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1

【因为失去是人生的常态,所以我绝不敢再次松开你的手。】

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跑去看自己喜欢的人。
他穿着你以前总喜欢揪着蹭来蹭去的那件软软的毛衣,安静地坐在那里弹吉他,哼着温柔的小调。
头发是刚刚洗过的,似乎还带着吹风机的暖意,顺毛,没有你不太喜欢的发胶。
眼睛垂着,虽然遮住了大半迷人的瞳孔,却让睫毛的阴影愈发明显,上翘的弧度有那么一点点撩人。
他的侧脸真的真的很漂亮,有的时候你会腹诽他好看得像个人偶,但你不说,你知道他不喜欢这样可爱的比喻,他一直觉得自己Man得不得了。
有多喜欢他呢?
想他的时候特别想在一起,在一起就忍不住要看他,看着他的时候还是会想他。
你所见过最美丽的侧影,最明亮的眼睛,最温暖的笑容,都是你最喜欢的他的样子。
即使为这个人生了好大的气、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直到现在心里还是刺刺的,也没办法欺骗自己说不在意。
而且他居然就那么厚着脸皮对你说想抱抱你。
就那么不可理喻地说他等不了那么久。
心软得像化了一样。

王源站在原地,手还停留在衣服的一块污渍上。
“你过来。”王俊凯重复了一遍。
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挪了半步,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是带着一腔怨念来的,连忙刹住了车:“我不过去。”
王俊凯把吉他搁在了一边:“那我过去好了。”
“王俊凯你有病吧?”看着他要挪动垫着的那条腿,王源连忙嚷道,“你现在是能动的状况吗?!”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王俊凯压根就不听他的。
“你看不见我身上这一片凌乱的??”
“那我过去。”
“你特么给我躺回去!”外边还有凯爸凯妈在,王源没敢将声音放很大,可依旧透着不可忽视的怒意。
王俊凯没再说话,而是直接撑起了自己的上半身。
……这个人钻牛角尖的时候真的能把人气死!
王源气急败坏地把外套甩在地下,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他面前——
方才一个急着想让对方过来,一个心里想过来却死活不表现,可真的当他们近距离面对面的时候,却又都是一愣。
过来了,然后呢?
要……抱抱么?
王源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再低下头时,却见王俊凯皱着眉头盯着他的手。
抬起手才发现,手掌蹭破了一小块皮,因为太小了,也不疼,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可王俊凯居然露出了一种很复杂的表情。
这个表情王源很熟悉,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他生病了,他受伤了,即便是很轻的那种,王俊凯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有一些内疚,可能是因为他是哥哥,应该照顾好他的。
有一些闷闷不乐,可能是因为他是队长,应该管好他的。
甚至,还有一些,疼痛。
可能是因为,他对他,感同身受。
这样的表情让王源自己都内疚了起来,忍不住把手背向身后:“没关系只是……”
可是没等他说完,王俊凯居然拉住他的手吻了一下。
吻在伤口旁边。
王源呆呆地看着,有点不知所措了。
手很脏,他方才摔了一跤,撑在湿滑的地面上,进来的时候那么着急,洗手什么的根本就没顾上,破皮的地方有一点点血渍,看起来连他自己都会嫌弃自己。
可是这个洁癖程度惊人的家伙,居然亲了一下他的手。
似乎也觉出这个动作过于亲密过于矫情,王俊凯的脸有点涨红,但还是一副死撑着理直气壮的样子,问道:“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没有,穿得厚……”王源下意识道,回答完才发现有点不对劲——什、什么鬼?!要是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又怎样?要、要干嘛……
这种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从未有过,王源努力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堪忍受,转身就想落荒而逃。
可是下一刻,他被身后的人硬生生地拽进了怀里。

