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2

【爱让人有了盔甲,也突然有了软肋。】

19岁生日的前一天,王俊凯回到了重庆。
王源直到在机场接到了人才敢相信王俊凯真的能回来。
不是他不相信王俊凯说的话,而是他怕自己失望所以没敢抱太多期望,毕竟这个家伙春节的时候都没能回家,在外边飘了一年多愣是没沾重庆的边。
所以当王俊凯穿过接机的人群挤上车后,王源从后座冒出半个小脑袋和幽怨的眼神,半开玩笑地抱怨道:“你还知道回来哦?”
语气软软的,简直像是撒娇,王俊凯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六七年前觉得小朋友可爱也就算了,现在这么大了,这种感觉居然不减反增,每次都被萌得想抱住乱揉一通——不过这种事脑内小剧场想想也就算了,所以他只是伸手揉了揉小兔子的软毛:“怎么,不欢迎啊?”
发型被毁,王源却也没反抗,有点反常地安静,过了好半天才道:“欢迎。”
王俊凯笑了,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北京首堵,重庆陪堵,傍晚的时间车速怎么都提不起来很正常。
不过车上的人却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仿佛透过车窗能看到最美的风景,无论如何都看不厌。
王源看着王俊凯面朝车窗留给他的半个侧脸,突然觉得心底有点发酸——
他们在这里长大,在这里相遇,在这里一起经历最稚嫩也最热血的努力,也是从这里出发,走向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可是不论走到多远,最终都会回来,都会在到达此处时觉得一颗心落了地,觉得自己终于回家了。
这种感觉在去年王俊凯去了北京之后一度消弭,让他挣扎纠结备受煎熬。
但此时此刻,伴着眼前这人注视着沿途熟悉风景的深情眼神,一点一点又回到了他心间。
兜兜转转,离开也好,辗转也罢,最终他们还是会回家的。
心里有柔软的情绪满溢,王源勾了勾嘴角,也偏过头去看车窗外。
真的很奇妙,好像每一处地方都看得到他和王俊凯曾经的影子——那么小的时候真的没想到,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及这座城市。
再次回过头的时候,没想到王俊凯也已经回过了头,正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看着他。
王源丢了几下心跳在路上,开口时却故作没好气:“看什么看?哥的脸都要被你看坏了!”
可是王俊凯眼里的温情却没被打断,轻声道:“好久没回来了。”
“那你看外面,看我干什么?”王源嘟囔着。
因为比起重庆,我好像更想你啊。王俊凯没说出真实的想法,只是道:“也好久没见你了啊。”
“前不久在北京才见过……”说起在北京的那晚,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却又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样,王源别过头,躲开了王俊凯带笑的眼。
把人送到楼下,王俊凯下了车看王源坐着没动,有点奇怪:“你不上去?”
王源抬眼看他:“我上去干嘛?你和叔叔阿姨多久没见了我去凑什么热闹。”
“好吧,知道了。”王俊凯意外地轻易松了口,挥了挥手就闪人。
车开了之后王源才回过神来——哥大老远跑到机场接你,王俊凯你特么好歹也挽留一下吧?!!

