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2

【你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止这样,又只能这样。】


“我不高兴,难道就不能是因为不想跟你分开吗?”

这句话因为烦闷的情绪脱口而出,下一瞬间王源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真的很自私,明明知道王俊凯下了很大决心才做出这个决定,自己心里别扭也就算了,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

他一直都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原本关于两个人的一切里突然只剩了他一个,让他的生活失了衡,也让他失去了安全感,忍不住说出任性的话来。

心里是内疚的,王俊凯在电话那头的沉默更让他不安,王源只能尝试着挽回:“抱歉……你不要在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我知道……”王俊凯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过了片刻才又道,“王源儿,就两年,况且我们现在工作这么多,想不见面恐怕才比较难吧?这样偶尔分开,下次见面说不定你就不觉得我啰嗦了。”

听他这么说,王源心里并没有轻松一点,可还是努力笑了一下:“不可能,你就是唠叨的老男人。”

虽然见不到人,但是王俊凯从那句话里感受到了笑意,被传染了似的也露出了小虎牙:“你敢嫌我老?”

“你本身就老。”王源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两个人逗了几句嘴,电话线传递的氛围终于有了平常的感觉,王俊凯这才敢提及他打这通电话的本来目的:“王源儿,只是没有工作的时候分开,没关系对吧?”他知道自己有点自私,问出这个问题不过是想得到王源安慰的回答。

果不其然,王源没有犹豫就道:“没关系。”

没关系,但不是不要紧。

“那……不是央音也没关系?”王俊凯试探着又问道。

“没关系,哈哈, ”王源的声音听起来突然多了些欢快,“王俊凯你难道能想象吗?咱俩在一个学校?”

王俊凯不由笑了:“那得是多狂拽炫酷的场面啊。”

“还笑?你现在在学校已经够呛了吧?我俩要是一个学校还得把这个状况再乘二,想想就可怕。”王源一本正经地推测着,然后作出结论,“所以啊,这样挺好的。”

“嗯,”王俊凯应了一声,然后突然道,“王源儿,你想过吗?如果咱俩在一个学校,又是普通学生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王源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想到这个:“可能……是Karry和马思远那样?”

“怎么可能……”王俊凯想起那些羞耻的人设和台词就起鸡皮疙瘩,“应该会更平凡一点吧。”

“嗯,更平凡一点比较好,”王源想了想,“平常就上课啊,补习啊什么的,有时间就去打篮球游泳玩游戏,假期也可以和同学聚会出去玩。”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王俊凯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哈哈,王源儿,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就得管我叫学长了。”

王源不由也笑了:“什么鬼……我们学校都叫师哥好么?”

这话说出来,两人都是一愣,同时陷入了沉默。

以前也说起过这样的话题,如果我们不是偶像明星,只是普通男生,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

上课的时候互相偷偷发条微信,课间或体育课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晚上在自习室或者图书馆学习,早晨在公交上互靠着头打瞌睡。

一起去吃夜宵,一起爬山看日出,一起从南滨路这头骑车到那头。

一起吐槽收到的情书,一起侃着未来和理想 ,一起度过漫长的岁月。

这样的画面即使想象都觉得心里怦然一动。

只是现在突然想到,普通的王俊凯和王源之间,只怕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我们相差两个年级,我们不在一所学校,我们原本距离遥远。

如果不是唱歌这件事成为契机,只怕现在的我们还似两颗不在同一星系的行星,绕着自己的轨迹旋转,此生都不会有交汇的那一天。

这些事情只能属于Karry和马思远,不可能成为王俊凯和王源。

这样一想,心里甚至会有些后怕——幸好命运偏爱我们,安排了一场相遇。

“其实……”王俊凯想了想道,“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王源笑了,心里猜测王俊凯是觉得当明星挺好还是遇见自己挺好,也许各占一半?忍不住问他:“你还记得吗?在广场还有地下通道唱歌的那些日子?”

“怎么可能会忘呢?”那些事情隔得时间久了,回忆起来让王俊凯的声音里带着些叹息的意味,“当初唱歌的时候从没想过会有今天。”

就像初见你时从没想过会这么喜欢你。

“我前两天看到又有新一批的小师弟去广场上唱歌了,这次是在日月光。”王源想起之前自己傻傻地跑去看师弟们唱歌,看出了满心的感伤,“就和咱们当初一样。”

王俊凯“嗯”了一声:“我知道,看到视频了,不过,和我们不太一样。”

“我也觉得我们唱得更好长得更帅,”王源装傻,“哈哈哈,是不是太自恋了?”

“不是这个不一样,”王俊凯却很认真,“我是真的想和你唱歌的。”

王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干、干嘛啊?突然这么……煽情?”

