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2

【不要仗着我了解你,就在该说喜欢的时候保持沉默。】

隐藏一个最深重的秘密,是什么感觉?
像是黑夜中踩着钢丝,一步不慎,就是命丧黄泉。
拥有一份最深切的感情,是什么感觉?
如同躺在云朵中晒太阳,温暖柔软,沉溺着无法自拔。

可是如果有一天,这份感情变成了那个秘密,又该怎么办?

“你还记不记得,前年夏天我们在台湾,我跟你们说公司要推新组合的事情?”
小任姐的问题好像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王源想了有半分钟才不太确定地道:“记得……”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总是跟你俩说,关系好这件事情不要总表现在人前?”
“我记得……”这个王源倒是真的记得清楚,“可是为什么突然说这些?”
“因为很多事情在前年夏天就开始了,其实在更早之前,就已经露出苗头了,也不知道该庆幸你俩承受能力强还是该说你们不懂事,总之就是上赶着往套里钻。”小任姐沉下声,凭空为这些话增加了些压力。
王源笑了笑:“那又怎么样?说我们排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后来还不是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
“可是如果原因是普罗大众所不能接受的呢?”
王源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怎么可能,捕风捉影的事情……”
“你跟我说捕风捉影,可当时你俩什么情况明眼人心里都清楚吧?”小任姐说着突然笑了笑,“其实说起来挺有意思的,我也经常忍不住猜你俩是开窍了呢?还是还懵懂着呢?”
突然被提起这事,王源忍不住脸上发烫:“你说什么呢小任姐……”
“可是,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接受的吧?”小任姐却突然收敛了笑容,“尤其是三个人本来就亲疏有别,你和小凯之间如果再多一层特殊关系的话,有些人肯定是要急着跳脚的,当然不只是急着跳脚,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你明白吗?”
王源当然明白,这些问题他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感情这种东西,又不是因为有阻碍就能凭空消失的:“无凭无据的事情……说实在的,就算前年他们拿这个来说事,我和王俊凯不认,他们又能怎样?”
“你以为真的有人傻到同时攻击你们两个人?那样一对二的事情想想都知道行不通吧?你发第一首单曲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后来还有一次,你也不记得了?”小任姐不想把难看的事实说得太明白,“前年那么多事情凑在一起怎么会是巧合?你现在还想不透么?”
人总是看到自己想看的,而忽略的大部分中却往往隐藏着真相。
一直以来王源不是没想过,他只是不愿意往某些方面去想。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度别人是鲁迅先生的风格,不是他的。
可是小任姐话说的模糊意思却明了,由不得他不想。
背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早些年粉丝闹出的那件事情还历历在目,三年前的风波又起也是记忆犹新,而前年的时候居然还打算扯上王俊凯再来一次?
机关算尽,步步为营。
先是抹黑他和粉丝有不正当联系,又暗示他亲近高层争夺资源,再把利用亲密关系拉拢王俊凯排挤队友的大帽子扣在他头上,到时候别说会二对一群起而攻之,就是自家粉丝恐怕也要军心动摇。
从一开始,被针对的就是他一个人。
消灭一个对手,踩着另一个再往上爬一截,算盘打得真的好响。
想想那个时候公司并没有任何管理他们的意思,拼了命地接了几场活动赚钱,然后跑去筹划新的组合——这样无疑是在另辟新路之前捞最后一笔。
只怕当时只有他和王俊凯被蒙在鼓里……不,不对。
其实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而且如果不是王俊凯先一步离开,等待他的估计会是一场终身难忘噩梦。
“抱歉,源源……那个时候我们也是觉得公司有些决定很奇怪,”小任姐的歉意倒是很诚恳,“但你也知道,人早就不是原来那些人了,想要瞒过我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王源未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不都好好的。”
“是啊,你们现在都很好,”小任姐笑了笑,“其实小凯一开始拍《青苔》的时候谭向晖就已经抛来了橄榄枝,他一直没理会,没想到后来利用这一点把事情摆平了,虽然让你生了好大的气吧,但也是相当聪明的做法了。”
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张收据,想起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进后海的戒指,王源觉得心脏狠狠地痛了一下,低声喃喃道:“他哪里是聪明啊……”

