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30

【后来才发现,我做过最不懂事的事,就是跟他说你去找更适合的人吧。】

王源第一次在舞台上走了神。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为观众送祝福的环节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王俊凯说了什么。
脑袋里倒没有乱七八糟的念头,就只是方才王俊凯看着屏幕中的他时露出的表情和在台上唱歌的样子在一直打着转,他知道自己在不可抑制地心软,他得克制自己别就这么软得一塌糊涂了。
果然,音乐和舞台,是他们的命门。
唐瑜说得对,如果他们一年前死撑着,不知最后会落得什么局面,分开了,至少现在看起来都不错。
他不愿意承认王俊凯当时的决定是对的——两个人在一起,难道真的就做不到了吗?
可惜这个答案永远都无法印证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午夜钟声响着,金色的纸片漫天飘,这一年又是华丽的开场。
他连忙也挥起了手,微笑着跟台下说新年快乐。
台上也骚动了起来,他有点恍惚,彩排这一段的时候王俊凯并不在,其实他们也没排练什么,不过就是跨年祝福而已,可是现在呢?要互动吗?
他看见王俊凯似乎往这边挪了一下,不由心跳乱了一拍,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玮如姐有嘱咐什么吗?没有,他们之前根本不知道王俊凯会来。
他们现在是什么设定?解散之后互不来往?或者还是朋友??
他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唐瑜,没想到刚好捕捉到一个看好戏的表情——这么不靠谱的朋友拖出去斩了算了……
现在他真的脑袋里乱七八糟一团了,没来由地想起“情侣分手之后还能不能做朋友”这种鬼问题。
王源啊王源,你是有病吧?
不过事实上他想太多了。
因为下一刻也不知是哪个急着上位的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往前几步跟前排的粉丝握了手。
主持人都愣了一下,连忙随机应变鼓动着台上的嘉宾都跟观众互动一下。
王源下意识跟着往前迈了一步,唐瑜连忙偷偷拉了他一下,小声道:“别靠太近!注意安全!”
他回过神来一眼望去,果然台下开始人潮涌动,他和唐瑜面前的人已经挤成了一堆,王俊凯那边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粉丝的尖叫声中都透出了被挤的惊慌。
不过王俊凯没有傻乎乎地跑去握手,他做了个拍照的手势,然后居然开始摆Pose撩粉了。
粉丝瞬间放弃了伸手,开始猛找相机手机。
王源心里笑了一下,果然是成熟了点,跟以前不一样了。
想了一下,他伸手勾过唐瑜的脖子,举起了恶俗的剪刀手。
“你故意的吧。”唐瑜不露痕迹地抱怨,配合起来倒是积极得很。
王源只是笑,看台下尖叫一片——他和唐瑜因为《北国之春》也是被组过CP的,现在在同一个公司难免冒出抢资源抢一哥之位的负面,借此机会帮某些媒体打打脸也好。
只是脸上笑着,真正的心情却难以言喻。
王俊凯成熟了稳重了更会撩了,他的假装淡定好像也变成了真的淡定,他们都变了。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们之间真的也变了呢?

台上几分钟的事情,台下却有的折腾。
换好衣服又被拉着合影签名,王源离开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一点,节目直播结束了,后台乱糟糟的状况也偃旗息鼓,耳根终于清净了。
后台的走廊很长,两边休息室的门上贴着艺人的名字,还没来得及取下来。
他一路沉默地走着,眼睛在那些名字上掠过,最后忍不住在一扇门前停住了脚步。
门上贴着,“王俊凯”。
好多年了,他们都冠着组合名四处活动,现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两个人的名字却分别出现在不同的两扇门上,感觉真的挺复杂的。
以前那个名字好像不能代表我们的一切,现在这样,好像也不能代表我或者你的一切,如果当初你选择了坚持,我们是不是还有机会被并排写在一起?那样好像才是我们该有的样子。
一步错,步步错。
停了不过七八秒 ,正要抬脚继续往前走,那扇门却突然打开了。
他本来以为王俊凯行程那么紧,彩排都是开场前一刻才进行的,这会儿肯定已经走了。
他本来以为王俊凯如今那么红,周围得好多人伺候着,开门这种事情根本不劳本尊大驾。
他本来以为两个人再纠缠不清,台上那几分钟也足够虐心了,老天爷会在新年夜放他一马。
可是他以为的那些都不做数。
现在门开了王俊凯就站在那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而他方才想离开时该迈的那步还没迈——
“王俊凯”三个字到底有什么好看的我特么的停下来干什么?!!
沉默。
被那双眼睛带着惊讶注视着,似乎还有点尴尬。
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点什么,可是下一刻他就被一把捞进了屋里。
房间里还有助理保镖化妆师什么的,王俊凯把人拉进来后向门外偏了下头,于是那几个人一脸“我什么都没看见”地闪了出去。
走廊上的小童在门关上之前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来救人,可是房间里两个人面对面安静地站着,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隔着,旁人连想闯都鼓不起勇气。

