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4

【我觉得你就是我童年时候握在手里出了汗,都舍不得吃的那颗糖。】

电话响了三声再接,调整好呼吸,不要听起来太开心。
王源抱着手机,一面按捺着过分喜悦的心情,一面自我吐槽太矫情。
“喂……?”
“王源儿。”王俊凯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压低时特有的沙哑。
王源垂下眼睛,手指在窗户上画圈圈:“干嘛?”
“好好吃饭了吗?”问题一打卡成功。
“吃了。”
“牛奶呢?”问题二打卡成功。
“喝了。”
“降温了,记得加衣服。”问题三出了点新花样。
“好的妈,知道了妈。”王源忍不住翻白眼。
其实他早就习惯了王俊凯每天唠唠叨叨的问题,只是……只是他觉得,上次在王俊凯家的楼梯间这样那样之后,两个人应该是确定了某种关系吧……
可是,王俊凯这个家伙对他跟以前没有任何区别,每天打电话过来时还是把他当做小孩子唠唠叨叨,甚至他都能听出来王俊凯最近情绪不怎么好,可对方却还是没有半点告诉他的意思。
大概跟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恋爱就是这样?还没激情四射一下就归于平淡了?
等一下!恋爱是什么鬼?王俊凯根本就没提及要交往之类的话吧?不对不对,为什么一定要王俊凯说?源哥他又不是小女孩!
似乎感觉到他的不满,王俊凯在电话那头低低笑了两声,然后出门到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王源儿,我想你了。”
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脸上发烫心里发慌,王源一瞬间觉得王俊凯还是唠叨的好:“我知道。”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王俊凯,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啊,”徒然提高了一个八度的语气实在可疑,“怎么这么问?”
王源轻皱了眉头:“骗人。”
“没有骗你,”王俊凯哄着他似的道,“这两天学校公司两头跑,确实有点累。”
这么没有说服力的理由,王源都懒得拆穿。
王俊凯却又突然笑了笑,道:“你要是担心的话,就快点到北京来看着我,好不好?”
“切,谁要看着你了!”王源庆幸隔着电话,不然他红着的脸就要丢光了,“学校怎么样?前一段时间落下不少课吧?要不要紧?”
“不要紧,虽然出勤率不高,但是该修的学分都修够了。”王俊凯想起选课时的纠结觉得有点不堪回首,但是没打算让高中的小屁孩儿太早有负担,所以依旧报喜不报忧。
“大学就是好啊……”王源拉长了语调感叹,“上了高三老师都跟疯了一样,也不管你以后要考什么,能施压就施压,恨不得搬座山让你扛。”
王俊凯想象着小朋友在电话那头懒洋洋的样子,笑道:“本来高三就很重要啊……你想好了吗?”
“我啊……”王源知道他在问什么,“还没有吧……”
“嗯,慢慢来,别有负担。”
王源抱着手机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别有负担,谈何容易。
就像此刻就算他能感觉到王俊凯心里有事,也没办法赶到北京逼他开口说出来,王俊凯的一句“别有负担”也不能令他释怀一分半点。
他不是没有想好,他是不敢说。
一年多前他没有好好理解王俊凯的决定,也没有认真去问他真实的想法,让两个人跌跌撞撞磕碰到现在。一年多后他也没有勇气告诉王俊凯自己内心的感受,他不是怕王俊凯不能理解,他是怕王俊凯会因为他的苦恼而苦恼,他怕最后自己会因此一分一毫地退让直到全盘接受。
因为一旦说出来就是全世界都要跟他作对。
原来真的是这样啊,越长大越孤单。
拥抱了,接吻了,也说了喜欢。
可他们究竟是更亲近了,还是更疏远了呢?