王俊凯哪里是聪明啊,王俊凯是了解他。
如果,如果那个时候王俊凯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跟他一起死撑着,那后来会怎么样呢?
王源都不用想象自己在那个场景中,就能推断出当时会做的决定——
他会跟王俊凯说分手,然后离他远远的,把两人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
即使自己百口莫辩,他也不会让王俊凯跟他一起深陷泥潭。
而且那个时候他们刚刚凭着一腔热血和耐不住的性子将感情碰撞到一处,如果这份感情真的有被昭示于众的危险,他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肯定没有。
在那个年纪,又是那样的身份,两个人除了矢口否认这份感情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办法,甚至有了这一次未来想再在一起都几乎成了不可能。
他们将必须亲自将自己所珍惜的东西抹杀掉。
这个结局他想得到,当时的王俊凯自然也想得到。
所以那个一贯耿直的家伙第一次选择了曲线救国,打算借着工作的名义跟他分开,却又买了戒指要确定两人的关系。
可惜那个家伙果然还是个笨蛋,想得很好,执行起来除了惹得他生了一年多的气之外没落得任何好。
但即使计划没有顺利执行,这些依旧是王俊凯比他成熟的地方——退一步,低一次头,保护对自己来说更重要的东西,而不是梗着脖子倔强到底弄得伤痕累累。

现在隔了一年多的再次站在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地方,王源依旧能感受到十八岁生日那天凌晨回到这里的感觉。
黑暗,阴冷,不安。
心脏抽搐着疼,鼻腔里都是酸楚,浑身像泡在冰水里一样又湿又冷。
那个时候狠着心跟他说要走的王俊凯会不会少痛一点呢?
他突然想起那年秋天两个人相拥而眠的时候,王俊凯对他说:“王源儿,我们走吧,去北欧,去冰岛,去哪里都行,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那个时候他以为这是王俊凯偶尔的犯傻,全然不知这是那个家伙在不知所措时的第一反应:想要带着他逃跑,跑得远远的,跑到不受伤害不用分开的地方去。
他突然想起那段时间打电话的时候王俊凯总是听起来很累的样子,问是怎么了也不好好回答,总是跟他说没什么不要紧。
那个时候他如果拿出小时候的执着与小腹黑,追问出事情的原委,那两个人是不是可以达成默契或者商量出更好的方法?
他突然想起他十八岁生日的晚上,王俊凯打断了那些争执与纠结,执意拿出了礼物突兀地跟他说生日快乐。
那个时候他气急了就那么把礼物扔掉了,却不知道那个傻子真的打算用一个交易保护两个人的感情,真的打算给他一个安心的承诺。
其实那个傻子曾虚虚实实地试探过,曾若有似无地表达过,更曾一不小心透露过自己的纠结。
那个傻子打定了主要为了避免他受到伤害而离开,却也想好了能想到的最好方式,不让两个人就那样一不小心走散。
而他前不久居然还让他去找更合适的人。
那个人曾经不知怎样纠结过难受过抉择过忍耐过,却打定了主意不对他提起丝毫,让现在后知后觉的他又气又痛,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俊凯你傻不傻?你怎么这么傻?

大抵人总能遇见爱自己或者自己爱的人,亦或者三生有幸与人相爱。
只是再爱也要花很多时间磨合了解,在这个过程中错失又分离的人数不胜数。
偏偏他却有了能相爱又足够了解他,小心翼翼地纠正着两人人生轨迹的人。
这个人是王俊凯,这样的王俊凯,让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心痛还是该庆幸。

现实的可怕和王俊凯的温柔夹杂在一起,冲撞着王源的每一种感官。
当他终于安顿好唐瑜,分出神察觉到王俊凯的不安与恐惧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给过这个人安全感。
他总说要做源哥,却没有真的主动或强势地做过什么,只是在接受着王俊凯的好。
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说过喜欢。
等他准备表白心意的时候两个人又分开。
老天爷好像总喜欢跟他开这种玩笑,这种重要的事情总是说不出口的玩笑。
这样被那个坏老头子牵着鼻子走那怎么能行?那他还算什么源哥?
所以他踮起了脚尖,对王俊凯说:
“最后一下,谢谢你从没真的想过离开我。”

