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3

【最亲密的人有时也会走在彼此的背影里。】


十八岁生日的前两天,王俊凯接到了《青苔》的邀请。

 

他知道许多投资方早就把目光投向了他,也知道公司早有此意,但是他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好像那些人心心念念就盼着他到了十八岁,到了粉丝就算为此炸锅也不再名正言顺的这个年龄,为他开辟一个新的领域,为很多人开辟一个新的金矿。

 

连他都清楚自己还没准备好,那些人就迫不及待地行动了,上赶着要为他的作品列表里添加一部纯爱片。

 

“小凯,这部作品是你证明自己不再是少年偶像的最好机会。”

 

这么具有说服力的话响在耳畔,可王俊凯没有感到兴奋,没有感到期待,相反,他觉得很不安。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犹豫的,许多演员在未成年的时候都拍过爱情戏,甚至拍过吻戏,他因为不是演员出道,粉丝群体反对的声音也比较激烈,所以有幸躲避了好几年,可是该来的总会来,他要成为综合发展的实力偶像,就必须从以往单一的作品中走出来。

 

公司倒是跟以往一样一副凡事好商量的民主做派,先把剧本的大纲给了他,说具体细节还在商讨,让他“考虑”一下。

 

《青苔》的原作名声在外,王俊凯翻了翻大纲,心里对作品倒是认同的——不同于一般的青春片,《青苔》没有过于浪漫得不切实际的桥段和青春疼痛的激烈,而把关注点放在了少年青涩感情与学业、家庭和理想的碰撞上,现实又美好,有趣又不乏深度。编剧功力深厚,对原作的取舍恰到好处,可以想见不出意外会是难得的佳作。

 

这么好的机会和作品摆在眼前,公司又不是真的有商有量,王俊凯接这部戏势在必行。

 

可是在小任姐看见他读大纲问他的决定时,王俊凯下意识的回答却是:“我还没考虑好。”

 

“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考虑的,”小任姐对他心底的想法清楚得不得了,“发个微信的事情。”

 

王俊凯尴尬地笑了一下——

 

是啊,发个微信的事情。

 

几句话,几段信号,从北京到重庆,不过零点几秒的功夫。

 

王源会替他高兴,王源会帮他坚定信心,王源会为他加油。

 

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拿起手机好几次却都没成功呢?

 

过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有什么决定需要做,他们都是彼此第一个想要商量的人,哪怕最后结论不同于预期,过程也总是充满乐趣。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不习惯长时间不见面,每次联系都变得好像工作汇报,交换一下学习和练习的情况时间也就差不多了,很少真正说些什么。

 

就好比这段时间王俊凯除了上课和练习外,剩余的时间都扑在生日会的筹备上,很多细节和想法要么全权交给公司处理,要么一带而过,跟王源激烈地讨论不断突发奇想似乎成了上辈子的事情。

 

即便心里有许多不甘愿,距离还是在不可抑制地改变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

 


 

《青苔》的事情压在心上,生日会的筹备也多出自他人之手,加之排练安排得相当密集,王俊凯的情绪在十八岁越来越近的时候也变得越来越低沉。

 

他原本算好了生日会前一天要跟车去机场接王源,顺便在车上跟他说说《青苔》的事情,没想到一条腿刚迈到车上就被扯了回去,一忙就忙得直到生日会结束都连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能察觉到王源的情绪也不高,无论是彩排结束的车上也好,还是后台的休息室里也罢,王源的话都很少,几乎没跟他主动说几句,没有礼物,没有祝福,甚至连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都没有。

 

这种烦人的状况在生日会之后的Party上达到了巅峰——他被人群簇拥着,祝福、干杯、玩笑,而王源躲在远远的角落里,看起来吃得很开心,没有一点到他跟前凑热闹的打算。

 

甚至到了最后,连人都不见了。

 

王俊凯想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可就算白天的舞台那么炫目,夜晚的聚会这么喧嚣,都没办法将他脑海里绕着的王源掩盖。

 

所以他放弃了抵抗,扯了个理由说要去卫生间就溜了出来。

 

被冷风一吹有些晕晕乎乎,王俊凯摇晃着找了一圈也没见到王源,正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就看见了王源发的那条微博。

 

烟花棒摆得不怎么整齐,燃放的长度也不同,一看就知道为了摆出那个“十八”的造型费了不少劲。

 

时间恰巧卡在23:59,小朋友一不小心就成了最后一个给他祝福的人——

 

“十八岁的队长,十八岁的大哥,十八岁的Karry学长,一定比十七岁更开心更开心了!生日快乐!”