与其说王俊凯是情商太低想不出合适的理由来解释最近的低气压,不如说他是事情太多被搅得一团乱根本没精力去想。
他知道以王源的敏感和聪明,估计根本没把他的烂理由当一回事,但他除了故作镇定确实没有更好的方式。
脑袋里装的烦恼太多,一个头两个大原来真的不是夸张。
有的时候他会觉得小时候喜欢那些中二角色喜欢错了,有天赋又肯努力固然好,但这些要转化成实力往往需要很久,那些人带着主角光环一路无往而不胜,全然不顾有样学样的人是怎样跌跌撞撞。
就好像现在,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的没用。
到公司八年多,出道五年多,可他居然依旧羸弱得像个小孩,面对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只有一腔愤慨和手无寸铁的无奈。
王俊凯,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
他想起曾经很多次被问过关于成长的话题,那时候有些羞涩地说自己心智成熟了,可现在想起来只觉得讽刺——心智再成熟,遇事只能任人宰割,他依旧是个无能的小孩。
他需要力量。
迫切地需要力量。
每天在电话里听到王源的声音,除了让他在巨大的压力中得以喘息之外,就是让他坚定追逐力量的决心。
王源嘴上说没想好,可他清楚小朋友是早有打算但却不敢说——心里觉得有些钝痛,这就是他们一直依赖公司成长的结果。
遇事无力自保,梦想无力追逐。
要维护的东西真的很多。他希望自己可以做想做的事,希望王源能大声说出目标也能光明正大地努力,他希望两个人想在一起的时候能在一起,他希望有朝一日这份感情能理直气壮地昭告天下……
真的太想变强了。
这种感觉并不是最近才有的。
他曾在王源在学校过得不好时想象自己真的是哥哥,可以光明正大冲进学校暴揍得那些小兔崽子满地找牙。
他也曾在王源的安全受到威胁时想象自己是保镖,可以把王源牢牢圈在自己怀里免于受到任何伤害。
但实际上那个时候的他除了想着快点长大之外做不了任何事。
大抵所有的小孩子都这样傻过,以为长大就意味着强大。
等到真的长大后才明白,一米八和十八岁并不代表着有力量,成人的世界从不依靠蛮力运转。
现在的他其实还是那个小孩,人生也好,未来也罢,全都不在掌控之中。
包括他和王源的事情。
牵手,拥抱,亲吻,告白。
顺序虽然有点乱,但该做的都做了,可他却还没说那句在一起。
当时是太激动忘了说,现在却是不知该怎么说。
说我们在一起吧,可是眼前的路分明是条分岔路啊。
而且是一条,跟以往中考高考都不同的,看不到交汇点的漫长分岔路。
退一步,他无力保护王源的安危,进一步,他无力守护两人的感情。
进退两难。
他真的是……太弱了。

虽然脑袋里天天都是王源的事情在打转,可王俊凯没立刻见到王源,倒是在某地方台碰着了唐瑜。
唐瑜和王俊凯不对头,本来点头示意权当打了招呼就要走,但是注意到王俊凯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在看他,内心最终没按捺住主动开口的冲动:“我说王俊凯,不是全世界都围着你家王源转的,我也有《北国之春》之外的工作,在这里见到我有那么奇怪吗?”
王俊凯一愣,意识到自己探究的眼神相当不礼貌,连忙道了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唔,”唐瑜应了一声,但想起之前看到韩玮如发的信息,加上最近偶然听到的风言风语,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又道,“希望你能管好你自己。”
可是王俊凯联想到之前王源说起的他和贝嘉宁的事情,显然会错了意思:“唐瑜,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了我什么,我和贝嘉宁就是单纯的合作关系,之前的新闻也都是为了宣传,你大可不……”
“贝嘉宁?”唐瑜突然发现自己最近光顾着惦记王源的事情了,差点忘了之前那一茬,“谁跟你说贝嘉宁了?我说的是王源。”
王俊凯的脸色这才变了变,想起那个韩玮如正是唐瑜的老板,忍不住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源怎么了?”
“我没什么意思,”唐瑜看着他瞬间难看的神色,知道自己当时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了,“王源也没怎么,只是前两天深圳见面会的时候他还傻傻地跟我说你最近心情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王俊凯感觉被扎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哦,没什么就好,我知道他有点不安,但我也跟他说了最近比较忙。”
“如果你只是跟他说一些场面上的话,那他肯定会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唐瑜觉得自己看不惯王俊凯这副样子,他最开始只是发觉王源看待王俊凯并不一般,后来录节目见过一次加上王源常常提起,便察觉了王俊凯其实也相当在意王源,只是这两个人似乎总有种兜兜转转抓不住重点的感觉,“我没什么意思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王源明年就要高考了,你不要总是影响他的情绪。”
“你既然知道他明年要高考,那就不管知道了什么都不要跟他乱说。”王俊凯虽然不希望他计划的事情太多人知道,但也觉得话能说开最好,“都是为了他好。”
唐瑜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王俊凯,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在故意避重就轻?你不妨想想王源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告诉你,你是什么感觉?”
“……这件事不一样。”王俊凯淡淡道。
“有什么不一样?”
“你觉得,”王俊凯握紧了拳又放松,“他如果知道自己这次变成了靶子,会怎么做?他还会有心思好好准备高考吗?”
果然……唐瑜再一次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所以呢?你要用自己去换他全身而退?”
“也不是完全这样吧,”王俊凯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难堪,“我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如果你真的了解他,就应该很清楚王源他从来不喜欢自己很弱的样子,你现在却把他塑造成很弱需要保护的样子。”
“如果你真的了解他,就更应该清楚他知道了这个情况会怎么做,我不会让他每次都为了我们两个去放弃自己去适应圈子,我当然知道他不需要我的保护……”王俊凯好不容易竭尽全力说服了自己,这会儿实在没力气再去说服唐瑜,“你就当我是执意要这样好了。”
唐瑜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喜欢王俊凯,这会儿看到他这副一意孤行的样子简直想转身就走,但这两个人的事情总让他联想起一些自己的回忆,所以还是没按捺住多管闲事,开口道:“王俊凯,我就只提醒你一句——不要为了保护而去疏远你在意的人,一旦距离远了,你想要再走近就很难了。个人经验,仅供参考。”
唐瑜装逼结束扬长而去,那句话却在耳中打转,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这个人真的和自己有些相克。