失去平衡的那一瞬间,王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还能分神想着不要压到王俊凯受伤的腿。
那只大老虎似乎有种不管不顾的架势,把人带进怀里用了好大的力气,似乎太久没见都忘了这小兔子即使长高了不少但还是轻飘飘的。
那么大力撞进一个人的怀里,明明应该很疼。
可是那个人那么温柔地用尽全力托住了他的重量,然后用尽全力从背后抱住了他。
这么强势了一下之后,居然像小猫似的在他后颈和背上软软地蹭来蹭去,在他的头发和肩颈间轻轻地嗅着,像是见到了许久没回家的主人。
王源觉得自己有点手足无措。
这种形容方式太过体面了,事实上他半边身子都软了,心里慌慌的,口干舌燥的感觉。
窗外节日的烟花好像炸在他脑袋里。
直到身后的人开始不安分地把嘴唇落在他颈后的痣上,王源才略略回过神来,开口时声音还有点软:“王俊凯……我还在生气。”
“唔……”也不知这人听见没,依旧轻轻吻着他的脖颈。
“王俊凯,”王源提高了一点声音,“我并没有原谅你。”
“嗯。”虎牙在他光滑的颈部划过,有点痒,又有点疼。
心尖上颤了一下,王源终于人不可忍,毫不客气地给身后的人一个大力肘击:“王俊凯!你有完没完?!”
王俊凯抬头的时候眼神还有点沉溺的懵然:“……没有。”
“那哥给你一拳你是不是就完了?”王源气鼓鼓地瞪他。
那张帅气的脸在他眼里怎么看都是小朋友,实在没什么威慑力,王俊凯心里像塞着草莓味的棉花糖,甜甜软软的,忍不住装着糊涂耍赖:“你这是欺负伤员。”
“我看你刚才好得很呢……”王源白他一眼,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腿怎么了?伤得严重吗?”
“不严重,”王俊凯如实交代,“只是落地的时候扭了一下,当时都没感觉的,只不过想休息了。”
王源挣脱了他的怀抱去扒拉了一下他的裤脚,看起来确实没什么问题,不由醒悟自己是被自家母亲大人给坑了——两家人关系一向很好,之前闹得别扭大人们也不知道其中那些纠葛,自然是想办法希望他俩快点和好的。
只是不知道家人们真的知道他和王俊凯的情况时,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念头一起,心里徒然烦躁了几分。
“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王源站起身来去拿自己的外套。
王俊凯一把揪住他的手臂:“你走了我腿会断的。”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永远都不搭理你了。”王源对他的口无遮拦简直气得不行。
“所以你现在是会理我了?”一向迟钝的家伙机灵起来也是可怕的。
王源正想开口反驳,外边却传来凯妈的声音,问着他要不要吃排骨,犹豫了一下转了话锋:“以后再说吧,我得出去了。”
“以后是什么时候?”王俊凯没松手,“王源儿,我们见一面有多难你不清楚吗?”
“这么难是谁造成的?”王源毫不客气地刺他。
“……别再生气了,”王俊凯神情里似有央求,“至少让我把一年前没说完的话说完吧。”
那样的眼神让王源心里有点动摇,可是凯妈以为他没听见的追问也让他有点心发慌,只好道:“以后吧,以后有机会我听你说,我真的得出去了。”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王俊凯没有逼他的意图,松开手笑了笑,“过完节我得直接去横店拍戏,你乖乖的别乱跑。”
听这话就知道两人想立刻见面估计是难了,王源稍微有那么一点不爽,脱口就道:“我不喜欢异地恋。”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连忙在凯妈的呼唤声中落荒而逃。
果然,别的不说,他俩在一起正经不过五分钟这一点,真的没变。

