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4

【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更想拥你入怀抱。】

“胃疼不会死,但心疼会死。”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王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说过话了。
旁人都以为王俊凯是典型的语死早不会说话,但只有他知道,这个常年混迹于二次元的家伙偶尔肉麻一下是多么的语出惊人。
这个人曾说过想保护他,说过要他好好长大,说过要跟他好好的。
但那真的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已经过了用直白的语言和动作表达想法的年纪。

“谁要你心疼了……”方才的委屈和郁闷消减不少,但坚持嘴硬是王源的习惯:“王俊凯,你是戏演多了吧?”
王源惹王俊凯生气是一绝,果然,这句话说出来门外的人又有了吹胡子瞪眼的趋势——哦不对,王俊凯还没有胡子可吹——他只是瞪了瞪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说话的语气也并没什么威慑力:“王源儿,趁我好好说话的时候快开门。”
胃疼得实在难受,折腾不起,王源收敛了下软硬不吃的性子,打开了门锁却不好好给他开门,一边转身回沙发一边嘟囔着:“谁求你好好说话了……”
王俊凯推门而入的时候显然听见了,看见他虚浮的脚步又实在生不起气来,三步并作两步赶上来,拉住要往沙发上倒的小家伙:“别趟这儿,到床上去。”
“你管我?”王源挣扎了一下,但免不了被拖着走,只能占嘴上便宜,“王俊凯,你的力气挺大全用来对付我了是吧?”
“你要是好好听话我用得着这么管你?”王俊凯其实也没完全消气。
“我怎么就不听话了?不是你让我好好吃饭的?”王源被丢上床,忍不住抬眼瞪他。
“那个吃法是好好吃饭?……好了我们不要吵了,你胃疼得厉害吗?”那个锐利的小眼神让王俊凯想起“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句话,心里觉得可爱,态度就软了下来。
“还好……”王源说得心虚,两只脚在床边晃荡。
王俊凯一只手握两只脚踝把他的双腿抬起来塞进被子里,看了看他难看的脸色和额头的虚汗:“说实话。”
手心贴上脚踝的微凉让王源心里虚了一下,为了掩饰伸腿去踢王俊凯:“疼疼疼!都疼死我了行了吧你满意了吧?!”
王俊凯抓住他乱踢的脚,不由自主地叹气:“王源儿,你究竟在闹什么呢?”
王源没说话,也没抬头看他,心里想着,自己应该不要开门的。
他其实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王俊凯拿他当小孩子的感觉。
他承认自己有的时候挺幼稚的,向外人展示很酷很稳重的自己,在满足粉丝的娱乐和宣告自己的成长之间拼命去找一个平衡点。
这种伪装很累,所以他也会撒娇,也会和周围的人打闹,也会卖萌耍赖。
但那都是一种在他控制范围内的宣泄,跟面对王俊凯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在王俊凯面前,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快乐也好,郁闷也罢,只要跟王俊凯扯上关系,就完全脱离了他自控的范围。
就像今天的状况,不过是王俊凯拿走了手机而已,不过是一些不知道的歌单而已,不过是唐瑜的胡说八道而已,不过是……一场吻戏而已。
他却出口伤人,还把自己折腾得这么狼狈,最后又因为王俊凯的一句话就消了气。
王源啊王源,你究竟在闹什么呢?
更让他担心的是,他改不了这个坏毛病,可王俊凯会不会改了总是哄着他让着他的习惯呢?
之前也是有过的吧,王俊凯黑脸晾着他的时间超过了预期,两个人一路冷战了半个夏天,让他一度以为自己要被放弃被丢下。
那种不安中夹杂着一丝绝望的感觉,哪怕三年多过去了,只要一想起还是会狠狠折磨着他。
周围的人都觉得他俩每次闹别扭都是王俊凯先低头哄他,他是恃宠而骄的那一个,但实际上主动权从来都在王俊凯手里——他只能等着王俊凯给他台阶下,没有别的办法。
虽然他没有对细节锱铢必较的习惯,但两人过去无数的摩擦拆解开来就是这样。
他不可能有绝对的安全感,他的安全感全被王俊凯掌握了。
所以才忍不住去想、去试探,会不会有一天,他生气了,闹脾气了,故意折腾自己了,但王俊凯却不再在意了呢?
这也是有可能的吧,毕竟王俊凯其实并不欠他什么,也没有义务这样对他好。
那样一个被众人捧着、爱着、追逐着的人,凭什么一直为他而低头呢?

