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4

【你就是我认定的答案,任何人都无权篡改。】

急促的欢愉之后,是身体和心理同时张开的巨网,叫嚣着渴望,叫嚣着欲壑难填。
那双桃花眼里总是感情丰沛,总是深邃辽阔,此时又汹涌着深深的渴求,直白又隐忍地落在王源眼底,让他避无可避。
事实上,他并没有逃避的冲动。
这样零距离的亲密接触和身体纠缠,其实并不足够。
他们太久没见面了,太难单独相处了,即使这样愉悦的过程也没有给他一种踏实感,他需要得更多。
他是如此,王俊凯也是如此。
一句“我喜欢你”也许能表达感情,却不能诉说全部情绪。
疯狂地想要的,是最最亲密无间的结合。
那颗最喜欢的糖果,握在手心里还不够,一定要放在嘴里一点点品尝,让那甜滋滋的味道顺着味蕾深入血脉,最后与自己融为一体,这样才可以。

所以王俊凯揉着王源汗湿的鬓发,凑近了他,轻声地问道:“可以吗?”
所以王源轻轻蹭了蹭他的腰身,眼里带笑又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拧暗了床头的灯。
开口时嗓音已经有了些诱人的喑哑:“可以。”

王俊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慌不择路。
不是他不明白该做什么或者该怎么做,而是那些所谓的知晓和了解,碰上王源纤巧的身体和软软的眼神,就变成了令他手足无措的狂喜。
他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矛盾。
身体是急切渴望的,好像恨不得将眼前的人一口吞掉。心理又希望将这甜腻的前戏做足最长,好让这难耐的快意再延长一会儿。
他看着王源一半迷蒙一半坚定的眼睛,想说什么却感觉到言辞的无力,最后什么都没说,埋首含住了那总是翘出可爱形状的嘴唇,然后将手指探入了那禁忌之地。
都是第一次,都没有经验,可是某些事情就是一种的本能,尤其是当你渴求到极致的时候。
进去的时候,王俊凯清晰地听到王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他抬起头看到他一瞬间就退了潮红的脸和有些发抖的嘴唇,连忙停下了动作,他都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
可是王源没有推拒没有说什么,只是紧闭着眼,等自己缓过那一阵最初的疼痛后,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微微睁开眼睛,冲他点了点头。
俯下了身的时候,王俊凯轻轻抱住了王源。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浮上心尖,那是一种夹杂着喜悦的心疼。
有点像是分别的时候小朋友说想他,那种又欣喜又心酸的感觉。
那句“我喜欢你”,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王源是何等骄傲的人,愿意用这种方式接纳他,当中究竟痴缠着多少没有表达的感情,念及就觉得想流泪。
与这念头相比,身体的极度欢愉倒显得成为其次了。
不过理智尚存的时间着实短暂,当快意顺着最敏感的部位上浮到大脑时,一切都难以控制了。
即便身下的人看起来呼吸和摆动都十分痛苦,王俊凯还是克制不住那拼命索取的动作,尤其是每次达到最深处时王源嘴里不由自主流出来的闷哼或喘息,简直能把他逼疯。
那声音还是有些痛苦的,可微微嘶哑的清亮嗓音却会勾魂般,牵扯着他的冲动和进出。
碰到某一处时,王源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八度,甚至有了剧烈的颤抖,王俊凯一愣,试探着又碰了一下,这一下的反应更为明显,王源甚至难耐般地抬了抬腰身。
于是他克制了自己想要横冲直撞的欲望,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耐心去取悦怀抱中的这个人,直到小朋友突然带着哭腔要他停下来。
本来王俊凯以为他是疼了,但看神情又实在不像,又动了两下,小朋友开始羞涩地推脱躲闪:“王俊凯……王俊凯,别了……别了,我……”
“王源儿,”王俊凯一把握住他推搡着自己的手臂,勾起唇角俯身在他的耳畔,声音带着低语时特有的性感,“你该不会以为,这种事只有我一个人会爽到吧?”
“你可以、去死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王源也嘴上不饶人。
可王俊凯偏爱他与所有人友好,却只对自己无所顾忌地毒舌这一点,低低笑着,更加肆无忌惮地挑逗那一处敏感点。
王源白他一眼,握着他手臂的手却收紧又放松,气音带了颤,愈发诱人深入。
体温交织的部位像是带了电流,接触的时候有种电光火石般地快意积累,逐渐成了一种让人难耐的酥麻感肆意蔓延,让四肢舒展了又难耐地磨蹭,让整个人都陷入离畅快还差一步的漩涡,欲哭又欲叫,几乎失了神智。
即便是这样,王俊凯的动作也是异常温柔的。
手指在怀中人每一寸肌肤抚过,带着最热切的情绪和最小心的怜爱,即便清楚王源跟他一样是最坚强的男生,可他还是忍不住要把这人放在心尖去疼去爱。
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也不过如此。
临界点的前一刻王俊凯突然后退似乎想要抽身,王源却不知怎么地揽住了他的后背,手指颤动有点像是抚摸,然后微不可循地摇了摇头,神情温软:“……就这样吧。”
潮水来得猛烈又漫长,从亲密接触的部位荡起,一波波地冲击着身体和大脑,撞得人意识模糊。
王俊凯在这飘忽荡漾中伸手轻轻抚摸王源的脸,低下头与他额头相触,眼里有高潮余韵的狂乱,有满溢着几乎要将对方淹没的爱意,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歉疚与疼惜。
他亲了亲王源泛着光的眼睛和被汗湿了的鼻尖,成年后愈加硬朗的嗓音说出的话却是极温柔的:“源儿……我觉得,我太过喜欢你了。”
可他的小朋友不吃这套,缓过漫长快意造成的失神后,很快地抬起头咬了一下他的耳垂,眼里有些不依不饶的嗔怪:“王俊凯……我觉得,你还可以更喜欢我一些。”
一点儿亏都不吃的小朋友真让人烦恼。
可是这样的烦恼,他一辈子恐怕都烦不够。
心脏被甜意塞满的时候,身体似乎也反馈着不满足,王俊凯也不与王源争执这喜欢是不是已经到了无法再多的地步,只是再次轻轻捏了捏他的腰,不由分说地向他索要更多。

