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20

【空气不好,交通拥堵,城市太大,人潮拥挤……可是我喜欢的人在那里啊。】

比起最初相识的时候,王源的声音成熟了不少,但是宛如青柠薄荷的细节并没有变,清凉沁入心脾的滋味。
明明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王俊凯却还是能在每一次听时分辨出其中细微的变化。
前一天睡晚了的话鼻音会重一点,偷吃了辣椒的话沙哑会多一点,练歌辛苦的话尾音会短一点……这些旁人无法察觉的细节总能让他担心生气和心疼,所以有时连他都觉得自己对王源有点在意过头了——这样真的显得有点儿傻。
就像专门下载一个音乐App很傻,睡前听王源的歌很傻,偷偷录了王源练歌的视频很傻,此刻听着王源微信语音的他,笑得也很傻。
只是那声音传过来,感觉近在耳边,却又看不见摸不着,让他的笑平添一分心酸。

“我想要的,想做的,你比谁都了。你想说的,想给的,我全都知道。”
“未接来电,没留言,其实是我孤单的想念。”
听筒传出的声音小小的,跟往常唱起歌没收敛的样子截然相反。
偷偷改动的台词,会是在说很想他吗?

“有太多人太多事,夹杂我们之间咆哮。”
我的那些无奈和身不由己,你其实都知道的对不对?

“想吹风,想自由,想要一起手牵手。去看海,绕世界流浪。”
这一刻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你已经全部都唱出来了啊。

“我害怕你心碎没人帮你擦眼泪。”
“别离开身边,拥有你我的世界才能完美。”
说实在,害怕你难过的是我,害怕你不在身边的也是我。

60秒的歌声像小兔子的爪子搭在心口,软软的,挠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立刻见到面抱抱他。
60秒的歌声又像小蝎子的毒针扎在心尖,刺痛的,蔓延至全身上下,只有对方才是救命的解药。
王俊凯忍不住又点那条语音,听着声音,他几乎能够想象王源的表情——有些不愿意拉下脸的别扭,有些不好意思的羞涩,还有些难过的寂寞。
他有点后悔那天因为王源的赌气言语挂了电话,两人分明彼此担心在意,无须做什么来证明,而王源的这条语音无疑又给了他很大的信心,让他敢相信他不是一个人惦念得这么辛苦。
根本没有办法忍耐,退出微信就拨通了电话。
他其实完全没想好要说什么——解释晕倒那天发生的事情?为挂断电话的事情道歉?还是告诉王源自己其实没事?
“喂。”还没来得及细想,王源的声音就响起在了耳边,轻飘飘的,似乎有点犹疑。
心脏有种钝钝的痛。
“王源儿,我想见你,真的很想。”这句话简直是脱口而出,根本不可能思考,王源只要一个字就能打破他的疑虑。
也不知道连续工作和分隔两地哪个更累一点,他没力气故作不在意或者装作生着气去逗王源了,他就这一个想法,不说出来让王源知道会憋死的。
只是电话那头是沉默。
每次说出这种有可能泄露真心的话,王俊凯都是有些忐忑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心思,毕竟王源是相当敏感的人。
可是这一次,出乎意料的,王源对他说:“我也是。”
那一瞬间,心脏像被空气填满。
因为有相同的感受满满当当,不再空虚。
却又因为说出的话难以实现,愈加无力。
真的,好想见面,好想好想见面,太想见面了。
“王源儿,你到北京来吧,借读也行,补课也行,到北京来好不好?”王俊凯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没忍住说出这样自私的话。
王源那天的气话是因为迟迟得不到他的消息而担心过度,他的乱发脾气是因为那一刻以为王源真的不在意他,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话,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了不是吗?
“不好。”王源单薄的两个字吓了他一跳。
王俊凯连忙语无伦次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不想让你好好上学,我只是想让你到北京……”
“不好!”王源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重鼻音,隔着听筒都能听到鼻息声。
“源儿……”王俊凯又急又心疼,“你听我说……”
可王源还是毫不留情地打断他,语气是硬的,声音却是软的:“不好,王俊凯,一点都不好……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俩现在不在一起,跟在哪里上学,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俊凯一怔,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王源说的一点都没错。也许去年他们分开是因为他到北京来上学,但自从《青苔》和《北国之春》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他们现在分开,是因为他们根本就在分开工作。
那些年的事还如昨日般明晰,两个一直形影不离的人,是为什么走到此处呢?
似乎是感受到王俊凯在这边的无力与打击,王源再开口时语气也软了下来:“王俊凯,我下周要去北京拍杂志,到时候我会去公司住的,好不好?”
“嗯,”王俊凯也不想一直说丧气话,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你几号到北京?”
“8号去,10号早上返回。”
“……王源儿。”
“嗯?怎么了?”
“我10号才从上海返回北京。”