王源偏着头,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
像把头埋进沙里的鸵鸟和缩头的乌龟,他固执地想着是不是该开了门外那几个助理这个问题,挣扎着不去面对眼前的状况。
王俊凯看着他乱转的眼睛和绞在一起的手指,方才一开门看到人和一激动拉进来时砰砰直跳的心脏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王源儿,”忍不住抬手揉了一下头发,顾不上考虑他可能要生气,“新年快乐。”
小家伙长高了些,但好像又瘦了,被他摸了头倒是没生气,就是还走着神不知在想什么。
跟上一次见面又隔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他执意要接这场演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
一切好像都变得格外艰难。
可是当他看见王源在台上弹着钢琴安安静静地唱歌时,他还是觉得一年前的决定和一年来的煎熬是值得的。
谭向晖跟他说过韩玮如是最适合王源的选择,看来没有骗他。
小朋友自己写的歌听了那么多遍还是爱听,弹琴时自信满满的样子看了那么多次还是觉得着迷。
他一直觉得王源像一个漂亮的星系,不是太阳月亮星星,而是一整个星系,每一处都闪闪发亮,一眼望去就是沉迷,却又让人觉得平和宁静,甚至不忍用呼吸去惊动。
如果只有自己能看到就好了,这是多么自私的想法。
可方才那么多人挤在台上的时候,王源和唐瑜亲密地勾肩搭背的时候,无数人对着王源尖叫的时候,真的忍不住要这么想。
想抱抱他,可是抬手的时候王源正好回过了神来,向后退了一步:“王俊凯……”
沉默了一下。
“新年快乐。”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王源轻叹似的道。
这样有点抵触却不表明的态度让王俊凯觉得心焦,有点害怕王源心里跟他表面看起来一样冷,忍不住问道:“王源儿,前年的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前年的这个时候,他用一盒酒心巧克力骗走了王源的初吻。
那也是他的初吻。
可是王源听到这个问题时眼里却有被刺伤的神情,抬起头带着一丝怒意看他:“王俊凯,去年的这个时候是什么状况,你记得吗?”
手指缩紧,像是被扎了一下似的。
去年这个时候,他也是刚跑完通告,而王源在韩玮如的公司,准备即将到来的艺考。
当时他表演完,在后台握着手机,却直到最后都没勇气跟王源说一句“新年快乐”,自我安慰着还是不要去扰乱军心了,却无法回避自己有些懦弱的事实。
这场自顾自的分别就是一根刺,扎在他和王源之间,扎得很深,稍微一碰就会让周围的裂缝再延展几分。
看到王俊凯一瞬间无措又自责的神情,王源突然又想起唐瑜说的那些话——
“所以如果王俊凯挽回你两次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回头呢?”
他还喜欢这个人吗?当然。
可是他还在生气吗?当然。
而且说实在的,一年来的分别不止让他的心冷了下来,也让他的头脑冷了下来,开始思考一些很现实的问题。
比如这份感情最后会不会有结果。
那种,狭义上的结果。
脑海里正在天人交战,王俊凯放在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两个人都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谭思思”。
气氛一下子变得奇怪又凝重。
“不接吗?”王源注视着王俊凯有些复杂的脸色,眼神一分分冷下去。
“不接了。”王俊凯的回答却很快,只是听上去也没那么坚定。
“要接就快接吧,”王源突然冷笑了一下,一脸明了,“你的卓文君要等的不耐烦了。”
公司老板的女儿,好老套的故事,虽然他心底知道王俊凯不是这种人,但难免觉得不舒服,这一年来只怕这两个人的接触只会多不会少,圈里也有些风言风语,让他忍不住说了句不怎么好听的话。
王俊凯就算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他的意思,也看得出来小朋友有那么一些不高兴,他倒是有点看到了希望,随手把手机翻面扣了下来,笑了笑:“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从来不吃醋,”王源真的不喜欢他这种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王俊凯对待他总是有种不由分说的强势,吻他的时候,告白的时候,离开的时候,都是这样……他真的不喜欢这种感觉,像是被牵着鼻子走,所以他的声音愈发地冷,“王俊凯,她围着你转不代表我也围着你转,我觉得她挺好的。”
“你什么意思?她好不好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王俊凯忍不住皱眉头。
王源脸上还是笑着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虽然不关我的事吧,但是王俊凯,说实话,你应该找个更适合你的人,比如谭思思。”
说完他就转身往门口走,像是怕看到王俊凯下一秒的表情。
走到门口了身后还是没有动静,王源犹豫了一下,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王源儿,你到底明不明白,”那一秒王俊凯终于开口了,“没有更适合我的人,我这辈子就遇到了一个适合我的人,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紧:“我怎么觉得……不明白的那个人是你呢?”
王俊凯一怔,然后缓缓道:“一年前的事情,如果我现在解释给你听,你愿意听吗?”
“不必了,”王源背对着他摇摇头,“你要说的那些话,我早就知道了。而且,现在对我来说也不重要了。”
“你生气也好,放狠话也罢,”王俊凯的声音很笃定,“我都不会放弃的。”
王源却正是不喜欢他这种自顾自的强硬:“我就这样了,随便你。”