回到家好一会儿王源心里还别别扭扭的。
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妙。
就是一种,他非常主动的感觉。
他认真反省了一下察觉到喜欢王俊凯之后自己的行为,突然觉得有点不忍直视。
伸手进王俊凯的口袋也好,发语音唱歌道歉也罢,还有偷偷摸摸跑去王俊凯的房间睡觉……这些事情他以前别说不会做了,连想都不会想。
因为王俊凯总是更主动的那一方,主动找他,主动哄他,主动为他做很多事。
而他则更像是一个牵动者,用自己的小情绪、小动作、甚至一个眼神去带动王俊凯。
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他们早就不知不觉脱离了朋友兄弟的范畴,以一种难以定义的亲昵方式在相处,他的感情不是一次怦然心动造成的化学反应,而更像是许多温柔细节堆砌成的日久生情。
日久生情。
这个严重缺乏浪漫和激情的词一点都不符合他源哥的形象。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有一次惊心动魄的邂逅,引起一段百转千回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这才是一个故事主角应该有的节操。
可惜的是现实早就为他安排了这样一个人,在许多巧合与偶然之间,吸引他的注意,渗入他的生活,占据他的内心,拥有他的感情。
这种不可违抗的宿命感比起一见钟情要厚重太多,以至于他即使意识到其中包含的重重阻碍,也无力去抗拒既成的事实——他真的真的很喜欢王俊凯。
有点烦人的是,自从他意识到自己的感觉后,王俊凯就变成了牵动他的存在,让他总是忍不住主动再主动,靠近再靠近。
这种失控的感觉,很糟糕。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半天也没找到解决办法,手机却突然要命地响了起来。
看到“韩玮如”三个字在屏幕上一闪一闪,王源觉得更加烦躁了——
“喂,韩老师您好。”
“你好,王源。”韩玮如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的样子,“我特意看了最近《北国之春》的宣传活动,真的很出色,看来准备得很充分啊。”
“啊……也没做什么准备,都是主办方筹备得好。”不知道为什么,王源觉得有点尴尬,腹诽道你哪里是看我是在看唐瑜吧。
韩玮如笑了笑:“你不用紧张,我打个电话又不会吃了你,我也不绕弯子了,上次的提议不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意料之中的问题倒让王源放松了一点:“可能是我当时表达得不够明确,不好意思韩老师,我确实没有离开现在公司的打算。”
“当时没有?现在还是没有吗?”韩玮如语气很软,态度却截然相反,“这一段时间以来你都在做什么呢?除了《北国之春》找上门之外公司有给你合适的资源吗?唱了首广告歌?几场通告都是《北国之春》带来的吧?”
王源并不是个脾气软的,下意识就想呛回去,无奈想了一小会儿却没什么话好说,只好道:“公司自然有公司的安排,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听说你们公司马上要推新组合了?小师弟们成长得也很快啊。”可惜韩玮如没接他的茬,话中有话的意味越来越明显。
王源深吸了一口气,道:“韩老师,您究竟想说什么?”
本以为韩玮如会咄咄逼人,没想到她也峰回路转拿出了劝告的口吻:“王源,不是我逼你接受我的提议,而是我觉得你根本没意识到现在对你来说是多重要的时间点,今年你就成年了,这意味着什么相信你已经从王俊凯身上看到了一部分,如果这个时候公司不给力,有多影响以后的发展你还不明白吗?”
没听到王源反驳,韩玮如再接再厉道:“还有,明年你就要高考了,学校的选择将直接决定你以后的路线,从职业的角度来说我当然建议你全方位发展,但你到底是歌手还是演员?这个定位会带来很微妙的差异,我不信你没想过,如果你有自己的选择和计划,你的公司会给你足够的支持吗?不拖后腿都不错了吧?我不想危言耸听,可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我真的很看重你,所以希望你能想清楚。”

夜凉如水,王源没有按时缩进舒服的被窝里,而是光着脚在地板上坐着,发了很久的呆。
他有点懊恼自己最后都没有说出压过韩玮如的狠话,也没能够斩钉截铁地拒绝——不得不承认,韩玮如有的话真的戳到了他的痛处。
计划?有吗?
其实没有,他现在有的只是一点点遐想和许多许多的迷茫。说实话,对于他的这种遐想能否得到公司的认可和支持,他根本就没有信心。
你到底是歌手还是演员?
你到底想要什么?
王源啊王源,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他不由想起很早时候的一些事,那个时候一纸合同摆在他和父母面前,他其实是有点犹豫的,而他的妈妈是有点反对的——成为少年偶像,虽说没有和他家一直以来快乐成长至上的原则背道而驰,但总有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后来事实也证明,这条路带给他的负担和收获,很难说谁更多一点。
可他还记得那个周六他到公司去训练,还没进门王俊凯就一脸激动地迎了出来,笑得小虎牙都要飞出来。
当时他看到那样的王俊凯,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了。
这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还待定,但这是王俊凯一直想走的路。
王俊凯说过,“用他的可爱和我的帅可以组一个组合”。
虽然结果有些偏差,但一语成谶对少年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
所以他选择了这条注定不平凡也不安稳的路,和王俊凯一起,定下了最初的约定。
当时的他究竟出于什么心态做出这样的选择,答案已经不可考证也不再重要了。毕竟他已经和王俊凯走了这么远,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可是,以后呢?
他究竟想要什么呢?
思绪乱成一团,白天接到王俊凯的喜悦和那些小心思被韩玮如的一通电话冲得溃散。
王源抱着膝盖,脑袋里只有“究竟想要什么”一个问题像无头苍蝇似的胡乱盘旋,当然,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王俊凯生日这件事偶尔也会挣扎着跳出来。
不可免俗的,他被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困住了。