真的是奇迹一般的你和我。
相识快九年,陪伴彼此走过漫长的、艰难的、荣耀的岁月,分享同样的梦想和舞台,即便分别也让对方成为最特别最缠绵的惦念,做彼此最忠诚的朋友、亲人和恋人。
第一个十指交握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用力拥抱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用爱亲吻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享有最亲密接触的是彼此。
然后,也将拥有永远完完整整的、全部的对方。
别人眼中不可饶恕的离经叛道,就是我们用尽全力才找到的答案。

阳光刺痛眼睛的晨起并不怎么愉快。
王源皱着眉头避过那丝光线,却在睁开眼睛的瞬间心里猛然软了一下。
窗帘露着个小小的缝隙,早晨的阳光悄然透过,打在一枚简单朴素的戒指上。
那枚戒指就套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
而他的手,被另一只戴着同样戒指的手握着。
握得很紧,他稍稍一动就收得更紧。
说没有不适是假的,可是身体和被窝都干燥温暖,甚至连头发都是干爽的。昨晚到最后他沉沉睡了过去,天知道某个傻子是怎样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收拾,竟没有弄醒他。
毫无疑问的,王俊凯会把他照顾得很好。
心里的满足似乎并不比昨晚达到愉悦顶峰的时候少,可又包裹着一重莫名的羞赧,让他不由低了头,轻轻去蹭脑袋枕着的手臂。
手臂的主人似乎是被他弄得有些将醒未醒,抬起了小臂摸他脑袋。
王源仗着自己背对着那人,偷偷勾起了嘴角,微微向后蹭了蹭。
这一动不要紧,原本只是轻微不适的某处,突然就被牵引出了火辣辣地痛感,让他一瞬间蜷起身体,屏住了呼吸。
王俊凯在他这样的动静中终于醒了过来,下意识就抱紧了他。
被这个亲密的动作无意间弄得更痛,王源抬手就向后一肘:“王俊凯!松手!”
“怎么了怎么了?”吃痛后才彻底清醒的傻家伙连声问,然后难得智商在线明白了缘由,抬手就掀被子,“疼吗?我看看有没有……”
“你看什么看?!”那种隐秘的痛感和微妙的酥麻掺杂在一起,弄的人不爽又心烦,王源涨红着脸“啪”地一下拍掉他的手。
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小朋友是不好意思了,只是耳廓微红的颜色实在好看,所以忍不住作死地又去逗弄:“可我昨晚看的时候明明好着呢……”
“你特么闭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王源不顾不适回过头怒视他,好像下一秒真的要咬他一口,“谁问你了……不对、谁让你看了?!”
“好好好,不看不看……”昨晚吃饱独自心满意足的大老虎这会儿敞着虎牙笑,似逗似慰地哄骗白白嫩嫩的小兔子,双臂却温柔地拥住了人,感受到怀中纤细的身体,不由叹气,“还是没长什么肉……”
“请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王源在他怀里放松了身体觉得相当惬意,嘴里却尽是反话,“嫌硬你可以去抱别人。”
王俊凯连忙义正言辞地为他的小朋友正名:“谁说的?谁说硬了?明明软得很啊……”
好好的话捎带上昨晚的疯狂让人忍不住想歪,王源一瞬间就耳朵红得像要滴血:“王俊凯!”
“怎么了我的宝宝?”
“……哥不想跟你说话了。”

