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1

【都怪你,害我分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总让我分心。】

那个拥抱很快,那个拥抱很吵,那个拥抱很轻。
混杂在混乱的人声和尖叫里,迎着舞台上刺目的灯光和千万观众的目光。
但却已经足够了。
足够弥补这么多天不见的想念,足够宽慰不能时时联系的失落。
最重要的是,足够弥补曾经没有说出口的遗憾。
也是在这样的舞台上,也是在这样的时刻,那些人说着此时应该和重要的人在一起,那些人都在或真心或应付地拥抱。
而在那个台上,最应该拥抱,最真心实意在一起的他们,却顾忌着、羞涩着、只会露出傻傻的笑。
幸好时光格外温柔,让青涩耿直的他学会曲线救国,让总是躲闪的他学会勇敢接受。
总算实现了,新年最后一声钟响的时候,我抱着的是你。
“王源儿,新年快乐。”

偶像守则第一条:新年不等于休息。
新年的第一天早上两人就要回剧组,连同分别跟着的工作人员一起,所以跨年演唱会之后大家都没有接着庆祝,而是回到酒店抓紧时间各自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舞台上的那个拥抱令人羞涩,两个人坐在车上一路也没说一句话。
王俊凯认真地觉得这样不行,所以一到酒店就打着“有吃的给你”这么明晃晃的旗号把王源拎进了自己房间。
王源在走廊上一脸配合地跟着他进了房间,只剩两个人的时候却迅速切换了高冷的表情:“干嘛?你要说什么?又有什么要唠叨的?”
“谁跟你说我有话要说了?”王俊凯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王源翻了个白眼倒在沙发上:“那是谁啊?今天从头到尾都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还说有好吃的,哄小孩儿呢……”
“哦,那你是小孩子咯?知道没有还被哄过来。”王俊凯坐到他身旁,歪着头一脸揶揄地看着他。
王源一时语塞,露出赌气的表情就要走:“那我走了。”
“等会儿等会儿,”王俊凯连忙拉住他,“是有话说,也真有吃的。”
他一着急手上用的力气挺大,王源被拉着又向后退了半步,一屁股摔在了他腿上,听他这么说反倒不动了,就那么坐着冲他张牙舞爪:“吃的呢吃的呢交出来!”
王俊凯笑得虎牙猫纹毕现,一手揽着他制止他乱动,一手从旁边的书包里扒拉出一个不小的盒子:“粉丝送的,太甜了我不吃。”
那是一盒Anthon Berg的酒心巧克力,王源接过盒子看了眼就笑了:“可以啊王俊凯,真的是成年了送什么的都有,不怕你吃着吃着就醉了?哦不对,说不定是盼着你吃醉了呢,哈哈哈哈。”
“所以你也不许多吃,尝一尝就算了。”王俊凯也笑,只不过是看着他笑,“拍戏怎么样?我看你最近夜戏挺多的。”
王源从他腿上下来去拆巧克力盒子:“谁跟你打的小报告?也没那么多,就这几天。”
“那还好,不能总熬夜,”王俊凯没告诉他自己天天关注着《北国之春》剧组,而是又开启了老妈子模式,“也别大冬天喝饮料,不想要嗓子了?还有,你跟那个唐瑜也别太近了,我看已经有他的粉丝开始黑你了,你长点心吧。”
“王俊凯,”王源咬了一口巧克力,嘴里的话就突然变成了惊呼,“真的有酒在里面?!”
王俊凯连忙拿纸巾给他:“不然呢?你以为是牛奶吗?”
王源不服气地撇嘴,然后道:“王俊凯,你怎么对我们剧组的事情那么清楚?我前几天上小号发现关注列表多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叻。”
“啊?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嘿嘿嘿嘿……”王俊凯装傻,“不过我说真的,你和唐瑜保持点距离吧,不然总有人骂你。”
王源拆着包装纸没停,眼睛却瞅他一下:“那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跟你保持点距离?”
“我?”王俊凯一愣。
“是呀,”王源把视线挪回巧克力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因为你挨的骂也不少啊。”
“那……那不一样……”王俊凯一时语塞。
王源倒认真地问他:“哪里不一样?”
“就……我跟你不一样,”王俊凯有点不悦,“难道你觉得,对你来说我跟唐瑜是一样的?”
“你说我因为你被骂,你也因为我被骂,我俩有一样的衣服鞋子不敢同时穿,一起出门不敢同时走,有了一样的手链也不敢同时带,就这样也还是被天天骂,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保持距离了?”王源其实还想说一句“这是不是也是你离开重庆到北京的原因”,可是他没敢。
