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8

【很小的时候,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跑很远的路,去看另一个人,现在也是。】

十月底的时候,王源接到了确切的消息,他的十七岁生日要在《北国之春》的剧组度过了。
心里感觉有点复杂。
说实话他挺喜欢这个剧组的,导演博学又有耐心,合作的演员们除了高人气的唐瑜外虽然没什么大牌,但多是实力派,每天都能学到新东西,人也都和善好相处,大家拍戏之余笑笑闹闹,气氛好得不得了。
尤其是同龄人唐瑜,逗起来是真要命,他好久没这么轻松了,玩起来也挺疯的,所以两个人在一块能闹得起来,用剧组哥哥姐姐们的话来说,就是他和唐瑜几乎承包了每天百分之八十的笑点。
在这样的剧组过生日,肯定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吧。
虽然他也期待生日会那个不大的舞台,台前幕后都是喜欢他的人,他可以唱喜欢的歌,可以弹喜欢的钢琴……不过如果是为了拍摄而错过,如果不用排练而是在剧组笑闹着过个轻松的生日,也不算太过遗憾吧。
只是有一点,他不太想承认——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将是相识六年以来,王俊凯第一次不能给他过生日。
他进组这一段时间以来,王俊凯的态度也很奇怪,每次他发消息过去分享些拍戏发生的有意思的事,王俊凯要么是很热情地跟他聊很久,要么是反应很冷淡,其中的落差不是一点半点,让他都要怀疑王俊凯是不是人格分裂了。
心里疑惑很多,也尝试着打过几次电话,可惜要么是他这边拍摄要开始,要么是王俊凯正忙着训练,总而言之都是说不了几句就得挂电话。
他忙着拍戏,王俊凯也忙着准备电视剧,他俩的状况比王俊凯刚上大学时还要糟糕。
不过王源想着,王俊凯忙归忙,他生日那天总得有些表示吧。

生日前一天晚上王源刚好有夜戏要拍,在他之前唐瑜的镜头还没拍完,他就在片场边坐着,一边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一边想着王俊凯是不是得给他来个零点祝福什么的。
心不在焉地等到过了十二点,手机动静一直没停,微信私信短信铺天盖地,可就是没见王俊凯的影子,倒是唐瑜那边拍完了他的镜头,颠颠儿地跑过来招呼他过去拍摄,然后道:“王小源儿,听说今天是你生日,恭喜你啊,离我们大人的世界又近了一步。”
“太没诚意了,”王源站起身来把披着的外套脱下来,在寒风中打了个哆嗦,“你这个土财主空着手送祝福怎么好意思?”
唐瑜笑着把助理刚塞给他的暖手宝递过来,道:“这不是拘在片场没工夫嘛,我要是托别人买礼物送你才没诚意好吧?等杀青了我再补上。”
“就你占理,”王源摆摆手示意不用,“要什么礼物,回头请我吃大餐就完了。”
唐瑜也不勉强,两个人随意说笑了几句,王源便跑去拍摄了。
第二天也是满满的拍摄计划,王源全天都是戏,忙得头昏脑涨。原本以为自己十七岁的生日就要在忙碌的工作中度过了,不料晚饭时剧组却冷不丁推出个三层大蛋糕,导演亲自给他带了生日帽,招呼大家唱生日歌:“幸亏我们男主角提醒了我,今天是王源小朋友十七岁的生日,蛋糕虽然是唐瑜准备的,但祝福大家都有一份,祝王源小朋友生日快乐……”
生日歌成了百人大合唱,送祝福的人络绎不绝,切蛋糕这种小事也有无数人帮忙,王源手忙脚乱地接受和道谢,间隙也没忘冲唐瑜一抱拳表示感谢,他知道导演还没有闲到能记着自己的生日,肯定是唐瑜去提醒的,还特意准备了蛋糕,真的是相当够意思了。
唐瑜倒没像往常一样嘚瑟着来邀功,躲在人群中吃蛋糕,一副深藏功与名的表情,看得王源有点想笑。
等到剧组的人安静下来,已经是九点多钟了。王源这才有空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发了博回复了圈内前辈和队友的祝福,同学朋友的信息也尽量一一答谢,忙了这一大圈累得要死,可手里还是举着手机没放下,有点若有所失。
手揣进外套口袋里,摸到了一个小盒子。
那是他一个多月前为王俊凯准备的生日礼物,阴差阳错没送出去,后来也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给王俊凯,就被他放在书包里跟着他东奔西跑,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把它装进了随身的口袋里。
思前想后晃到十点多,虽然觉得自己生日主动去要祝福挺掉价的,但记起王俊凯生日时自己也是表现不佳,所以自我开脱道我这是理亏在前绝不是想问王俊凯为什么不给我生日祝福blabla……犹犹豫豫地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起来的前一刻,王俊凯正在焦躁地刷着微博。
在王源发微博说剧组给他过生日很开心之前,他就看到了前线粉丝的照片和视频,也看到了唐瑜为王源生日尽了很多力的消息,甚至昨天他还看到了唐瑜把自己的暖手宝递给王源的照片。
将近两个月没见到王源,可是他对《北国之春》剧组的了解一点都不少。
一是因为他总是忍不住刷小号看看王源的最新消息,照片视频讯息一点不漏,堪比头号粉丝,也因此知道了王源和唐瑜确实相处得很好,用前线粉丝的话来说就是,王源和唐瑜不像是在拍戏,倒像是每天都在说相声演小品。
二是王源还保持着一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向他报告的习惯,每次收到消息他都心情很好地回复,巴不得自己不忙能跟王源多聊会儿,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王源提起唐瑜的时候。
他知道自己这样有点不合常理,王源能跟唐瑜友好相处,拍戏的时候能擦出火花,这些都是好事。
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把王源视为私有,王源是跟他一起长大、与他格外亲密没错,但这些都不意味着王源的生活中只能有他,这样既没道理也不可能。
他想得很明白,可这些道理都不能抵消他内心波涛汹涌的不爽。
他知道自己有些过于在意王源了。
这种不可控的在意除了让他每天都要刷着微博纠结之外,还鼓动着他在得知王源取消了生日会之后,死缠烂打了主页君近一个小时,终于让他同意了开车送自己去承德的片场。
一向不擅长言语攻击的主页君看他这个劲头都忍不住吐槽道:“王俊凯,幸亏王源他们剧组转移到了承德,要还在沈阳,你是不是要找一对翅膀送你去啊?”
王俊凯有求于人不便反驳,嘿嘿笑着在内心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拿到驾照。
他选好了礼物、想好了祝福语,使出了“欲扬先抑”的招数忍着没给王源零点生贺,甚至为此把8号当天所有的安排都尽力提前完成,又很少女地选了半天要穿什么,脑海里面的小剧场也上演了八百出自己突然出现在王源面前的狗血剧情,觉得一切都很完美。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大广高速发生事故堵车了。

