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9

【我的温柔害羞别扭生气还有那么多反常,不过都是因为真的喜欢你。】

夜幕四合,星光熠熠,空气中是初春特有的清甜香气。
周围寂静无声,身旁是喜欢的人。
就算详细叙述下丘脑分泌多巴胺导致情绪激动的具体过程,也不能完全解释王源此时此刻难以抑制的心跳。
手伸出去的时候,指尖都在颤抖。
好几年前,在他上台唱歌会紧张得发抖时,私下里却可以肆无忌惮地把手伸进王俊凯的口袋里取暖。
到了现在,他能够熟练掌控整个舞台的时候,却因为想要碰一碰王俊凯的手而忐忑不安生怕被冷落。
好奇怪的一个轮回。
真的很紧张……王俊凯会是什么反应?吓一跳?问他怎么了?取笑他?
至少会很惊讶吧,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这种有点撒娇意味的姿态了。
意料之中的是,在他的指尖刚刚探入口袋碰到了一点王俊凯的手掌根部时,王俊凯的手应激反应似的迅速抽了出来一点。
王源脑袋一空,以为王俊凯要甩开手,下意识就要落荒而逃——
意料之外的是,就在下一秒,他的手指被握住了。
王俊凯掌心的温度迅速包裹了他因为紧张而微凉的指尖。
“手这么凉?冷吗?”王俊凯问着,握着他指尖的手又往里揣进了口袋,侧过脸打量他在微风中被吹起呆毛的小脑袋。
这个动作过于自然,就像每天重复千百遍一般。
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些,肩膀和手臂蹭在一起,没摩擦也有点升温。
王源没吭声,他其实有点愣。王俊凯对他的亲昵有种与生俱来的熟稔感,全然不像他因为有段时间没这样就会生疏了,更不像他因为藏了喜欢的小心思在里面而忐忑,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为这样的温情而喜悦,还是为这样平和自然的态度而糟心。
见他没有回答,王俊凯侧过身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他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刚洗完澡不该吹风的,回去吧。”
王源有点流连此时的风景和气氛,听他这么说虽然知道是关心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抬起另一只手就扯王俊凯湿哒哒的头发,凶巴巴地道:“你有立场说我吗?你自己回去吧!”
他其实也害怕这种过于温柔的感觉,生怕一个不小心暴露太多情绪,所以有意扬起脑袋闹腾着。
可是王俊凯既没有反击也没有躲开,他就一动不动地任王源轻轻揪着头发,眼神落在小兔子气鼓鼓的脸颊上,神情温柔又专注。
一瞬间,脸颊温度上升,王源感觉有点不太好了,他尴尬地放下手来,别过了脸。
王俊凯的视线还是固执地停留着,唇角却多了一份笑意。
口袋里的两只手不安分地变换着姿势,一不小心就十指纠缠。
王源触电般地抖了一下,忍不住抬眼看王俊凯。
情绪在风中凌乱,四目相对时心底又是一阵波动,带动起身体的感觉,像是泡在温泉里,发热发烫,却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竟然让他想起了新年夜的那个吻。
以前他觉得把初吻比作初次触电是过于文艺的矫情说法,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不由自主地拼命回忆当时的感觉,试图一点点抓回当时拼命想要忘记的滋味,看看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的一样。
末了才突然想起,就算他想起来了,他也不知道触电的感觉啊。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王源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
那笑容带着些纯真孩子气,偏偏出现在少年漂亮的面孔上,看得王俊凯有些发愣,忍不住又凑近了些问道:“想什么呢?”
“我在想……”王源下意识开了口,却没能说下去——我在想你吻我的样子,可是能够告诉你吗?
王俊凯离他的距离太近了,那半头的身高差让他平视之处就是充满荷尔蒙气息的薄唇和下颌,呼吸刚好打在他眼睫上,弄得他心里和眼皮一样痒痒的。
空气中似乎有隐形的波动在两人之间拉锯,王源有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单薄到被风吹着向王俊凯的方向靠去,连跟王俊凯纠缠的手指都好像在拉着他。
这种发现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危险,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都有点不在线。
幸好这个时候的风真的很凉,从颈后吹来的时候带给他一丝丝清明。
王源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警觉到自己方才想要做什么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他刚才,居然想要亲王俊凯。
真是要命。
被他激烈的动作吓了一跳,王俊凯伸出手去扶他肩膀:“怎么了?”
“我……我饿了。”王源又向后退了一步,扯了个看似合情合理的借口,头都没敢抬就迅速撤退回了房间里。