王源跟着《北国之春》剧组转了五六个城市才回到北京,晚上十点下了飞机,折腾了半天回到公司宿舍已经时近午夜。
他没告诉王俊凯自己今天晚上就能到,怕王俊凯为了等他不早点休息,没想到一进宿舍就听到王俊凯卧室里传出的低低吉他声——那个家伙居然还没睡。
蹑手蹑脚地溜到房间门口,刚想叩门却被吉他弹奏的旋律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虽然不是复杂的旋律,但却给人一种每弹一下都要费很大力气的错觉,好像弹的人肩上压了千斤重担。
看来……真的不是工作学习忙那么简单吧。
王源知道王俊凯又在故技重施,对他采取报喜不报忧的坑爹政策,过去他还能一边不满一边安慰自己不用管他,但现在不同了,他和王俊凯不是单纯的朋友或同事,他们是……非常亲密的人,他有必要替王俊凯承担一些压力,至少舒缓一下压力。
所以他轻轻地、有节奏地叩响了门,带着些俏皮的语气唱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妈妈回来了……”
连续唱了三遍,停下来时听到里面死一般地寂静,正想着发生了什么,门却突然打开了。
王俊凯站在门口,一脸懵逼没有任何反应。
王源没想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顿时觉得自己超级丢脸,正想着怎么扳回这一局,没想到王俊凯却突然把他拽进了房间——
门关上的瞬间,王俊凯把人按进了怀里。
电话也好、微信也罢,即使是视频,也不能给他这种实在感。
王源确确实实在他身边的实在感。

脑袋埋在王俊凯怀里,鼻尖是熟悉的气息带着沐浴乳的味道,坐飞机都不会有的晕眩此时此刻就涌上了王源的大脑。
意识清醒的时候,王源发现自己已经把嘴唇印在了王俊凯的喉结上。
清晰地感觉到了吞咽的动作,还来不及羞涩地调笑,下一秒就被大老虎低下头吻住了。
原来影视剧都是骗人的,当你真的渴望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可能轻飘飘地碰一下就撤离?
事实上王俊凯也不断地加深了那个吻,气势愈发强力,王源觉得呼吸有些不畅,身体也开始发麻,整个人像是被扔在了热锅里,不断在升温发烫。
可是即使是这样,还是觉得不满足。
两个人都低估了自己对彼此的渴求,王俊凯只觉得吸吮纠缠之间,心底有一簇小火苗在不断向上涨,勾引着他双手顺着王源的脖颈肩背向下抚摸揉捏,直到握住单薄的腰身。
王源觉得王俊凯的手上有火,移到哪里就点燃哪里,最后弄得他浑身都在发烧,口渴得难受,只能勾住了王俊凯的脖子不放手,舌尖被不安分的搅动引领着进退。
他踮脚站得久了有些不稳,忽高忽低弄得两个人都有些不满,王俊凯索性微微一躬腰托起了他。
王源的脸瞬间通红,这样的姿势他就像小孩子一样被王俊凯抱着,实在是太羞耻了,连忙挣扎了一下,没想到王俊凯刚刚用完力还没站稳,被他这么一挣摇晃了一下,怕把他摔着愣是没敢松手,重心不稳的两个人就这么一起倒在了床上。
“撞疼了没?”王俊凯吓了一跳,连忙离开他的嘴唇,抬起头问道。
只是他没想到,抬头的瞬间看到的会是这般光景——
王源的脸颊红到了耳根,眼里有潮气,让星星蒙上了面纱,嘴唇被他亲得湿润红肿,和着迷惑的神情,整个人像是刚刚被虐待过的小动物。
衬衣扣子开了两颗,露出漂亮的锁骨和白皙的脖颈。
手指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攀上了他的衣襟,触及了第三颗纽扣。