王俊凯没料到他说出这一车话来,也不知他是随口说起,还是考虑的多了此时忍不住说出来,可是他此时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他只是一门心思揪着王源问道:“我问你呢,我跟唐瑜是一样的是吧?”
“我没说你跟他一样。”王源装作专心对付巧克力包装纸的样子。
可王俊凯是个爱钻牛角尖的:“那你说,我跟他哪里不一样?”
“王俊凯,你嘿烦呢。”
王俊凯伸手端开了那盒巧克力:“不说就不要吃了。”
“王俊凯你是小学生吗?”王源伸手够了半天没够到,只好道,“好吧好吧,你们哪里都不一样。”
“具体点?”
“……你如果不提起他,我也想不起他。”
“那我呢?”王俊凯有点想笑,但还是压着点情绪。
王源抬头,他还保持着去抢巧克力的姿势,所以距离王俊凯有点近,让他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心里突然就有点不爽,猛地向后一闪:“你什么你!你天天微信啷个多跟我妈似的我能想不起来吗?!”
王俊凯逗得他急了,这才揪着他坐回沙发上,亲手又剥了颗巧克力给他:“好了好了,不说那些了,最后一个,一会儿好好刷牙。”
“王俊凯,”王源低着头摆弄那颗巧克力,“我只是想把电影拍好。”
王俊凯愣了一下,他其实是知道的,王源虽然看起来漫不经心,有的时候还总让人担心他一闹脾气就甩手不干了,但其实心里对自己的作品还是相当在意和重视的,从第一部电影和第一首歌到现在,每一次都极其上心。所以他稍稍反省了一下,觉得不应该因为自己心里不爽就干涉王源在剧组的表现:“我知道,抱歉。”
“两个。”王源收下他的反省,开始讨价还价。
“好吧……就两个。”王俊凯忍不住又笑。
王源“哼”了一声才去专心对付他的巧克力,没安静3秒钟又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嚷嚷起来:“王俊凯,这里面还有小纸条诶!”说着从盒盖的夹缝里抽出一张小卡片。
王俊凯没怎么惊讶:“可能是粉丝夹进去的吧,写什么?”
“我看看我看看,哈哈哈哈哈,”王源瞥了一眼,就有些古怪地笑了,“上面说’轻轻咬开瓶口,酒浆从舌尖扩散,巧克力也随之慢慢融化,这感觉,像是和巧克力的亲吻——送给第一次拍吻戏的哥哥’,噗哈哈哈哈……这个真的是醉了哈哈……”
王俊凯一把夺过卡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什么鬼……”
“接吻的感觉哦哥哥,”王源一脸调笑地看着他,“你要不要尝尝看?”
王俊凯有点冷着脸:“那你今天吻得有点多哦王源儿。”
“哈哈哈哈哈哈……”王源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好笑,只是潜意识在逼迫他一直笑,“对哦,马上要拍吻戏了,王俊凯你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王源半仰着头看他,说话的神情让人有点看不懂:“接吻的感觉,你知道吗?十八岁的王俊凯?那可是你的初吻。”
他方才笑出了眼泪,此时眼睛里亮晶晶的一片,巧克力包裹的烈酒此时上了头,涨红了整张小脸儿,白里透出红色,像极了将熟未熟的小苹果。
也许是因为那句话激的,更可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秀色可餐,王俊凯一瞬间像是失去了控制力,想都没想就凑了过去,将嘴唇贴上了那张上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嘴。

接吻的感觉,你知道吗?
初吻的感觉,你知道吗?
嘴上的触感很软,软的超乎想象,有点像棉花糖,又有点像布丁,其实又都不像,因为它们加起来也不及这种温热的、柔软的、微弹的感觉,让人碰上去就舍不得离开,只想着反复磨蹭,感受那微妙的触感。
很多人说过这副嘴唇,是最适合接吻的形状。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是适合接吻的形状,他只知道,这唇的轮廓刚刚好,不薄不厚,不大不小,唇角微翘,像带着微笑,是最适合他的形状。
尤其是饱满的唇珠,柔软地微凸着,引人吸吮,引人沉迷。
触觉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可还有巧克力的甜和酒的烈混合在里面雪上加霜,严重刺激着王俊凯的嗅觉和味觉,那种甜香和浓烈混合在一起,还夹杂着王源清爽干净的气息,调和成了某种毒,简直能要人的命。
这是他第一次吻一个人。
没有技巧,没有经验,什么都没有。
完全是依着本能靠近,循着感觉磨蹭,甚至……凭着冲动舔舐。
他早就无法思考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知道,很软,很甜,很香。
他只知道,心里酸涩一片,想哭又想笑。
他只知道,自己想要的更多。

