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舍吾迷离-01

【说实在是失眠,说实话是想你。】


八月底的北京,热得仿佛连空气都在蒸腾。

下车的一瞬间,从开着冷气的车厢步入炙烤的阳光下,王源只觉得呼吸一滞,几乎想要逃回车上。

当然他没有,他甚至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粉丝团团围住,快门和尖叫声迭起,简直要刺破耳膜。

而这些声音,将缠绕着他直到登机。

车门在他下车的那一刻在背后迅速关上,好像生怕他转身逃回去。

他没有机会回头了,只能向前走。

但是他能感觉到车里那个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隔着车窗和汹涌的人群,专注地看着他,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安心——幸好,幸好那个人没有别扭到故意不看他。

现在的他真的很需要那个人的目光陪伴,毕竟,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回重庆了。


从酒店到机场的路上,王俊凯和王源都在沉默着。

王源瞥了王俊凯几眼,看见他戴着耳机专注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四环外的旧居民楼有什么好看的。

眼看快到机场,王源忍不住开了口:“其实你不用来送我的。”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王俊凯却很快地摘下了耳机,转过头来,好像就在等他开口。

不过王俊凯没说话,只是看他。

王源觉得有点尴尬,所以又说了一句:“你不应该来送我,被粉丝看到了怎么办?”

这回王俊凯笑了笑道:“不会的。”

然后又是沉默。

这种拉锯在两人间的沉默就好像繁星在银河流淌,寂静无声,却解不开其中牵扯的万缕千丝。

“王俊凯……”王源又叫了他一声,但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再次让气氛归于沉寂。

王俊凯看着他,等了半天没有等到下文,就又将头偏向窗外,然后道:“王源儿,你生气了,应该说出来的。”

“我没有生气。”王源下意识地反驳——其实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生气,又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他俩在闹别扭,像以往一样,而且闹得不厉害,除了不似往常欢腾之外并没有影响工作和训练,甚至连默契程度都没有降低,所以没有人着急,工作这么忙,谁有空真的操心两个小孩的小打小闹。

“你就是在生气,”王俊凯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从来都很固执,他盯着车窗外飞速略过的风景,知道自己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就要压在心里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因为我没有选择央音,对不对?你觉得我说话不算数,你以前也说过,最讨厌不讲信用的人,所以这两个月你一直这副样子,要气不气,别别扭扭,就是想让我难受。”

王源盯着他背对自己的身影,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他承认自己有情绪,但是这种情绪和王俊凯最终放弃了央音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其实他从很早之前就想到王俊凯的选择不会是央音,因为无论从未来发展还是现阶段计划的角度来看,无论作为歌手还是艺人来考量,央音都不是最合适的选择。

现在想想,当时的一句“中央音乐学院”和一句“我也是中央音乐学院”,倒有点像是小孩子的“清华北大”——在你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能要什么、适合什么的时候,脱口而出一个听起来最漂亮的理想似乎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事实上,能把你的理想放在心上担心你一不小心与之错失的,能有几个人呢?

所以,他是懂王俊凯的选择的。

但遗憾的是,王俊凯没有懂他。

就像高考前他想听听王俊凯真实的感觉,为他分担一点压力的时候,王俊凯总是一笑了之,说什么都不用他操心。

就像填报志愿时他希望王俊凯坦然告诉自己他的考虑和选择,王俊凯却一直藏着掖着,直到尘埃落定才告诉他结果。

就像现在,王俊凯以为自己在为央音的事情耿耿于怀,以为自己在闹别扭,甚至可能以为这是一场冷战,可是他不想说,也不会说,他其实只是,很怕一个人离开。

年龄越大,他们俩之间那种腻歪劲儿就越少,两个人的同处方式也逐渐从原来的一起玩闹变成了各做各的事情,这种潜移默化的疏离让他不安,王俊凯的毫无察觉也让他不安。

而现在,更让他不安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王俊凯要留在北京读大学,而他,要独自回到重庆。


