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5

【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看到爆料之后的三十分钟,王俊凯一直在酝酿自己的微博内容。
他语死早这件事情由来已久,粉丝和媒体也都比较习惯了,但对于绯闻这么敏感的事情,尤其是他第一次和有名有姓的圈内人传出绯闻,还是有必要字斟句酌一下的,万一不小心引起什么歧义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他都不敢在微博里直接编辑,怕手一抖不小心就发出去。
在备忘录里写了删删了写折腾好久之后,终于有了个差不多的结果,想着发给小任姐看一眼,让她跟贝嘉宁那边沟通一下就可以发了。
截屏,发送。
长舒了一口气。
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说实话,在这个圈子里,他最不喜欢也最无语的事情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捕风捉影,不过是一个眼神,那些人就能发散出一段恋情,咋不上天呢??
更何况,他的那个眼神,根本就源于另外一个人。
想想也是糟心,自己怎么就这么不淡定呢?看见条背带裤就能想到王源,还一不小心走了神,被媒体和粉丝拍了个盆满钵满。
什么深情款款?什么能掐出水来?什么好像“银色月光下的爱琴海”……妈的智障。
老子用这种眼神看了王源五六年了你们怎么不说呢?!
咳咳,冷静。
想起王源,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联系一下说说这件事情。虽然这么多年他被爆有女朋友之类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王源估计看一眼也知道是假的,但他最近大有怕了这只小天蝎的趋势,脾气说发就发,折腾自己毫不手软,敏感得如同保险柜的撞针——两个人偶尔闹闹别扭是挺有意思,真搞出什么误会来就不好玩了。
况且,春节探班之后王源就回了重庆,他又忙于拍戏,两个人还真没怎么联系。
这么想着,再次拿出手机,不料还没拨出去就被小任姐的电话吓了一跳,连忙接了起来:“喂,任姐?”
“小凯,我看到你的微信了。”
“怎么样?这么澄清可以吗?本来眼神就没有什么说服力,我只要说明自己还是单身,而且想把精力放在演艺事业上就可以了吧?”王俊凯想着自己忙活了那么久不至于被否决,满心期待一个肯定的答案然后解决这件事情。
“……”小任姐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道,“小凯,公司的意思是我们暂时不要回应这件事。”
“哈?你逗我呢?”
“没有……公司觉得,现在这个传闻还没成什么气候,还没到要你作出回应的时候,不如先把戏拍完再说……”
王俊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什么情况?以前有传言说我跟这个女同学恋爱跟那个粉丝交往什么的,不都是立刻回应的吗?再说了,贝嘉宁可不是没人认识的女同学,这么拖着她那边能乐意吗?”
小任姐回答得很慢,完全没有平常重庆小辣椒的气魄,似乎在思考该怎么跟他解释:“正因为贝嘉宁也是圈内人,所以才不能跟以前一样处理,《青苔》这两天就要杀青了,到定档播出还有一段时间,能以这种方式保持热度也是……”
“你等一下,”说到这地步还不明白就是傻了,王俊凯在电话这头沉了脸,“任姐,这是要炒我和贝嘉宁的绯闻的意思吗?”
小任姐愣了一下,连忙道:“不是不是,跟炒绯闻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只是不主动回应……”
“如果对方回应了呢?”王俊凯感觉相当不爽,“如果她否认呢?你们要炒我单恋吗?”
“不会的,贝嘉宁那边也不会回应……”
“你还说不是故意炒绯闻?两边商量好了拿我俩当柴火烧热度是吧?”王俊凯有点压不住火了。
小任姐也有些急了:“小凯!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这种方式早晚都要用的,你出道都几年了?我不说你难道就不明白了?说白了这也是你的工作!”
“……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能别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吗?”王俊凯克制着想撂电话的冲动,“一杀青各种采访和宣传就要来了,到时候媒体问起来我怎么说?‘无可奉告’?”
“这些问题都会提前帮你想好的,到时候照着说。”
“……”
挂了电话之后,手机回到了通讯录界面,王源的名字就在眼前,可王俊凯突然就不知道该不该打这个电话了。
王源的个性他很清楚,用一句“知世故而不世故”形容再恰当不过,故意炒绯闻这种事情,就算能够理解也绝对会被讨厌的。

