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9

【我们都是第一次过自己的人生,所以会笨拙生疏,所以会觉得抱歉,所以有点小失误也是可以的。】

张开的双臂,眼里的笑意。
这个动作,这个表情,都过于熟悉了。
过去发生过很多次,王源有的时候分不清王俊凯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他怕会错意,他怕回应错的尴尬,所以总当做玩笑无视掉。
可是此时此刻,不一样。
王俊凯奔波了三百公里,来对他说那一句“十七岁生日快乐”。
所以,要试试看吗?这个怀抱是真心还是笑闹。
犹疑般地,王源向前走了两步。
王俊凯有些意外他与过去不同的反应,视线落在他脸上,捕捉到了犹豫不决和不易察觉的羞赧。
心尖像是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掐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握住王源一只手就能满握的手臂,带到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环住了那单薄的腰身。
拉近,直到距离为零。

怀中的人比想象中还要纤细。
气息是再熟悉不过了,清爽的,甜甜的,暖洋洋的,好像能唤出内心深处压抑着的瘾。
王俊凯从没想过,拥抱一个人,会让心脏难耐的疼痛。
这个人是王源,对他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身体和大脑都开始较劲,想要收紧双臂,将肌肤一寸寸紧贴,却又不敢,生怕太用力捏碎了这纤细的身骨。
理智说着不能够,情感却总不满足。

这个怀抱跟它的主人一点都不像。
没有少年的莽撞与急躁,而是小心翼翼地温柔着,让人有点想哭。
王源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拥抱,可以温柔至此。
而这个人是王俊凯,更让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四肢像是浸在温水中般无力,呼吸都仿佛带着哭泣后的沉溺,牵动着胸口的一丝郁闷,仿佛在说着哪怕近到这个距离,心里还是不满足。

有些事情不发生,就永远不知道心里有多期盼。

脖颈交织,肌肤相触,胸膛紧贴。
原本截然不同的气息激荡融合,不分彼此。
原本体表温度的差距被中和,进而归一。
手中揉捏的是最细致的肩胛骨,好像微微用力就会被锋利的棱角割破手掌,留下抹不掉的痕迹。
双臂环抱的是最温厚的肩背,让人忍不住把全身的重量都挂在上边,缠着绕着不让他离开分毫。
吸气的时候胸腔忍不住用力再用力,仿佛唯有空气中对方的气息才能抚慰躁动的情绪。
呼气时又难以平复身体的轻颤,不知是过速的心跳在作祟还是难耐的渴望在叫嚣。

原来一个拥抱可以这样复杂,无论如何拆解都饱含着脉脉情愫。
原来一个拥抱也是这样简单,它只是王俊凯和王源的好久不见。

中秋节那个乌龙的拥抱仿佛是昨天才发生,当时那种潜意识的冲动吓了王源一大跳,可如今真的拥有了这个怀抱,他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很安心,仿佛一颗悠悠荡荡的心终于找到了停靠之处。
没关系,这再正常不过了,他自我开解道,王俊凯和自己本来就是最亲密的人。
安心归安心,不好意思也是真的,而且这个拥抱的时间确实也有些长了。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王源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有些僵硬,一直踮着的脚尖也开始发麻,于是放开手臂在王俊凯怀里蠕动了一下,装作大大咧咧地抱怨:“王俊凯,你身上好凉。”
没想到王俊凯竟受惊般地突然松了手,让麻了腿的他一下子失去支撑,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王俊凯!你干嘛呢?!”王源哭笑不得地仰起头看他。
王俊凯不知刚才神游去了哪里,听到这句话才突然回魂,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蹲下身来扶他。
“别、别动!”不过王源顾不上跟他计较刚才是怎么回事,一脸痛苦地嚷嚷,“你别动我腿麻了!”
可王俊凯却一改方才温柔的面孔,拎起他的脚踝就帮他抖腿舒缓。
“痛痛痛痛痛……卧槽痛死我了王俊凯你要死了!”
“忍一下就好了,”王俊凯手上动作没停,直到王源偃旗息鼓不嚷嚷了,才又帮他捏了两下,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穿这么点儿你不怕感冒啊?”
这个人不止帅不过三秒,温柔也不过三秒……王源忍不住白他一眼,心里碎碎念着我本来洗了澡暖洋洋的,也不知道是谁夹带着一身冷风进来硬蹭走了不少体温……不过嘴上还是先问了最关心的问题:“你怎么来了?怎么过来的?就你一个人?”
王俊凯顺手脱下自己带着体温的外套,把眼前这个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的小屁孩裹了进去:“主页君开车过来的。”想了想又道:“高速上出事故堵车所以来晚了。”
不过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王源再清楚不过其中有多不容易,带着偶像身份撇开学习和工作跑到这来,不说别的,光安全隐患都多到吓人,可王俊凯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来了……只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算算时间,他打电话那会儿估计王俊凯正被堵在路上,可是这个家伙不但不说,还被自己撂了电话。
这么一想,王源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不是他自己委屈,而是替王俊凯委屈,别过脸忍不住小声道:“傻子……”
王俊凯难得地没有反驳,笑了笑露出小虎牙,看着颇有些小时候的样子,伸手在他头顶胡噜了一下:“十二点十分,已经是十七岁的王源儿了,生日快乐。”
说着就去摸自己的口袋,却在低头的一瞬间看到王源一只手中露出的半截手链,不由一愣,动作一僵。
那么熟悉的样式,只一眼就认出来了。
一模一样的手链,王源已经有一条了。
没错啊没错,十七岁的生日,礼物估计能堆成小山,一两件重复有什么稀奇的?更何况是王源很早前就喜欢的东西。
也许……也许对王源来说,能分享喜爱之物的人,并不止他一个不是吗?
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都有各自的家人朋友同学,有各自认识的前辈或工作人员,其中有那么几个关系好的,一点都不稀奇。
单从兄弟、朋友或同事的层面来讲,他不可能成为那个唯一的人。
这个道理真的很浅显。

