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5

【遇见你已经用光了所有好运,难怪我怎么都做不对选择。】


那天晚上的那句话最终被王源当成了他偶尔的犯傻。

王俊凯都不知道自己该难过还是庆幸。

他明白已经无路可退了——那个看起来像是抽风的问题其实是他内心软弱的最真实写照——事情摆在那里,解决方法也在眼前,可他却下意识地想逃避。

怂出天际。

那晚拥着王源睡觉的时候,他居然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反反复复都是谭家父女跟他说过的话——

“这种情况,没有哪个公司会同时签你俩的。”

“对方要拿排挤论做文章,你俩一旦抱团在一起那就是众矢之的,目标和风险都会翻倍。”

“没有人会冒这个险。”

“你和王源的个人风格还不明朗,单飞的话其实会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关系。”

“你们在一个公司的话很容易让粉丝产生还是组合的错觉,到时候又吵着资源待遇必须绝对公平,处理起来会相当棘手……”

“时间紧迫,你最好赶紧告诉他。”

……

无数的话就好像雪山崩塌扑面而来,把他深埋其中喘不过气来,憋了好久才逃离那个梦。

惊醒的时候看到王源睡得正熟,不同于白日里的耍帅嘚瑟或者高冷傲娇,看起来安静乖巧,跟七八年前好像没什么两样。

睫毛随呼吸轻轻煽动着,嘴巴嘟嘟的,实在是可爱。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把人抱紧了。

再等一阵吧……再等一阵。

再等一阵真的就能说出口了吗?

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做好离开王源的准备。


短暂的相聚之后王源又离开了北京。

《北国之春》定档11月11日,美曰其名要用一部“如同春天般温暖”的文艺片拯救广大单身狗。

上映前在几大一线城市有点映,本来王源不用场场必到,但无奈唐瑜早就空出了档期,他作为男二在没有其他行程的情况下实在不好缺席,所以不得不一路面对全程陪同唐瑜的韩玮如。

王源心里清楚韩玮如实在没有理由陪着唐瑜跑这种小通告,十有八九是冲着他来的,所以早早做好了被劝降的心理准备,但奇怪的是此次再见面,韩玮如并没有拿出之前咄咄逼人的态度,只是偶尔温和地跟他聊几句,旁敲侧击地问问他的近况和考学的动向。

这种状况倒让王源有点无措了——说实话如果韩玮如还像往常一样劝说,他就可以继续斩钉截铁地拒绝,可现在这样,虽然看似相安无事,但总让他有种自己在对方掌握之中的感觉。

可惜不爽归不爽,他还是得老老实实一路憋过宣传期。

幸好唐瑜虽然是韩玮如的人,但从未跟他提过这些事,还是一样玩得来,让他心里多少得到些安慰,觉得虽然为《北国之春》付出的有点多,也不知道上映之后反响会如何,但好歹真的交对了一个朋友,挺值的。

忙忙叨叨大半个月,心里还惦记着王俊凯,所以在南京的最后一场点映一结束,王源立刻摆出了马不停蹄要撤退的姿态。

唐瑜看着他着急忙慌收拾的样子有点好笑:“王小源儿,谁在北京给你留了烤肠吗?”

“啊?什么?”王源显然心思不在这里。

“干嘛这么着急回去?”唐瑜猜得到他在想什么,所以乐得逗他一下,“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别折腾了我带你玩儿去。”

王源毫不留情地拒绝:“Nope,我要回北京了,你好好玩吧。”

“唉……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唐瑜一脸受伤。

“哪辈子的梗了还拿来说,”王源送他一个白眼,“说到生日,礼物呢?嗯??”

“礼物我是没有了,”唐瑜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八卦,“不过你这么着急回北京,是不是有谁准备了大礼给你啊?”

王源脸瞬间红了却还是嘴硬:“我才不是为了收礼物才回去的,想要礼物我就回重庆了。”

“可是那谁不是在北京吗?”