见王源低着头不吭声也不闹腾了,王俊凯也没再追问,握着王源脚踝的手突然紧了紧:“怎么这么烫?王源儿,你发烧了?”
王源白天吹了风之后就一直觉得脑袋怪沉的,只不过后来就被胃疼掩盖了,被问起来心里觉得很有可能,嘴上却不甘示弱:“怎么可能?多吃了两个饺子而已……”
王俊凯一脸无语地从药箱里翻了体温计,测量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小家伙扑街了。
“王源儿……我有的时候真的想揍你一顿。”王俊凯把他的双腿放进被子里盖好,翻出退烧药和冰贴,然后倒了温水让他吃药。
被他略带侵略性的目光吓了一跳,王源放弃抵抗默不作声地吃了药,然后才开口道:“王俊凯……你不要对我太好了。”
“什么?”王俊凯贴冰贴的动作一顿,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别对我太好,这不是什么容易坚持的事情,哪一天突然断了,我会不习惯的。”王源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委屈。
王俊凯神情严肃了起来:“为什么会断了?”
“……你难道不会觉得这样很烦吗?”
“什么很烦?”王俊凯又不懂了,他不知道他家小兔子心里哪来这么多弯弯绕绕。
“就是……”王源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样,动不动就闹别扭,然后和好,然后又闹别扭,然后再和好……之前也说好见面绝不再生气了,但还是没做到……”
王俊凯看着他低头绞手指的可爱模样,忍不住逗他:“是你动不动就闹别扭吧?”
果不其然小家伙迅速冲他翻了个白眼,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你可以走了。”
“哈哈,这么晚了你让我去哪儿?”王俊凯伸手揉他脑袋。
“回你房间去。”王源偏过脑袋却没真的躲开。
王俊凯笑了笑,没跟他接着斗嘴,反而接了上边的话茬道:“我不会觉得烦,而且,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你这么闹腾我其实挺开心的。”
“……你是受虐狂吗王俊凯?”
“……你是真的想挨揍吗王源?”                                                                                                                                                                                                                                                                                                                                                                                                                                                               “……”小兔子又瞪眼睛。
“王源儿,你还记得以前我们没通告又不用上学的时候都做什么吗?”王俊凯笑了,轻声问。
“记得。”这样的问题总能勾起心头的钝痛,连同胃疼头疼一起,逼得王源有点昏沉。

那是很久之前的日子了。
训练结束拿着麦魔音穿墙,追逐打闹在练习室搞破坏,懒洋洋地窝在一起玩手机。
也会玩幼稚的游戏,也会无聊到比赛仰卧起坐俯卧撑,也会你敲打我的钢琴我拨弄你的吉他。
有的时候会打着游击战去对方家玩,奢侈地打一天游戏。
有的时候会压低帽檐趁着夜色在街上晃荡,偷偷享受自由的空气。
更多时候,就只是在一起听歌唱歌,消磨还未捉襟见肘的时光。
现在想想,真的是恍如隔世。

果然,王俊凯低声道:“可是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开始,他们匆忙地奔波在各个通告现场或者片场,在学校和练习室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忙的时候甚至累到连话都不想说。
而现在,更是除了工作连见面都难了。
“在片场或演播厅待一天,觉得自己就像机器人一样,导演指哪打哪,都要麻木了……”王俊凯坐在床边看着他,“可是跟你在一起不会……王源儿,跟你在一起就觉得什么事情都是有意思的,训练也有意思、演戏也有意思,哪怕就是坐着不动不说话,都不会觉得无聊,甚至这样生着气也比工作着顺利度过一天有意思多了……我是说过我们见一面、待一会儿多不容易不要再生气了,但其实哪怕吵架,哪怕闹别扭,我都觉得是很好,总比看不见摸不着的好。”
“你问我觉不觉得这样很烦,我不觉得,我反而担心有一天你烦了,不再跟我闹了。”
嘴上说出来的话,往往只有内心所想的万分之一,其实他还想说,不在一起的日子里,他每天最想念的,就是王源的笑脸。
王源觉得一定是因为发烧的关系,不然他的脸怎么这么烫:“什么看不见摸不着,你又臭词乱用……”
“不过就一点,”仿佛看穿了他皱着眉头的表情,王俊凯突然严肃了起来,“别再拿身体开玩笑了,我真的会生气的。”
王源的目光在他认真的表情上一扫而过,别过了头:“我知道……我也不想的。”
他侧脸实在很乖,脸颊因为发烧有点红扑扑的,王俊凯忍不住又对他的脑袋上手,小脑袋的温度比平常热一些,弄得他心里有些发痒:“王源儿,有些事情你撒个娇卖个萌就能解决的,用不着这么折腾。”
明白了王俊凯语中所指,王源想起小时候自己扯着王俊凯叫师哥,忽闪一下大眼睛对方就缴械投降、什么都答应他的日子,不由觉得体温又上升,张口结舌道:“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生病了我要睡觉……”
“嗯,快睡吧。”王俊凯说着,自己也脱了外套爬上床。
“你、你、你干嘛??”小兔子惊慌失措。
“我也要睡觉啊。”大老虎理直气壮。
“你为什么不回你的房间?!”小兔子选择性忘记了去年中秋引“虎”入室的自己。
“你在发烧啊,免费的暖宝宝。”大老虎笑得像个叉烧包。
“……传染给你算了!”小兔子嘟囔着,把自己团进被子里。
可他没想到王俊凯真的俯下身来,扣住他搁在脸颊边的手腕,笑着逗他:“你要怎么传染给我啊王源儿?”
距离没有比以前的摔跤游戏更近一分,但四目相对时的温度却高得吓人——不约而同想起的,是新年夜那个莫名开始的亲吻。
温软湿润,慌乱颤栗。