接起电话的时候,王俊凯其实已经堵在原地近三个小时,但是听到王源问他在干嘛,他不知为什么没说出实际情况,而是话到嘴边改了口,说自己在练台词。
“哦……”王源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微博照片里那个开心的劲头,周围似乎也挺嘈杂,“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没有,已经背得差不多了,”王俊凯本来就容易语死早,现编故事更是吞吞吐吐,“你呢?在干嘛?”
王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字一顿地道:“王俊凯……今天是我生日。”
王俊凯一愣:“我知道……我看见你发微博了。”话一出口就想打自己的脸,这话怎么听都像是自己忘了王源的生日,看到微博才想起来。
果不其然,王源的声音冷了下来:“哦,那你好好背台词吧,别太晚了,早点休息。”
“王源儿!”王俊凯连忙叫住他,脑袋有点短路不知该如何挽救,只好道,“我、我唱生日歌给你吧!”
王源似乎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无奈还是无语:“不用了,今天听得够多了,该我的戏了,先挂了。”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蠢到无以复加。
他和王源现在的处境已经这么不乐观了——他们很难见面,他们几乎没时间联系,他们各自接了工作各自在忙……
可他居然还自作聪明地人为拉大两人之间的距离。 
什么狗屁的“欲扬先抑”?!他和王源现在这个状况还用得着“抑”吗?!
前方的事故现场似乎还没处理好,车喇叭连片响,吵得人头疼,驾驶座上的主页君回过头道:“十点多了,估计是赶不上了,一会儿路通了我们就在下一个出口掉头回去吧,你明天还得早起呢。”
王俊凯鼻子里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低头打开了手里的小礼物盒。
纤细的银色手链,样式简单朴素,只在搭扣处挂着个小小的星型银牌。
纯手工制作,价格不菲,之前王源在网上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当时拉着他感叹了一阵然后说好贵,他没搭腔,只是默默地记下了那个复杂的法文品牌。
现在他手中的这一条是特别定制的,定做的时候对方问他银牌上要刻什么图案或文字,他本来说就刻名字吧,后来想了想,又改了。
可是就像他生日时没收到王源的礼物一样,现在这条手链似乎也没机会及时到达对的人手中了。
是不是一不小心错了一步,往后就会步步都错呢?
窗外的车辆看起来像是延绵到无穷远处,刹车灯的红色连成了一线。
却没将他和王源连在一起。

