来,你的通告和行程之后肯定会更多,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跑,总得有人跟着有人留守,公司有几个人不错我回头给你介绍……”
王源在唐瑜的碎碎念中缓过了神,整理了一下情绪听他唠叨完,递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嗯,你说得对,回头我跟玮如姐商量一下,谢谢。”
唐瑜松了口气一副“我知道你很崇拜很感激我但这都是举手之劳”的表情,冲他点了点头后功成身退。

谭思思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弱女子模样,但性格却遗传了谭向晖的十之八九,决心和行动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说要来南京,就立刻不管不顾跑了来。
王俊凯即使不想见她,也明白有些事情不说清楚永远没个了断。
之前他刚签了谭向晖的公司时,身边没什么朋友,刚好谭思思也算是个明白人没有什么越界的举动和表示,两个人相安无事勉强称得上是友人,不过经过这么一遭,再见面时难免尴尬。
“俊凯……”直到主盘被撤下去,谭思思才打破了几乎贯穿整顿饭的沉默和尴尬,“我得先跟你道歉,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的错,对不起。”
王俊凯不是很会应对这种坦然,但也不想模棱两可地让这件事情得过且过,跟王源分开时的郁郁此时还未疏散,回答时便带了些情绪:“我不想虚伪地跟你说没关系,这件事不可能没关系……但我也没有计较更多的打算,所以就翻篇吧。”
这样生硬的态度与王俊凯一贯的和善不太相符,谭思思消化了半天,识相地转移了话题:“我想我爸应该跟你提了,很多事情我们都是为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想到王俊凯这次直接生硬地打断了她,“你想说你们都是为我好,你们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你们为我挡了很多困难……我也知道我到公司来后过得很平顺,只要专心工作就好,没有浪费很多事情在别人都得应对的什么应酬上面……这是谭哥和你的好意,我不但领受了,也非常感谢……可是这并不是能让我听从你们摆布的理由。”
“我并没有摆布你的意思!”谭思思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为你做这些也是因为……”
“谭哥是有眼光和远见的生意人,当初签我不可能是因为你喜欢我这么简单,现在也不可能因为我不能回应你就怎么样,”王俊凯语速很快,他怕自己一慢下来就错失了逻辑这么清楚的时刻,“我知道我的价值不在那些所谓的礼尚往来之中,谭哥也知道,所以你们不用拿这些话来压我,这种压力根本没用也没有任何意义。”
过去王俊凯对她总是温和有礼,跟天生语死早也有点关系吧,从没有认真对她说过什么,所以此刻看着王俊凯清明的眼神听着他坚定的话语,谭思思想辩白却只是语塞,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害怕这样的王俊凯,还是该更喜欢他。
“你说喜欢我,我很感激,可是你也该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王俊凯说到此处眼神才露出了温柔的神情,“我非常非常喜欢他,不会再有其他的选择和心思了,我会小心保护好自己和他,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让我的喜欢为这份工作作牺牲,希望你能理解吧。”
“今天说的话我也会跟谭哥再说一次,抱歉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没办法回应你的好意,”末了,王俊凯终于笑了笑,“不过我相信谭哥,会做出对他自己更有利的选择。”