王源第一次觉得不太想读懂王俊凯的眼神了。
明明是跟再亲近不过的人,他却从没见过王俊凯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谁。
家人也好,朋友也好,都没有。
他很熟悉王俊凯看他的眼神,安静的、调侃的、欢快的、抱怨的……各式各样,多年来的默契让他在触及这些眼神的一瞬间就知道它们想传达的意思。
而这些眼神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专注。无论对视也好,单纯地看他也好,王俊凯总是用一种异常专注的态度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镜头中让他安心,屏幕外让他受用。
情绪有千万种,需要给千万人,可专注是给他的。
但这一次王俊凯看贝嘉宁的眼神,也有那种专注,专注地集中在那姑娘身上,不偏不倚,不飘不动。
不仅仅是专注,那个眼神还有茫远的思索,不知因眼前人想到了什么,连唇角的弧度一并暴露着情绪。
就好像眼前的情景不止给他目之所及的愉悦,更能勾起难以估量的美好想象。
王源一边提醒自己这是一种过度解读,一边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王俊凯。
眼神太露骨,两人正当红,这部戏又是眼下热门,会被媒体发散也是理所应当的——王源一边这么开解自己,试图拔出心尖上的一根刺,一边暗想公司估计正急的跳脚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有点想笑吧。
还有王俊凯也是,那个说句话费半天劲的家伙抱着手机冥思苦想的样子,真的很值得脑补。
可是过了好几天,别说王俊凯和贝嘉宁了,连双方公司都商量好般地没动静,两个人的绯闻连天传着,粉丝骂着闹着,正主却还是心平气和地拍着戏,聊着天,有互动有交流,颇有种任凭风雨飘摇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
王源忍了两天,终于还是在训练的间隙发微信给王俊凯,一张“眼神杀”的照片,一句“想什么呢你?”
估计是因为拍戏,隔了大半天才收到回复——
王俊凯说:“什么都没想啊。”
还附带一个无辜的表情。
什么都没想?哦,那就是看着贝嘉宁就露出这种眼神了呗。
又发一条消息过去:“炒绯闻?”
那头王俊凯愣了愣,觉得不能撒谎也不能直接认了,不然王源估计不喜欢,思前想后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还自鸣得意了一下。
可事实是,王源看着“也不算是”四个字,觉得心情着实有些不愉快。
回头再翻翻网上疯传的照片,两个人实在是般配,私下里也很有爱,每到休息时间就能看到贝嘉宁凑到王俊凯旁边不知叽叽咕咕说些什么,王俊凯不知是在回答她什么,有时表情真的很温柔。
王源不由想起那天探班时的事情,王俊凯一次又一次的NG,唐瑜的那句“你们这个年龄不可能没有喜欢的人”,还有贝嘉宁的“我们”。
越想越不爽,可是他却没有揪住王俊凯接着问下去,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什么,毕竟王俊凯被传恋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他明明还经常拿这些事开玩笑,如今却连问问情况都别别扭扭。
刚好唐瑜发了微信来问他绯闻的事,两个人跟难兄难弟似的开始抱怨无良媒体和扒皮公司,说了半天之后王源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不自己去问贝嘉宁倒跑来问我?”
唐瑜隔了好久才回复,来了个针锋相对:“那王俊凯被炒绯闻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王源挖空心思想了半天,决定继续跟他斗智斗勇,“反正跟你惦记贝嘉宁的原因不一样。”
“哦,我惦记是因为关心,你抱怨是因为吃醋呗。”
“……”
“上次吃饭谁说他不爱吃醋来着。”
“……”
“王小源儿,醋吃多了容易上身。”
“你少胡说,王俊凯既是大哥又是队长,我操心是当然的。”
唐瑜看着王源突然一本正经的回复,有点想笑:“谁说不是了,可是朋友之间也会吃醋的吧。”
王源有点发愣,盯着这句话半天才回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闹了王小源儿,”唐瑜继续补刀,“不管什么原因,你看起来就是在吃醋。”
“……我跟王俊凯?还真没什么醋好吃。”
“我还以为你情商很高,想不到这么迟钝。”
“……说重点。”
“一个问题就能解决的事情,要是哪天王俊凯有了比你关系更好的人,你什么感觉?”
王源还没来得及细想,手机就又震动了:
“导演召唤,走了,再留道思考题,如果那个人是他未来的伴侣,你什么感觉?”
连忙发了一连串表情过去,可惜那边毫不意外没了动静,王源不由心里开始碎碎念:唐瑜果然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聊了半天没有半点宽慰作用,反倒增加了两个怪问题……
可是如果认真思考的话,会是什么答案呢?