任性挂了电话之后王源就后悔了,他心里觉得王俊凯不可能忘记他的生日,可是却没有太多自信——毕竟最近他们都太忙了,王俊凯要在大制作电视剧里担纲男一号压力就够大了,大学的课程也没有想象中轻松,组合年底还要推新单曲……那么多事情挂在那里,生日会都为工作让了道,他的十七岁生日究竟在王俊凯心里占了几分重,他实在说不上。
他俩的关系在王俊凯高考之后一直没有完全修复,最近王俊凯也是时不时别扭一下,现在他又耍了脾气,让好不容易好转的趋势急转直下,真的是太糟心了。
王源心里纠结拉扯着,后来的拍摄进行得不算顺利,不过幸好今晚戏不多,不到十一点就收了工。
被一群人簇拥着卸妆,又被小任姐催促着洗澡换衣服休息,接近十二点他的房间里才安静下来。
没有了片场的嘈杂和忙碌,心里一直被压抑着的空落突然翻涌而上。
王源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晃了会儿,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脸埋在了双膝间。
他想起了王俊凯十八岁生日的那个晚上,王俊凯对他说:
“你没有给我带生日帽,所以不开心。”
“你没有给我唱生日歌,所以不开心。”
“你没有送我生日礼物,所以不开心。”
“王源儿,你连句生日快乐都没跟我说。”
当时不该那么别扭的,第二天也不应该为了《青苔》的事情生气的,王源忍不住反省了一下,十八岁的生日是多么特殊多么重要啊,而且现在他,似乎也有了一种同样的心情。
那么多人给他祝福,他没有很开心。
全剧组给他过生日,他没有很开心。
黑天鹅的蛋糕超赞,他也没有很开心。
看似完美的一切因为少了一个人而丧失了全部滋味。
他心里有了些微妙的疑惑——他和王俊凯之间说白了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现在这种感觉比起别扭,倒像是一种隐约的试探。
可是,他们到底在试探什么呢?仅仅是试探分开之后,彼此之间有没有疏远吗?

胡思乱想了一阵,再一看表已经是差两分钟零点。
王源苦笑了一下,十七岁的生日,也不过如此。
想了想,起身去外套口袋里翻出了那个小盒子,心里碎碎念道:“没有人送我礼物,我就自己送自己好了。”完全无视了房间一角堆成小山的礼物盒。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纤细的银质手链,中性化的样式透着简洁的美感,当初第一眼看到就觉得特别适合王俊凯,美美的,又酷酷的。拉着王俊凯看的时候注意到那双桃花眼在图片上停留的时间挺长,心里便觉着他一定是喜欢的。
手链是法国银匠的纯手工,特别定制更是价格吓人,对于收入不由自己支配的他们来说算是很奢侈的东西了,但他支付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他想着这条手链戴在王俊凯手上的样子就觉得适合得不得了,纤细的,帅气的,还有那个小小的圆形银牌,还有上边刻着的“Apollo”。
没错,“Apollo”,王俊凯对他来说就是太阳一般的存在,他也希望王俊凯实现所有理想成为舞台上那个最耀眼的太阳。
可惜此刻的王源心里气鼓鼓的,脑袋里早没了当初那些细腻的想法,只是一边堵着气念叨“才不送你这么好看我自己戴”,一边就费力地把手链往自己手腕上套。
单手怎么也系不上那个搭扣,心里更加烦躁,正在此时门铃又要命地响了起来,王源郁闷地起来去开门:“谁呀又什么没拿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门镜都忘了看。
开门的手里还握着那条手链。
门打开的瞬间某个远方响起零点的钟声。
看着门外,王源有些恍惚了——
零点,不应该是梦醒的时间么?可是他为什么却做起了梦呢?

“十七岁生日快乐,王源儿。”
门外的人说话有些喘,头发被风吹乱了,露出微微汗湿的额头。
他的眼睛却黑黑亮亮的,略微带着些潮气。
北京到承德,不到三百公里,可这个人却好像走了很久很久。
他是怎么来的?他什么时候来的?他为什么要来?
脑袋里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可是王源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愣愣地看着他。
如梦似幻。
心里有一个几乎喷涌而出的答案,可他不敢确认。
因为那个答案,过于浪漫,过于温柔,过于不真实了。

“好像没有赶上。”王俊凯眼里夹杂着疲惫和歉意,笑了笑露出小虎牙,“怎么,迟到了所以就不让进了?”
王源还没有回神,下意识就后退了几步。

室内的灯光昏暗。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一个身上夹带着外边深秋的寒气,一个周身还洋溢着浴室潮湿的暖意。
对视。

良久,王俊凯突然张开了双臂,笑着看他,眼里有可以轻易捕捉的期待。
王源一怔,想起了很多个相似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