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5

吃完汤圆写的,是甜的吗?是甜的。
------------- (..•˘_˘•..)--------------

【我和你,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小任姐接到王源的电话时,北京正下着立秋后的第一场雨。
空气潮湿冰凉,黏在皮肤上,倒像是南方的冬天了。
那会儿,王源手里正不应景地拿着《北国之春》的剧本大纲,他手指紧了紧,低头看着纸面被压出褶皱,然后道:“小任姐,那部戏,帮我接了吧。”
“这就对了,你给父母看了吧?没什么问题或者要求?”小任姐在电话这头满意地点头,“有的话一定要尽早跟我说,方便这边跟制片方再沟通。不过你这个应该没有大问题,又没有感情戏和亲密戏……”
“我这个没有,那谁的有?”王源打断她问道。
小任姐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王源是个极敏感细致的人,说话的时候竟没有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连忙笑道:“就算有我们也会去协商好的,小凯虽然十八岁了,但也不可能一上来就让他去跟女演员有太多互动,那粉丝还不得闹翻天了?有关的戏份都会处理好的。”
“谁跟你说他了……”王源的声音隔着听筒传过来有些忙远,又有些干涩。
小任姐又笑了一下:“要不要让他接电话?你俩又互相晾着好几天了?”
王源撇撇嘴:“谁要跟他说话……你帮我告诉他一声,《北国之春》的事情。”
“我才不跟他说,你俩的事情我是不敢再多嘴了,你等一下我叫他……”
“哎!等一下!小任姐?”王源连忙要拒绝,可是那边已经没了声音,“……喂?小任姐?”
他拿着电话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
说他不想王俊凯是假的。王俊凯上大学之后两人这样好几天不联系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他虽然总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心里有多煎熬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一遇到什么事或一有想法下意识就找对方、就想发信息打电话跟对方说话,却在抬头之后发现身边没有他、拿起手机想起两人在冷战的感觉……真的很难熬。
但说他不生气了也是假的。说实话王俊凯在朋友圈给谁点个赞他心里都别扭,王俊凯跟谁多打闹几下他都不高兴,更何况是接新戏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他?他知道自己心眼小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这么大了还依赖王俊凯也不太合适,但长此以往的习惯哪是一下子就能改的?
当然,一向很会自我挖掘的他其实想得很明白,自己反复的情绪既不是源于小小的闷气,也不是源于改不了的习惯,而是因为他根本不愿意改变关于王俊凯的一切,距离、习惯、气氛…一切的一切,都不想因为王俊凯先他一步成年而改变。
第一次觉得,曾经让他可以肆无忌惮恃宠而骄的年龄差一点儿都不好玩。
“……喂。”十几秒之后,电话里响起王俊凯的声音,将他从混乱的脑内小剧场里拉了回来——王俊凯只说了一个字,声音也不大,但他立刻就分辨出了其中的情绪。
王俊凯不高兴。准确地说,王俊凯还在生气。
王源有点不知所措了。
以前两个人冷战的时候,他总是理不直也气壮的那一个。
他可以一脸阴郁地在王俊凯眼前晃来晃去,可以故意不好好吃饭不好好训练,可以和其他人肆无忌惮地闹作一团……他知道怎么治王俊凯,他知道自己做什么会让王俊凯坐不住,他知道怎么逼王俊凯低头……等王俊凯受不住了,无可奈何地跑过来哄他、给他一个台阶下,他就会立刻开开心心地拾级而下,两个人就又好得跟一个似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
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想什么,王俊凯都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王俊凯究竟有没有惦记他,有没有为此郁闷,有没有想要和好。
即使互相再了解,也无法隔着几千公里凭空去判断对方的情绪。
距离,真的真的很可怕。

