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2

【人就是很奇怪,不喜欢别人骗自己,却喜欢自己骗自己。】

王源盯着手机已经半个小时之久了。
屏幕上一个对话框,上面只有一行字。
“王源,你睡了吗?”
时间显示是昨天凌晨2点。
其实昨晚收到王俊凯的微信时他并没有睡着,当然,收到之后就更睡不着了。
这是今年王俊凯给他发的第一条信息,距离新年已经过去11天了。
这11天里他们没有微信、没有电话,甚至连以往闹别扭时让工作人员传话的情况都没有。
重点是,他们根本没有闹别扭。
而此时此刻,让王源烦恼的不仅仅是周围不断有人察觉到他俩的不对劲,更头疼的是,连他自己都快绷不住了——他本来就天天在演戏,现在日常生活还多了一项装若无其事的任务,真的很累很累。
况且,凌晨不回信息还说得过去,拖了一整天还不回,确实有点奇怪了,感觉好像他心里真有什么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想到这个就奔溃!王俊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卧勒个大槽!干嘛、干嘛、干嘛突然吻……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他心里确实有点什么。
刚开始那一两天他根本就不敢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要冒出一点念头就必须迅速压制下去,不然就会尴尬症恐惧症心脏病脑溢血集体发作,简直能一瞬间要了他的命。
等最初那阵乱七八糟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后,情况却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恐怖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生病了。
只要一想起王俊凯,他就会有一种发烧了的感觉,脑袋昏昏沉沉,脸颊发烫,心跳过速,根本不能集中精力拍戏。
最可恶的是,他瞒得过导演却瞒不过跟他对手戏最多的唐瑜。
简直不敢相信!唐瑜居然在他某一次NG之后问他:“王小源儿,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什么鬼……王源都不敢回忆自己当时张口结舌的样子,绝对是露馅了!
诶?露馅?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反正他越纠结,心里就越生王俊凯的气——那个白痴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就说了一句关于吻戏的话,干嘛、干嘛要亲他呢……
憋屈到第8天,王源终于忍不住给刘志宏打了个电话——他必须找一个人絮叨絮叨,不然会憋疯的。
电话里他先顾左右而言他了半天,直到拍戏也十分忙碌的二文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我说王源,你忙着拍戏还有空给我打电话想说的应该不是今天吃了什么这种话题吧……?”
“……”
沉默了三秒钟之后,王源终于将一肚子的苦水倒了出来。
他犹犹豫豫地描述了那天的状况,然后十分抓狂地控诉了王俊凯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以及万一被人知道会产生的严重后果。
末了,终于舒了一口气,用一句话做了总结:“你说!王俊凯他是不是有病?!”
刘志宏没有立即开口,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笑着道:“王源,你知道嘛你也挺有意思的?”
“啊?什么有意思?”
“王俊凯亲了你,你想的都是他是不是因为你提吻戏生气了、他是不是故意恶作剧,你还考虑了其他人知道了怎么办、粉丝知道了怎么办,你思考了一大堆问题,却没想一想,”刘志宏难得一本正经地道,“王俊凯他是不是喜欢你?”
王源这下觉得自己真的错乱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刘志宏,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关键是你知道吗?”刘志宏语气中带着些疑惑,“王源,说实话,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语塞。
想过这个问题吗?
真心话是,想过,但没敢细想过。
他不是木头人,王俊凯对他的绝对关注他是有感觉的,那句又好又温柔也不是说着玩的,所以可能有那么一两个瞬间……不,其实是很多个瞬间,脑海里是冒出过这个念头的。
比如王俊凯弯下腰为他系鞋带的时候。
比如王俊凯拿起勺子喂他吃饭的时候。
比如王俊凯支着腿给他当枕头或脚凳的时候。
比如王俊凯深夜里为他唱歌的时候。
比如王俊凯在海边扛他上肩的时候。
再比如无数次眼神交汇、笑声交织、气息交缠的时候。
王俊凯一定是喜欢他的,至少是相当在乎他的。
可是这个喜欢,是什么喜欢,这个在乎,又是什么意义,真的很难定义。
而对于他来说,让考虑这个问题变得可怕的是,他其实是动过心的。
他不傻,所以知道面红耳赤和心跳加速是因为动了心——面对那样的温柔,面对这样的王俊凯,想不动心才比较难吧。
可是,他不认为这就是所谓的喜欢,他和王俊凯是亲兄弟一般的存在,只不过羁绊着他们的不是血缘,而是所有过去、所有默契、还有共同所期待的未来。
他知道自己离不开王俊凯,就从这次王俊凯到北京上学就能感觉到,但是,如果自己仅仅因为想要独占这份温柔就去动本不该动的心思,打破他们原本紧密不可分的关系,那未免也太傻了。
所以他对刘志宏说:“我没想过,因为根本不可能。”
挂了电话之后更加纠结的王源突然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到底是为什么给刘志宏打电话的??