“王俊凯是在北京,可是他最近忙得很。”王源想起最近电话里王俊凯总是情绪不高的感觉,隐约有些不安,“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给我买礼物。”

“我可没提王俊凯啊。”唐瑜觉得逗王源真的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王源知道他是故意的,“让开让开,哥要走了。”

“哈哈,过生日可别生气,”唐瑜见好就收,“等一下,真有礼物给你。”

看他转过身不知道去翻什么了,王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一条未读消息,打开一看居然是贝嘉宁的生日祝福,心里想着这姑娘挺奇怪,跟他交换微信的时候可热情,之后的联系却是有一阵没一阵的,而且都赶着他宣传电影最忙的时候……

正想着就看到唐瑜拿着一盒什么过来了,王源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前一把勾过唐瑜的脖子举起手机给他看:“唐瑜,我发现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唐瑜扫了一眼他手机,把手里的东西背在了身后:“亏我还想给你生日礼物呢,什么意思啊这是?”

“不是,你仔细翻翻,”王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贝嘉宁有多奇怪你知道吗?她平常从来不跟我联系,可是每次我和你一起通告她就总会问东问西,还催着我发个朋友圈什么的。”

唐瑜呆呆地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傻??她哪里是想跟我联系,分明是想知道你的消息,”王源给他背上一巴掌,“怪不得王俊凯之前提起过她总是问起我的事情,肯定是想知道《北国之春》的消息又不好意思问……”

唐瑜愣了愣,抢了手机过去翻两人的聊天记录。

王源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很多去年的事情。

刚认识唐瑜的时候他高兴,总是拉着王俊凯不够地说两人拍戏的事情,却把王俊凯的兴致缺缺当做不关心他。

过年的时候他去探班,贝嘉宁来打招呼却被王俊凯匆匆拉走,当时他心里还很不是滋味。

拍吻戏的时候王俊凯NG了无数次,结果他跑出摄影棚跟唐瑜打了个电话,回去就拍完了。

一起上综艺玩游戏的时候,他和唐瑜拉扯着迟迟决定不了谁背谁,王俊凯突然等不及了似的背起贝嘉宁就跑。

……

好多事情一下子浮上脑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迟钝。

王俊凯其实早就表现出来了不是吗?是他一直没有察觉。

他怀疑这个嫉妒那个,折腾得天翻地覆,却一直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源于他。


唐瑜还给王源手机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HOTEL Chocolat.的礼盒:“前两天听见你给王俊凯打电话说想吃酒心巧克力,刚好有朋友从英国回来带了一盒,我就借花献佛了。”

王源才知道自己在电话里跟王俊凯撒娇被听见了,脸上有些发烫,但看唐瑜有点心不在焉,知道是因为贝嘉宁的关系,所以也没再跟他客套,接过巧克力道了谢就打算离开。 

“王小源儿,”唐瑜突然又叫住了他,“你觉得……两个人原本很亲密的人,因为某些事情疏远了,还能再挽回吗?”

王源没想到一向潇洒得有些不着调的唐瑜会问这么感性的问题,心想爱情可真是伟大,笑着道:“当然可以,没有什么是不能挽回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

唐瑜点点头:“你记着你这么说过,可千万不要忘了。”

“我跟你说你可别怂啊,”王源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好好加油,挽回不了肯定是你还不够努力,源哥我可不负责。”

“嗯,”唐瑜神色复杂地应了一声,“你不是要回去找王俊凯吗?快走吧。”

“谁要去找他了,”王源转过身洒脱地一挥手,“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他没有撒谎,他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做。

之前他曾想过他和王俊凯现在这样算什么,也曾因为王俊凯没有给他一个确定关系的说法而稍微有点纠结,但此时他终于想明白了,一直以来什么都没有做的是他而不是王俊凯。

之前无数次暴露出感情的是王俊凯,第一次第二次甚至之后每一次主动吻他的是王俊凯,更别说首先说了喜欢的也是王俊凯。

相比之下他好像除了一直吃醋别扭把情绪憋在心里之外根本没做什么,虽然接受对方的所有也是一种喜欢,但王俊凯那个愣头青肯定不懂这么委婉的方式,说不定就是因为迟迟得不到他的回应才心情不好的……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他好像还差点让王俊凯误以为他不愿意那啥啥……

好像真的有点糟糕。

所以他要在今天这个日子做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才不用王俊凯跟他确定关系,也不用王俊凯单膝跪下跟他说在一起,他是源哥,他会霸气地跟他的俊俊说,你是我的人了。

脑补这个画面有点抑制不住笑意——难道还有比十八岁生日更适合告白的日子吗?