目光打在脸上,有点像高瓦数的灯光,热热的,比发烧还要热。
身体触碰的部分,也像是会自动升温,热热的,比贴了暖宝宝还要热。
王俊凯的大脑中一瞬间浮现起酒心巧克力的味道——新年的时候就是那个似醉似甜的味道蛊惑了他,让他做出意外的举动,而此时此刻,王源的眼睛在这么近的距离,气息也在鼻尖萦绕,让他又产生了不好的冲动。
幸好王源虽然发着烧但大脑还是清醒的,摇摇头从王俊凯灼热的目光中抽身,小声道:“王俊凯,我在发烧,我要睡觉。”
“……哦哦,不闹了不闹了,”王俊凯连忙移开了视线,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有病,一边忙不迭地给他盖被子,“快睡吧。”

黑暗中只有一盏小夜灯在发出温柔的光,王俊凯侧躺着,看着王源背对着他的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浑身发冷,小家伙蜷着身子,用一种抱紧自己的姿势睡熟了。
王俊凯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王源有这个习惯,除了睡觉之外,平常也很喜欢把自己团成一团塞进柜子或者箱子里,一个人待很久。
刚开始王俊凯只觉得可爱,看他小小一只,缩起来就更小,真的像只小兔子一样。
直到有一天突然听到公司年龄大一些的阿姨说起自己的小孩喜欢钻进柜子里睡觉,他才察觉到一点点不对劲——
王源没有安全感。
可能是因为还没做好把自己摊开接受众人审视的心理准备,潜意识想进入自我保护状态。
可能是因为对这个复杂的圈子有一点抗拒或畏惧,试图手动消除外界对自己的影响。
也可能,是因为更多更复杂的原因。
王源把一小部分自己隐藏起来了,连他都不能知晓,只有那些莫名的别扭和耍脾气,偶尔为他掀开那秘密世界的一角。
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哪怕再亲密,王源也有只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只能自己完成的成长。
彼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莽撞的少年,虽然心里焦虑,表面上仍装作什么都不曾察觉——他不能随便打破王源自己小世界的壁垒,然后强行进入——他只能每次发现王源又一个人缩在哪里时,努力把他拉回自己在的世界。
就像此时此刻,他看着那个十七岁了却依然很单薄的背影,拼命按捺了想从背后拥抱的冲动,抬手掖好了被子。
他已经开始害怕那些不受控制的肢体亲密,会反而把两人推得更远了。

探班来得快结束得也快,第二天王源一行就离开上海,转而继续各自的工作。
王俊凯继续守在片场,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以为自己听见了飞机的呼啸。
低下头时,看见贝嘉宁一脸怨愤地朝自己走来——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没来得及和王源交换联系方式郁闷的。
小姑娘今天的戏服是干净清爽的白T和牛仔背带裤,青春洋溢。
王俊凯看着她,脑海里想着的却全是别的事——
背带裤,特别是牛仔背带裤,是最适合王源的衣服。
他现在还能想起第一次看王源这么穿时的感觉,整个人看似平静地站在那里,目光却黏在小兔子身上挪不开,满脑子只有“好可爱”三个字像弹幕一样乱飘。
简直想要藏起来,让别人多看一眼都是他的损失。
印象太深,以至于此刻他视线里是迎面走来的贝嘉宁,心里脑里却被王源占得满满。
露出的目光,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沉迷。
嘴角的弧度,是旁人不曾见过的温柔。

只是王俊凯怎么都想不到,这般模样落在别人眼里,完全是另一种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