应付了刘志宏,并不代表眼前的问题就解决了。
捱到第11天,他收到了王俊凯的微信。
捱到第12天,他觉得不能再无视两个人之间的怪异状态了,这样的回避反而像是有什么似的。
所以等到这一天结束收工之后,他回到酒店房间,打开手机。
“才收工,累死哥了。”
嗯,看起来和平常无二,发送。

比应付贝嘉宁的“王源3000问”更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是吻了王源之后还要应付贝嘉宁的“王源3000问”。
这是王俊凯在新年之后第三天得出的结论。
贝嘉宁提起王源的每时每刻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小宇宙在咆哮。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痛苦的部分,最痛苦的是他无数次想掐着自己的脖子问一下:“王俊凯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怎么就怎么就忍不住亲上去了呢?!还亲了那么长时间?!!”
除了自我嫌弃谴责之外,王俊凯还有一点点埋怨王源——提什么不好,非要提初吻这件事?他本来就很排斥吻戏这件事,王源那会儿还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故意拿话来激他,让他怎么能不生气?所以一气之下就……好吧好吧,他承认这话没什么说服力。
想这么多也没用,王俊凯深刻地意识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个理由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可惜的是他想了好几天都没有任何眉目,还经常一不小心陷入那天的回忆,控制不住地就将难以言喻的那种感觉重新从脑海深处扒拉出来仔细回味,然后一回神又开始捶胸顿足——王俊凯啊王俊凯,你真是没救了。
可是说实话,虽然他因为这件事产生了无穷无尽的烦恼,但他却一点儿都没有后悔。
四年前,他的第一次“我喜欢你”因为拍自制剧的需要,误打误撞说给了应该说的人。
所以后来无论演戏也好、综艺也罢,让他再说这句话,就少了很多负担。
四年后,他的初吻也因为一时冲动和气氛使然,给了最想给的人。
那么,等他真的要在镜头前献出所谓的荧幕初吻时,应该也会不那么心塞了吧。
更何况,新年的第一天,难得和王源单独度过一小段时间,有巧克力,他还吻了王源……这些元素加在一起,本身就足够让他沉醉了。
真的很难想象吧,只是单纯的两个身体部位的接触,居然会让人觉得兴奋、觉得快乐、觉得满足、觉得……幸福。
仅仅因为这个人是王源,这是他俩的初吻。
阿勒?桥豆麻袋,这应该也是王源的初吻吧??
anyway……所以哪怕这件事情把他和王源的关系置于了一个危险的境地,他也没有后悔。
挣扎了好几天,王俊凯没等来突发奇想的灵感,却等来了刘志宏的电话。
打过招呼之后王俊凯正想问刘志宏怎么有空联系,就听电话那头问道:“王俊凯,你跟王源怎么回事啊?”
“什、什么怎么回事?”王俊凯一脸心虚。
刘志宏毫不犹豫地说穿:“王源给我打过电话了。”
王俊凯现在一听王源的名字就心慌,更何况听到这话,吞吞吐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王源他说什么了?”
“哦,也没什么,就把你亲他……”
“停!停!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王俊凯不知道他那边周围有没有别人,连忙喝止,“我问你的是,王源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刘志宏叹口气:“王源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他给我打电话多半是憋的,这事究竟怎么想怎么办其实他心里早就有自己主意了。”
“……”王俊凯沉默了,他知道刘志宏说的是事实。
“所以呢?你要怎么办?”刘志宏又问道。
“不怎么办,”王俊凯这次回答得很快,好像被方才那句话点醒迅速做了决定,“还跟以前一样。”
“就这样?”
“就这样。”
“为什么?”
王俊凯笑了笑:“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其实不怕王源会讨厌我、会疏远我,也不怕他生气,我怕的是他会因为不想破坏我俩的关系而迁就我的想法。”
“我管他管得够多了,不想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左右他。”
刘志宏深刻地觉得自己跟不上他俩神奇的脑回路:“王俊凯,你俩真的都挺奇怪的,你还记得当初玩游戏时你说的词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要这么复杂’,现在这事说实话挺简单的,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同不同意是他的事情,为什么又要搞得这么复杂?”
“我就怕我一句话,就让王源搞不清楚他自己真实的想法了,毕竟他总是习惯性地顾及我的感觉。”王俊凯也觉得挺头疼,“再说了,我俩的事情牵扯的可不只是我俩,怎么可能不复杂?”
“你认真的吗?你俩自己的事情,还得顾及这个顾及那个?”
“不然呢?我俩现在人前说句话都得先脑袋里过八遍,更何况是这种事?你以为我俩没负担?”
“所以就算因为这个错过了机会也没关系?”
“……只要王源好好的,我就没关系。”
两个人后来绕来绕去又说了一车话,最终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好在王俊凯起码意识到了这么拖着不行,最终下定决心发出了那条微信。