“那我煽动你了吗?”王俊凯不回答,却故意逗他。

王源在被窝了缩得更紧,没说话。

“王源儿,”王俊凯也没真的等他回答,突然就把话题转了回去,“对自己有点信心,我不在,你也能好好的。”

王源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被王俊凯的话牵动着大起大落的心情后才道:“我知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谁真的离了另一个人会活不下去,你我并不是特例。

“对我和我们也有点信心,就算两年不在一起,我们也都能好好的。”王俊凯接着道。

王源觉得胸口郁结的那口气并没有真的疏通一点,轻声道:“我知道。”

没有谁真的离不开谁,可总会那么一个人,分别就想念,不在就寂寞。


挂断电话后王俊凯走神好半天才慢慢放下手机。

明明是为了缓解想念才打的电话,为什么打完之后反倒心里更加空落落的了呢?

好奇怪。

他没有立刻休息,反而又捧起手机点开了缓存视频。

那是主页君今天刚刚发布的花絮,跟以往一样,还是把两地的素材剪辑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在重庆的那一部分里。

他早就习惯了看屏幕上的王源,以往的每一次演出、每一次拍摄、每一次节目,他都会认真地看好几遍,找出表现得不好需要改进的部分,有的时候关注王源甚至超过他自己,让他们俩一起变得更好更出色,一直是他心里最大的责任。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这一次看着花絮视频里的王源,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王源在上声乐课。声线那么漂亮,神情那么专注,他们一起上课的时候王源也是认真的,但很少露出这样旁若无人的眼神,距离感没让他冷漠反倒更加吸引人了。

王源在上舞蹈课。他压腿已经不像原来总是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他的动作熟练之余带着些特有的感觉,虽然舞依旧不算跳得特别好,但他的手腕,脚踝,肩颈……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动起来都极好看,让人的目光忍不住流连。

王源串门看师弟们训练。他安静地坐在一边,有时微笑,有时出神,有时皱眉,明明那么嘈杂的练习室,在他这一隅却静若无人。休息的时候小师弟们都围过来闹他,他笑得开心也有些许无奈,明明私下里很盐,明明已经成熟了不少,可还是那么让周围的人想要亲近。

屏幕上的每一帧画面都能让王俊凯想起许多过去的回忆,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玩闹,……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次看着屏幕上的王源会感觉有些不一样,因为他看的时候,王源并不在他身边。

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了。

不是关于未来发展和工作计划的那一部分,而是关于离开王源的那一部分。

没错,做出离开重庆放弃央音这个决定,不仅仅是出于他对艺人身份的考量,还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和王源分开一段时间。

他从不怀疑他和王源是最佳兄弟、搭档和队友,但这一次他有别的疑惑要验证。

他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喜欢王源。

他想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喜欢王源。

他也想知道……王源真实的想法。


9月份最重要的活动无疑是王俊凯的生日,王源在生日会的前一天从重庆赶往北京。

其实说起来整个过程挺无聊的,王源先是在飞机上莫名其妙地想起那句“近乡情更怯”,一边自嘲乱用典故,一边又发现这句话浮在脑海里抹不掉,只好任由它盘旋着直到他降落。

后来坐上公司派来接他的车,王源不想承认没看到王俊凯跟车来接他有那么一点点失望——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好笑,寿星是主角,现在肯定在为生日会忙得不可开交,哪有这个美国时间。

见到王俊凯是在彩排现场,两人连招呼都没打完就被催促着走台,王源一边被编导指挥着挪来挪去,一边看王俊凯在舞台那头跟主持人对词。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一不小心走错了片场,格格不入。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很忙碌很在状态,队友因为就在北京,初排到现在已经非常熟练,显得从容不迫,只有他,刚下飞机有点疲惫,却又要接收来自各方面的大量信息,要跟大家磨合演唱和舞蹈,要不去想王俊凯方才客气的打招呼……

这实在是有点困难。

好在支撑过了彩排,王俊凯和他一起坐车回宿舍。

王俊凯看起来很累,但也没有忽略他的状态,一上车还没坐稳就发问:“怎么了?飞过来累了?”

“也没有,”王源闪烁其词,“你准备得怎么样?”

王俊凯看了看他的脸色,而后低下头笑了笑:“还行。”

王源点点头,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外人都觉得他挺能说会道的,录节目也好采访也罢,无论什么问题都能对答如流,可实际上他有的时候并不知道如何引起一个新的话题去延续中断的对话,比如过去和王俊凯闹别扭的时候,比如现在。

可是王俊凯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想话题,可能是因为太累了,等他想起自己该问问关于大学的一些问题时却发现王俊凯已经闭上眼睛休息了。