王俊凯的那一声“喂”落在耳里时,王源没想到自己居然无意识地抖了一下。
沉默。
“喂……”他犹豫着应了一声。
又是沉默。
这种沉默如同北京此刻下着的雨,又冷又密地包裹着电话两头的两个人。
“王俊凯……”这种以前从没有过的气氛太不舒服,王源决定将它打破,“我……要接一个新电影了。”
王俊凯沉默片刻后终于开了口,却没接他的话:“王源儿……我们以后别这样了行吗?”
王源一怔,心里攀上不好的预感。
“我们……别这样总是生气了。”可是王俊凯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平常不在一起,好不容易见面,除了训练和工作外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别再拿来生气了好不好?”
王源没意识到自己委屈地扁了扁嘴,他下意识想反驳说都怪王俊凯去了北京,可是幸好理智提醒了他不该在王俊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事情上任性,所以他忍住了,深吸了一口气,声音轻飘飘地道:“好。”
好。不生气了,我真的不想和你生气的。见面的时候其实只想粘着你,跟你说话逗你玩啊……可是你看起来那么忙,那么严肃,那么……疏远,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你知道吗?
听筒那头传过来的那声“好”声音有点委屈,又有点小乖,让电话这头的王俊凯心里一动,居然抬起手来——手在虚空中尴尬地举了半晌,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竟然下意识地想摸王源的小脑袋。
回头瞥了眼房间里的其他人,似乎没人注意到他奇怪的举动,王俊凯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来问道:“是什么电影?什么角色?”
“是文艺片,男二号,虽然题材冷了点,但是导演挺唬人的,”王源说出一个一线文青导演的大名,笑了笑,“叫《北国之春》,怎么样,是不是很符合哥的气质?”
王俊凯在这边也笑了:“好好演,你没问题的。”
“嗯。”王源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又道,“王俊凯……”
“怎么了?”
“我要给别人当竹马去了。”王源想了半天没找到比“竹马”更贴切的词,《北国之春》,其实也是两个男孩子的故事啊。
他俩相识得早,小的时候有人打趣说他俩是青梅竹马,两个人弄明白意思之后就开始“你是青梅我是竹马”、“你才是青梅”这样闹腾,吵得不可开交。
后来不知怎么的,粉丝们冒出了“竹马成双”的说法,那会儿俩人已经开始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些带着些粉红色的小含义,可还是不约而同地觉得“竹马成双”听着很顺耳——不用再吵了,我是你的竹马,你也是我的,认识也有两年了,在一起很开心,那就一直这样吧,真的挺好。
此刻的王俊凯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电影的事情,认真地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虽然心里有点不得劲儿,但王源的声音听起来兴致也不高,所以还是安慰道:“……演戏不就是把假的表现得像真的一样?演竹马就演吧,反正都是假的。”
听到他这么解释,王源有点想笑,但不知为什么想起了那句“不要入戏太深”,心里微微不舒服了一下,嘴上却接着问了下去:“都是假的,那什么是真的?”
王俊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个一瞬间就要脱口而出的答案说了出来:“我们是真的。”
这世界有太多东西是假的。
就好像彩虹不过是阴雨过后光的折射和反射,舞台的灯光背后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阴翳。和善背后有诋毁,亲切掩盖着目的,甜言蜜语为利益代言……获得的越多,身边真假掺杂的东西就越多。
可是你是真的。
上台前你放在我手心里冰凉的指尖是真的,语塞时你递过来的安慰眼神是真的,耳语时红了的耳廓和熟悉的洗发水香味是真的,笑容和眼泪,嬉闹和争吵,并肩走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真的。
世界纷扰喧嚣,唯有你始终真实可触,也许这就是我对你如此执着的原因。
“可是……”王源按捺着不平常的心跳,想了想道,“真的,不一定是好的。”
“对我们来说真的就是好的。”王俊凯很霸道地把决定了两个人的想法,“你……要听话。”
王源抿嘴笑了笑:“好。”
“过几天就又见面了。”王俊凯翻着手机日历,确定了下中秋节的日期,“要是让我发现你又瘦了,你懂的……”
“切……”王源一脸不屑,心却在苦涩秋风里擅自发着甜。