王源的回复发出去不到三秒钟,手机就开始震动,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再一看是王俊凯的来电,心里又是一慌,犹豫了半天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里是电流的沙沙声。
“王俊凯?”
“王源儿。”
“……”又是沉默。
王源心里有点着急了:“王俊凯,你打电话过来不说话是怎么回事?”
“抱歉,”王俊凯下意识就道歉了,准备好的词想不起来了,只好颠三倒四地开始请罪,“王源儿,抱歉,新年那天晚上我不应该一着急就、就……我可能就是听你提到吻戏,想起拍摄的事情,心情就不是很好,然后想到第一次拍那种戏压力也很大……所以……那天时间也比较晚了,可能就不那么清醒……”
王源在电话这头听着王俊凯长篇大论却只围绕着“那是一个意外”这个中心思想的解释,突然觉得特别累。
他在这边因为那个吻纠结了一大堆问题,想了他俩的很多事情,想了很多人喜欢把他俩放在一起不是没有原因的,想了那些让粉丝都激动不已的相处方式也曾让他心跳加速过,想了喜不喜欢然后觉得喜欢,想了想不想永远在一起然后确定想要,最后决定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好好保持现状。
可是,他没想到那个吻对于王俊凯来说,就真的只是一个一时激动的意外而已。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兴致勃勃地说一件事说了半天,对方的反应却只有一个“哦”一样。
所以在王俊凯结束了发言之后,他想了想,也“哦”了一声。
王俊凯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他不高兴,试探地问了一声道:“王源儿,你还在生气吗?”
“没。”小天蝎的低气压已经打败了他装不要紧的决心。
“那……”王俊凯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地问道,“你是因为我亲你所以在生气,还是因为我的解释在生气?”
王源突然有点想笑——王俊凯你这个傻子分得清这两者的区别吗?所以他反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啊。王俊凯心里在自我拉扯着,如果你是因为这个解释在生气,那么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解释想说。
“算了,”可没等他再开口,王源就道,“我真的没有生气,就是……有点吓到了吧。”他其实不喜欢说自己被吓到了,感觉有点弱,可是现在他真的给不出更好的理由了。
“嗯,我知道。”王俊凯的反应也很平静,不知道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还是没有,“真的抱歉。”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王源率先打破了平静开始说这两天拍戏的事情。
王俊凯迅速地跟上节奏,与他玩起了抛梗接梗的日常游戏。
幸好他们还有打不破的默契在。
那个吻就好像真的是一个意外一样,翻过去,就好了。

《北国之春》在春节前杀青了,王源在北京停留了两天,其中一天跑去唐瑜家玩了一趟,这是他俩在剧组早说好的。
两个人恢复了小男生本性,闹得不亦乐乎,是真的横冲直撞的那种闹,不是他和王俊凯那种总含着一点温柔和一点冲动的闹。
这部电影的意外收获,就是唐瑜这个好朋友了吧。
然后,时隔近四个月,王源终于再次乘上了返回重庆的飞机。
他一边庆幸自己可以回家过年,一边想着王俊凯春节还要在剧组拍戏这件事。
说起来这不是王俊凯第一次在外地过春节了,想来凯爸和凯妈也会过去陪他,一家人团聚不管在哪里过年都是好的。
可是他却有点小小的郁闷。
王俊凯就算去了北京读书,他俩见面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毕竟要一起排练一起跑很多行程,可是,两个人想要在重庆见面,却真的是很难了。
他原本以为春节王俊凯一定会回来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青苔》,一拍就到三月底。
他原本以为春节一定能在重庆见面的。
原本两家人过节一定会聚一聚的。
原本……原本想着能见到面的。
这样想着,觉得回家的期待着好像少了那么一点点。
王俊凯不在的重庆,不是和王俊凯一起回去的重庆,好像和以前有一点不太一样了。

大年三十和初一王俊凯不用拍戏,不过就是在酒店和爸妈一起,他发了微信红包给王源,然后拨电话过去:“这个有支付上限,回头见面再包大红包给你。”
“算了吧,小时候的事情还记着呢。”王源家里聚着的人多,吵吵嚷嚷的,但还是能听出来心情不错。
王俊凯在这边就笑了:“不,现在我是大人了,你还是未成年小朋友,更应该给了。”
“傻不傻……”王源也笑,“叔叔阿姨呢?”
“煮饺子呢,酒店有还非要自己煮。”
“嗯,过年嘛……”王源有点心不在焉,顿了一下又问道,“王俊凯,在外面过年没关系?”
这话问得有些怪,可是王俊凯还是明白了:“没关系,可说实话还是想回去。我已经八个月没回重庆了。”
“肯定有机会回来的。”王源觉得自己的话没什么说服力。
“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回去,”王俊凯的态度却很坚定,“你还在那边,我肯定会回去的。”
不知道是听出了王源的一丝落寞,还是心里早就装着这样的想法,他没说家在那边要回去,也没说那是家乡要回去,他说,你还在那边,我肯定会回去。

王俊凯一家都不在,王源过年除了和同学聚会之外就老老实实地窝在家里,毕竟平常也没什么时间陪家人。
直到大年初五被小任姐一个电话召唤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出发,我们要去探班《青苔》剧组。”
“啊??”王源莫名其妙。
“你和队友都在家过年,小凯还在剧组拍戏,又赶上这两天他要拍吻戏,也不知道谁放出去的消息,粉丝又吵翻天了,”小任姐也是无奈,“机票订好了,下午出发直接飞上海。”
王源有点懵。
他不知道自己的重点该放在“探班”,还是该放在“吻戏”上。
或者应该是:他去探班王俊凯拍吻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