察觉到王俊凯再次走了神,王源有点意外,但想着王俊凯不知堵了多久的车才到承德来,估计是太累了,所以连忙拿出欢快的语调,冲着王俊凯张牙舞爪:“礼物呢礼物呢??只说句生日快乐怎么能够?”
不想王俊凯听到这话又是表情一僵,王源不由在心里感叹自己今天怎么总是踩到雷区——王俊凯匆匆忙忙从北京赶来,没时间准备礼物也是情有可原,况且王俊凯生日的时候自己的礼物也没能送达,现在这么问的确是尴尬。
虽然说实话心里有点小失落……哦好吧是好大的失落,但王俊凯能出现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不是吗,还有什么好郁闷的呢。
所以王源笑了,眉眼弯起:“没准备也没关系,我有礼物要给你。”
王俊凯一愣,看他抬起手来,把手中那条熟悉的手链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不由分手就往他右手上戴,一边嘴里还在念叨:“好看吧?我靠贵死了哥的心都疼碎了……本来你生日的时候要给你就装你衣服口袋里了,没想到居然被我穿回重庆了哈哈哈想想就好笑……”
这些零零碎碎的话飘进耳朵,王俊凯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是什么意思,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自嘲愚蠢。
手链被摆弄了半天终于服帖地戴在了手上,圆圆的银牌上“Apollo”的字样醒目漂亮。
王源抬起头,一脸得意地道:“怎么样?哥的眼光是不是不错?”
可王俊凯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好半天不言语,直到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打算说点儿什么改变气氛,却突然被王俊凯拉住了手腕。
下一秒,一个小巧的盒子就被塞进了他手里。
一模一样的包装盒,打开来,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手链。
唯一不同的,是上面那个星型的小银牌上,刻着“Bright Star”。
王源蓦地笑了,眼里却有点潮潮的。
他顾不上感慨两个人居然连买礼物都能想到一起去,因为心思已经都被那个“Bright Star”占据了。
真的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他跟王俊凯碎碎念过很喜欢的一句诗:“明亮的星,愿我能如你般坚定。”
这个人对文科那么不感冒,能记住这件事真的是很不容易。
所以他肯定也不知道,这首诗是献给所爱之人的吧。

含义不明的诗,刻在手链上的字,一双好看的眼睛。
这些细腻的东西怎么看都跟一个中二的热血笨蛋扯不上关系。
可是这一切,因为有了一个特别的人,而变得充满意义。
我可能不懂晦涩的诗文,可是我懂你。
我可能想不出礼物上的刻字,可我想到了你。
星星在你眼里,而你在我心上。

王俊凯略带笨拙地扣着手链的搭扣,似乎能感觉到王源的眼神落在他手上。
抬起头时看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有些朦胧的水光,忍不住顺势抬起手碰了碰眼角,眼里带着暖暖的笑意,声音是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温柔:“还这么爱哭啊。”
他本以为王源会立刻傲娇地炸毛,没想到小朋友不但没有做声,反而掀起眼帘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不能承受他眼里温度般地别过了头,连耳廓都红了起来。
这样的反应让王俊凯很意外,不只是意外,更让他有了猜测,有了很多不该有的浮想联翩。
“王源儿……”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试探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却还是收了回去。
因为,眼前的人即使过了十七岁的生日,侧脸看起来还是很小的一只。
脸颊鼓鼓,耳朵红红。
用老阿姨们的话来说就是,还是宝宝啊。
所以王俊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只是又抬起手,轻轻揉了揉王源的头顶。