被亲了嘴角的王俊凯其实没有太体味到其中的甜蜜与辛酸,他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近距离全程感受到唐瑜痛苦的其实只有他一个人。
在王源告诉他贝嘉宁其实是想通过他俩知道唐瑜的消息时,他曾经一度很羡慕这两个人。
跟他和王源一样,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走过很长的路,然后相互喜欢。
重要的是,唐瑜和贝嘉宁之间没有他和王源那样的障碍。
原则性的障碍。
他和王源一年不联系的时候,唐瑜正在和贝嘉宁相爱相杀,搞得他更加羡慕嫉妒恨。
就像他认定他和王源不管怎样最后都会在一起一样,他下意识就认为唐瑜和贝嘉宁也会这样闹腾着闹腾着,最后就好好地在一起了。
他没想过这两个人会分开。
他更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
唐瑜躺在天台上痛苦得喘息时,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的是王源身上。
那一刻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后悔了——
遇见这个人,喜欢这个人,和这个人互相喜欢,这是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人生本来就充满变数,这个圈子更是畸形得残忍,稍不留神就是擦肩而过。
就算当初的放手充满了身不由已和无可奈何,也真的不能轻易原谅吧。
哪里需要王源跟他说不原谅,如果因此而失去了王源,连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当反应过来王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之后,王俊凯的第一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他盯着王源的脸看了良久,不知道刚才是他在做梦还是产生了幻觉。
只是王源不知道他内心的后悔与纠结,在他的目光中不可抑制地红了脸,下午在路上想好的很多话在逐渐升高的体温中被蒸发,影都没有就不见了。
“看……看什么看?!”王源努力绷着脸。
“啊……我……”王俊凯连忙移开了目光,可是不到一秒钟又忍不住移回来,被王源瞪了一眼后又移走,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最后王源终于忍无可忍:“王俊凯,你有时间做眼保健操不如去给贝嘉宁打个电话好吗??”
“啊、哦……那你呢?”王俊凯连忙掏出手机来。
王源转身向外走:“我不太放心唐瑜,去跟他说说话。”
“可是……”王俊凯愣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也不好阻止王源去照顾朋友。
话没说出口不代表王源不明白,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再次见面之后真的没怎么见王源怎么笑过,那丝笑容和唇角被轻碰的触感在王俊凯的脑袋里打着转,以至于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脱口而出道:“王源好像亲了我一下。”
“哈??”那边贝嘉宁正处于被媒体和粉丝狂轰乱炸的水深火热之中,听到这样一句台词简直无语到极点,“王俊凯!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就是说这个?”
王俊凯这才回过神来:“抱歉抱歉,不是说这个,你怎么样?没事吧?”
“……还好,”贝嘉宁似乎叹了口气,“反正都是老一套,公司公关那边比较忙,我还好,都习惯了。”
王俊凯点点头:“这种事情都是暂时的,过了也就过了,你也刚好趁此机会休息一下。”
“我知道……你是不是……跟唐瑜在一起?”贝嘉宁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刚才在一起,现在王源去看他了。”
“有人陪着他就好。”贝嘉宁轻声道。
对方的声音太低落,王俊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憋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没关系,等风头过了你跟唐瑜见一面,把话说开就好了,唐瑜他也不是……”
“没那个必要了,”贝嘉宁却突然打断了他,“我跟他已经不可能了。”
“干嘛这么泄气……”
“不是泄气,”贝嘉宁似乎笑了一下,“王俊凯,我不是被潜规则也不是被误会,我是真的在跟那个人交往。”
王俊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交往……?为什么?你不是喜欢唐瑜吗?”
“我是喜欢过唐瑜……可是,我和他真的不适合在一起,”贝嘉宁轻声道,“我要的,他给不了。”
“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他什么没有?什么给不了你?”方才唐瑜的痛苦还历历在目,王俊凯不由有点着急。
“喜欢不是说说就够的,”贝嘉宁平静地道,“他给不了我能真的在一起的安全感。”
“他总是说喜欢我,给我买这个买那个,有空了就来找我来看我,可是他从来不问问我需要什么,这样自说自话的喜欢,被喜欢的人其实很累你知道吗?要接受这种喜欢也是要付出的你知道吗?”
“我也明白很多时候他是为我俩好,可是他的那些自作主张总让我觉得自己是被排挤在这份感情之外的,从来都没有跟他在一起的实在感。”
“可能有些人就是再喜欢,也不适合在一起吧。”
互相喜欢的人,是适合在一起的人吗?
也许真的是过于相似,王俊凯不由想到自己也自顾自地做着最重要的决定,为王源付出着自己认为他需要的东西。
他也没有问过王源想要什么,想要怎样。
新年在后台的时候,王源也跟他说让他去找适合的人。
是不是这世上大多数错过都是套路,前人和旁人犯下的错误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继续犯。