看着那个熟悉的侧脸因为车身的晃动和呼吸的节奏起起伏伏,王源突然有点心里发酸——王俊凯很累,他却只能凭猜测去想原因,北京和重庆的两千多公里现在就隔在他们之间。

他当然不相信仅仅二十来天没见他俩就会变生疏,只是现在面前的一切都让他觉得不安。

他知道王俊凯生日会的主题,却不知道现场花了哪些小心思去呈现。

他知道王俊凯要唱什么歌,却不知道他为此做了哪些编排。

他知道现场会推出顶漂亮的生日蛋糕,却不知道蛋糕的口味和花色。

……

那些过去王俊凯总是会跟他商量的问题,他总是会帮忙准备的事情,现在因为两千多公里的距离变成了别人的工作。

他是失落的,他的确不习惯别人比自己更熟悉王俊凯的事情。


这种失落在王俊凯生日当天达到了巅峰。

毕竟是当红组合队长的十八岁生日会,送祝福的圈内人很多,助场的嘉宾也很大牌,公司自然不敢敷衍,台面上的工作做完也不忘在生日会结束后又在酒店办了个小型的生日Party。

说是小型,公司在北京的工作人员几乎悉数到场,加上从重庆赶来捧场的,百八十号人挤在一起,不能更热闹了。

十八岁的王俊凯看起来和十七岁还没有什么大不同,可这个法定的特殊年龄无疑是一道分水岭,此时此刻他被一群人簇拥着,送祝福,劝酒,开玩笑……那些平常可以去保护他们远离一些东西的大人们现在却把他往所谓成熟的方向推,一点都不觉得矛盾和突兀。

一整个晚上,王源都躲在一个远远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不是他不想加入,而是他莫名地觉得加入那个热闹的人群中央很难。

在他眼里王俊凯的样子和从前没有什么分别,在舞台上还是那么耀眼,笑起来还是带着傻气,回答问题还是经常语死早。

可是在这个往年他坐在王俊凯身边为他带生日帽的时刻,那群簇拥着起哄的人却在提醒着他,王俊凯十八岁了,他本身可能没有大变化,但周围的人可以打着成年的旗号为他的生活强加一些变化。

比如,恭喜你成年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喝酒了,今天是你生日多喝几杯啊。

比如,恭喜你十八岁了,可以接爱情片啦,公司挑资源不用再那么小心翼翼了。

比如,十八岁了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啊,现在谈恋爱不算早恋啦。

……

那些话隔着嘈杂的气氛传过来,让王源想走过去送祝福的脚步犹豫不前,他觉得自己原本想好要说的祝福语似乎太幼稚太不实际,强行加入只会让场面变得尴尬,今天是热闹的日子,格格不入的话不如不要说。

快十二点了,王俊凯身边依旧没有安静下来的趋势,王源想起自己今天还没有发微博,再不发估计明天又要被喷得意识模糊,所以悄悄地从Party现场退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酒店的房间有阳台,王源对此表示很满意,他从书包里翻出几盒那种叫做“电光花”的烟火棒,拼拼凑凑摆出“十八”的形状。

一起点燃有点困难,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手忙脚乱地拍下了照片发博——

“十八岁的队长,十八岁的大哥,十八岁的Karry学长,一定比十七岁更开心更开心了!生日快乐!”

大功告成,心满意足。

王源把自己扔在床上,用力拍了拍心口,那种什么东西卡在那儿的感觉并没有疏散。

仔细想想,自己的祝福真的是很幼稚吧。

没关系没关系,我才十六岁,本来就很幼稚叻。

……

十八岁和十六岁,北京和重庆。

真的好远。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懒得去洗漱,迷迷糊糊好像要睡过去。

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敲门,王源以为自己在做梦。

等敲门变成砸门,他才有点清醒过来,一边迷迷糊糊地嘟囔这个时候会是谁,一边拖沓着脚步去开门。

透过门镜看到王俊凯的时候,王源觉得心跳漏了一拍,来不及想王俊凯为什么不在Party上跑到自己房间来,赶紧开了门。

王俊凯的脸颊红红的,眼睛很亮,眼神却有些涣散,身体打着摆,显然是喝得有些多了,王源连忙扶他进来:“怎么回来了?喝不了了?等一下我给你倒杯水,要擦下脸吗?”

“我没有更开心。”王俊凯喝得舌头都大了,吐字不清。

王源一愣,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我说,”王俊凯坐在床边抬头看他,眼底情绪波动,“我没有更开心。”

王源这才明白他这是看见自己发的微博了,连忙笑笑:“怎么就不开心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你没有给我带生日帽,所以不开心。”王俊凯揪住他的手臂,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你没有给我唱生日歌,所以不开心,你没有送我生日礼物,所以不开心。”

“王源儿,你连句生日快乐都没跟我说。”

王源看着他略带潮湿的眼睛,不知道他这是醉话还是真话,只觉得自己心脏砰砰直跳,有些手足无措地把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扒拉开,装作淡定的转过身去翻书包:“谁说没有礼物,你等一下,等一下。”

可是没等他从书包里翻出什么,王俊凯突然站起身从背后抱住了他。


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好像刚才的那些烟火棒都在脑袋里炸开。

一片闪光,一片火花。


他感觉到王俊凯的气息扑在他耳后,带起一阵酥麻和炙热。


他听到王俊凯的轻声呢喃。


“王源儿,”王俊凯说,“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