“还要回去吗?”好不容易让过速的心跳平复下来,王源手里摩挲着手链,轻声问道。
“主页君等着呢,明早要跟制作人和导演见面。”王俊凯道。
王源一听抬手就捏他的脸:“王俊凯你是疯了吧明早有那么重要的事情还跑过来?”
他手上没用什么力气,王俊凯没有制止的打算,也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没关系,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
“那……”王源迟疑了一下,“这会儿就要走?”
王俊凯笑了笑:“不用,我看你睡了再走。”
“那你不要睡觉了?明天不得困死。”
“没事,回去的车上睡。”王俊凯拉着他往床边走,“倒是你,生日过了就赶紧睡觉,明天还要拍戏。”
王源被他推着坐在床上,迟疑了一下道:“要不,你就躺一会儿,不然太累了。”
“不行,肯定会睡着的。”
“定个闹钟啊。”
“会把你也吵醒的。”
王俊凯理直气壮,王源忍不住嘟了嘴,一脸无语地摆弄被子角。
看他这个表情,王俊凯笑得像个叉烧包,嘴上却还是哄着的:“好了好了,你赶紧睡,你睡着了我就早点回去了。”说着就帮他盖被子,顺手调暗了灯光。
这句话好像逻辑满分,但王源怎么都觉得不乐意,不过想着王俊凯实在辛苦,还是乖乖地钻进了被窝里。
“王俊凯……”王源看着坐在床边的王俊凯,突然小声道,“抱歉噢。”
“嗯?”王俊凯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被子,“怎么了?”
王源犹豫了一下,闭上眼睛找到勇气:“你高考完的时候……之前在北京的时候……还有你生日的时候……我太任性了。”
因为害怕被丢下,所以格外的敏感,所以任性地试探。
这个理由,是不是可以被包容?
王俊凯愣了一下,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手落在他背上没再抬起,开口时声音艰涩:“我才要抱歉……那么多事情都自作主张。”
自作主张离开,有几分是为了未来,又有几分是想看看你我究竟是如何。
这种心思,是不是可以被原谅?
“那我们……还是好好的?”王源伸出了一只手,戴着手链的那一只。
“我们会一直都好好的。”王俊凯也伸出一只手,戴着手链的那一只。
手指交错,有点像十指相扣。

“可是……我还是睡不着啊……”沉默了一会儿,王源突然睁开的一双大眼睛在微亮的灯光下忽闪忽闪。
王俊凯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眨巴眼儿,想了想道:“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我不听生日歌。”王源翻白眼。
“我不唱生日歌。”王俊凯揉他脑袋,“闭上眼睛。”

“有谁能比我知道,你的温柔像羽毛。秘密躺在我怀抱,只有你能听得到。”
微光下,发梢轻颤,耳廓泛红。
“还有没有人知道,你的微笑像拥抱。多想藏着你的好,只有我看得到。”
人静时,眼神沉溺,歌声温柔。
“怎么那一天的我们,都默默地微笑很久。我想我是太过依赖,怕你会把我宠坏。”
你的歌声,响在舞台上,响在练习室里,可对我来说,却更响在电话里,响在耳机里。
“在挂电话的刚才,坚持学单纯的小孩,静静看守这份爱。”
我的歌声,唱给粉丝,唱给有梦的自己,可很多时候,也只想单纯用来伴着你入眠。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我舍不得离开。”
……

凌晨的高速公路漆黑一片,主页君安静地开着车。
后座上的人蜷缩着抱住膝盖。
小炸毛磨蹭掌心的感觉,好像是没办法消失了。
太糟糕,心里的空落没有消解反而更加严重了。

轻轻的关门声响过很久,床上的人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抱着被角的手臂紧了紧,不知究竟想抓住什么。
头顶被轻蹭的感觉还没散去,挠得心里痒痒的。
好郁闷,感觉整个人都要冒出酸泡泡来了。

“我想我是太过依赖。”
“我舍不得离开。”

十一月底的时候,王俊凯终于在主创见面会上见到了女主角贝嘉宁。
女孩子跟王源同龄,年级高一点,上高三,听说为了《青苔》打算放弃第二年的高考,直接复读一年,也是够拼的。
导演眼光独到,贝嘉宁五官端庄大方,自带大家闺秀气场,性格也爽朗像个男孩子,很快就跟大家聊熟了。
王俊凯还是慢热得厉害,不知道该怎么完成这个互相熟悉的过程,倒是女孩子落落大方,主动跑过来跟他聊天,两个人说了说学习和工作,又交换了下圈内八卦,发现交流起来倒挺顺利的。
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话,贝嘉宁还没有走的意思,倒弄得王俊凯有点想不出话题了。
稍稍沉默了一下,姑娘好像按捺不住似的,突然有些生硬地转了个话题:“听说王源在承德拍戏呢,如果有空的话他是不是该来给你探探班啊?”
话题切换太快,又猛地冒出王源的名字,王俊凯有点愣,没有立刻答话。
他仔细体会了一下这句话里面的起承转合,然后再配上女孩儿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期待的神情——
双商同时在线的王俊凯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当时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想了半天,脑海里还是只有三个字。

妈卖批。


----------------------------------------

BGM:《你听得到》-周杰伦

p.s. 不许笑我们哥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