恍恍惚惚地走到停车场,没想到却见唐瑜靠在车门上还没走。
“你怎么还在这儿?”王源迷糊地看着这个比他早出发的人。
唐瑜无奈地耸耸肩:“你可怜的小助理刚才给我打电话求助,说你被王俊凯劫持到休息室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哈??”王源简直无语,“童唯君现在脑洞越来越大了,什么劫持,不过说了几句话……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又折回来干什么?”
“我等着看戏呐,”唐瑜一脸不怀好意,接收到王源的白眼后才老老实实道,“我来看看,你要是跟王俊凯一起出来就不管你了,可你要是一个人出来了,那估计这个新年夜又是孤独寂寞冷,不如我们两个单身狗凑一对儿喝点儿小酒暖和一下啊。”
“……”王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唐瑜,你知不知道,不管多好听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像是在耍流氓。”
唐瑜作思考状:“可能这也是一种魅力吧。”
“……去死。”王源嘴上骂他,心里却是感激的——说实在的,他现在确实不适合一个人独处。
王源酒量一般得很,唐瑜平常超级注重保养,凑一块最后只让助理买了些红酒和水果,两人也没乱跑,回到公司霸占了休息室。
半瓶酒不到,王源已经连眼眶到耳廓红了个彻底,唐瑜倒没什么反应,只是懒懒地窝在那儿,笑着看他,然后有点口吃不清地道:“王小源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把我说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跟王俊凯说了一堆不好听的话。”
王源有点晕,他傻傻地笑了笑——没错,之前唐瑜说的那些话明明还在耳边,可他却还是忍不住对王俊凯放狠话,过去那些年都是这样,两个人吵架的时候、闹别扭的时候,明明他心里难受得不得了,可还是硬撑着,王俊凯有时哄一次两次都不顶用。
小事尚且如此,更别说这次的事情让他整整纠结了一年多,“新仇旧恨”纠葛在一起,说实话他想收敛都没办法自我控制。
唐瑜见他不说话,心里也是清楚了,放下了酒杯:“我说你和贝嘉宁怎么关系越来越好了……两个人一模一样!”
“少来……你俩那是什么情况以为我不清楚啊,”王源一脸鄙视,“自己搞不定她别顺便黑我。”
唐瑜一脸累觉不爱:“不过说真的,这种事真的就那么难原谅吗?”
“……我也不知道,”王源垂下了头,“我只能说,就算是出于好意,可被抛弃的感觉,真的不好受,让我一度觉得自己很没用。”
“有什么好觉得的!”唐瑜不由分说地反驳,“王小源儿你看你长得好看唱歌好听演戏也好性格又好……”
王源笑了笑:“我知道啊……可是他不知道,我相信我自己,可是他不相信我啊……他不由分说地做着决定,搞得一直相信他的我都要没信心了。”
“不见得吧,我真的不觉得他不相信你,可能我的立场跟他有点像吧,”唐瑜摇了摇头,“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还有一种感觉也很难受,那就是怎么努力都没用的感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我这也是个人经验,仅供参考。”