秋天的夜晚,暖气还没来,皮肤暴露在冷空气中瞬间就有些发麻,可是王源并不觉得冷。
相反,他觉得自己像是生病了似的,整个人都在发热。
王俊凯的吻几乎是控制不住般地落在他的颈间和锁骨上,点燃了小小的火苗。
而他的表情迷乱,头向后仰着,宛如溺水之人般紧紧抱着王俊凯的手臂,抿着嘴压抑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声音,脑袋里懵懵的,什么都拎不清楚,唯一明白的是这样似乎还不够。
所以他把手伸向了王俊凯的T恤,有些使不上力气地拉扯下来——
身体肌肤的亲密接触与牵手或拥抱太不同了,摩擦间让王源唇边泄露了一丝呻吟,那个短暂的声音像是导火索,让两个人突然都急切了起来,毫无章法地抚摸着彼此不着寸缕的上半身,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一起撞。
王源感觉自己有种要昏厥般的迷幻,他能察觉到自己不可忽视的反应,他甚至能察觉王俊凯的反应……这种从身到心涌上的原始冲动让本来就手忙脚乱的他更加慌乱无措,只能颤抖着将王俊凯的脖子抱得更紧。
他们在……做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王俊凯从来都没有这样失控过,但奇怪的是就算王源只是无措地躺在那里,都能对他产生的巨大诱惑力,让他沉溺在那愉悦又羞赧的表情里不能自拔,手和嘴唇都不愿意停下,就想引诱出王源更多的喘息呻吟和更不堪承受的表情。
所以他的手从王源的后颈逡巡向下,沿着凹陷的脊柱,抚过光洁单薄的背,抚过纤薄的腰身,然后,绕到前面覆上了腰带——
“王俊凯、王俊凯……”王源的声音突然慌乱了起来,“别、别……”
王俊凯一愣,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想做什么,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眼前王源的神情中有明显的惶恐,似乎想说什么却连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他究竟在做什么?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但确定关系不过是最近的事情,更别说王源还未满十八岁……王俊凯啊王俊凯,你特么到底想做什么??
手忙脚乱地扯过被子把小朋友裹进去,王俊凯开口时满是歉意:“对不起对不起,源儿,我脑袋不清楚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方才高涨的渴望哪里是这么容易平复的,近在咫尺的清甜气息简直是最毒的春药,王俊凯心里骂了自己千百句,连忙放开了王源,转身离开了房间。
王源从始至终都是懵的,直到听见王俊凯把自己关进了洗手间才反应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体温慢慢降了下来,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刚才想说的分明是“别开着灯”啊……

万幸的是其他人这个点都睡了,王源摸到洗手间门口,小声敲了敲门,道:“王俊凯,你出来。”
“等、等一会儿。”里面的人还是很慌乱。
“你出来。”王源重复了一遍,其实他也不知道叫王俊凯出来干嘛,只是他觉得……他觉得……他们已经是最亲密的关系了不是吗,就算有些事情不该做,但还有些事情与其自己解决,不如、不如……
可是这样的话打死他也说不出来,里面的人又是出了名的死心眼,经过这一回估计之后一段时间连碰都不敢碰他了。
想想就觉得郁闷,于是又叫了一声:“王俊凯,你出来!”
“我一会儿出、出去……你,你快去睡觉吧!”
“……”
王源沉默了片刻,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王俊凯,你特么后半生就跟自己的右手过去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王源都已经迷迷糊糊要睡着了,才感觉到有人小心翼翼地躺在了他旁边,从背后拥住了他。
“舍得离开你的洗手间了?”王源口齿不清地嘲道。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将前额抵在了他的后颈上。
“王俊凯……”王源在黑暗中叹了口气,觉得有些事得说清楚,误会什么的他最不喜欢了,“我并没有不愿意。”
“我知道。”王俊凯的嗓子有的喑哑,“可我舍不得你。”
清醒下来他才想明白,他的自控力其实没有这么差,只是最近的那些事情真的影响到他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对王源做些什么,仿佛想要证明什么。
幸好,幸好,幸好最终他还是能克制自己的那些不理智。

不过他也有克制不住的事情,比如此刻他抱紧了王源,小声在他耳边呢喃道:
“王源儿,我们走吧,去北欧,去冰岛,去哪里都行,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王俊凯……”王源翻了个身面对他、看着他,心里的感觉仿佛五味陈杂……用手指轻碰他的眼角,眼里有点潮潮的,“傻不傻?你怎么这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