幸而车辆下高速的时候,王俊凯还是回过了头,开始了一如既往的唠叨,这让王源多少得到了些安慰。

“要按时吃饭,少吃零食。”

“嗯。”

“好好上课,好好训练,好好休息。”

“嗯。”

“不要老玩游戏。”

“嗯。”

“有事随时联系。”

“嗯。”

“没事也要联系。”

“哦。”

“不要想我,再过二十几天就又见面了。”

“……切,谁稀罕见你。”

王俊凯看着本来玩弄着手机只知道点头的王源,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故意露出不屑的小表情,真的有点可爱,忍不住伸手胡噜了一下他的脑袋——似乎好久没有这么做了,手感还是一样好,毛茸茸的,像小动物。

王源把头又埋低了一些,没搭理王俊凯,直到车停在了出发大厅门口,小马哥下车过来开车门时,他才声音不大地说了一句话。

王俊凯一瞬间愣了,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王源就已经下了车。

看着那个单薄的背影一下车就被人潮淹没,王俊凯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一种想要跟下车一起返回重庆的冲动。

他不在,那个小朋友会不会被粉丝挤得踉踉跄跄?会不会又傻傻地不顾自己危险帮别人捡东西?会不会在休息室睡着忘了遮住可爱的表情?

他不在,那个小傻子会不会忘了舞蹈动作却不知道该问谁?会不会声嘶力竭地唱歌忘记保护嗓子?会不会玩起游戏来就不好好吃饭?

各种各样奇怪的念头涌上脑海,全部全部都是放心不下。

不是没有单独行动过,不是没有分开过,可是这一次,的确不一样了。

他的生活重心,不再是重庆了,不再是那个承载着他和王源相识至今的完整回忆、是他们最安心所在的地方了。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只可惜不是从心的选择。

仅仅看这两年他们到北京的频率,他就知道,他不会再有很多机会回重庆了。

他不能再和王源在重庆一起训练、一起唱歌、一起偷溜去乱逛了。

那些在艺人生活中显得无比珍贵的平凡点滴,都很难再拥有了。

一早就料到的事情,真的发生时还是会难过的。

从此之后他又多了几重牵挂,牵挂一片山,牵挂一座城,牵挂一个人。

所以从高考前他就在逃避这件事情,无论谁问他关于考试和志愿的事情他都会敷衍过去,尤其是对王源,他害怕王源只要一个不情愿的眼神或一个不开心的表情,就能让他质疑自己的决定。

所以他不敢提起两人将分隔两地的事实,哪怕知道王源心里在为这件事情别扭也不敢提,他用蹩脚的理由转移话题,他害怕王源只说一句不喜欢或不愿意,他一直伪装的淡定从容就会支离破碎。

对于这段时间王源的沉默,他是不安的,尤其是在两人分别之前。幸而王源虽然看起来有时调皮有时别扭,但骨子里是个很温柔的人,所以才在下车之前说了那句话,给了他一点点安慰。

刚才那一刻,王源对他说:“你要好好的,大学生王俊凯。”


回到重庆以后王源恢复了“学校—公司—家”三点一线的日常生活。

他确实有跟王俊凯联系,但不过是发发微信什么的,说的也不过是训练了什么内容,学校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听了什么新歌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题,每次都说不了几句就结束了。

他没有给王俊凯打过电话,一通都没有,甚至王俊凯迈进大学校园之后也没有。

他害怕知道王俊凯的大学生活情况,因为无论答案是好是坏他都会不开心。

他害怕王俊凯问他过得好不好,因为这样的问题分明就是逼着他说谎。

一直不电话联系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王源只好把自己伪装成很忙的样子,一有时间就去补课或者到公司自己加训。