中秋的前几天,王源打着飞的赶去和王俊凯还有队友汇合。
“唉……今年中秋又不在家过……”成名之后年年中秋都有节目通告,连带着周围一群人的私人生活都岌岌可危,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有工作人员小声抱怨着,引来一片附和。
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王源没有加入这个吐槽大军,缩成小小一团在后排一角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
其实这是他和王俊凯第四年在外过中秋了,想和家人一起过节吗?想的。可是心里难受吗?好像也没有。
他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多过家人和朋友,中秋、圣诞、元旦、乃至春节,他们都在一起,两个人一边天南海北地跑着,一边一起度过这些特殊的日子,早就习以为常了。
两个人在一起,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团圆的。
到了他们所在的酒店楼层,王源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就看到有人装作路人站在电梯间里。
王俊凯背靠着墙,双手抱胸,微微仰着脸,一副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样子,直到看见人堆中心的王源,才勉强扬了下头,算作打了招呼。
说实话王俊凯冷起来真的是很有范儿,好像是长腿一跨从十八到了二十五。半个月不见,他脸上的肉又退了一层,棱角愈发分明,昨晚打完电话就催着他休息了,所以此时眼睛亮亮的,上挑的眼角带着神气,看起来睡得不错。
王源不得不承认,王俊凯真的是很帅气。
一行人鱼贯而出,打了招呼就往房间里走,王俊凯应着,到了王源这儿伸手拦截,成功捕获后把人拎到了楼梯间。
“王俊凯你干啥子嘛?”王源一脸不情愿,眼睛却落在他脸上,似乎在仔细观察着什么。
王俊凯没理他,伸手在他肩背和手臂上捏了捏,又低下头看了看他的脸,然后才满意地伸手呼噜他的头毛:“嗯,没瘦,乖了。”
王源莫名看他折腾了半天,这会儿得出这么个结论,有点哭笑不得,想起自己前两天为了看起来胖一点猛吃就觉得挺亏的,伸手就去捏他的脸:“那你怎么回事?怎么瘦成这个鬼样子?”
“什么鬼样子,明明更帅了好吗?”王俊凯笑了一下,任他捏了一会儿才握住他的手拉了下来,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吃饭休息都惦记着某人,简直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王源故作不屑地撇撇嘴,却没找到能反驳的地方,回过神来才发现眼前的状况是王俊凯握着他的手,还一点儿都不委婉地直盯着他看。
他看过很多饭拍的照片,王俊凯看着他的照片,有时是侧过脸,有时是低着头,有时又是隔着人海望过来,也不知道是修图太厉害还是自己带滤镜,那些照片里王俊凯的眼神都让他觉得很喜欢——温柔的、绵长的、专注的眼神,如同无形中有千丝万缕在其中牵扯,一头是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一头是他。
有的时候王俊凯也会正面直接看着他,不过都是很短暂的,好像蜻蜓点水,好像蝴蝶振翅,好像琴弦上不着痕迹的尾音,不给他捕获的机会。
可是眼前的状况有点犯规了。
王俊凯看着他,视线落在他脸上,不偏不倚,不闪不躲。
王俊凯握着他的手,似乎没有松开的打算,好像把手从脸上拉下来并不是他的目的。
明明是秋天,明明在背阴的楼梯间里,可王源却觉得周围的温度瞬间上升了好几度。
“干……干嘛啊?”他轻轻抽了下自己的手。
王俊凯没说话,也没松手,还是看着他。
王源怔了一下,抬眼与他对视。
就是那一瞬间,突然他也不想动,不想说话了。
气氛很奇怪,他们都知道。
可是谁都不想打破,谁都明白是为什么。
离开这里,回到房间,又是一屋子的人,又是主页君的摄像机,又是满满的训练、排练和录制,短期的活动就是这样。
分不出注意力去看你,分不出时间跟你说话。这么久没见,没太多时间联系,那些攒着的、没机会说的话即使见了面也没法真的交换,那些想问的、关心的事情,即使在一块也没功夫去问。
所以稍等一下,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看看你。
你瘦了,肯定又是拼命练习赶着上课吃饭时分心。
你剪了头发,肯定有某天被挡了眼睛嚷嚷着不舒服。
你额角有一颗痘痘,我就知道眼前的神采奕奕只是因为补了一天觉,前几天不知道怎么野呢。
你与我鼻尖平行的眼睛似乎高了一点,不用想就知道你又晚上猛喝牛奶白天一直跳腾,想着别比我矮太多。
……
明明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可是现在印入眼帘的你,哪怕最细微的变化也能被我察觉,我猜得到你做了什么,猜得到你想了什么,猜得到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最想不到也是最该想到的事情,就是你我熟悉到连距离都无可奈何。
气氛好奇怪,我们这样也好奇怪,可是就是不想停下来怎么办?
我和你,可能真的有一种亲密关系。
危险的亲密关系。

中秋晚会前只有两天的排练和彩排时间,几个人在酒店、练习室和演播厅之间三点一线地跑,累得半死。
好在节目排得比较靠前,演出结束,又在后台对付完那些礼貌的招呼与闲聊,回到酒店时也不过是十点多钟。
第二天的航班在下午,所以时间上没有什么压力,一群人在主页君的房间里放开了吃喝玩乐。
王俊凯见王源捧着一大盒月饼狼吞虎咽,一脸无奈地端了一杯水在旁边看着,生怕这只小兔子安然度过了劳累的一天最后自己把自己给噎死了。
众人对王俊凯的老妈子行径早已习以为常,倒是后来看他跟王源打闹得厉害,吐槽了几句“都十八了还跟小孩子一起闹腾”什么的。
王俊凯没理他们,王源却在一旁嚷嚷“王俊凯他们说你老了你还不赶紧打他们”,吵得不亦乐乎。
折腾到近一点,大家才收了玩儿心,各自回房间去睡觉。
有两个人的房间一如既往是隔壁。
王俊凯陪着王源走到门口,停了一下,说了声“别玩手机赶紧睡觉”,接着走向下一扇房门。
“王俊凯。”
可是才走出去三四步,就听到王源在身后叫了他一声。
回过头来,见王源在门口站着,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动。
可其中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

王俊凯突然就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
除去半个多月前生日醉酒的那次意外,他和王源已经一年多没有住过同一间房了。
他们现在一个月只能见两次面,忙着排练忙着通告,连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次也是,如果不是王源到达那天在楼梯间的那一小会儿功夫,他们又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节奏。
明天下午就要返回了,他回北京,王源回重庆,下次见面还不确定是哪一天,等王源进组拍戏,他的电视剧开机,两个人就要分头忙碌了。
……
好多好多念头攀上心间,让他曾经无比坚决的决定开始动摇。

走廊灯光昏暗,人群已经不见。
王源站在那儿,安安静静,皮肤很白,眼睛很黑。

王俊凯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