新年不能乱说话,春节更是如此。
王源随口一句“不喜欢异地恋”,直接导致两人还没再次“恋”起来,就马上开始了异地。
虽然两个人不算完全和好,但是眼前的状况确实有点柳暗花明的意味,王俊凯再次离开重庆的时候简直是一扫阴霾。
他这次没忽悠王源,腿上的伤确实不严重,过了初五立马飞到横店去拍戏,赶巧的是唐瑜也在横店。
不过唐瑜的唯恐天下不乱名副其实,抽空跑去他的剧组转悠了一圈,回来立刻微信里花式轰炸王源——
“王小源儿王小源儿,你猜我跟谁在一起呢??”(自拍&王俊凯的半张脸)
“王小源儿你听,王俊凯粉丝的尖叫我们剧组都听得到噢。”(语音)
“王小源儿,我在棚外看到一个超级大美女举着牌子说要嫁给王俊凯诶,她怎么不是我的粉丝呢啧啧……”(高糊的图片)
“王小源儿……”
……
王源在北京的录音室里,手机震一下,眼皮就跳一下,简直恨不得把唐瑜从手机那头揪出来捶一顿。
纠结着录完了一首歌,末了也没再搭理那人,倒是掏出手机给王俊凯发了条微信:“你怎么不带着唐瑜去踩一趟马shi呢??”
王俊凯几乎是秒回:“吊威亚式懵逼.GIF”。
“少跟我提吊威亚。”王源想起王俊凯过年受伤卧床就不爽,随手把唐瑜跟他的聊天记录截了屏发过去。
孰不知王俊凯在那头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你吃醋啦?”
“并没有。”王源发了个冷漠脸过去,“我嫌他烦。”
王俊凯笑了笑:“你不是知道怎么对付他吗?”
“知道也不敢,贝嘉宁那边状况好像不怎么乐观,唐瑜最近一提这事就烦得很。”王源叹气,他和王俊凯虽然现在比较顺心,但是朋友的事情难免影响他的情绪,更何况唐瑜和贝嘉宁真的有些像他们的翻版,搞得他颇有种兔死狐悲的悲怆。
呸呸呸!他又在乱说什么鬼话!
他和王俊凯还在这半道上吊着,还有余力替唐瑜担心也真是醉了……虽然他们的吊着,大部分原因在于他吧。
其实他也不想这样死撑着让两个人都难受,唐瑜说的对,凡事都有度,如果他一门心思这么倔着最后让王俊凯心寒,那未免也太得不偿失了。
见好就收,似乎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可是感情这种事情,往往不能用简单的付出和回报或者选择和收益来衡量,有的时候就是一丝一毫细微的感觉卡在那儿,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说不上来,凭空让人难受。
荷尔蒙的萌动与多巴胺的激发是与生俱来的生理能力——可这些根本就不够。
命运也许会在你和喜欢的人之间牵一座桥,但走不走得通全凭彼此,一步之差就是擦肩而过,一时失足就是粉身碎骨。
有些人无师自通,有些人遇到对的人很快领悟。
但还有很多人一辈子磕磕绊绊,最终也没能懂得其中的奥义。
感情从来都是共同经营才能心安和自在,过去王俊凯一腔热血自顾自牵着他走也好,现在他心有芥蒂时时推拒也罢,都不是最合适的方式。
也许一开始方式就错了,他应该听一听王俊凯一直想说的话,也该把自己心里的纠结全盘托出,别让两个人不明所以地这么纠结。
没错,就应该是这样。

心里的设想倒是好的,王源跟王俊凯约好了等他从横店回到北京要见面,可还没等到那人下飞机,先等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
“源源,你有没有空到原来的宿舍来一趟,”一年多没见面,小任姐的声音没什么变化,可依旧有了点陌生的意味,“这边要装修了,我找到一些你的东西,想亲手给你。”
问起是什么东西小任姐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那么多年习惯了听她的话,刚好离王俊凯到达也还有时间,王源便也没再推脱去跑了一趟。

原来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会变得陌生的。
以前半夜闭着眼都能摸到卫生间的宿舍,如今只是腾空了家具,就能让他觉得像是掉进了陌生的空间。
冲击心脏的不止是这个地方,还有这里承载的所有记忆。
唱歌,练舞,学习。
打闹,游戏,玩笑。
这曾经是他们的第二个家,也是在北京的第一个家。
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他和王俊凯的很多过去。
任性地赶回来,抱着很多小心思偷睡王俊凯房间的回忆。
一不小心乱点火,结果被头顶的灯泡搅黄了的回忆。
极少数的,却极温暖的,相拥而眠的回忆。
那些回忆涌上心头的时候,王源脑海里一片乱糟糟。
合在一起其实只有一个念头——
王俊凯怎么不快点回来呢……