手机突然响了,震动声吓了他一跳。
解锁的一瞬间,压在心底不敢说出来的答案呼之欲出。
消息是王俊凯发来的,他说:“下楼[笑脸]。”
王源看着那两个字和那个傻傻的笑脸,忍不住伸手抓牢了那个危险的答案。
他想要王俊凯。

午夜的风吹乱了少年的头发,却让他平添一分随性的帅气。
明明看过千百次,王源走下楼见到王俊凯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那个家伙没有像在粉丝面前那样故意耍帅,可靠着单车的样子却好像靠着超跑一样,不知在激动什么。长大之后愈发深邃的眉眼在夜色中愈发轮廓分明,直视他的眼睛里有汪洋大海。
王源忍不住勾唇角。
他喜欢的人真的很帅。
是史上最帅的人。
故意慢悠悠地晃过去,看着对方想迎过来又不好意思的神情心底发笑,是那种甜到不行的笑,王源好不容易才走到王俊凯面前:“这么晚,叔叔阿姨睡了?”
“嗯,你怎么还没睡?”王俊凯的视线黏在他脸上。
王源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睡了谁理你,再说了,你不是……”
话说了一半,王俊凯却露出了小虎牙:“你在等着给我说生日快乐吗?”
“……还没问你呢,怎么过来了?”王源耳廓有点烫,避开了王俊凯的问题。
可是那个死心眼的家伙是不会放过他的:“想听你当面给我说生日快乐。”
这下王源连脸颊都开始发烫了,他搞不懂自己,就算喜欢王俊凯,可俩人都这么熟悉了,到底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只能避重就轻地道:“骑车过来的?”
“嗯,不过最主要的是,”王俊凯点点头,跨上了车拍拍后座,“上来。”
当初王俊凯买山地车的时候执意要安装后座,被他嘲笑了良久太土,可此时此刻又不由自主就坐上了后座,简直啪啪打脸。
“去哪里啊?”看着大老虎结实漂亮的肩背线条,源哥秒变小兔子,咽了咽口水。
王俊凯没回答他,只是道:“抓好了。”
“抓好了。”王源攥紧了后座的边缘。
前面的人忍不住叹气,伸手把他的手拽到了自己腰上:“这才叫抓好了。”