有些事情,有的人,就像高纯度的海洛因,碰一下都戒不掉。
两个人连对彼此的渴望都是默契的,所以那天晚上的温存意料之中没能变成偶然事件。
只是现实条件有限也是不可忽视的,除了偶尔同时在北京之外,就只有见缝插针地在通告间隙见上一面,有时当面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热恋中的人似乎都有种横冲直撞的猛劲儿,两个人来往得愈发密切,同城必见面不说,有时还会刻意去碰一下行程,在工作中为私事开个后门。
六月的时候王俊凯接了个综艺节目,好巧不巧跟唐瑜同台,王源在电话里羡慕地冒酸泡泡:“为什么是痰盂那个家伙跟你一起录节目……”
被小朋友带着怨念的撒娇萌出一脸血,王俊凯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天还起誓要好好工作绝不分心:“那你要不要来?最近有没有能调整的行程?”
“最近倒是排得不满……”王源在那边对着iPad上的日程嘟囔,“只是总是调整也不大好,而且我们同城的频率确实有点高……”
话虽这么说,王源最后还是找了一通理由跟唐瑜一起搭了飞机跑到南京,美曰其名去见某位知名的音乐制作人,实际上下了飞机就直奔王俊凯所在的酒店了。
意料之中是王俊凯穿得相当帅气在酒店房间急不可耐地等他。
意料之外是没到二十分钟唐瑜突然出现急促地敲响了房门。