也许现实就是这样别扭,守护还是拥有,让人二选一,借此试探着每个人衡量感情的标尺。
找不到合适方式的喜欢,有的时候连不喜欢都不如。

躺在休息室沙发上的唐瑜似乎恢复了平静,但脸色还是苍白的,看起来有点惨。
王源走过去观察了一下他的状况,以为人已经睡着了,就想转身离开。
没想到还没迈出去两步就被吓了一跳:“王源儿。”
“怎么了?”王源回过身。
唐瑜清了清嗓子:“贝嘉宁她……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我让王俊凯给她打电话去了,他俩一起拍过戏,比我更熟些。”
“嗯……”唐瑜点点头,“王小源儿,你还记不记得,《北国之春》的那句台词。”
王源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是里面你妈妈说的那句……”
“你们这个年龄,谁都不会是谁的一生。”唐瑜脱口而出,“就是这句……我当时还挺不以为然的,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因为都还不成熟,因为都还在成长,所以一旦在某一点没有合拍,此后就很难再遇到了……可能最先成长起来的人,总是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吧。”
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点懵,王源都不太记得自己后来是怎样安慰唐瑜的了。
先成长的那个人,会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他和王俊凯呢?
一年多前的时候,王俊凯守护了他的不明所以,可是以后呢?
如果自己一直这样任性着、幼稚着、自我着,会不会有一天王俊凯真的就厌了、倦了、烦了,抛下他先走一步了呢?
不仅仅是工作了……在感情里王俊凯也有不安、也有害怕、也有不自信和小心翼翼,如果他不能给予慰藉和分担的话,又怎么有资格站在王俊凯身边呢?

感情的事情,从来不是谁带领着谁就能心安理得的,如果两个人不能共同成长,不能共同分担所有的喜悦与悲伤,不能共同承担获得与失去,那就永远不能到达结果的所在。

回到刚才的房间,王源看见王俊凯站在窗边拿手肘撑着窗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犹豫了片刻,他轻轻地走过去,没想到王俊凯在他距离还有一步的时候回过了头。
“听到脚步声了?”吓人的目的没达到,王源有点遗憾。
“不,是闻到了,”王俊凯有点好笑地看着他,眼睛里却很安静,“香蕉牛奶的味道。”
王源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恢复了严肃:“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王俊凯本来想跟他说贝嘉宁的事情,却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这个……”王源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收据,却没有提其他的事情,“我生日那天把它丢掉了,对不起,我没想到……”
王俊凯一怔,看着眼前小朋友一脸歉疚又懊恼的表情,连忙手忙脚乱地翻钱包:“没、没关系,你丢掉的那个其实是空盒子……”
“哈??”王源一愣,方才酝酿了半天的情绪荡然无存,眼看着这人从钱包的夹层里摸出两枚戒指,捎带着还扯出了一条很是眼熟的手链,觉得有点傻眼,“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被我……”
“嘿嘿嘿……因为我想着你肯定很生气,你一生气不就喜欢乱扔东西,虽然你平常也喜欢乱扔……”
“王俊凯!你找死!”王源毫不犹豫地实施暴力,一脚踢在他小腿上,突然又想起他前不久才扭伤了脚,连忙又要去揉。
王俊凯傻笑着拉住他,着急忙慌地就把戒指往他手里塞:“王源,当时我没跟你说……”
“什么鬼!你走开!”黑灯瞎火的休息室,从钱包夹层里掏出的戒指,居然还不替他戴上??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王源绝不相信有一天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王俊凯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自说自话了,连忙道:“啊……不对,你还没有原谅我……”
“王俊凯,”王源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你听我说行不行?”
“嗯?好!你说!”王俊凯表示自己是最听话的男朋友。
终于有了一点掌握主动权的感觉,王源觉得顺心了不少:“你知不知道,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本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的。”
“什么……”
“我本来打算跟你告白的。”
“啊?!!”
“但是你打乱了我的全部计划,所以现在不许你给我戒指,也不许你说什么,这是惩罚,”王源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而且今天这个状态未免也太糟糕了,所以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让我来说好不好?”
“不好。”王俊凯想都没想就拒绝。
“为什么?”
“因为先表白的是……”
“王俊凯你可以狗带了!”

王源觉得自己是很喜欢浪漫的人。
他一直以为浪漫是斐济的海滩、露天的餐厅、香槟色的玫瑰和脉脉情话。
只是没想到浪漫也可以是北京的写字楼、黑灯瞎火的房间、藏在钱包夹层的戒指和幼稚的斗嘴。
夜幕四合的时候,亮着的不止是星光,这种别样浪漫的一刻抵得过多少平庸的一生。

看来,他真的是很喜欢浪漫的人。

-----------------
好日子,不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