王俊凯觉得他有的时候真的挺摸不透王源的。
比如说吧,小兔子上一刻还耷拉着耳朵一脸乖觉,把手伸到他口袋里取暖,让他忍不住想拉着小手再给他顺顺毛,可下一刻就能一蹦三尺高躲得远远的。
再比如说吧,小兔子吃饭一向是个大问题,心情好的时候给什么吃什么但还是经常拿着手机不专心,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个饭那个费劲他都不愿意提,可方才吃夜宵的时候却一副乖宝宝模样低着头专心吃不闹腾,害他一门心思想揉毛连自己吃了什么都不知道。
还比如说吧,去年中秋小兔子还能一个眼神就打消他所有顾虑跑去同房,这会儿竟面红耳赤地支棱着耳朵说要自己睡。
“王源儿……你啷个意思?”王俊凯一脸无语地看着扒着门不让他进去的王源,内心奔腾着一万只……小老虎。
真的是好气又好笑,小家伙缩在门后只露半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睛亮亮的却故意不看他,口中小声嚷嚷着:“我累了我要一个人睡。”
“说得好像我会打扰你休息似的,”王俊凯又推了推门,看起来瘦不拉叽的小孩儿力气还挺大,“哪次卷被子掉床底的不是你?”
“……所以、所以你自己去睡啊!”
“我倒是想可是他们没给我订房间啊!”王俊凯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堵在酒店的走廊上无处可去,开始着急地胡说八道。
“那你去跟强哥睡。”王源一边堵着门一边对他那句“我倒是想”吃味。
“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王俊凯觉得今天的王源已经不能用反常来形容了,但还是耐着性子低声道:“好了不要闹了,快点让我进去,给人看见了算怎么回事?”
“不行,你去让小任姐再给你开一间房。”王源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有点难堪,但是他更清楚自己正处于头脑发热阶段,单独和王俊凯相处绝对不科学。
王俊凯没接他这茬,突然环顾了一下周围,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小声急促地道:“有人来了!快点开门!拿着相机呢!”
王源也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打开门把他拉了进来,关上门还透过门镜不断在看:“是粉丝吗?看到你了吗?怎么会在这儿……”说着回过头来,却见王俊凯已经大摇大摆地躺在了床上,这才幡然醒悟自己上了当:“王俊凯!你耍我?”
“我哪有耍你?我这是智取,不然难道睡走廊?”王俊凯理直气壮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另半边床,“快点睡觉咯,明天还要早起。”
王源心里觉得有些小忿懑,但也知道自己再闹就有点不合情理了,所以慢悠悠地蹭过去,乖乖地躺在了王俊凯旁边。
安静了一会儿,王俊凯轻声道:“王源儿,你今天有点奇怪。”
王源闭着眼睛没做声。
“你非要自己睡是想干什么坏事?”王俊凯见他没反应,有意调侃道。
“什、什么意思?!”王源猛地睁开眼睛,抬脚踹他。
小老虎早有防备,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踝:“没什么意思啊,你想哪儿去了?”
脚踝处热热的温度好像传递到了脸颊,王源赶紧甩了甩腿想挣脱,可惜没有成功:“我没想哪去!你想哪去了?!”
“哦,那你脸红什么?”王俊凯好笑地看他,王源越大越盐,现在逗他的难度比以前不是增加了一星半点。
“王俊凯,你还不快松手,”小兔子瞪起圆圆的眼睛……没什么威慑力。
“好了好了,不闹了。”王俊凯不想他真急了,乖乖地把他的腿放回原位,“可是今天刚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太对劲,后来录节目的时候就更明显了,总是在走神,就连刚才也是……感觉真的很反常。你不打算说说怎么了?”
