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9

【故作冷漠也好,若无其事也罢,就算是放出再狠的话,他也都是在等着我去哄他。】

真皮座椅被紧紧攥着,发出微弱的呻吟。
王源把心里的挣扎默默转嫁到手指尖,然后保持了自己冷定的声音:
“王俊凯,习惯就好了。”
没有赌气,这是他今天对王俊凯说的第一句真心话。
王俊凯说的那些事,对他来说何尝不是?
一直以来密不可分的人,对他说了喜欢的人,抱过他吻过他的人,突如其来地离他而去,这究竟是种怎样的感觉?
翻来覆去的夜晚,哽在喉咙中的饭。
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法集中精力,下意识就试图寻找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王俊凯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难道以为他不知道吗?
没错,他没有痛不欲生,他没有生不如死,就像大道理说得那样,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下去。
可是,那种每每在细微之处被刺痛一下的感觉,那种隐隐约约的缺失与空落,就是一种无时不刻的折磨。
揪着心,揪着行动与呼吸,好像没有尽头的刑期。
那会儿他甚至想过,幸好王俊凯上大学时去了北京,让他提前预习该如何忍受这种痛苦。
他真的在某一瞬间有过这样的庆幸。
不过后来他真的习惯了。
家人帮着,朋友劝着,韩玮如逼着,让他习惯了。
他才知道,人对痛苦真的是会麻木的。
就像小人鱼踩着刀尖走了一万步,等第一万零一步时,她就忘了这种感觉其实叫做疼。
所以当王俊凯一件件细数这些感觉时,他不由分说地打断了,然后说出了这句稍显残忍的话。
看到王俊凯像是被他这句话刺痛了的表情,他的心好像也被刺了一下,却又浮上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说真的,王俊凯,”他接着道,不去细分自己说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你跟我说这些,其实挺可笑的。”
王俊凯好像要缓解痛感似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缓缓道:“不能原谅我吗?”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王源笑着,仿佛真的不在意,“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如果我说我错了呢?”王俊凯说得有些艰难,他真的不是习惯道歉的人。
王源看着他,眼里有一些通透分明的光,不知为何笑得更厉害了:“我不觉得你认为自己错了。”
他太了解王俊凯了,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一定还在搬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证明自己没有错。
以前就是这样,他俩生气的时候虽然每次都是王俊凯低头求饶或者先来哄他,但过后等他不气了又会絮絮叨叨跟他讲那些大道理,念到他不得不服为止。
所以有的时候很难说在那些年的无数次拉锯里,他俩究竟谁胜谁负,也许在感情里真的没有胜负一说,只有两个人的纠缠拉扯。
这种套路伴随了他七八年,到后来几乎是他自己主动往里面钻。
看到王俊凯一时语塞的样子,王源知道自己猜中了,心里稍微有点针扎似的感觉,但也有种目的达到的快意:“所以你现在,可不可以下车了?”