从机场进入市区已经快十一点了,沿路的顺利让王源觉得心情很好。

马上就要见到王俊凯了,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他想起去年也大概是这个时间,那会儿他还在《北国之春》的剧组拍戏,以为王俊凯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而无比纠结,却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家伙奔波了七八个小时只为跟他说一声生日快乐。

前不久的时候也是,王俊凯想尽办法终于千里迢迢回到了重庆,在两个人的家乡跟他说了那句我喜欢你。

而此时此刻,他从南京赶回北京,赶着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结束之间去见王俊凯,去跟他说那句一直绕在心里却从没说出来的话。

想到去年夏天他因为两人即将分别两地而有的那些纠结,王源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现在看来距离真的不算什么吧,如果两个人真的心心念念想在一起的话。

最浪漫的事情,不就是一个人跑很远的路,去看另一个人吗?

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手腕,带着那条手链的位置。

“Bright Star”。

天气冷了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戴上,把小心思都藏在袖子里。

不用确认也能肯定,那条“Apollo”也安静地待在王俊凯的袖子里呢。

心头的蜜意正打着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王源一怔,连忙扒拉着去问副驾驶座上的强哥:“怎么停车了?”

强哥张望了一下车窗外,才指着路边停着的另一辆车道:“下车,换那辆。”

“哈??”王源看着那辆有点陌生的车,“换车?”

强哥没再说什么,别扭着胳膊替他开了车门:“快点快点,趁这会儿没人快过去。”

王源还没问清楚就被推下了车,一脸懵逼地向那辆车走,听见强哥自身后喊着“上副驾驶座”,不由更加摸不着头脑,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强哥你不去?”

可惜强哥根本没回答他,只是又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

王源丈二和尚般走过去,拉开门上了车就吐槽:“什么情况整的跟绑架……”话没说完就见王俊凯坐在驾驶座上。

“……”

王俊凯看着他话说了一半卡住后半张着的嘴,饱满的唇形实在可爱,没忍住凑上去亲了亲,然后才道:“是啊,是绑架。”

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王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颇为熟练的动作,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揩了油,直到车子起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王俊凯……你有驾照吗……?”

“你以为我会无证驾驶?”王俊凯笑了笑。

“你、你什么时候学的??”

“去年你生日之后。”

王源一怔,这个人真的……什么事情都跟他相关啊。

去年的那些事无疑让两个人都意识到了距离这个问题,结果就在他心里暗自纠结郁闷的时候,王俊凯跑去学了车考了驾照——真的很符合大老虎的一贯风格啊,不喜欢抱怨,喜欢解决问题。

心里有种柔软的情绪浮上来——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

“怎么样?”见他半天没说话,王俊凯轻声问,“喜欢吗?”

王源目视前方没看他,开口的声音小小的:“喜欢,很帅。”

一直没什么表情王俊凯终于笑了笑。

“我们现在是去哪儿?”小兔子是好奇宝宝。

“不去哪儿,”大老虎看起来比平常要严肃,“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小兔子手肘支着车窗,撑着脑袋侧过脸看他的大老虎开车——啊啊啊不愧是他的俊俊开车真的很帅啊——心里有种满满当当的感觉,嘴上却不怕死地挑逗:“哦?去安静的地方要干什么啊?”

王俊凯在等红灯的间隙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转了回去:“有话要说。”

这个样子有点不太寻常,王源想了一下觉得王俊凯应当是平常没什么时间练车,此时载着他有点紧张,所以也没再说什么,生怕打扰了大老虎两个人就这么双宿双飞了。


车开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停了,王俊凯把车留在一个小停车场,帮王源带好了口罩帽子,然后牵住他的手在小胡同里穿梭。

11月的北京已经很冷了,又时近午夜没什么人,两个人全副武装倒也不怎么显眼。

又步行了十来分钟,终于离开了黑灯瞎火的小胡同,王源瞬间有了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水面,对岸一片中式建筑灯火通明,映照着水面波光粼粼,由这边暗处看过去,简直美不胜收。

王源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兴奋地握紧了王俊凯的手:“是后海对吧?居然到这里来了!”