王源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了颤,觉得脚踝处的温度并没有下降,半晌才道:“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
王俊凯未置可否,但也没有再逼问他,只是突然换了话题:“我看见贝嘉宁问你要了微信,你别跟她联络太频繁了。”
“怎么,”王源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你吃醋哦?”
是啊,我吃醋,吃她的醋。王俊凯心里道,话到嘴边却变了模样:“说了多少次了,我对她没意思。”
“知道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你不吃醋,但是有人要吃醋的。”王源想到唐瑜为贝嘉宁纠结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什么意思?”王俊凯有点迷糊。
“唐瑜和贝嘉宁啊,”王源露出了很八卦的笑脸,像只坏坏的小兔子,“你没发现唐瑜今天录节目很拼吗?你还跟他对着干,连我都要以为你也喜欢贝嘉宁了。”
王俊凯一愣,发现自己傻得很尴尬:“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王俊凯忙不迭地道,支起身子帮王源把枕着的两个枕头去掉了一个,“跟你说了别枕那么高,对颈椎不好。”
王源有点想笑,又觉得心里软软的,他觉得自己像得了不会好的病,再次闭上了眼睛,开口时声音很轻:“知道了,老妈子。”
可能正是因为王俊凯一直以来自然的亲昵态度,这样的独处没有他想象中糟糕,他的表现也没有自己想象中慌乱,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时,只觉得很温馨。
……好吧,他说谎了。
他其实心跳很快,脚踝处的温度褪了却升上一股酥麻感,两只手放在身体两侧一动都不敢动,方才王俊凯替他调整枕头靠近时,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在发烫,想必颜色很鲜艳。
他一边很喜欢两个人这样躺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话,一边又很紧张自己不受控制的情绪,生怕一不小心暴露出什么。
两种感觉混合在一起,简直要逼人爆炸。
身体僵硬地躺了不知多久,直到听到王俊凯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平缓,王源的身体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小心翼翼地翻了下身。
王俊凯的睡相还是一样地傻,枕着自己的手侧卧着,嘴唇微张,像个小孩子。
让人想亲亲。
克制来克制去的情绪简直是不受控制地满溢了出来,也不知是突然上涨还是以前在压抑,此刻汹涌而出的感觉逼得他要窒息。
喜欢一个人……喜欢王俊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感觉呢?
满满当当的欢喜和羞涩、甜蜜和惶恐……纠缠在一起,搅动着他的情绪。
可是这满满当当中却又掺杂着一种空虚,这种空虚不是王俊凯的温柔和亲密能填补的。
他分明想要更多。
他分明想要全部。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整个人都被吞没的感觉吗?
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因为除了眼前这个人……他好像没有这样喜欢过任何人。
伸出手去,轻轻碰了碰这个人微张的嘴唇,曾经亲过他的嘴唇,然后好像心里的秘密被窥破似的,一下子收回来。
王源啊王源,你真是没救了。