小任姐跟着他在不大的宿舍里转悠,末了把一直在手里的盒子给他。
“有你的东西,也有小凯的,你们走的时候也没留什么,那些衣服鞋子什么的穿不了估计也不要了,我就把可能还要的留下了。”
盒子不大,里面也挺空,引起王源注意的就只有两样东西。
一个是王俊凯在他17岁生日时送他的手链。
他戴了一年,最后在离开的时候狠了心丢在了这里,没想到却被小任姐收得好好的。
另外一样,是一张收据。
日期是他18岁生日的前一周。
Artemer的戒指。
“一生承诺”。
小任姐看着他盯着那张收据时震动的眼神,稍微犹豫了一下道:“源源,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可能还不知道……”

王俊凯飞机没晚点,路上也没堵车,可是他并没有一落地就联系王源——他遇上了更加棘手的事情。
等到王源打电话给他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小朋友声音有点沙哑,却还是懵懵的:“王俊凯,你到哪儿,我得马上见你。”
“我到了,可是我跟唐瑜一趟航班回来的,现在比较麻烦。”
“啊?”王源一头雾水,“什么比较麻烦?”
王俊凯叹气:“你下午没看新闻吗?贝嘉宁的新闻。”

又是老套的故事。
年轻的女明星和功成名就的制片人。
又是老套的曝光方式。
照片,数不清的照片。
在酒店前面勾肩搭背,在轿车里亲吻拥抱。
只是当这些老套发生在很熟悉的人身上时,一切似乎都显得很不真实。

一路上唐瑜都倚着车窗不说话,有几个瞬间连呼吸声都没有,王俊凯一边开车一边观察他的脸色,几乎以为他要死了。
好不容易到了他们公司的地下车库,远远就看见王源跟小童搁那等着。
三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唐瑜拉下车,正准备扶他上电梯,不料那人突然推开了他们从楼梯跑了上去。
王俊凯和王源下意识就跟着追了过去,倒是小童略迟疑了一下,进了电梯。
二十多层楼,也不知喝成那样的人是怎么一路跌跌撞撞到楼顶的,另外两个人愣是没追上。
小童早就在那等着呢,可还是没拦住酒后力气大得惊人的唐瑜。
三人以为他要跳楼吓得半死,没想到这人进了天台反倒没力气似的摊在了地下,张着嘴像是要喊什么喊不出来,痛苦地捂着胸口喘息。
王源冲过去把他的头托起来,一下一下地替他抚着胸口。
王俊凯拉住了手忙脚乱的小童,示意他去叫唐瑜的助理来。
“别着急,别着急……慢慢说……”那条新闻的冲击力太大,王源自己都没缓过神来,可是唐瑜这副样子由不得他不镇定。
王俊凯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去,走到王源身边的时候刚好听到唐瑜终于说出了那句话:
“怎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们怎么就……”
初见面时还扎着两个小辫子害羞地叫他“哥哥”的小女孩。
跟他一起大冬天裹着横店羽绒服吃糖葫芦的小女孩。
手牵手时出着汗走过很多个红毯和颁奖台的小女孩。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原来在这个圈子里,很好很好的两个人,真的会以这样令人不忍直视的方式失散。

直到把唐瑜安顿好之后,王源觉得自己颤抖着的心脏都没有停止。
他不由自主走到房间角落里站着的王俊凯身边,偷偷握住了他的手。
那一刻他才发现,王俊凯的手很凉,王俊凯的眼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王俊凯回握了他的手,握得很紧。

半天里好像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戒指的收据,小任姐的秘密,贝嘉宁的新闻。
王源突然意识到自已一直没有明白的一件事情。
他以为在他和王俊凯的关系里,王俊凯是强势的那一方,牵着他的鼻子和情绪走了这么多年。
可是那么多的事情夹杂在一起才让他发现,原来在感情里人人平等。
王俊凯其实很不自信,很害怕,很软弱,很小心翼翼。
王俊凯原来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喜欢他。

所以他想了想,在黑暗里轻轻踢了一下王俊凯的小腿。
“这一下,是惩罚你选择离开我。”

又轻轻掐了一下他的手臂。
“这一下,是惩罚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然后轻轻捏了捏他的脸。
“这一下,是惩罚你隔了那么久才来找我。”

最后他踮起了脚尖。
“最后一下。”
“谢谢你从没真的想过离开我。”


-----------
来了。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