再小成本的电影,也不会在宣传上含糊。
所以《北国之春》剧组在接到很多邀约后也是相当积极,商定了国内最大的时尚杂志,然后祭出了自己两位男主角。
唐瑜见到王源的第一句话,毫无意外是调侃:“王小源儿,怎么无精打采的?见到我还不激动?”
“见你都见烦了,有什么好激动。”王源一边跟他打了招呼,一边送他一个白眼。
“我是没什么了,可是你见到王俊凯总该激动了吧?”唐瑜一脸我很懂的表情。
王源听了这话只想揍他:“王俊凯和贝嘉宁要一起在上海宣传明天才会回来我不信你不知道。”
“哈哈哈……”唐瑜干笑几声,“我怎么会知道呢是吧……”
“贝嘉宁昨天还在朋友圈发了她和王俊凯的工作照你要看吗?”王源淡定反击。
“我说王小源儿,你这种伤人三分自伤七分的做法真是……”唐瑜有点无奈。
“怎么了?”王源一脸煞气。
唐瑜连忙认怂比赞:“……真是太霸气了。”
王源和唐瑜拍这种杂志平面早已驾轻就熟,为了贴合电影宣传而选择的清新文艺风也是最擅长的,所以即便两人总是吵吵嚷嚷,拍摄过程还是相当顺利。
只不过后来做专访时出了个小插曲,杂志编辑出乎意料地向王源抛出了一个事先没有沟通过的问题:“最近组合三人频繁分散活动,几乎很少合体,不知道有没有学习和工作之外的其他原因呢?”
唐瑜一听就不对劲,又捕捉到王源迅速皱了一下的眉头,因此主动接话道:“编辑姐姐你这样很过分哎,居然问提纲之外的问题。”
王源被这个问题弄得有点懵自不必说,幸好唐瑜跟编辑开了几句玩笑为他争取了一点思考的时间:“对我们来说每一部作品都很重要,付出尽可能多的精力是应该的,都是为了做好工作,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中规中矩的答案总归让人不甘心,于是编辑又追问道:“这种分散活动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会因此发展成单……”
“哎哎,差不多就行了,”唐瑜够意思地帮他挡了回去,“编辑姐姐,你要是不问我我可要走了。”
好不容易打发了难缠的编辑,唐瑜叹着气道:“王小源儿,你要是不请我吃顿好的,那都对不起她背地里骂我的话。”
王源一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唐瑜也是无奈,“说真的,王小源儿,你没考虑一下玮如姐的提议吗?”
“没有。”王源想都没想就答道。
唐瑜有点哭笑不得:“你也太坚决了吧?玮如姐说了那么多,对你就一点诱惑力都没有?”
王源笑了笑:“不是……其实她说的很多话都有诱惑力,我也希望能过得轻松一点,只不过,我还有很多不能走的理由。”
“是有很多不能走的理由,还是有一个不能走的理由?”唐瑜揶揄道。
“真的有很多不能走的理由,”王源没有回避,“不过其中一个最重要。”
“王俊凯?”
王源未置可否。
唐瑜心中了然,但还是忍不住劝他:“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把自己的路都定死了,王俊凯的情况不一样……你真的以为一岁的差距没什么?你不觉得早就组合已经开始制约他的发展了吗?当然对你来说现在也是如此。你先别急着否定,我就问你,如果有一天他要走怎么办?”
“他不会的。”王源想都没想就道。
“我是说如果,你会舍不得他走吗?”
“……如果真有这个如果,如果他舍得,那我也舍得。”
对话有点沉闷,但好在两个人都不是喜欢杞人忧天的类型,没一会儿又开始闹腾,直接导致拍摄快到晚上才结束。
“卧槽这么晚了,王小源儿,你不会还要回你们公司吧?”唐瑜看了看表道。
“不然呢?”王源倒是很淡定。
唐瑜好笑地看他:“你傻啊,你不是明天一早的飞机吗?直接住在这附近不是离机场更近?何苦跑来跑去。”
“因为我是一个节省的人。”王源一本正经。
“……少嘴硬了,”唐瑜表示无奈,“我说你,至于到这个地步吗?王俊凯明天中午才能回北京不是吗?”
王源没吭声,再开口时故意转换了话题。
唐瑜说得没错,从摄影棚到机场比折返回公司近多了,况且他回去王俊凯也不在,明早他走了王俊凯也还没回北京,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这么别扭地来,好像这样心里才会舒服一点。
《青苔》也好,《北国之春》也罢,还有公司,还有学校,全世界好像都在跟他作对,让他见不到王俊凯。
既然如此,那就也让他别扭一下吧。
北京又大又堵,有什么好待的?可是他偏要待。
公司宿舍又小又乱,有什么好住的?可是他偏要住。
王俊凯又傻又迟钝,有什么好喜欢的?可是他偏要喜欢。
他就是要这样,有谁不服吗?不服憋着。