其实那句去哪里不过是白问,因为王源早就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了。
夏天的夜晚依然有些热,但江边的空气凉爽宜人。
车轮飞速旋转,迎面撞来的空气也都汇聚成风,调皮挽起他们额前的头发,露出带着男子汉气概的眉毛。
一直窝在保姆车、摄影棚和练习室的两个人此时才像能喘气了似的,大口大口呼吸着名为自由的空气,在风里笑得像两个小孩。
好久没有了,这样两个人在重庆。
好久没有了,这样两个人在一起。
好久没有了,这样两个人一起笑。
这座城市里有家、有家人、有朋友,有所有的回忆,有自由自在的味道。
最重要的是,有你我沿途走过的全部痕迹。
有我们一尘不染的真心。
王源笑着,眼睛牢牢抓着王俊凯,也不知是不是风吹的,竟有了潮湿的意味。
他在风中抱紧了王俊凯的腰,俯身靠近,也不管时间到没到就大声喊道:“王俊凯!生日快乐!”
“你说什么??”在风里骑车的人也笑着喊道,也不知是真的还是逗他。
“我说!王俊凯!”王源的眼神突然变得安静,声音徒然低了几十个分贝,“我真的很喜欢你。”
车轮发出急刹车的刺耳声音,王俊凯一只脚落地才堪堪停稳,回过头时眼里带着惊讶和疑惑:“王源儿,你说什么?”
“我说,”王源淡定地连他自己都吃惊,“王俊凯,生日快乐。”
可能只有忍不住攥得更紧的手指在不小心泄露心情。
王俊凯没再问他,只是道:“礼物呢礼物呢?这次没有装错口袋吧?”
“还记着呢?”王源笑,从口袋里掏出了小小的盒子递给他。
双手交汇的时候,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手链也是好久不见——连这样细微的小心思,都免不了一模一样。
王俊凯看见手链,笑得更开,摇了摇手中的盒子:“什么东西啊?”
“自己看,”王源替他把车停好让他腾出手来,“不过快点,天气这么热估计要化了。”
王俊凯愣了愣,连忙毛手毛脚地拆开了盒子——
做梦都想不到,居然是手工巧克力,还是心形的。
“巧克力??”王俊凯一脸懵逼,别说这不是王源的风格,所有人都知道他对甜食一向感觉一般。
“怎么,源哥亲手做的你不喜欢?”王源不知为何却突然别过了脸,“那个形状别在意,家里只有一种模具。”
“不是不喜欢,”王俊凯的视线其实一直黏在巧克力上,没注意到小朋友不自然的神色,“只是有点意外。”
王源没解释什么,只是道:“你尝尝看。”
王俊凯乖乖地把巧克力放进嘴里,下一秒却又露出连嘴都不敢合的凌乱表情。
“怎么了?那么难吃?我尝过试验品还可以啊。”王源看到他的脸色吓了一跳。
“忘记拍照留念了……”王俊凯一脸奔溃。
“……”王源哭笑不得地替他合上嘴巴,“傻不傻!”
天气热,巧克力有点软了,入口即化,短暂的苦涩与甜蜜交加之后,居然涌上了醇厚的酒香。
是酒心巧克力。
王俊凯一愣,眼神落下之处是王源微红的耳廓。
新年夜,也是酒心巧克力。
那次的酒心巧克力,是初吻的味道。
王俊凯呆呆地看着那一抹可爱的微红,心里搅动着许多许多的情绪,浮现出来都是无数个他为王源而怦然心动的瞬间。
那些不足道的细微末节——瞳孔在阳光下的颜色,睫毛上翘的弧度,若有若无勾起的唇角,轻咬下唇的牙齿,风中扬起的头发,叫他的名字时特定的口音,走路时一颠一颠的频率,包括此刻耳廓鲜明的颜色——所有这些,都是他“怦然心动”那一瞬间具有决定意义的小事,才是让他把情感确认为喜欢的必然。这些细微末节撩动着心弦,却无法确切地清楚描绘,自身欲望越特殊,表述越模糊,近乎不可捉摸的直觉。语言上的失败只能让他用一个词来表达这一切,那就是:“可爱”。
他的目光热烈得有些露骨,打得王源有些焦躁,不由自主想说些什么来打破此刻沉默又仿佛暗自燃烧着什么的氛围:“认真点吃吧,这可是唯一一颗成功的。”
果然不应该送这个礼物的……虽然自制礼物以前也做过,王俊凯也为他做过,可是酒心巧克力对他俩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平常的东西,他放在里面的小心思未免也太容易拆穿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内心的渴望过于深重,最初思考礼物这个问题时,酒心巧克力这个念头第一个冒出来就再也没下去。
只因为,那个初吻,对他来说真的是有意义的。
“只有这一颗?”王俊凯问道,眼眸深沉,不知在想什么。
“嗯。”王源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表情瞬息万变,纠结、害羞、无措、甚至有一点点悔意……他顾不上什么表情管理了,他的心思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王俊凯没有错过他一丝一毫的情绪,脑海中划过各种疑虑和猜测,意料之外的是,全部的答案似乎都在指向他最想要的那个结果——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结果。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的点点滴滴,王源主动伸向他的手,王源唱给他的《暗号》,王源出现在他的房间里,还有这颗酒心巧克力……是不是能都当做证据,来证明方才弥散在风中的“真的喜欢你”不是他一厢情愿的幻听。
想了很多,可身体却比大脑更快做出了决定——

