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10

【喜欢一个人,根本不像喜欢富士山。你不会真的想私有富士山,却会真的想私有那个他。】

《青苔》开拍第15天,王俊凯已经开始有点盼望着杀青了。
不是因为拍摄不顺利,《青苔》无论从剧本、导演还是选角各个角度都很完美,也是非常适合他的角色,很多时候就是本色出演,感情戏的部分也还没开拍,现阶段确实没什么压力。
但艺人就是工作顺利绝不代表私生活也顺利,他最近真的觉得超级烦躁。
不仅仅是因为高密度的拍摄完全打乱了他和王源的联系——毕竟两个人都在组内,休息的时间很难碰在一起,那种发了一条微信等到下一个间隙拿起手机也没看到回复的感觉,真的很郁闷。而且因为关注着《北国之春》的拍摄,他经常能看到王源和唐瑜的消息,那俩人现在俨然一对热门CP,不小心流出的几张剧照能看出来两人不止表现不错,也有很好的火花,总而言之无论媒体、粉丝还是路人现阶段的风评都很好,和谐得都可以共建社会主义了。
所以王俊凯每次看到双人的资讯,就一个字,烦!
更烦人的是,随着拍戏剧组的人互相越来越熟,贝嘉宁在他面前也越来越不掩饰自己对王源的喜欢了。
女生真的是很令人费解的动物,就比如说现在,一场戏好不容易cut了,王俊凯坐到一边拿出手机刚打开微信,贝嘉宁却突然凑了过来:“王俊凯,你看见下午拍摄要用的那只小狗了么?跟王源家的嘟嘟长得一模一样诶!”
What the f……差点被她看到自己在用自己的表情包跟王源聊天,王俊凯迅速关闭了微信页面,内心奔腾着一千万只草泥马,脸上却努力挤出友好的笑容:“是吗?我没注意……”心里有一种不吐槽会死的感觉——那只泰迪不到半岁,小不点儿似的萌到吐血,跟嘟嘟到底哪里像了?!!
“诶?你没看到啊好可惜……”贝嘉宁一脸遗憾,但似乎没打算停止这个话题,“真的超级像,话说你是不是常见嘟嘟?王源会经常带嘟嘟去公司吗?嘟嘟怎么会长那么胖啊哈哈好可爱的!”
“啊……没有,我也没见过几次嘟嘟……”王俊凯说谎话时内心是挣扎的,老子确实常见那只小胖狗,但都是在王源家见的这种事能随便说吗?!
“是吗?我还想说你有没有嘟嘟的照片给我看看呢,”贝嘉宁身上最大的缺点估计就是没眼色了,王俊凯手里的水杯拿起了三次又放下,她却无视他想要休息的暗示接着问道,“那王源的照片肯定有很多吧?有没有特别好玩儿的?”
这分明就是个套……王俊凯觉得贝嘉宁是在把他当傻子哄,开玩笑,我说有,你肯定要说那给我看一下,到时候我又不能说不行……关于王源的事情他都警醒的很,想明白了这一点,于是斩钉截铁地道:“没有啊。”
“怎么可能?!你们一天到晚在一块,有什么好玩的不拍啊?”贝嘉宁一脸不信。
“那都是小时候,大了就不拍了,”王俊凯睁着眼睛说瞎话,然后又拿出事实来证明自己的说辞,“我们现在都不常在一块,我在北京他在重庆。”
贝嘉宁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道:“那你最近也没跟他联系哦?”
“都在拍戏,哪有那么多时间。”这句话是实话。
“也是……”贝嘉宁略一思索,突然道,“那如果有机会,你介绍我们认识好不啦?以后说不定也会合作呢。”
还合作……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主动这么恐怖吗我要让王源离你们远远的……王俊凯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了:“好啊……如果有机会的话……”

