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3

高亮:强调一下,不要上升真人,尤其是大名从未出现在本文的真人。


【谁说人生是公平的?它才不管我们想要怎样。】


南滨路上,午夜时分。

缠绵又深刻。

那个吻对王源来说,就像是高山上的千年积雪。

太过美丽,一旦遇见就是挪不开的视线和沉溺不起的心。

其中却暗含着危险气息,心里清楚稍不留神就会被压得坠入深渊。

可是当王源隔着一层薄薄的窗帘,看着王俊凯仰着头看了一会儿他的窗户然后慢慢离开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万劫不复了。

心里软软酸酸,一千分一万分的感觉都是,不想让他走,就想两个人待在一起,从天黑到天明再到天黑。

嘴唇和舌尖的酥麻感好像永远不会散去似的,蔓延着连带四肢都没什么力气,似乎隐隐约约透露着不满足——他想从王俊凯那里得到的,还要更多。

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第二次的吻也是他做梦都想不到……哦不对,做梦想到过……

呃,想到哪里去了??

无论如何,他可以承认酒心巧克力是他一时的冲动和没忍住的试探,但王俊凯的举动真的是他始料未及的,以至于回家的路上他光顾着害羞了,直到安静地躺在床上时才来得及思考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王俊凯这是……喜欢他吗?

好吧这个问题毫无营养,王俊凯一直以来是以怎样亲密体贴的方式对待他的他很清楚,那句“又好又温柔”也不是随便说说的,而且那个家伙虽然真的很爱管人……不对,是管他,管起来也会很凶,但他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在意、如果不是重视,谁会对一个人费心费力到如此程度呢?

所以,王俊凯无疑是喜欢他的。

新年夜和这个夜晚的吻也无疑说明,王俊凯对他也存在那种不同于兄弟朋友之间的渴望。

可关键的问题是……王俊凯真的是以他所期盼的那种方式喜欢他吗?

这么多年以来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异性也好同性也罢,他从来没有让其他任何人走到离他这么近的距离,也没有对除了王俊凯之外的人产生过类似的感情,可是王俊凯呢?

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和异性频繁交往的环境,特殊的身份也不允许他们和任何异性过于亲密。

王俊凯会不会……只是单纯地将青春期原本应当分散到女孩子身上的精力顺其自然地放在了他身上呢?

换个角度来说,王俊凯会不会……就是喜欢男孩子,而他是距离最近的那一个呢?

对王俊凯来说,他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吗?是像王俊凯对他来说那样的存在吗?

脑海里好像有两只小兔子在打架,一个说着他对王俊凯有多么多么重要,一个反驳着这都是意外,搞得他心里一会儿喜一会儿悲,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啊啊!好烦!刚才路上让王俊凯开口就好了!就算王俊凯再给他一个“这个吻也是意外”的说法他也认了!总比现在什么都不清楚一直胡思乱想要好!

如果……如果……如果王俊凯也跟他是一样的心情的话……

真的有可能吗?他们的相遇本来就很不可思议了,一路走到这一步也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过去的种种都值得一生珍藏,未来的模样也值得所有期待,如果除此之外老天爷还让他以完完整整的方式拥有王俊凯,那未免对他也太好了吧?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一路走来的所承担的压力与伤害,真的都不算什么了。

时间无休止地向凌晨逼近,可是王源内心的自我拉扯也愈演愈烈。

想到第二天还要去王俊凯家里为他庆生,睡意全无。


即使谭思思莫名其妙的信息让他无可避免地感受到一丝不安,但王俊凯内心还是难耐地躁动着关于王源的各种情绪。

不同于新年夜的僵硬和无措,这一次不是他的幻觉,王源实实在在地给了他回应。

而且他真的确定,王源在风里对他说,真的喜欢他。

他那压抑了不知多久的感觉,不是一厢情愿。

时间太久了,他想不起来最早发现自己对王源有不一般的感情是在什么时候了,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有多惶恐。

怎么可以,喜欢上自己的兄弟呢?

那个时候他拼命告诉自己这种喜欢不是真的,只是一时之间的错觉,只是因为王源真的很可爱,比他认识的任何女孩子都要可爱许多许多。

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样逃避事实的自我开解真的很傻逼。

事实上是,王源每一面模样他都喜欢。

唱歌时的专注,练琴时的安静。

运动时的活力,游戏时的较真。

小天蝎的狡黠和腹黑,小兔子的单纯和可爱,小朋友的幼稚和羞涩。

故作镇定的沉稳,假装坚强的淡定,佯装无畏的勇气。

和嘟嘟一样有点犯二的欢腾。

喜欢跟花花草草讲话的傻气。

太多太多了……他对王源的喜欢,与所谓的客观条件无关,与性别年龄身高体重无关,只与王源那颗干净漂亮的灵魂有关。

那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原本以为爱情和友情真的天差地别,但其实不是的。

它们的区别仅仅在于他有多喜欢一个人。

喜欢这个人,是喜欢跟他玩乐,还是喜欢与他分担生命中的所有喜怒哀乐?