进门的时候看见两个人松开的衬衣领口和微乱的头发,唐瑜有点不忍直视又有点无奈。
“臭痰盂!你不是说还有饭局要出去吗?”王源一脸不爽地叫他黑称,“突然跑到这来干什么?”
唐瑜一脸不愿搭理他的样子:“你以为我有心情过来看你们秀恩爱闪瞎眼?电灯泡当多了会孤独终老的好吗??”
顿了一顿才尽量心平气和地道:“玮如姐让我来的,你俩,想平安无事就赶紧整理好衣服头发,乖乖让我拍张合影发微博。”
“发微博?”王俊凯皱了眉头,“你是疯了吗?我和王源现在不能……”
“原来你知道你俩不能同框啊?”唐瑜送俩人一人一个大白眼,手机扔出来上面是两个人一前一后进酒店的照片,“麻烦你们谈个恋爱能别让我大老远地跑来擦屁股好吗?”
看到王源瞬间难看的脸色,唐瑜好心地又补充道:“放心,照片已经买回来不会发布的,玮如姐让我发微博只是为了有备无患多留一手,刚好我和王俊凯马上要一起上通告,就当你牵线我俩熟悉一下,也算是有个由头……不过说实话,你俩这段时间被拍的次数估计不少了,媒体和粉丝不是傻子,尤其是你俩以前也是暧昧过的,长点儿心吧。”
“玮如姐只说让你过来善后?”事情听起来还不到造成严重后果的地步,王源稍微定了定心问道。
“她现在有别的事情在忙,一会儿会给你电话的,小童晚点过来接你,既然这事公开了也要做像一点,”唐瑜催着两人把照片拍了,酝酿了一下内容发微博,一边又对王俊凯道,“对了,这照片其实是谭老板传给玮如姐的,你要不要去打个电话什么的?”
“谭哥?”王俊凯一怔,有点跟不上思路。
“你没看水印吗?这个工作室不是跟你们公司有长期合作?”唐瑜点点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里面的缘故只怕不这么简单,所以你还是打电话去问问吧。”
王俊凯掏出手机走到套间里面去了,王源一直紧绷着面孔上才浮出一丝慌乱。
察觉到他不安的唐瑜笑了笑,收起手机道:“王小源儿,多大点儿事啊?就吓成这样了?”
“我们这段时间确实有点得意忘形了,”王源脸色虽难看,开口说话时的声音还是稳定的,“纸包不住火,早晚会露馅的。”
唐瑜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不可能说谎安慰你说不会被发现,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自以为天衣无缝实际上外人看起来明显得不得了,但现实就是如此你打算怎么办?跟他说分手图个安全?还是两个人甩手不干了图个痛快?”
“唐瑜……你真的不太会说话,”王源叹气,“这两个选项都不理想,且不说我跟他现在分不开,自以为是地说分手这种事是那个傻子的风格,我才不干……可是真的甩手不干……”
“怎么,舍不得?”
“我不是舍不得名利,我是舍不得让他离开这个舞台。”说这话时王源眼里终于有了暖意,“我要是开口他肯定是愿意的,但是那样太自私了,独占他的一切真的太自私了。”

电话接通的那刻,谭向晖单刀直入地道:“看到照片了?”
“谭哥……”王俊凯的惊讶很短暂,“真是你给的?”
“没错,本来我自己解决了也是可以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给不了你教训,得给王源那边一些压力,”谭向晖慢悠悠地道,“更何况我和韩玮如也有过合作,算是给她一些提醒吧。”
王俊凯没理他这些废话:“那个工作室明明跟我们有合作,为什么跑来拍我的照片?”
“思思让他们拍的。”答案言简意赅。
王俊凯一怔,下一刻声音里就有了怒意:“谭哥,我也是在给你赚钱的,这种事情不应该吧?”
谭向晖却没直接答他的话,而是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签约那天我跟你说过,这个行业里手段不温不火,人也只能不温不火,为了出名可以不择手段,那才是明星。”
“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都一直是在踏踏实实工作,没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切也都顺顺利利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明白跟你说吧,思思喜欢你,所以有些事情公司和我个人能帮你挡的都挡了,于公也好于私也好,我都相当够意思了。”
“这次的事情也是,我发现思思干这事,私底下自然也会教训她,可是我也要给你提个醒,别不领我们父女俩的情,不然以后你的日子也没这么舒坦。有些事情,玩玩也就算了,你要是认了真,那我们之间也就尴尬了。”
王俊凯沉默地听了一会儿,过了好久才慢慢地道:“感情的事情,我从来不玩。”

回到客厅的时候,王源刚好跑去一边接韩玮如的电话。
唐瑜看他脸色不太好,好心问道:“怎么了?被教训了?你也别太当回事,老板们都是有情绪的……”
“没事,”王俊凯笑了笑,“只不过我以前一直以为,感情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现在才发现,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为了维护一份感情是要努力战斗的。”
“说句很俗的话,有得必有失吧,我们得到的很多,有的时候就得付出代价,只不过你得明白,”唐瑜点点头,也笑——
“不要为此牺牲一切,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

六月已经很暖了,在窗边接电话的王源却觉得风很冷。
可是电话那头玮如姐的话似乎更冷:“王源,你知道这个行业最可怕的错觉是什么?”

“就是以为红了就能随心所欲。”


--------------
又努力了,这两天加班真的够呛,字数是爆不了了。
某位可爱的姑凉,没有链接不要失望,葵式车技也没有太惨对吧哈哈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