就在王俊凯无比奔溃地应付着贝嘉宁时,王源却在承德过着阳光灿烂的日子。
拍摄很顺利,他发现自己真的挺适合这种文绉绉的片子,角色离真实的他很远,让他可以把自己的全部属性都抽离,肆意地从一片空白开始发挥,最大化地尝试着表演。
而且,唐瑜真的是一个好搭档。
跟充满书生气的外表和很轻的年纪相反,唐瑜的表演非常有力度也非常纯熟,更难得的是很有气场,常常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语气就能带动周围的人有更好的反应。
王源觉得自己每天都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拍戏之余无论是聊天还是玩笑也都很愉快,在圈内能认识这样合得来又优秀的朋友,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情。
所以对于网络上那些关于他和唐瑜的议论,他并没有很反感——他们本来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粉丝乐于把他俩放在一起,制片方和公司也乐于多一个宣传点,他俩正常相处也没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炒CP在实质上和炒绯闻没什么区别,都是迈进娱乐圈后必须有的经历和必须用的手段,有朝一日他也会演感情戏,也会和某个女艺人被放在一起议论,他是有准备的。
他想得明白,关于很多事情都是有准备的。
可是他也有不愿意的事情。就像十三四岁的时候他潜意识里对公司拿他和王俊凯的亲密吸粉这件事十分厌恶,时至今日他也依旧不接受这种行为,这也是他在镜头和公众面前一直克制行为的原因,就好比录节目的时候哪怕知道王俊凯的注意力focus在自己身上,他也会尽量集中在录制上,他觉得王俊凯跟他有这个默契,就好比他们在机场时王俊凯有刻意减少交流刻意不去等他找他……虽然做得不够到位吧。
他不愿意拿他俩的事情去谋取什么,因为王俊凯是特殊的,他不是单纯的同事或队友,也不是普通的同学朋友,如果非要定义的话,他愿意把王俊凯放在和家人一样的位置上。
当然,现在他不用担心那些了,他反倒担心这种高密度的分开工作和两地相隔,会让他和王俊凯变得疏远……他也担心他们的艺人身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负担和隔阂。
毕竟……他都开始有别的CP了,只怕已经踏入成人世界的王俊凯下一步也不会远了。
幸好,现阶段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前几天王俊凯可是花了近八个小时跑来给他过生日呢。
想起生日那天王源就啵啵地冒着甜泡泡,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的生日放下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央求着别人开车赶过来,真的是一件非常……难以言喻的事情。
而这个人是王俊凯,居然就是王俊凯,自己居然为此这么开心,开心到王俊凯离开的时候是那么酸涩不舍,更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手机上显示的也是好几条王俊凯发来的消息,王俊凯之前在跟他碎碎念着拍摄的辛苦,他回复吐槽说“老王是年纪大了”,王俊凯居然发过来粉丝拿他自己做的表情包,一张表情写着“生无可恋”的照片,配字是“你将永远失去你的宝宝”。
王源抱着手机乐不可支,没注意到唐瑜走到了他的身边:“什么事这么开心?一个人偷着乐也太小气了。”
“也没什么,”王源连忙控制了一下表情,“就是微信。”
“让我猜猜,”唐瑜一副柯南托下巴的表情,“是王俊凯吧?”
王源也没什么好瞒着的,故意一脸崇拜:“唐尔摩斯,这么神啊?”
“废话,你一天十句话八句话不离他,”唐瑜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青苔》那边进行得顺利吗?”
王源边回着微信边道:“挺顺利,不过王俊凯他挺怵后面的感情戏的。”
“有什么好怕的,他不是一向男友力max吗。”唐瑜笑着打趣。
王源知道他在拿自己开玩笑,这种朋友间善意的调侃和炒作不同,让他有种莫名的不好意思和小小的兴奋,不过他没敢深究也没敢表现出来,只是正色道:“不一样吧,对方是女孩子,又是刚认识。”
唐瑜跟着他转了话题,语气却有点复杂:“贝嘉宁啊,没什么问题,虽然咋呼了点,但是演技不错,人也挺好相处的。”
“啊我想起来了,你跟她合作过电影对吧,”王源一脸恍然大悟,“我记得那会儿都说你俩早恋呢……”
“都是媒体胡说八道,”没想到唐瑜少有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有点生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王源感觉到他的不悦,猜到里面可能有些缘故,但也没有去追问,而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媒体都喜欢捕风捉影,你出道这么久,早该习惯了。”
“他们不是喜欢捕风捉影,”唐瑜难得冷着脸,“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王源隐约察觉了他的意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解,有些无措地两手交握,摸了摸右手腕上的手链——一个动作重复得多了,在短时间内都能养成习惯。
低着头的唐瑜察觉了这个细微的动作,目光落在手链上,然后笑了笑:“拍戏还舍不得摘,谁送的吧?”
王源有种心事被戳穿的张皇,连忙道:“就、就是一个生日礼物。”
“那天晚上我看见他了,”唐瑜本来没打算说破,但难得看到一向嘚瑟的王源有点慌乱,于是有点恶趣味地道,“关系真好啊,为了你生日大老远跑过来。”
王源搜肠刮肚开始为王俊凯的行为找解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我亲弟弟在上海的家里过生日,我就在杭州拍戏,也没过去。”唐瑜例子举得很快,不过见王源听到他的话竟有些失措,也不想真把人惹急了,连忙转了方向,“不过你不一样,你一个人在这边拍戏,没有什么家人朋友陪着,他是哥哥,放心不下是情理之中。”
王源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赶紧顺着台阶下:“是啊是啊,他是大哥嘛……”
唐瑜怎么也是混了“大半辈子”娱乐圈的人,实在是很敏锐的——王源是多么聪明又骄傲的人,可一旦涉及王俊凯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其中的弯弯绕绕,他比王源懂。
他突然觉得挺羡慕的,他入行太早,一直是父母围着他打点一切,一个人走过这么多路,从没有谁能真的理解和分担这复杂的一切——即使曾经以为会有,最终也是不了了之了。
在他眼中王源和王俊凯无疑是幸运的,他们不只有梦想有未来,有粉丝有亲友,他们还有彼此。
所以他忍不住感性了一把:“王源……这里面乱的很,你可别轻易放手了。”
“啊?你说什么?”王源一脸不明所以。
“……我说,”唐瑜叹了一口气,觉得对小孩儿不应该说得太明白,只好指了指他的手链,“戴上了就别轻易摘下来,容易丢。”