“喜欢吗?”王俊凯没看对面,只是看着他,“可惜不能带你到对面逛逛,人太多了。”

“不可惜不可惜,”王源摇头,仰起来的脸上带着笑,“走近了就看不到这么漂亮的风景了。”

想起上一次两个人单独出门也是生日,也是在水边,王源有种莫名的情绪,想一直笑个不停,眼睛又有点酸涩,免不了自嘲多愁善感。不过想到生日又联想到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再晚就过零点了,连忙道:“王俊凯,我有话跟你说。”

说着就伸手进书包想拿那盒巧克力。

没想到王俊凯也转过身来,打断了他:“我也有话要说。”

“啊?”王源停下来动作,反应过来王俊凯今天还没跟他说生日快乐,不由笑了,“好吧好吧,今天我可以让着你,你先说。”

“王源儿……”王俊凯开了口,声音不知为何有点艰涩,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王源这时候才发现他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应该说是很难看,在对面微光的映照下都能明显看出不对劲,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王俊凯……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要走了。”这话的语速太快,似乎王俊凯生怕自己会把它咽回肚子里。

王源一怔,就四个字,在他脑袋里转了一圈,他却没反应出合理的解释:“你说什么……?”

话一出口,就再也没了挽回的余地……其实早就没了挽回的余地,王俊凯闭了一下眼睛,仿佛被王源懵懵的表情刺到了,再睁开时多了一点坚定:“我说我要走了……我要去,别的公司了。”

“王俊凯……”王源不由松开了他的手,过了好几秒突然又笑了一下,看起来却有点吓人,“今天是我生日,不是愚人节。”

王俊凯感觉到手心里空了一下,只能握紧了拳头:“对不起……我没有开玩笑。”

“为什么?”王源脑袋里乱哄哄的一片,皱着眉头想要分析王俊凯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却怎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所有问题都纠结在一起连重点都抓不出来,只能问出最基本的那一个,“你……为什么?”

“因为……”王俊凯看到他的脸虽然被口罩遮着,睫毛的剧烈颤抖却暴露了情绪,不由向前想碰他的脸,“这样更适合我……”

“别碰我!”王源猛地向后一步,“王俊凯,你说过的话有几句能算数?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王源儿……”

“你是不是又早就决定了却不告诉我?你为什么又瞒着我?你非要在今天告诉我是吗?”

“你听我说……”

“是那个谭老板对吗?”王源突然在一团乱麻似的脑袋里揪出了线索,“是谭思思对吗?”

王俊凯一怔:“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王源念及韩玮如的那些话和他理直气壮的拒绝,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好笑,“王俊凯……红就那么重要吗?”

“红不重要,但是变强很重要。”无论如何都不想被误解自己是为名利离开的,王俊凯也有些急了,“想做的事情不能做,想唱的歌不能唱,一边被着炒绯闻,一边连看一看喜欢的人都要先思考三秒,这种日子难道你喜欢吗?这种感情你难道想要吗?”

“那你他妈的喜欢我干什么?!”被王俊凯最后一句话刺到,王源突然上前使劲推了他一把,“谁求你喜欢我了?!我跟你说过我喜欢你吗?我亲过你吗?我把你压在床上过吗?你自找的这会儿又不愿意了?!”

王俊凯本就不是会说话的人,眼见王源徒然爆发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话有歧义,只是听王源这么说心里忽然没了底——他本来就为这份感情纠结了很多年,一直兜兜转转不敢试探王源的态度,如今眼见要明朗了却不得不离开,王源此时又说出这样一车话来,憋屈了好几个月的纠结也成了被点燃的炸药:“你这话什么意思?所以是我一直以来一厢情愿了?!”

王源一愣,想起自己今天本来要告白心里的气又多了一分:“你不要转移话题,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反过来问我?”

“你以为我想走吗?”王俊凯感觉自己憋不住就要把所有事情抖出来,“王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小孩子脾气把毫不相关的事情连起来?我要走和我喜欢你分明是两码事……”

“这怎么是两码事?你要是真喜欢我你怎么会走?!”王源想到自己一遍一遍因为想跟王俊凯待在一起而拒绝韩玮如,觉得委屈得不得了。

王俊凯看到他露出受伤的眼神又开始心疼,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腕:“王源儿,王源儿,你听我说,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我也必须要走,你等我,等等我,等我有能力把……”

可王源没给他靠近的机会,甩开了他的手后退一步,眼神是冷的,嘴里说出的话却截然相反:“我会等你的,我把一辈子都用来等你好不好?”


“王俊凯?你期待我这么说吗?”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等着男人回家的小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