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4

【不是想念你的笑,也不是想念笑的感觉,而是想念我们一起笑着的日子。】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在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王源的睡颜了。

最早的时候自然不必说,两个小孩子本来就形影不离,走到哪里都是一间房,这种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们甚至到长大了些,变成了腿长手长的少年,也还是乐于两个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然后把行李乱七八糟地堆上另一张床。后来也一直是如此,公司为他们准备两间房,他们工作累了就各自消停去睡,心情好了就在一处玩闹最后还是一张床上睡。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大概是王源上高中之后吧,两人便极少一个房间了,哪怕练习或玩闹得再晚,王俊凯也会主动去另一间房休息。

孩子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间了,周围的大人们这么想着。

可是王源不这么想。

他和王俊凯都不是喜欢改变的人,尤其是那种打破他们原有小世界的变化——所以哪怕是这种一起睡还是分房睡的小事,王俊凯的变化都会是有原因的。

更何况对于他俩来说彼此间从来都没有空间这个概念。

但他没有去问,也没有去刻意纠正这个改变——他们早已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早就没有那么顺理成章了,他明白的。

他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冬天冷冰冰的被窝和夏天十分喧嚣的蚊子,去习惯没有侃大山到睡着或没人在耳畔哼着歌伴他入眠,去摆脱空着另一半床的空虚。

哪怕王俊凯还是会帮他为空调定时,帮他准备好电蚊香,叮嘱他别玩手机太晚早点休息,别戴着耳机睡觉……可某种距离感还是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一点点改变两人的相处方式,一发而不可收拾,直到北京和重庆的距离真的将他们分开。

往往就是这样,两个人的改变没有来源于某场巨大的变故,而是因为一个不小心出现的契机,再经过许多小小的事情,日积月累,日渐变化,等再回过头时,就会突然发现一切早已不一样。

我还是故乡肆意奔跑的少年,你却一夜之间踏进了成人的大门。

从此并肩成了背靠。


所以在时隔很久的这个早晨,王源睁开眼,看见王俊凯正在静静地注视着他时,第一感觉是一种久别的疏离。

王俊凯不知是还没清醒还是在走神想着什么,一双桃花眼带着清晨特有的迷蒙雾气,潮潮地落在他脸上,纠缠着他的五官和脸庞,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王俊凯……?”王源不敢与他对视,轻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你还难受吗?”

王俊凯似乎反应了很久才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清了清嗓子道:“没事了,你醒了?”

废话。王源在心里默默吐了一下槽,但眼神还停留在对方苍白的脸上,想起昨晚这个醉倒在他背上吵着要祝福要礼物、像一只小猫一样完全不见大哥神气的王俊凯,呢喃中说着想念和情谊的王俊凯,一直因为距离而强迫自己变得冷硬的心不由软了一下,连忙轻咳了一下掩饰过去,然后轻声说道:“十八岁生日快乐。”

“已经过了。”王俊凯故作生气。

“我昨晚说了。”王源不吃他这套。

“我没听见。”

“那是你没听见,不是我没说。”

“……我的礼物呢?”

“已经给你了。”

“我没收到。”

“那是你没收到,不是我没给。”

“……王源儿,你皮痒了是吧?”

“你管我?”

……

两个人难得地开启了小学生吵架模式,吵得不亦乐乎。

真的是隔了太久吧,这样在早晨的阳光里拌着嘴,时不时互相推搡一下,把对方蒙在被子里,互相丢着枕头当武器……


也是在两人不同房睡觉之后,这样的玩闹就少了,刚开始王源还会故意挑衅,去逗着王俊凯还手回击,渐渐地他发现王俊凯不太还手,而是脸上带着笑看他,那笑容柔和却又意味不明,但其中明显没有要响应他召唤的意思。