喜欢这个人,是有空时乐于在一起,还是不分昼夜都舍不得离开他身边?

喜欢这个人,是愿意与别人分享喜悦,还是想要独自占有他的一切?

是不是想要拥有他,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是不是想要对他好,无论他会回应与否?

是不是能够为了他,情愿付出全部自己?

是不是嘴上不敢说喜欢,心里却清楚地写着爱?

他有多喜欢王源,究竟是怎样地喜欢着王源,早就明明白白地刻在他心里了。

唯一的变化就是,时间越久,这份情意就越深重,如同疯狂蔓延的水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清理干净了。

所以对于王俊凯来说,困难的部分从来都不是发觉、认识乃至接受这份感情,而是该如何压抑自己感觉。

不是他软弱到连告白自己心情的勇气都没有,而是他真的很怕自己的感情会伤害到王源。

能够想象吗?他对小小的王源说喜欢。

王源会有什么反应呢?

害怕?慌乱?迷茫?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他最怕的是自己会影响王源的判断和决定。

他很清楚王源对他有一种隐约的崇拜和依赖,如果他真的忍不住告白或用行动去左右王源的感觉,很有可能对王源造成某种不该有的误导。

这是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所以他除了对王源很好很好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没想到,或者说真的没敢想,王源应该也是喜欢他的。

老天爷怎么会对他这么这么好叻??

昨晚的种种如同一场最美的梦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心里像是灌了蜜一般。

真的,前人诚不欺我,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他从午夜傻笑到凌晨,又从凌晨傻笑到午后,一直傻笑到下午王源出现在他家门口。


小兔子在门口冒了个头时,耳朵还是红彤彤的,显然依旧停留在害羞的状态上。

王俊凯看着他,嘴角忍不住上扬着,虎牙露在外面。

看他笑得这么夸张,王源连忙瞪他瞪他再瞪他——这个傻家伙的爸爸妈妈都在家中,如果看出了什么那可怎么好??

所以他趁人不注意凑到王俊凯耳边道:“你别笑了行不行?你不怕叔叔阿姨看出来什么?”

没想到王俊凯兴奋过头,什么都顾不上思考,一开口居然是调侃他:“怕他们看出来什么?看出你和我接过吻?而且是两次?”

简直可恶……王源内心奔腾着一千万只神兽,瞪着眼睛狠狠踢了王俊凯一下。

“哎呦疼死我了!”王俊凯夸张得很,“昨天你都给我踢青了,今天还故地重游啊?”

王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里怕真的踢疼了他,表面上还故作镇定:“那是你活该!谁叫你……”说了一半还是说不下去。

王俊凯却“嘿嘿”笑着,坏心眼地拆穿他:“我昨天谢谢你送我巧克力,你为什么要踢我?你是想到哪里去了?”

看着大老虎脸上露出久违的坏笑,小兔子知道他又是不怀好意,但还是没克制住脸红到了耳根,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转身就要逃向厨房,没想到还没迈出两步,就被王俊凯一下子拉了回去。

大老虎力气不小,拉得他一下子撞进了他的怀里。

凯爸和凯妈一个在客厅一个在厨房,都紧挨着玄关,王源简直吓得魂飞魄散,哪敢等王俊凯再做出什么进一步的动作,连忙节节后退。

其实王俊凯本来也没打算做什么,只是此时见他羞涩又害怕的样子实在可爱,与平常的神气和嘚瑟截然相反,简直能唤醒他心底所有的罪恶因子,忍不住想逗弄一下。

所以他握紧了王源的手,一点点分开紧攥的手指,与他自己的手十指相扣,然后一个指节一个指节地细细摩挲着。

手指的触感相当敏感,王源又高度紧张,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上,几乎能感觉到王俊凯手上练吉他和写字摸出来的茧,就在他指缝间最细致的部位堪堪划过,撩拨得痒痒的,却又不肯使点儿劲替他止痒,真的很要命。

喜欢一个人,竟然会是这种感觉。

仅仅是在旁人的眼皮底下牵个手,都能脸红心跳到这种程度。


不过这样的时刻实在短暂。

王俊凯太久没回家,今天又是生日,很快家里就来了一堆亲友。

王源虽然和他的家人大部分都打过照面,很多也都很熟,但夹在一家人尤其是长辈中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所以吃了饭没坐多久就打算撤退。