坐车赶往机场的时候,王俊凯晕车晕得一塌糊涂。
半个小时前的饭局上,为了提前离场而灌下的三大杯,此时正在胃里跟他叫嚣。
他喜欢十八岁了的自己,感觉离掌控自己的人生又近了一步。
可是他不喜欢成年后的世界,尤其是那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应酬,总让他感觉是在浪费生命,烦躁的不得了。
今天这顿饭让他觉得尤为不爽的是,谭老板再次出场了。
倒不是说谭向晖这个人有什么不好,白手起家如今迈上人生巅峰的成功人士总是让人佩服的,可他就是不喜欢这个谭老板像看小孩子一样看他的眼神,就好像能看穿他所有的过去和未来。他也不喜欢那个跟她老爸一个眼神的谭思思,盯着他就像盯着志在必得的猎物,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最让他不喜欢的是,谭向晖总是在执着地明里暗里表示希望他能考虑一份全新的合约,甚至为此不厌其烦地跟他报备王源和队友的最近情况,比如又有哪个老板或公司跟他们接触了之类的。
所以王源跟唐瑜的老板见过面,他其实是知道的。
但是王源没有说,他就没有问,在不会离开这一点上他对王源还是很有信心的。
自然,谭老板抛出的橄榄枝他是绝不会接的。
他整天想王源都想不够,又怎么舍得离开呢?
这种想念如同藤蔓攀升,紧紧缠绕着他的心脏,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而每当身处喧闹的酒桌上时,那藤蔓好像就会自动收紧,让他的想念成倍疯涨。
太想念了。
酒气、烟味、脂粉香,他都不喜欢,他喜欢他家小朋友身上浅浅的薄荷香和软软的奶味儿。
奉承、戏谑、客套话,他都不喜欢,他喜欢他家小兔子嘚瑟时的不着调和撒娇时的纤细尾音。
长腿、纤腰、露背装,他通通不喜欢,他喜欢他家源源软软的小炸毛、支楞着的圆耳朵和牛奶色的每一寸皮肤。
他好像有很多不喜欢,可对于王源,他却有很多很多的喜欢。
所以此刻,哪怕小马哥一直在提醒他不一定能赶上最后一班飞机,提醒他王源应该不会住在公司,提醒他王源明天一早就要返回重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逃脱了那个无数圈内人想要加入的饭局,拼命要赶回北京。
见不到面也没关系,他只想跟王源呼吸同一片空气。
他愿意因此为首都人民多吸几口霾。

到达公司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趁着小马哥和胡子他们整理行装时,王俊凯偷偷摸进了王源的卧室——
意料之中是空空的床铺和整洁的模样。
意料之外是他居然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失落。
就算早就知道会是如此,就算一遍遍告诉自己王源不会在这里,就算硬着头皮说无所谓,可他还是不得不对自己从心的反应败下阵来——他必须承认,他是心存一丝希望王源在这里的。
那种希望真的是比头发还细小的一丝,但也足够牵动着他从几百公里外赶回北京。
而现在那根弦断了,绷到他身上,抽得他生疼。
呼吸压迫,心脏堵塞,眼眶发干。
太难看了。
他现在确定自己是有些傻了。

怕被其他人发现,王俊凯没敢在王源的房间待太久,极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往常一样丢下书包就去洗澡,维持着一个处女座的节操。
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才觉得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他换了干爽的T恤,竭力无视了大半夜吃披萨的一众老男人,一边揉着自己渐渐显露出肌肉线条的腹部,一边回自己房间准备睡觉。
推开门,手指搭在电灯开关上,却突然失去了力气。
失去了开灯的力气,失去了进屋的力气,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甚至失去了呼吸的力气。

屋里黑着灯,窗帘却忘了拉,凌晨仅有的灯光和晴朗夜晚的月光打进了,照亮了卧室一隅。
照亮了床上的小兔子。
王源在他的房间。
睡在他的床上。

他的小朋友跟往常一样卷着被子侧卧着,被子盖得潦草,胳膊全部留在外面不说,还露着一截白生生的小腿。
嘴唇微张,睫毛轻颤,身体起伏,睡得正熟。
手里还握着手机,不知是在等谁的消息。

那一刻,王俊凯真的有点恨自己语文太差,想了半天居然只能想到“百感交集”一个俗到骨子里的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大脑有点空白,手脚不由自主随着王源呼吸的起伏而颤动。
站在房间门口,只觉得背后冰天雪地室内一片春光,而他身处其中,感受冰火两重天的甜蜜折磨。
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回到这里,身体和心理都极度疲惫。
可是他的小朋友此时此刻就在这里,一脸毫无防备又心安理得地睡在他的床上。
小家伙还是一样乱七八糟,书包和衣物随随便便堆在他的书桌上,袜子一只在鞋边一只在床脚。
可这些过去让他总忍不住一遍遍纠正的事情,此时都成了证明王源真真切切就在此处的细节,让他爱得不得了。
见到的这一刻才能确定,他真的太想见王源了。

愣在那里不知道多久,王俊凯终于进了房间,轻轻合上门。
慢慢地向王源走过去。

-------------------
感觉…卡在了不太好的地方(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