——王俊凯在回避。

王源本来就不是很主动的人,应该说,王俊凯向来是他主动的唯一对象,一是因为亲近,二是因为王俊凯很懂如何回应他,所以当王俊凯的反应大变后,他其实是茫然无措的。

这种无措和失落积压的久了,让他心里很不爽,产生了一种叫做埋怨的情绪。

周围人都说,小凯长大了不闹腾了,他就冷笑,故意说:“他本来就老。”

可是王俊凯还是不生气,不回嘴,还是那样看着他笑。

于是王源就觉得自己开始讨厌王俊凯笑了。

原来的他很喜欢王俊凯笑,尤其是看见他耍宝时的那种笑,眼睛弯着,嘴角咧开,露出小虎牙和猫纹,傻傻的,纵容的,温柔的,快乐的笑。

不只是笑容,关于王俊凯的很多他都喜欢,眼尾上挑的线条,睫毛弯起的弧度,鼻梁侧面的棱角,肩背的宽度,手掌的厚度……一切的一切,他都觉得很喜欢。他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从王俊凯成为他师兄的那一刻起,他就很欣赏甚至是喜欢这一切。

刚开始是外表,后来是一起训练和玩耍的感觉,再后来是说话的表情和沉思的神态,再再后来,连共处一室的气氛都觉得喜欢。

就是有这么多喜欢的情绪,不然他也不会用多年努力去维持这一起并肩的荣耀。

可现在不同了,他讨厌王俊凯那样云淡风轻看着他笑的样子,好像对他的挑衅和宣战毫不在意,好像对他一点都不在意。

那眼里的情绪他看不懂,那笑容里的含义他也读不懂,他只觉得王俊凯不再喜欢跟他一起玩了。

他们说的都没错——王俊凯长大了,撇下他一个人擅自长大了。


幸好在王俊凯十八岁的第一个早晨,两人难得的斗嘴和打闹让王源依稀又看到了王俊凯原来的模样。

他们在镜子前并排刷牙吵闹着喷了彼此一脸泡沫。

他们一边洗脸一边嘲笑对方的苹果头。

他们甚至打起了水仗把卫生间弄得一塌糊涂。

分隔两地似乎也不全是坏事——有一瞬间王源这样想着。

两个人闹得疯了,到了饭桌上也不消停,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挤兑着。

小任姐也是很久没见他俩这样了,有些惊讶地围观了一会儿,然后才笑着道:“怎么这么高兴?”

“哪有高兴?”王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抢白道,“是他一直罗里吧嗦说个没完。”

王俊凯一听不干了:“嘿你还敢嫌我啰嗦?”

“年纪一大话就多了,没办法。”王源摇着头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

“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王俊凯拿起一块面包塞进他嘴里,“好好吃饭。”

小任姐忍不住也笑了:“怎么,听到《青苔》的消息就这么高兴?”——她的推测理所应当,昨天王俊凯生日,王源都没有表现出太高的兴致,王俊凯也是,虽然看起来很High,但眼里的失落藏不住,可两人的气氛今天却突然欢乐了起来,最近除了《青苔》也没别的好事发生,让人不难想到是王俊凯分享了这个好消息,一向喜忧共担的两个人自然都很高兴。

可惜这个消息对于王源来说是全然陌生的,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去看王俊凯,一不小心就捕捉到对方一瞬间变得不安和难堪的眼神。

小任姐没留意还在继续说着:“真的是个好机会对吧?没想到这么好的作品,又是这么大的制作,最后真的敲定了小凯……”

一连串的信息落进耳中,让王源的脑袋真的空白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任姐在说什么——他没办法不反应,《青苔》的名气太大了,原著销量惊人,有一群铁杆粉丝不说,得到版权的制作方又是常出精品的大公司,消息传出的时候也有圈内人提及他们,但这么重量级的作品,所有人都默认会邀请更大牌的演员出演。并不是他们演技不够,只是他们毕竟不是专业演员出身,圈内的同龄小生也有好几个出色的,《青苔》又不缺关注度,制作方也不是想蹭他们人气的小公司,实在没理由找偶像出演。