想走的时候王俊凯正被他家里一个小妹妹拉着不知在说什么,脸上带着温柔的笑,虽然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笑,可王源看着不知为何还是各种不舒服,不由一边嘲笑自己小气鬼,一边却又不耿直地故意没跟王俊凯说话,只跟凯爸和凯妈打了个招呼就悄悄出了门。


电梯上行有些慢,等了一小会儿才到。

王源怅然若失地一小步一小步迈进去,听了听没什么动静,认命地按下了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合上——

没想到电视剧用烂的情节真的会发生,门在完全关闭的前一刻突然又弹开了。

王源愣愣地看着皱着眉头出现的王俊凯,只剩下一个傻乎乎的问题:“你、你怎么出来了?”

“因为某个傻子一声不吭就要走啊,”王俊凯开口好像盛满了不悦,下一刻却又变得温柔,“抱歉,没顾上陪你。”

王源扁扁嘴,似有委屈,说的话却倔强:“没关系,你一年见得了几次家人啊,多陪陪他们吧。”

“嗯。”王俊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没有松开电梯按钮。

停留超时的“滴滴”声适时响起,王源被吓了一跳,连忙道:“快松手吧,还有其他人要乘电梯,我走了,强哥应该已经在等我了。”

王俊凯还是没有松手,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就这样?”

“什么就这样?”王源一怔。

王俊凯没说话,眼神里却有不明不白的热度。

气温貌似又在上升,王源咬了咬下唇,抬头看了看电梯和电梯间里监控的角度,突然凑上前在监控死角电梯门处踮脚亲了一下王俊凯的嘴角,开口时声音小小的:“生日快乐。”

随后迅速退回了电梯里,慌乱地压着关门键。

王俊凯还是没松手,牢牢地按着电梯门。

“你到底要……”王源有点急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拎出了电梯,推进了消防通道——

亲吻几乎是同时落下来的,只是并没有焦急地落在他嘴唇上,而是轻又密地落在他的额头、眼睛、眉心、鼻尖、脸颊……炙热又温柔。

王源的脸被王俊凯捧着,一动也动不了,双手紧紧抓着对方的衣襟,有些手足无措,可他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心底的渴望,脑袋无目的地想要乱动,不知在期待什么。

王俊凯的嘴唇跟本人一样莽撞,肆无忌惮在他脸上徘徊,种下无数小火苗,甚至可怕地含住了他的耳垂。

相当敏感的部位被触及的一瞬间,王源觉得那半边身子都软了,忍不住紧贴着王俊凯,把自己的一部分重量让他负担。

下一刻,他听见王俊凯在他耳边说:

“王源儿,我喜欢你。喜欢得快要不行了。”


你喜欢我吗?

你有多喜欢我呢?

这是他从昨天到今天,甚至从更早之前就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

而此时此刻,王俊凯主动给了他答案。

一颗飘忽不定的心终于落回了胸腔。

踮起脚尖,微微侧过头,嘴唇准确地找到了王俊凯的。

我也喜欢你,喜欢得快要不行了。


王源虽然自诩冷静,但实际上很容易被感情左右。

比如说现在,王俊凯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偷着乐了近一个星期,以至于此刻韩玮如正跟着唐瑜一起向他走来,他嘴角的笑容还是没能收回去。

他压根就没来及想,虽然《北国之春》的宣传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他和唐瑜这个月有好几场发布会和试映要参加,采访也是一大堆,但这些都是固定动作,韩玮如作为高层实在没理由出现在这里。

“怎么?发生什么好事了?”老远地唐瑜就冲他招呼。

王源没回答,但还是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问唐瑜道:“待会儿要回答的问题都预演过了吧?”

“回答不出来不还有你吗?”唐瑜半开玩笑道,然后又把话题扯了回来,“王小源儿,你看起来真的心情不要太好哦,我听说前一阵王俊凯回重庆了?”

“那又怎么样?他家本来就在重庆啊。”王源理直气壮。

唐瑜一脸“你哄谁呢”。

韩玮如在一旁适时地插了话:“王源,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

“如果是上次的事情话,您不用再跟我说了,”王源微笑着道,态度却异常坚决,“我不会离开现在的公司的。”

我不会离开王俊凯的。

韩玮如一愣——上一次在电话里说起这件事时,王源虽然也没有一口答应她的意思,但语气和态度跟现在明显不同,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到迷茫和困惑,可此时此刻王源看着她,即使面带微笑也掩饰不住语气中的不容质疑,变化得不是一星半点。

结合方才唐瑜关于王俊凯的话,实在不由她不想多。

斟酌了一下手里的筹码,韩玮如再开口时微微压低了声音:“如果我跟你说,又有新情况了呢?”