韩玮如做好了跟王源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认识接触也近两年了,这个天蝎小男生心思多多又有主见,难缠起来多有杀伤力她是见识过的。
不过她还是有必胜的决心,毕竟王源是个活得很通透的人,把困难和利弊跟他分析清楚,再开一张以后怎样怎样的空头支票给些希望,暂时把他们感情的小火苗熄灭下去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让韩玮如没想到的是,王源回到北京后拿出了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态度。
听完她的“语重心长”和“推心置腹”,王源没有过多地解释或征求什么,只是淡淡道:“玮如姐,你说的那些从你的角度也许都对,在我看来也不是都错,但是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这世上就算所有事情都能勉强,感情也不能勉强。”
“我没勉强你不喜欢他,我只是……”韩玮如连忙道。
“我知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王源摇摇头,“一年多前我跟你说过,回归本来面目也不错,那个时候你说了很多话,关于梦想和尊严什么的,还有我想走的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我当时就觉得你说得对,不能所有的事情都看很开,不能只是努力做能做的部分,也应该努力争取,把剧本握在自己手里的意义不就在于自己掌握剧情吗?”
“工作是如此,感情也是如此,”王源依旧以那种特有的心平气和与令人无法拒绝的态度表达自己的意思,“我一直以为自己很看得开,遇事不急进,这是比王俊凯更成熟的地方。但后来才发现不是,这还是因为玮如姐你才发现的……很多事情不能说不在意,也不能忍耐不能看开,一定要为它学会能屈能伸,要思考解决问题,要在该拼一下的时候放手一搏,这样才能在最后不两手空空,这样才能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发现自己设想好的一切都没有顺理成章地进行,韩玮如不知道自己是该为此生气,还是该高兴王源不止听进去了她说过的那些话,还学会了活学活用反将她一军。
王源也没等她想清楚,接着说道:“这都是你教我的,所以我一年多前选择了跟你签约,所以我现在要选择不放弃王俊凯,之前那次他已经为我俩做了很多了,我不想等他为我走完九十九步后再走那一步。”
“我跟他应该是那种,一起走五十步的关系。”

王俊凯和王源都喜欢诚信的人,王俊凯和王源都是说话算数的人。
所以等王俊凯完成了在南京的通告回到北京,就立刻迫不及待地约着他的小朋友要见面。
两个人成功汇合后王源也不忘嘲笑王俊凯向助理借的车太破,一路吐槽着手摇式的车窗和不能调整角度的座椅。
“好啦好啦,这不是为了低调嘛,”王俊凯一边笑着开车一边不走心地安慰,“我叫助理帮忙去超市买了东西,回去做饭给你吃。”
“真的真的?”小朋友一下子就把槽点抛之脑后,开始扭着身子看后座上有什么食材,“王俊凯你自己说!你都多久没有做饭给我吃了??”
王俊凯觉得自己是收不住脸上的笑了,腾出手拉着小朋友坐好,心说都这么大了有时还跟以前一个调皮样,却又觉得这样的王源可爱得不行:“真的,今天露一手给你。”
“那我也大发慈悲不玩游戏了看你做饭,”王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突然又转了情绪满含抱怨,“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一起逛个超市什么的啊……”
这话说得有些心酸,王俊凯也挺无可奈何,只能揉揉王源的脑袋以示安慰。
他不想随口许一个不知能不能实现的承诺,毕竟从很多年前开始他们就失去了像常人一样享受生活的权利,如今的身份和关系更不许他们在公众面前有一丝一毫的亲密。
一起逛街,一起买菜,这些全天下情侣都能做的事情,他俩却不能做。

好在都不是悲观的人,很快两人就将那一瞬间的伤感抛之脑后,满心都是能相聚的欢喜。
一路从车库亲昵地打闹到公寓门口,大老虎看着小兔子的眼神已经带了些炽热的温度,一边腹诽着要不要在做饭前先吃顿别的,一边又不忍他的小朋友饿肚子辛苦,自相矛盾得郁闷。
王源怎会看不出他的那些小心思,一边掩饰着自己泛红的耳廓,一边催促他开门,拿出好久不见这个烂理由打算进门就给他的傻家伙一个大福利。
王俊凯心猿意马地摸钥匙开门,却在钥匙转动半圈后怔了一下。
“怎么了?”王源不解。

转半圈就开了,没有反锁。
这不是他的风格,他是有强迫症的人。
下意识把小朋友挡在身后,轻轻推开了门。

听到门响从厨房出来的人带来的却不止是惊吓这么简单——
“回来了?诶?小源也一起??”

王俊凯在手中的购物袋要脱手的一瞬间握紧了手指,却感觉到另一只手里王源的手迅速抽走了。
开口时声音有点艰涩——

“妈。”


--------------------------
BGM:《想自由》-林宥嘉
真的蛮应景的,有兴致的宝宝们听着再看一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