王源根本不知道正在发生的是什么。
大脑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爆炸,里面嗡嗡作响,空白一片。
身体像是泡在温泉里,发热发烫,却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
而嘴唇……嘴唇……却被温柔地对待着。
贴着他的另一副嘴唇,力道不算很轻,但却传递出小心翼翼的温柔和不知所措的滞涩,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霸道。
就好像碰到了就是我的一样,那薄薄的嘴唇开始在他的唇上略带放肆地磨蹭,甚至拿舌尖轻轻搔过,更过分的是……有那么几个瞬间,含住了他的唇珠。
可是无论做了什么,那些动作里都有不可忽视的温柔,像对待世界上最后一朵花一般的,温柔。
谁说吃酒心巧克力的感觉像是接吻?
巧克力是又甜又苦的,酒心是浓烈醇厚的,好吃的东西进了肚子是满足的。
可是这个吻,是酸涩的,是轻柔的,是微凉的,是让他有点……心里发虚的。
有点像,夏天汽水里的冰块和青柠。
在那段不知长度的时间里,王源想了很多,都是很乱的、零散的、毫无意义的念头。
末了,他才突然想起来——
这也是他的初吻。

新年第一天的下午,看到王源一行人匆匆忙忙地出现在片场,唐瑜迎了上去,笑着道:“不错啊王小源儿,我看你直播发挥得很稳定啊。”
王源冲他笑笑:“其实还是挺紧张的。”
敏锐地察觉到他有些心不在焉,唐瑜揶揄道:“怎么?心还在王俊凯那儿飘着呢?”
平常他其实也爱拿王源和王俊凯开玩笑,王源有时不好意思地笑笑,有时也拿他的绯闻反击,两个人都是开得起玩笑的人,闹起来也挺没轻没重的,但从没急过眼。
可今天王源不知怎么了,听到他这句话就跟被刺了一下似的,低声吼了一句:“谁乐意见他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小任姐随行跟着过来了,见到这个状况怕唐瑜尴尬,连忙上前打圆场。
其实唐瑜倒没介意,他只是略微回味了下方才王源的那句话和脸上的神情,然后心里暗笑着得出了结论。
这两个人,真的有情况。

王俊凯一到剧组就被贝嘉宁缠上了,小姑娘先把他们的表现夸的天花乱坠,然后就开始各种打探他们见面、彩排和演出的各种情况。
王俊凯刚开始还勉强应付着,可是越回答他的表情管理就越力不从心,听着贝嘉宁一口一个“王源”、“王源他”、“你和王源”……简直就是…一种酷刑。
再没眼色的女孩儿也是敏感的,贝嘉宁很快发现,王俊凯今天不太对劲。
尤其是说起王源的时候,他总会露出极其复杂的表情,三分喜悦、三分惆怅、三分不安,还有一分,不好判断。这跟往常的反应简直是天差地别。
贝嘉宁觉得自己的女性直觉被极大地激发了,她一边继续试探着问各种不着调的问题,心里好笑地看着王俊凯仿佛被蜜蜂一下下蛰着的表情,一边做出了极不负责的揣测。
这两个人,绝对有什么新情况。

其实那天晚上后来的状况挺简单的,两个人都糊里糊涂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也不知自己和对方是什么心情。
一个念叨着:“我好像吃太多有点醉了我要去睡觉了。”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爬上床,把自己从头到脚裹进了被子里。
浑身发烫、呼吸急促、心跳失控,简直像是得了一场大病,都不知自己是何时昏死过去的。
另一个小声应了一句:“哦我也是太累了赶紧睡觉吧。”
然后一头倒在沙发上,连外套都忘记盖在身上,只是呆呆地窝在那里,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也不闭上,亮晶晶地望着虚空的某一处。

他心里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有一句非常非常想说的话,他没听到王源熟睡时的平稳呼吸,他知道他还没睡着,可是他不敢开口,怕一不小心打破了什么。
那个念头就傻傻地盘旋在他脑海里,那句话就直到他迷迷糊糊睡着也没说出来——

“王源儿,你还没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