回住处的路上王源脑海里始终飘着王俊凯刚才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就走的样子,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想了想掏出了手机。
“怎么样了王小源儿,组织交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唐瑜似乎早等着电话,几乎在他拨通的一瞬间就接了起来。
“完成了,我和贝嘉宁同志进行了亲切会晤。”王源在电话这头咬牙切齿。
“那就好那就好。”唐瑜似乎浑然不觉。
“好个屁!”王源忍不住爆发,“兄弟就是拿来卖的是吧?我问你,王俊凯是怎么回事?”
“王俊凯?”唐瑜的演技不怎么走心,“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王源简直无语:“拜托,你要装就装像一点,之前慈善晚宴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俩是怎么勾搭上的你还不老实交代,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回剧院去邀请贝嘉宁今晚跟我交流一下感情……”
“哎哎哎!别呀!”唐瑜立马认怂,“王小源儿,你也别怪我不跟你说,说实在的你要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见他,我也不会帮他了。”
“所以怪我咯??”
“不是这个意思……”唐瑜耐心地道,“你们解散也好,单飞也好,那都是工作,本来就不应该把感情的事情混为一谈,就因为这个两个人的联系说断就断也太……”
王源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他道:“唐瑜,怪不得贝嘉宁到现在都不想理你,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工作和感情,真的就泾渭分明吗?何况我们本来就是因此才认识的,也是因此才这么多年一起过来的。同事也好,队友也好,朋友兄弟也好,还有……总之这些关系早就牵扯不清了,他要走,我就把工作关系梳理出来,其他的还是保持原样放好,你觉得可能吗?”
唐瑜没想到这事还能扯到他身上来,有点被戳中了痛处:“可是你就没想过,他这么做有可能是为了你好吗?”
“……你们,”王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真当我是傻子吗?”
唐瑜愣了一下:“什么?”
“玮如姐本来找我找得紧,后来突然不急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王源慢慢把这些自己在脑海里梳理了无数遍的事情讲出来,“后来他一走,队友就走,玮如姐紧跟着就来找我,我刚好要参加艺考和高考,之前隐隐约约露出的不安定的苗头也都随之不见了……这些事情一个接一个,你觉得我会真当它们没有任何联系?还有更早之前,小任姐跟我们说的关于新组合的事情,你问过我的那些问题……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毫无缘由的不是吗?”
唐瑜一怔——果然,王源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即使相熟如他,心里知道这个看起来乖巧笑起来可爱的男孩子其实是个相当聪明敏感的人,也会经常不由自主就把他当做傻白甜。
“你猜到了这些,那为什么还……”问了一半却没问下去,唐瑜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才是真傻了。
“是啊冷静下来后就猜到了,王俊凯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什么都不说,只要觉得对我好,闷头就去做,完全不带商量的,”王源淡淡一笑,“可是,那又怎么样?没错,我们当时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自主,离开公司就是一穷二白,我们没办法对自己和彼此负责,但是再多理由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就他对我其实没那么多信心,他觉得我背着这些事撑不过高考。”
“唐瑜,其实还是那句话,可以理解,不能接受。”
“我就是不能接受这么多年来,我跟他一起这么多年,他居然还把我当做需要他保护的小孩子。”
唐瑜默默听着,没吭声。
他也是曾擅做主张过的人,他也直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可是心里真的就那么理直气壮了吗?如果说他还可以自我安慰贝嘉宁是女孩子必须要保护她,那王源作为男生同样的自尊和骄傲怎么办?
对错就两个字,简单到一点用都没有。
“还有你,”听他不说话,王源末了又加了一句,“你早就知道这些事对吧?一直藏着掖着不说,看我下次见面不……”
“我错了我错了,”唐瑜也是难得认怂,“什么事情都能说出口这世上也没有误会二字了。不过说真的,你就打算这样一直下去再不原谅他了?”
“我不知道,我……”王源向后靠着伸展了腿,却突然踢到了什么,捡起来一看简直无语——
那是王俊凯之前扔上车的钱包和手机。
“嗯?你什么?”唐瑜追问道。
“我觉得我真想掐死王俊凯。”

钱包是黑色的,样式是最简单的基本款,没有明显的品牌标识,但是一看就价格不菲。
好吧其实没那么容易看出来。
王源当然知道价格不菲,这是他买的。
买的时候他们都还没什么可支配的钱,其实挺肉疼的,尤其是王俊凯那家伙就算收到礼物心里乐开花也会故意装作很淡定,让他的成就感大打折扣。
不过话说回来,王俊凯给他的成就感,从来都是一点点积累的。
比如隔了两三年后这个钱包王俊凯还在用,而且保护得很好。
很难想象那人是怎么做到的,一天到晚揣在身上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的东西,居然看起来跟新的并无二致。
可是他也没想到,直到如今王俊凯还在用。
黑色的皮面上终于有了一些磨损的痕迹,不像是放在口袋或书包里被剐蹭,倒像手指反复摩擦留下的印记。
王源有时真的不喜欢自己的敏锐。