王源在喜欢又有点害怕和王俊凯独处的纠结中捱了一个晚上,可现实却没给他太多机会去纠结,两个人从第二天开始又是分开的行程。
他们分别接戏担纲主要角色好像成了一道分水岭,之前极少分开活动,之后极少一起活动,王源有点拿不准王俊凯上大学在其中起到了多少作用,可是他也清楚,公司现在至少没有刻意避免他们分开。
队友即将闭关备考,他和王俊凯近期又没什么共同的行程,让他有种单飞的错觉。
说起单飞,他还是没有特别问王俊凯和谭老板究竟有没有说过些什么。
就像即使韩玮如说得天花乱坠、还故意告诉他王俊凯和谭老板接触的事情,他也只是担心了一下王俊凯,却压根没有动心想走。
就像很早之前王俊凯就有过离开公司独立发展的机会却没有去,那么艰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也没有理由要走吧?
而且说实话,他现在有那么一点点分心,不太愿意想这些事情。
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老师家长总是说不许早恋了,终于明白校规第十条为什么是禁止谈恋爱了……
因为真的很让人分心啊啊啊!!

不同于电影的长制作周期和集中宣传活动,再制作精良的电视剧都像是现炒现卖的快餐。他最近除了为《北国之春》补拍镜头和重新配音外,剩下的时间都在重庆,循环着上学、训练、准备单曲的固定套路。可是王俊凯不一样,《青苔》太热,以惊人速度定档之后为了保持拍摄时的热度,一边做着后期一边推进了宣传,可以说是忙得连轴转。
两个人联系得不多,王源看得出来王俊凯尽量地在回复他的信息,可有的时候他看看贝嘉宁的朋友圈都比和王俊凯聊天知道的消息多。
最不爽的是,他心里的小不平,总是在看到镜头中王俊凯疲惫的脸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忍不住放下没有收到回复的失落,巴巴地再去提醒那个粗线条的家伙早点休息、好好吃饭、别又懒得不认真卸妆什么的,活像个老妈子。
没错,像个老妈子。他感觉自己现在和王俊凯有点像了,啰里八嗦的,时不时就想发个信息问问对方在做什么忙不忙吃饭了没……刚开始他以为自己太闲了,可是在他为了补拍镜头重庆、沈阳和承德三地跑的时候这个状况依旧没有改善。
他在深夜的时候睡不着等着王俊凯航班抵达的消息。
他在清晨醒来对着天花板发呆想着两人以前的事情。
他在休息的时候抱着手机一边等回复一边看看王俊凯的动态。
他开始比以前更加在意王俊凯和女演员的互动和在学校与同学的接触。
他知道以前自己也会这样,只不过远没有现在严重。
是不是“喜欢”这件事,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至此?
这样的自己,他其实是不喜欢的。
源哥嘛,应该是狂拽炫酷潇洒自如的。
可是没办法,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告诉他,我就是在意他在意他在意他的一切啊。
所以在知道了王俊凯即将跟着剧组参加的一个综艺节目要在游乐园录制时,他忍不住在电话里啰嗦:“我跟你说你离那些危险项目远远的,自己低血糖容易晕就不要逞强知道了没??”
“知道知道。”王俊凯虽然这么说但语气里没有一点不耐烦,反倒像是带着笑。
“你笑什么??”王源最近敏感得不得了。
王俊凯还是笑:“我觉得你下一秒就要哭着说我很担心你了。”
“滚!”王源炸毛,“源哥的话好好听着就行了知道吗?!”
“好好,现在不能说了,录完节目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似乎有人在叫王俊凯。
“上次这么说最后却自己跑去睡觉的是谁??”
“我错咯我错咯,上次拍完杂志真的太困了,”王俊凯忙不迭地道,“今晚一定打,你等我。”
王源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了他走,一边不怎么安心地练琴一边想着晚上要早早吃饭洗澡钻被窝等电话。
可是他没等来电话,却等到了王俊凯在录制现场晕倒的消息。

情况没有想象中严重,现场有医护组在,王俊凯很快就醒了过来,之后在医院检查也没有大碍。
事情也没有想象中复杂,不过是贝嘉宁抽中了旋转跳楼机,小姑娘吓得不行其他人又跟着起哄,王俊凯可以说是被逼上梁山。
可是得到这些确切消息时,王源已经在公司魂不守舍了两个多小时。
后来再想起来,他都不知道那两个小时是怎么过的,只记得自己差点逼着强哥订了机票要去上海。
所以当王俊凯晚上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的声音冷得残忍:“王俊凯,你不应该打电话给我,应该打给贝嘉宁告诉她救她的大英雄醒了。”
“王源儿……别闹了,”王俊凯其实真的很累,身体的不舒服催促着他赶紧休息,现在只不过是在强打精神,他在医院检查结束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王源,他怕那只小兔子被吓到,“你难道不应该问问我怎么样了吗?”
“你喜欢逞能,就自己承担结果,”王源知道自己在说着不该说的话,可是那么多的担心在两个小时之间都发酵成了无名之火,让他失去了控制,“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
电话撂了,里面是嘟嘟嘟的声音。