午夜钟声响起的时候,江边的风好像突然静止了。
南滨路某个无人的转弯,路灯的光有点寂静又温暖的意味。
可是那光却打在幸福的人身上。
19岁的王俊凯低下头,吻了17岁的王源。

甜腻的,苦涩的,香醇的,那是酒心巧克力的味道。
柔软的,温润的,青涩的,那是王源嘴唇的触感。
怀里的人似乎在轻轻发抖,纤细的肩胛骨以微不可寻的幅度碰撞着他的手心,似乎真的很害怕。
可是那轻而易举被开启的唇瓣,似拒还迎的舌尖,又仿佛在诉说着羞涩的渴望。
王俊凯紧扣着王源的后脑和肩膀,觉得自己被汹涌的情绪冲击得像是低血糖犯了又像是在旋转台转了几百圈,满脑子只剩下了不想分开。
嘴唇分合之间,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呢喃,却只有“王源,王源”两个字。
好喜欢,真的好喜欢。

回家的路比来时长一些。
当然,这极有可能是因为王源死活不肯再坐王俊凯的车了。
王俊凯一路上犹犹豫豫半天,无数次想开口,却都被小天蝎小李飞刀一般的眼神堵了回去。
直到快到王源家的小区,他觉得不能再拖延了,才抱着豁出去的心情道:“王源儿,我就问一个问题……”
“你要是敢问我喜欢还是讨厌这种问题,”王源目视前方不看他,“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
“……”小天蝎真的害羞起来挺要命的,王俊凯被他说中,本来就语死早这下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于是一路沉默着到了楼下,王俊凯看着一声不吭就要进楼的王源,忍不住叫住他:“现在就回去?”
“不然呢??”王源一脸气鼓鼓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转身走了几步,又扭过头来:“王俊凯。”
“啊?嗯?怎么了?”王俊凯有点摸不着头脑。
“生日快乐。”毕竟是特别的日子,还是不能就这么走了。
本来一脸纠结的王俊凯一下子又笑得露出了虎牙,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道:“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没想到话还没说完,王源突然变了脸色,几步过来一脚踢在他小腿胫骨上,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楼道。
小天蝎下脚真狠,王俊凯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揉也不是不揉也不是,直到看到楼上王源房间的灯亮了起来,才幡然醒悟——
我说的……是巧克力啊……

虽然小腿明天可能真的要青一块,但回家的路上小老虎依旧一脸傻笑,也不怕风灌进去虎牙着凉。
骑车才一半,突然感觉手机震动了,想着有可能是方才炸毛的小兔子,连忙停下车掏出手机。
“生日快乐哦~”
居然是谭思思。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口袋赶紧回家,不料紧接着又来了第二条消息:
“王俊凯,我能让你回到你最应该在的地方,你最喜欢的舞台,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愉快的心情打了折扣,王俊凯皱了下眉头,飞快地回复道:“生日祝福谢谢了,但其他问题真的不考虑。”
“可以当面谈一下吗?”对方的回复也很快,显然是等着的。
“不好意思,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王俊凯态度坚决。
隔了七八秒没动静,他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放回口袋。
可惜脚还没踩到车蹬上,手机又要命地震了起来。
无奈。解锁。
打开微信界面的一瞬间,王俊凯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一下。

谭思思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过:“我关注你很久了,所以对你还是很了解的哦。”
现在看来,她没说谎。

她说:“我爸见过韩玮如了,王源的事情是不是有必要当面谈一下呢?”


---------------------------------
字数爆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