没想到最后结果会是花落自家,他们选中的是刚满十八岁的王俊凯。

回过头再想其实也是合适的,王俊凯年龄相符,形象上佳,会弹吉他会唱歌,能够完美诠释男主的人设,重要的是,那种带着阳光的傻笑和严肃时的冷峻,完全就像是从《青苔》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王源读过《青苔》那本书,第一反应就是制作方真的很有眼光——不会有比王俊凯更合适的人选了。

可是下一刻他回忆起了很多小说中的情节。

比如男主骑车载了腿骨折的女主一个夏天。

比如两个人在星光笼罩的天台上为了圣诞舞会练习华尔兹。

再比如圣诞夜那个槲寄生下的初吻。

……

这样那样的情节太多了。

《青苔》真的,是一本很浪漫的小说。

不知道为什么,王源感觉到自己心底不可抑制地涌上一阵无名之火,不是炽烈的怒火,而是一种小小的、黑色的火苗,不算热,不算亮,却不由他控制四处蔓延,烧到一处就染黑一处,危险又可怕。

他感受到这黑色火焰在五脏六腑乱窜,却不明白它从何烧起,仅仅是因为王俊凯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青苔》的事情?

不是的,不是的。他自己能隐约意识到,这种小火苗其实来源于他心底的一种不安。

他想克制,可是克制不住。

所以当王俊凯偏着头观察他的表情,小声问他:“王源儿,你生气了?”的时候,他反倒笑了一下:“没有,我为什么要生气?这不是好事吗?”

王俊凯愣了一下,脸色冷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

小任姐终于察觉到了两人微妙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可能失言说出了王俊凯还没有告诉王源的消息,连忙开玩笑缓和气氛:“源源这是吃醋呢,小凯你怎么能丢下弟弟跑去谈恋爱的是吧?”

她话音刚落就见王源迅速抬眼看了她一下,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小天使平常总是或者温和或者逗乐,偶尔这样盐一下真的很有威慑力。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王源冷笑一声,带着明显的讥讽意味道:“吃醋?我从来不吃醋你们不知道?不要入戏太深了。”

前半句还好,后面那句“不要入戏太深”让王俊凯的脸色一瞬间又难看了几个色度——


这句话最早源于他们俩刚刚有了些名气、组合还未出道的时候,每天都能看到大批大批评论在他俩的合唱下说着“在一起”,那会儿两个人实在还小,隐隐约约明白些意思,但又好像不太明白,工作人员私下里开玩笑说“以后不要入戏太深”两人都听到过,不过那个时候也没有谁把那些评论和这样的话真当做一回事。

后来他们真的红了,自制剧也好,上大型综艺也罢,人气一次又一次达到新巅峰的同时,乐于见到他们互动的粉丝也越来越多,两个人才突然意识到,原来对他们来说再自然不过的相处,落在别人眼里真的会染上不一样的颜色。

即使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他们也能感觉到公司在用他俩这种引人入胜的感觉吸引粉丝。

仔细想想,那应该就是两个人第一次叛逆吧,对他们来说都是。

他们互相不说话,不接触,甚至连眼神都不再投向对方,镜头前的互动勉勉强强,拍摄结束就好像绑着的绳子终于解开了,迅速走向两个方向。周围的人觉得不妙,劝也劝了,哄也哄了,甚至强制性地把两个人拉在一起,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能左右他们的好像只有彼此。

其实他俩心里清楚,他们并没有在生对方的气,都是在跟自己较劲——别人眼里的自己,别人眼里的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们心里的我们,又是什么样的?