王源一直觉得自己是冷战之王,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和王俊凯的战绩是31战29胜2平。
没错他就是计了数了怎么着吧?
可是这次不太一样。
那天王俊凯听他说了那句话就挂了电话,再没了任何消息。
他的气其实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之后就陷入了无休止的自我谴责中。
这次真的是他的错。
在当时的情况下,王俊凯没有别的选择,说实话现在被酸强出头总比当时不配合事后被骂胆小鬼要好得多。
他没理由因此生气,更不应该说那些狠话。
这样闹脾气不止让他内疚,更让他觉得心虚——因为他的担心之中分明还掺杂着一丝酸味。
喜欢一个人,原来会把自己折腾得这么难看啊。
反省之余他当然没有等着王俊凯像以前那样来哄他,而是主动打了电话过去。
可是王俊凯没接。
于是他受到了暴击,尴尬地关上房门捶床打滚。
这么多年了他对王俊凯低头的次数屈指可数,以至于现在想要道歉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像当时两个人因为王俊凯接了《青苔》没告诉他而闹别扭一样,距离给他造成的困扰不是一分半点,现在王俊凯连电话也不接,让他根本摸不准对方的态度也想不透自己该怎么做。
想想吧,想一想以前自己生气的时候,王俊凯都是怎么做的呢?

王俊凯在医院休息了三天。
因为晕倒的原因不止是眩晕和低血糖,还有疲劳过度。
连续又密集的行程不止影响了他的身体,还影响了他的心情,让他一不小心对王源发了脾气——摔电话什么的,实在是有点过分。
当然后来王源打电话他没有接确实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他正挂着瓶睡得昏昏沉沉。
他其实知道王源那天说那些话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小兔子最近不知怎么了有点老妈子附体,对他上心得不得了,可是越这样他越难受,因为他真的很想见他的小朋友。
太想见面了,每次打电话或者收到信息,想要见面的情绪都不减反增。
所以干脆不要回电话了,让两个人都静一静也好,不然太难熬了。
而且,他也不想让王源知道他住院了。
再一次叮嘱小马哥和胡子别把他住院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之后,王俊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
见不到人,看看照片也是好的嘛。
解锁的同时手机震动了,一条微信,是王源发来的语音。
这个绝对在意料之外了,以王源的脾气在他没接电话之后冷他半个月都是轻的,怎么会主动发信息过来?
有点忐忑地戳了下那条消息,里面是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

一分钟真的很快,所以那首歌没唱完语音就断了,自动发了出去。
王源有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丢下手机就冲进洗手间去洗脸。
末了挂着一脸水珠,看着镜子里自己红通通的脸颊和耳朵,心跳简直要突破天际。
半晌,他醍醐灌顶似的又冲出了洗手间,跌跌撞撞跑回房间拿起手机——
可惜晚了,两分钟真的也很快。
没等他再次捶床打滚,王俊凯的电话就拨了过来,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窗外。
深呼吸三次再接电话?怎么可能做得到。

“喂?”王源觉得自己的声音抖得很难听。
可是电话那头王俊凯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有磁性,而且一如既往的温柔。
而且王俊凯说:“王源儿,我想见你,真的很想。”
他突然就有种想哭的感觉。


--------------------------------
【傻葵轶事】
昨晚23:48--好激动啊又码完了一章哎呀我真是棒棒哒≖‿≖✧~困死了碎觉碎觉~(¯﹃¯)
今天15:15--上班偷偷上一下lof好紧张…啊嘞?我昨晚更的那一章呢??被外星人偷走了吗??(๑*д*๑)
陷入回忆--昨晚,码完字…关电脑…碎觉……呃…中间好像省略了什么不得了的环节…(⊙ˍ⊙)
……
综上所述,这章是手机发的,如果排版很乱…请忽略…
(捂脸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