分开的日子过得很慢,比总要抽空才能回复的微信还要慢。
王俊凯一边忍受着贝嘉宁的“我有一个关于王源的问题”攻势,一边扳着手指数日子,终于盼到了能再和王源见面的机会。
本来看到《青苔》的拍摄计划要到第二年三月他都要绝望了,幸好公司为他们接了跨年演唱会的邀请。
组合三个人都在剧组,公司选择了最保守的做法,选择已经排练好的曲目,编排尽量减少互动,这样他们即使演出当天早上再合练也来得及。
所以当王俊凯那天从上海飞北京直接赶到录制现场时,他已经有50天没有见王源了。
这是他俩认识以来最长的一次分别。
推门进入休息室时,王源和队友已经到了一会儿,正在练舞。
从镜子里看见他进来,王源立马回过头冲他笑了一下,然后又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转过去跟上节拍接着跳。
看到那个有点小羞涩,有点小嘚瑟,又有很多糖分的笑容,王俊凯一瞬间居然有了种“恍如隔世” 的感觉,他不得不佩服以往很鄙视的那些文绉绉的古人,这个比喻真是太恰当了!他就觉得上次见王源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想说话,想调侃,想摸头,想抱抱。
没别的想法,这就是王俊凯当时心里的小九九。
可惜无论是老天爷还是现实都不给他这个机会,晚上的表演近在眼前,他们的时间必须全部交给工作。
练习的时候王源看老师看动作就是不看他。
彩排的时候王源看编导看镜头就是不看他。
化妆的时候王源看粉扑看镜子就是不看他。
……
失落……异常地失落,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一头热,虽然他早知道自己心里抱着的想法和王源不一样,但是他总想着,不管出发点是什么,他们对对方来说都应该是很重要的,这么长时间不见,不说激动地来个大拥抱,怎么也得说几句话,闹几下才对吧?
王源这个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别说不像生日那晚的温存,就连平时他俩微信的那种黏糊劲儿都没有一丝半点!简直像被传染了最不该得的高冷病!

直到正式站到舞台上的前一刻,王俊凯才在候场的时候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说:“王源儿,我……”
“别说话,”王源毫不犹豫地打断他,“我好不容易记住动作,一跟你说话就会乱掉的。”
看着王源迅速别过的脸和拼命集中注意力的表情,王俊凯的情商突然就在线了——
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按捺不住乱七八糟的心情,王源也是,只不过表达方式不一样罢了,王源也是在意的,不然不会连跟他说句话都不敢。
他们都是彼此惦念的,只是现在,他们只能让自己属于粉丝和观众。
后台那么多人围着他们转,化妆师、服装师、助理、编导……他们像是两颗独立的恒星,周围有各自的小行星在转,形成各自的小星系,偶有交错,但互不相遇。
舞台上有无数的目光注视,有数不清的镜头在集中,他们是两片最好的风景,所有人不论喜不喜欢都要看一眼,只能静静地接受各式各样的目光。
可是啊可是,我好像不能满足于和你在一片宇宙中,也不能满足和你在一个风景区里。
只是和你并肩,我不满足。
只是能看到你,我不满足。
只是共担一切,我不满足。
我想的是,就像摘下一颗苹果,就像买了一颗糖果,我吃到肚子里,就是我的了,谁也不能看,谁也不能碰,谁也拿不走。
我才发现,我其实是这样想的。
我想要完完整整的拥有。

接近零点的时候,表演结束了,王俊凯偏了下头,明显感觉到王源松了一口气。
他也松了一口气。
零点钟声将至,所有明星都被留在了舞台上,和观众一起迎接新年的第一刻。
倒计时响起的时候,王俊凯感觉到王源的目光在自己脸上掠过,可等他也回头去看时,王源又别开了视线。
可是他明白王源在想什么——这是他们一起跨过的第好几个新年了。
最初的忐忑不安、连上台都会惶恐,到后来只是微微紧张的青涩,再到如今坦然面对所有的关注和镜头,每一个坎、每一个历程、每一个新年,他们都一起跨过了。
最初相遇的那天,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今日吧。
这是多么神奇的际遇,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王俊凯没再想那么多,他侧过脸,很认真地把视线落在了王源脸上。
让他没想到的是,王源也转过来,与他对视了一下,甚至隐约笑了一下。
王源儿进步了,王俊凯想着,以前在台上从来都是能不看他就绝不看的。
那么,他是不是也该进步一下呢?
比如说,做一做以前很想却不敢的事情?

钟声响着,舞台上彩纸亮片纷飞,所有人都在拥抱祝福。
王俊凯突然笑了一下,露出小虎牙。
他几步走到这排人的最边缘,张开双臂,开始拥抱。
拥抱所有熟悉或不熟悉的艺人,反正都是前辈没关系,女艺人也没关系,握个手就OK了。
然后拥抱主持人。
然后拥抱队友。
最后,终于轮到了,好几次了,好久之前了,早该不顾忌那么多的。
他要拥抱他的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