手机带着壳,但想来肯定是最新款了——艺人嘛,什么都要跟上,不然怎么满足粉丝的……
刚这么想着,手机却在他不小心按了一下Home键后解锁了。
王源愣了一下,里面存着他的指纹。
算算快两年了,这家伙连手机都没换。
没容他多想,手机就响了起来,上面显示……“人体闹钟1号”。
??
王源一脸懵逼,不知道该接不该接。
电话断了。
过了一会儿又响,“大粉刷子有点烦”。
……
王源没接,却在电话断了之后打开了通讯录。
手指滑动的时候有点呼吸不畅。
给通讯录里的人起奇怪的名字,其实是他有一阵爱玩的。
强哥是“不是虚胖是Strong”,小任姐是“辣椒不辣不要钱”,小马哥是“哥也要出道”……王俊凯的话,有的时候是“重度强迫症患者需要关爱”,有的时候是“王老妈子”,有的时候是“新好老男人”,还有一阵两个人吵架了,他就直接给改成了“烦死了不许接”。
当时王俊凯还嘲笑他幼稚,他据理力争自己是有创意,不过因为真的不好记所以没玩多久就作罢了。
现在看到王俊凯手机里那些乱七八糟其实没什么新鲜感的名字,心里着实堵得慌。
王俊凯刚才说,有很多个夜晚睡不着觉,只好一点一点想着他们曾经的事情。
那是不是在某一个瞬间,想起了这件连小插曲都算不上的事,但却越想越觉得可爱,所以拿起手机也有样学样就改了呢?
“什么呀……”那些名字起得真的不怎么好玩,“学又学不像……”
是不是那些所有恶俗的情节都会是真的,我不在,你就把自己活成了我的样子?
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通讯录里翻了没几下就找到了那个唯一与众不同的名字。
点开来,存着好几个号码。
最开始还拿着老年机时用的,换成3G时的,改用4G时的,经常到北京后办的……还有,还有离开公司后他新换的号码。
名字存的是,“我的”。
不是“我的王源”,不是“我的Roy”,不是“我的马思远”,更不是“我的小垃圾”。
就只是,“我的”。
我的一切,一切都是我的。
心里翻滚着的情绪就像水里放多了柠檬,酸得要命。
存了这么多号码,为什么一个都不打呢?

手机再次想起来的时候,王源没再吐槽来电显示的名字,接了起来:“喂。”
“王源儿。”果不其然,电话那头是王俊凯。
“你的手机和钱包,”王源有点想问他刚才是怎么回去的,但是忍住了,“我快递给你吧。”
“你确定吗?”王俊凯笑了笑,“被人拿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源翻白眼:“怎么,有艳照啊?”
“有啊,”王俊凯的声音听起来一本正经,“和你的。”
说得太认真了,连王源都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有没有在“年少无知”的时候被这个人骗着拍了什么不堪回首的照片:“那你叫人来取吧。”
“好啊,给我你的地址。”
“……我放在公司前台……”
“你确定要放在别人手里?”
“手机有锁的好吧。”
“先不说那个锁好不好解,”王俊凯声音里很平静,“你看看钱包。”
王源懵懵地打开钱包——里面那张照片抢眼得过分……说好的香克斯呢你就这么把他扔了吗?!!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照片放在别人的钱包里。
准确地说,那是他俩的自拍,好几年前的了……后来他们几乎再没拍过这样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的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还比着剪刀手,笑得眼睛弯弯,甜甜的气氛简直要从镜头里溢出。
王源清楚地记得这样的照片好像就这一张,因为连拍的下一张就变成了他在搞怪王俊凯在笑崩,再下一张是两个人都在耍酷。
后来长大了些,他们再没了“我们一起认真拍一张照片吧”的坦然和机会。
去年两个人互通心意之后他其实曾想过这件事,应该说他想了很多事,比如说一起拍情侣自拍,一起去看电影,买一身真正的情侣装,两个人像小时候一样一起做饭吃……他想了很多事情,甚至很天真地想过很久远的事情,比如一起买一所大房子、一起去旅行之类的……只是没想到还没去做、甚至还没想完他俩就被现实撕扯开来。
遗憾吗?说不上,就是觉得心酸。
如果不是王俊凯自作主张,那些事情说不定他们真的有机会去做。
这张照片现在落在他眼里,有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的讽刺感。
想想就觉得更气。
“王俊凯……”王源的声音冷了下来,“别闹了,我把东西给唐瑜或者贝嘉宁,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当然最后唐瑜成了那个冤大头。
本来王源以为这件事情结束他俩将会消停一会儿,但显然这个世界比他想象中要小多了。
跨年的通告是早就定下来的,某电视台和他们公司有宣传合作,王源和唐瑜毫无意外地将出现在他们的跨年晚会上,彩排走场一通忙,加上新单曲的宣传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王源像陀螺似的转着,稍微有点把王俊凯抛在了脑后。
可他没想到自己会在晚会开始前几个小时的最后彩排上看见王俊凯。
刀子一样的目光刮过去,唐瑜吓得一抖,连忙摆手:“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王源没说什么,他当然也知道唐瑜没骗他,电视台之前有提过要请神秘嘉宾助阵,但人选一直没定下来,后来他也没关注过这件事,现在看来就是站在台上的王俊凯无疑了,也不知道他的公司是怎么想的。
音乐响起的时候王源默默转身回了休息室,他真的没兴趣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王俊凯表演。