“不要入戏太深。”——原来是这个意思。

对于他俩来说再平实不过的相处,落在别人眼里,竟然成了一场好戏。

也是那个时候,两个人突然成长了些——是啊,我们是戏子,公司是票贩子,观众们简直不能更热情。

两人不记得最后是怎么和好的了,其实过程也不怎么重要,有些道理总会想明白,不过是时间问题。

人气浮于表面,人心总是喧嚣,人潮来去不定,唯有彼此真实可触。

可能我不喜欢被人无端猜测遐想,可能我不喜欢感情为利益所用,但比起这些,我更不喜欢与你有任何隔阂。

没关系,没关系,别人怎么看是他们的事情,我们还是同以前一样就好。

只要不入戏太深就好。


旧事重提,又是在这种情境,王俊凯的反应似乎在情理之中。

偏偏王源这会儿不看他脸色,自顾自地道:“这样不正好,省得那么多人一天到晚拿我跟他说事。”

“拿你跟我说事?”王俊凯平常说话就不怎么经过大脑,生气起来更是如此,“现在谁还拿你跟我说事?平常都不在一起的人。”

这句话直戳王源心里痛处,他还在为独自身在重庆耿耿于怀,没想到作为罪魁祸首的王俊凯却这么说,让他连反驳都无从下手,扔了筷子转身就走。

小任姐在旁边既没插上话也没拉住王源,看见王俊凯坐着没动,赌气似的往嘴里塞东西吃,无奈道:“他为什么说那句话你不知道,不过是气你不告诉他,你明知道他介意你到北京这件事,干嘛还非得拿出来说?现在好了,饭都不吃了,今天要空着肚子回重庆了……算了,你也别气了,夹气饭吃了要肚子疼的。”

王俊凯没吭声,他知道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可是王源的反应他真的不喜欢。

他不喜欢王源说出演《青苔》是好事,在戏里和陌生人谈恋爱,他想都不愿意想。

他不喜欢王源说不要入戏太深,这句话似乎能刺探到他心底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他最不喜欢王源一副不愿意跟他牵扯到一起的样子。

小任姐说的有道理,王源可能只是生气他没有及时分享这个消息,可是对于这个极具安慰性质的答案他没有信心,一种名为不安的情绪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之间的默契。

王源的不安可能起始于他选择独自来到北京,但他的不安,开始的要早得多。

真的不该入戏太深的。


王源这次在北京的行程很短,下午就要坐飞机赶回重庆。

离开酒店的时候小任姐好说歹说他也没去跟王俊凯告别,自顾自地上了车。

小任姐只好无可奈何地跟了上来。

才一个月而已啊——王源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心里感叹着。

上次王俊凯送他去机场时的感觉似乎还萦绕在心头,他却已经在北京和重庆间又绕了一圈。

一个人回重庆的失落感没有变化,送他去机场的人却已经不是那个他了。

小任姐观察了一会儿他的脸色,看他还算平静,这才开口道:“源源,本来我不跟车来的,但是有件事想跟你提前说一下。”

王源听她的语气就知道是严肃的事情,于是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怎么了?”

“这次有好资源的不止小凯,你们两个也有。”小任姐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不过你俩现在学习都比较紧张,所以工作量都不会太大,你是电影,他是电视剧客串。”

王源有点发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告诉他。

“我这边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确切消息的,不过早上你们闹成那样,没来得及说,”小任姐的语气似乎有些犹疑,“是非常好的本子,很适合你,而且是男二,大荧幕的男二。”

王源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翻开了大纲——

只看了一眼,他就迅速地道:“我不想接。”

小任姐像是猜到了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先别急着下定论,好好看看剧本,真的是很好的作品。”

见他一副不为所动的倔强模样,又道:“源源,你也不想被小凯落得太远不是吗?”

王源一怔,有些无措,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手揣进了口袋——他可以不在意他们三个谁发展的更好,但他真的在意自己和王俊凯的距离。


手指在口袋里纠结,无意中摸到了什么,方方扁扁的形状。

王源低下头,突然发现一直生着闷气的自己竟无意中穿着王俊凯的外套出了门。

口袋里,是他昨天放进去的生日礼物——

他的祝福王俊凯没听到,他的礼物也没有送出去。


心情复杂。

耳畔一时间响起的是很久之前王俊凯无意中说过的话:

“这是命运王源,你不能抗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