不知道是不是新年夜真的不能乱说话,王源感觉唐瑜后来那句话有点言灵的意思。
去年在贝嘉宁那碰面之后王俊凯其实一直有跟他联络——准确来说是单方面联络,新年夜虽然闹得不怎么愉快,但第二天还是又给他发了新年祝福。
可是过了没多久人却又没了消息,倒让习惯了每天无视他信息的王源有点不习惯。
心里有点愤愤然,这个人是故意的吧?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给个甜枣儿再打一巴掌???
又或者……真的像唐瑜说的那样,再而衰三而竭了?
也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不会放弃的”,好像多情深义重似的,这会儿连人都不见了。
真特么的……没毅力。
嘴上说着无所谓,心里却免不了各种介意,王源在纠结中熬了一个多礼拜,终于找到了可以分散他注意力的机会——
过年了,他要回重庆了。
不过人倒霉了好像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回到重庆之后王源发现很多事情都跟他想象中不一样。
比如说吧,他这么久没回家了,他妈妈好像也就第一天激动了一下,后来就整天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在忙什么。
比如说吧,他真的很想家里的饭,可他妈妈每天在厨房里鼓捣来鼓捣去,最后也没做什么好吃的给他。
比如说吧……好吧太多了他比不出来了。
总而言之家里的氛围一直都怪怪的。
不过毕竟是亲妈,被可爱的儿子缠着两三天终于忍不住欲言又止地道:“是你问我的……不是我告诉你的。”
“嗯嗯?”冲妈妈卖萌撒娇有效,“到底怎么了?”
“小凯他……”这三个字一出来,王源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前年组合解散的时候他在家里憋了一个多星期,恢复正常后对他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起王俊凯。”
当时他的神情把父母都吓了一大跳,那一阵的纠结不止折磨了他也折磨了他全家。
不过毕竟两家人关系好了多年,后来父母辈的来往就转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
现在大过年的,他妈妈突然提起王俊凯真的很奇怪。
“……突然提他干什么?”王源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小凯他在重庆,”源妈妈叹口气还是坚持说了出来,“前段时间拍戏吊威亚摔着了,还在康复,过年就回来了。”
王源愣了愣,看了一眼他妈妈最近一直摆弄着却不让他看的保温饭盒。
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道:“我的外套呢?”

从家里出来才发现,重庆下雪了。
这好像是他们出生以来的第二场雪。
跟北方的雪很不一样,看起来细细白白的,落在地上瞬间就化了,存也存不住。
重庆第一次下雪的时候,他们在北京,没赶上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景象。
不过那会儿两个人正是心大的时候,也不过感叹了几句,没一会儿就抛之脑后了。
后来隔了很久,他再在北京看到下雪时,才突然觉出些遗憾的意味。
果然有些事情,要在特别的场合和特别的人一起看,才会变得特别。
忍不住开了车窗,伸手碰了碰凉凉的雪花。
突如其来的雪,好像老天爷虐过他之后给了他些抚慰,不忍他心焦的恨不得飞到王俊凯家去。
可是那雪花顺着车窗飘进来,落在他脸上,化了,就像他哭了一样。

车在王俊凯家楼下还没停稳,王源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果不其然,雪落在大理石的台阶上很滑,挣扎了半秒钟还是来了个五体投地。
可是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爬起来就接着往电梯里跑。
明明王俊凯就在家里,人跑不了。
他在着急什么?
也许只是怕,那些因为担心和焦急鼓起的勇气,下一秒就会被他可怕的自尊心打散,再也找不到了。
着急忙慌敲门进去之后,王俊凯一大家子人都有种震惊的眼神。
白白净净的小孩,穿得很漂亮,可惜摔得有些惨。
可是王源不敢让自己多感受这种丢脸,他怕自己忍不住转身落荒而逃。
语无伦次地跟凯爸凯妈打了招呼,转而向王俊凯的房间冲去。

房间里的人穿着软软的毛衣,靠在床上,一只腿被枕头垫了起来。
饶是这样怀里还抱着吉他,随意拨弄着不知名的调子。
头发乖顺,神情宁静,稍微有点落寞。
王源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王俊凯。

可是下一秒这个安静的美男子就一副受惊的表情,看着他乱起八糟的样子,语无伦次地道:“王源儿?!你怎么来了?怎么弄成这样?摔倒了?”
王源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瞪着眼睛问他:“所以你是没打算告诉我你受伤了?!”
“我……”王俊凯愣了一下,放低了声音答非所问,“我以为你不想见我……”
“是啊我不想见你,可是如果你受伤了,我还是会想知道。”王源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任何逻辑,可那些话就这样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我和你不一样,那些年我是真的付出感情了的,没那么容易放下,我确实还关心你,不像你,轻易就能狠心丢下我。”
王俊凯没说话,定定地看着他,眼里的大海好像有点波涛汹涌。

直到看得王源又有了转身逃跑的冲动,他才道:“你过来。”
“干、干嘛?”王源被他看得心慌意乱,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我想抱抱你。”王俊凯直白地道。
明明面前没有镜子,可是王源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腾地红了,他手足无措地拍了拍摔得一塌糊涂的衣服:“等、等我把身上弄干净……”
苍天啊他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王俊凯没笑也没移开视线,只是轻声道:“我等不了那么久。”

------------------------
谢谢你们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