口嫌体正直大概是所有人的通病吧。
自己的节目结束后,王源没有回休息室,默默找了个一会儿还得上台的借口,混在工作人员中看台上的表演。
神秘嘉宾的任务,就是在零点到来之前把现场的气氛炒到最热。
王俊凯上场前周围没什么要紧事的工作人员都围了过来,堵得水泄不通,王源混在人群里,自我安慰道这会儿想走也走不了,我就勉为其难地留在这看看吧虽然也没什么好看的……
说实话他真的很久没看过王俊凯演出了。
可是在音乐响起、灯光汇聚的那一刻,舞台上的光景让他真的冒出了一个不该冒出的想法。
王俊凯选择离开是对的。
这个人值得拥有最好的舞台,而不是整天被乱七八糟的通告牵着跑。
这个人配得上最夺目炫酷的舞蹈,而不是莫名被拉去当陪衬。
这个人的声音应该献给有价值的音乐,而不是用来给商家打广告。
王俊凯已经渐渐有专业演员的姿态了,王俊凯在综艺节目里也如鱼得水不像以前那样无所适从了,王俊凯不再语死早可以应付任何刁钻的访谈了……他已经是一个艺人该有的全部模样了。
可是依然有一部分王俊凯,必须属于音乐的舞台。
这是曾经被迫渐行渐远的东西,如今又被他重新攥进手里了。

王源混在人群当中,台下光线很暗,足够掩藏他几乎全部呈现在表面的情绪。
“你们两个真是……”耳边有熟悉的声音,唐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看着他脸上似悲似喜的表情和眼睛里亮晶晶的星星,不由分说把他拉出了人群到了台后没什么人的地方。
“这是怎么了……”王源来不及平复起伏的情绪,也来不及处理微红的眼眶。
唐瑜拿出手机来拨弄了几下递给他。
画面上是方才在台侧看着直播屏的王俊凯。
直播屏里是正在弹着钢琴唱歌的他。
王俊凯嘴角是上扬的弧度,眼睛里亮亮的,嘴巴微微动着,是他亲手写下的歌词的口型。
那个表情是难以言喻的。
好像有欣喜,又好像有悲伤。
好像很骄傲,又好像很失落。
“我刚才看到觉得有意思就偷拍了,本来还犹豫要不要给你添堵……”唐瑜看不清低着头的王源是什么表情,“可是刚才去找你,你知不知道,你看他的表情,跟他看你的一模一样?”
“我跟你说过,这一年他变化挺大的,你不也一样?”
“你俩都有损失,都受到伤害了,但也都有得到不是吗?现在的你和他都比一年前真的强大太多了不是吗?”
“我曾经问过你,两个人原本很亲密的人,因为某些事情疏远了,还能再挽回吗?你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挽回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
“所以如果王俊凯挽回你两次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回头呢?”

王源心里乱糟糟的,好像一下子接受了太多信息量当机了。
可是现实没给他思考的时间,他和唐瑜的导播拿着对讲机过来催着他们上台了。
零点要到了。

这是他和王俊凯一起经历的第几个新年他数不清了。
他记得很多年前他们曾在台上羞涩地手足无措。
他记得前年的时候王俊凯在台上拥抱了他。
他记得去年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家里复习故意不去看电视。
那么,今年应该是什么模样呢?

台上有王俊凯,看他的时候眼睛很亮,黑白分明。
可是台下有好多人。
可是还有那些长枪短炮。
可是还有镜头和镜头外屏幕前的无数观众。
一个小小的举动,就有可能掀起轩然大波。

这就是他们,就算心里只装着彼此,眼里看到的依旧是整个喧嚣的世界。

-----------------------------------
你葵说三个tips吧……
1.单身狗不要用同一个手机号绑定宽带,手机停机的那一刻有你哭的。
2.远亲不如近邻是真的,尤其是大周六早上肯给你开门让你借用无线网络的邻居。
3.联通发的短信不要通通不看。

心好累,可是如果有昨晚等更的小伙伴,葵还是要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