王源还是笑着:“能有什么新情况?不管怎样……”

“你们的队友正在准备单飞你知道吗?”韩玮如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细微的表情中抓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个消息还是有很大冲击力的,王源一愣:“……没有真凭实据不要信口开河……”

“我敢说,自然就有。”韩玮如感觉到了进展。

“……那又怎么样?”王源知道自己没办法立刻判断真假,只能以退为进,“对我来说就算有影响,也没到要换公司的地步吧?”

“我之前就说了,你们公司正准备推新的组合……”

“旧的要去,新的自然得来,”王源其实想得挺开,这个圈子本来就是新人不断,一直以来也都能看到小师弟们在努力为出道做准备,说实话他还没小心眼到排斥自家师弟的地步,“我们也要不断适应才行。”

“王源,你出道五年了为什么还这么幼稚?你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吗?”韩玮如忍不住皱了眉头,“有人单飞,新组合出道,你面临高考,王俊凯亟待转型,在你看来这些事情就这么巧都撞在一起来了?”

王源没说话,他不是表面上的那种傻白甜,多多少少也会觉得不对劲,但是,无论如何王俊凯都会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吗?最早一穷二白的时候都过来了,现在两个人比以前更加密不可分了,有什么渡过不了的难关呢?

韩玮如见他没说话,接着道:“还有,你以为那个人要走,就只是走了吗?现在这个圈子竞争这么激烈,凭空再多出你和王俊凯这么强力的两个竞争对手?你以为他傻啊?你以为自己真的能置身事外吗?他要走你以为谁能全身而退?”

“韩老师,您说的其实我都明白,”王源心里还是发憷的,毕竟以前类似的不好记忆实在太多,但这些都不可能动摇他此时正盛的决心,“我有心理准备,也有自己的应对办法,所以您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说完他向韩玮如鞠了一躬,然后跟唐瑜说了声“一会儿见”就连跑带跳地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一直听着没说话的唐瑜这会儿有点忍不住了:“玮如姐,真的有必要这样吗?我觉得王源这样也未尝不好,也许他和王俊凯都会吃点苦头,但听说他们出道前比现在艰难多了……”

“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谁把他们当回事?”韩玮如一边掏出手机摆弄一边道,“现在他们都是风口浪尖上漂着的,一旦让别人有了可趁之机,落井下石的人绝对少不了……知道你跟他关系好,但我有我的打算,对他只有好处没坏处的。”

唐瑜没再跟自己的大老板争论,只是仗着视力好瞥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聊天记录最后一句话有点抢眼:“这边没什么进展,看来突破口还是王俊凯。”

联系人是谭向晖。


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但王俊凯还是对谭思思说起的“王源的事情”相当在意,所以一回北京就出现在了两人约好的地方。

谭思思出现的时候似乎有点着急,连招呼都没打就直奔主题对他道:“一会儿我爸不管跟你说什么你都冷静地听,他游说你太久早就没了耐心,软的不行自然要来硬的,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不要跟他硬碰硬,真得罪了他没好处听明白了没?”

王俊凯有点反应不过来,可还没等他问个究竟,谭向晖就进了包间,脸色果然不如之前招揽他时好看。

“谭老板……”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就甩了一个挺大的牛皮信封过来。

王俊凯一愣,看了一眼谭思思,收到那姑娘“打开”的眼色,于是拿起打开了来。

不过二三十页A4纸,上面的内容似乎都是翻拍或扫描的,怎么看都不像原稿。

王俊凯大略扫了一眼,心情一分一分地沉了下去。

等他放下资料抬起头时,谭向晖没跟他打太极,直白地道:“到我公司来,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东西都是假的。”王俊凯感受到自己心里克制不住的怒意。

“真的还是假的重要吗?”谭向晖不以为然,“圈里每天爆出的事情有几件是真的?”

王俊凯在桌下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熬得过以前那些事,这次也一样能过得去。”

“这是一个重量级的事情吗?”谭向晖笑了,“况且你也就算了,王源翻过年就要高考了,他熬得起吗?”

“要走我们两个一起走,”王俊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不会自己一个人走的。”

谭向晖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慢悠悠地向后靠上椅背:“还一起走?你们是巴不得往人家枪口上撞呢?”


“一个筹码下不了两个注,一张船板救不了两个人。”

“我言尽于此,你看着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