比跟他关系更好,意味着什么呢?
王俊凯也会为那个人系鞋带,看着那个人吃饭,帮那个人收拾衣物,在那个人睡不着觉的时候唱歌给他听?会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分享给那个人?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吧。
这些他们之间很日常的事情,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一点一滴碰撞出的习惯,如果不是当时,如果不是彼此,好像就不那么顺理成章了。
唐瑜说朋友之间也会吃醋,他心里是认同的,毕竟他也有过——不过对于他和王俊凯来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们也会因为对方跟另外的小伙伴玩得好而不开心,会因为对方跟学校的同学在一起不开心,会因为自己不是第一顺位而不开心。
可后来慢慢不会了,毕竟同学朋友的陪伴终究有限,对他们选择的道路能够全部知悉和理解的唯有彼此。
路那么长,时间那么久,未来那么远,只有你始终如一。
这种存在如此不可替代,还有什么醋好吃的呢?

可是,如果是未来的伴侣呢?
那样一个人,似乎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的亲密,会是绝对的亲密,距离为零的亲密。
王俊凯会将把他的过去装进那个人的心里,然后再把那个人纳入他的未来。
他的眼睛,上挑的眼角,长长的睫毛,笑起来弯弯的形状,里面装着的专注,都要给那个人。
他的脸庞,整齐好看的眉毛,棱角漂亮的鼻子,无数种喜怒痴嗔的表情,都要给那个人。
拥抱过他的胸膛,扛起过他的肩膀,背过他的脊背,牵过他的手,都要给那个人。
脑袋像是短路般地颤了一下,冒出更加奇怪的念头——
曾经吻过他的嘴唇,也要给那个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忠于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Three words,eight letters.
王俊凯只会说给那一个人听。

有了这样一个人,他是什么感觉?
很奇怪的感觉。
呼吸压抑,胸腔郁闷,心口钝痛。
吃醋?似乎不是这样的。
唐瑜这个家伙,好像真的问了什么不得了的问题。

《青苔》杀青后,王俊凯又在上海跑了几个小的行程才回北京,学校的课落下不少,可惜也没太多时间补,因为他们还有新单曲要筹备。
三个人分开活动了大半年,终于在“组合解散”的流言四起之时重新合体,准备录新歌。
王源得从重庆飞到北京,到达的时候王俊凯和队友已经试唱过两次了,所以他顾不上休息,直奔录音棚。
奔波的疲惫不能转移他凌乱的心情,虽然后来唐瑜没再追问他那两个问题的答案,但他自己却没能放过自己,总是忍不住想到那个八字还没有一撇的设想,搞得连续几天都心情郁郁。
那几天刚好王俊凯电视剧杀青在接受各路采访,媒体自然不会放过他的绯闻,每一场见面会都紧追不放。
王俊凯和贝嘉宁的回答始终模棱两可,但播出的采访画面总是喜欢剪辑出俩人的小粉红片段,让看的人想不误会都难。
即使是王源这样深谙媒体影响力的人,都免不了会受到一丝干扰。
他倒不是真的认为王俊凯就这么恋爱了,毕竟那个耿直又迟钝的家伙有几斤几两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只是那些烦人的画面无时不刻地在给他内心纠结的另一个问题加码,让他觉得真的异常不爽。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王俊凯显而易见成了他发泄的对象。
几天以来,无论王俊凯给他发微信还是打电话,他的反应都异常冷淡,问起怎么了也只说没事,搞得小老虎着实有些急躁。
王源知道自己别扭的老毛病又犯了,可是明知故犯好像早已成了他和王俊凯之间固定的相处模式。

这种纠结的直接后果就是——
他进入录音棚之前心情很差。
他依然没有想清楚那个问题。
不过推门而入的瞬间,一切都有点不一样了。

王俊凯悠闲地靠在窗边,一手拿着歌谱,一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
又是近一个月不见了,这个人看起来又瘦了,瘦的比屏幕中能看出来的还多。
眼睛显得更大了,个子好像又高了,太熟悉的人,稍有一点变化都能放大好多倍。
王源进来的时候,他毫无意外是第一个察觉到的,什么都没说,先露出一个最开心的笑容。
眼睛弯起,猫纹毕现,虎牙可爱。

那一瞬间,王源心里的感觉,就好像平静的湖面突然被人投了石子,荡起一连串的涟漪。
那些问题的答案,就在涟漪中起起伏伏,一不小心被他窥见了样貌。
原来他打破脑袋都想不出的答案,就在眼前这人身上。

这个人,他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独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