 

王俊凯看着那条微博笑了,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他不能骗自己说因为他们有电话有微信,之前的那些别扭就通通翻篇过去了,他知道那根关于他离开重庆来到北京还放弃了央音的刺还卡在两人之间,不动不疼,一动刺痛。

 

就像此刻他觉得自己从那条微博里看到了一点距离感,准确地说,他从王源身上感到了距离感。

 

这种距离感不是中考高考闭关几个月不见的距离感,也不是你在南京拍戏我在北京练歌的距离感,而是两个人在某段路途不得不选择了两种路线,即使知道目的地相同,也会担心一不小心走岔了方向,就此错失。

 

王源曾经说过的那种孤独,是即使他们在一起努力,那些关于唱歌、关于跳舞、关于成长的一切终究还是一场孤独的修行,他们能做的只有陪伴彼此走过那些路途。

 

而如今,却连陪伴都成了奢侈。

 

想到这些的那一刻,王俊凯突然觉得很害怕。

 

恐惧的心情如此分明,让他不由自主地去找王源,去无理地说自己不开心,去要祝福要礼物,去……

 

去拥住想要,去说出所想。

 

也许是酒精上头,也许是情难自禁,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同意就上前一步,紧紧地将王源单薄的身体圈进怀里。

 

“王源儿,”王俊凯说,“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他很害怕。

 

他怕会一不小心失去王源。


 

被王俊凯从背后抱住的一瞬间,王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脑一片空白。

 

过去的那些年里,他站上过千万人的大舞台,参加过各种直播甚至春晚,合作过最大牌的前辈……那些扑面而来如同泰山压顶般的压力都没有让他有过这种感觉——这种一瞬间失去思考能力的感觉。

 

耳畔是急促的呼吸,带着酒气,他却不觉得讨厌。

 

背后是炙热的怀抱,温厚强势,让他不由地瑟缩。

 

他们曾有过那么多次比这个背后拥抱更为亲密的距离,可也许是因为两人太久没见,也许是因为王俊凯身上的醉意,这个拥抱让王源觉得有一点害怕。

 

而且他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是更怕王俊凯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关于想他的表白,还是更怕自己过于猛烈的心跳和发烫的脸颊。

 

隐隐约约地,王源觉得某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尖。

 

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不记得了。

 

刚开始只是在某次距离过近时出现,后来慢慢变得敏感了,可能是一个眼神,可能是一次并肩,也可能只是单纯地递一杯水盛一碗饭,连这些最简单的接触都能撩拨起来。

 

不仅如此,还随着年龄增长愈发频繁地出现,时不时地骚动一下,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有的时候看到有些阿姨粉们关于他和王俊凯的粉红色遐想,心里也会疑惑不安,不过这种念头要么在他和王俊凯玩闹间就被消磨殆尽,要么被他自己转移注意力释放掉,这让他从未认真想过这种感觉是否意味着什么。

 

所以此刻他克制地握了握拳头,从书包里拿出准备的礼物,想要顺势推开王俊凯的怀抱却没有成功,倒觉得身上沉了一下——回过头才发现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就势趴在他背上睡着了!

 

王源无语地撇了撇嘴,眼底却有一抹心疼的神色。

 

真的是被那些人灌得狠了吧。

 


 

小心翼翼地把王俊凯扶到床上,又用温热的毛巾替他擦了脸,看着这个今天刚刚成年的大男孩呼吸逐渐变得平稳悠长,王源这才松了一口气,跪在床边看着他。

 

“谁叫你喝那么多酒?谁叫你连拒绝都不会?谁叫你玩得那么疯!”王源一边嘴里嘀咕,一边将目光黏在王俊凯身上。

 

过了一会儿才把一个小盒子放进了王俊凯的外套口袋,小声道:

 

“生日快乐,王俊凯。”

 

“我好像也想你了。”

 


 

话音刚落,王俊凯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王源被吓了一大跳,僵着身子好半天一动也不敢动,好像偷东西被抓现行的贼。

僵立着过了好久也没见王俊凯有进一步的反应,他这才慢慢别过脸去看,居然发现王俊凯根本就没有醒,不知是做梦还是什么,抓着他不放嘴里还在喃喃自语。

“睡就睡说什么呢……”王源有些好笑,嘀咕着凑过去。

“……”王俊凯的梦话带着酒意,呢喃不清。

王源有点好奇醉酒的王俊凯在做什么梦,不由凑得更近。

王俊凯只有嘴在动,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来了。

“奇怪,这就说完了?”王源一边凑着一边吐槽,“这酒疯也太没含金量了……”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嗅到了凑近鼻尖的熟悉气味,原本沉浸在厚重醉梦里的人突然再次开口了——

“王源儿……”

那一声,格外清晰,如果不是带着酒醉特有的口齿不清,王源简直以为这就是平常的王俊凯在叫他。

那一声,距离极近,炽热的气息带着一丝酒气拂过耳畔,为王源支楞着的耳廓染上红晕。

王源一时之间怔住了,既没有躲开,也没有停滞,而是被惯性带着,一不小心就把耳尖贴上了王俊凯薄薄的、尚在一张一合的嘴唇。

彼时彼刻,王俊凯刚好说出了下文——

“我真的想你了。”


眼底波澜起伏,王源缓缓抬起头,目光在王俊凯脸上逡巡,良久才低声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离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