公司来了很多新的练习生,跟当年的他们差不多年龄。

有两个小孩很要好,声乐课要站在一起,体能课要互相压腿,休息时要凑在一块儿。

听说公司里的人都说他俩是小俊凯和小王源,王源就好奇地跑去围观。

两个小孩声音很合拍,合唱的音色比独唱还要漂亮,他俩也喜欢一起唱歌。

小小的孩子,一个压腿哭得一塌糊涂,另一个就偷偷放水安慰,被老师骂了也不在意。

训练结束也不似别的练习生一般撒了欢,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笑笑闹闹。

去了一次,再没去过。

明明是很可爱的场景,他却看得难受。

不是因为羡慕,类似的经历和记忆他和王俊凯也有,更加亲密无间,更加不分彼此。

只是,那些过去是他们逐梦之路的甜蜜负担,早就被关于进退得失的计较撕扯得支离破碎。

难捱的从来不是回不到美好的过去,而是盼不来与之相称的未来。

再也不会有了——

在这个属于两个人的城市里,笑着,闹着,眼里是彼此,心里是曙光。


开学之后王俊凯还是住在公司的宿舍里。

他没给王源打电话,也庆幸王源没有打,因为如果王源问他大学生活怎么样,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当红艺人的身份让他根本不可能住在学生宿舍做一个普通大学生。刚刚开学又是大一,公司没有安排过于紧密的日程给他,所以除了上课时准时出现在教室外,剩余时间他都在公司训练,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硬生生地被他过成了教室一角+学生会挂职的无聊搭配,有点像白水配面包。

不过王俊凯觉得自己最近挺有精神头的,就看他每次都能超额完成训练就知道了,累得睁不开眼皮,洗个澡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充实的一天就过去了,挺好。

谁知半路杀出个愣头青。

那天周六,训练了一上午的他和队友准备吃午饭,一个新来不久的工作人员突然跟他搭了话:“小凯,你是不是最近训练太累了?”

“啊?没有啊,怎么了?”王俊凯有点莫名其妙。

“你看你,就你和队友两个人吃饭,盛三碗干什么?”工作人员笑了。

王俊凯一愣,随即讪讪地放下饭勺。

“训练也别太辛苦了,我看你总是一不小心就走神,注意休息。”那人表示完关心心满意足地走了,留下王俊凯在原地一片凌乱。

他一直以为自己表现得很好,上课认真,训练刻苦,全身心地投入在学习和工作中,一点都不松懈,像一个完美偶像的样子。

可是这种刻意的表现方式似乎随随便便就能被一个路人甲戳破。

那天晚上他果不其然又失眠了,这让他突然觉得有点无力——

这样用力撑着自己,努力忽略一个既定事实,真的很累。

寂寞就是寂寞,想念就是想念,不会因为不去面对就减少一分一毫。


凌晨一点的手机来电吓了王源一大跳,他迅速地接了起来生怕把爸妈吵醒。

说完“喂”的一瞬间才想起来没看来电显示,不过也不用,会在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的只有一个人——

“王俊凯,你不睡觉乱打什么电话?!”

电话那头的王俊凯被他的秒接吓了一跳,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王源儿!你半夜一点还不睡觉!说好不许熬夜呢?!”

“半夜打电话的人没立场说我,”王源缩进了被窝里,“怎么这个时间打过来?怎么了?”

王俊凯语塞——刚才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半天都没睡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拨通了王源的电话,现在被这么一问,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这、这不是快到我生日了吗,我想问你给我买了什么礼物?”

这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说得有多奇葩,果不其然王源通过话筒传来的声音仿佛都带着白眼:“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

不过王源没有真的把他当白痴,还是又问了一句:“到底怎么了?”

“我失眠了。”王俊凯终于决定实话实说。

王源似乎并没有惊讶,就好像他自己也在失眠一样,平静地问道:“怎么?学校不顺利?”

“没有……”王俊凯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分钟,突然传来王源有点烦躁的声音:“王俊凯,我真不喜欢你这样藏着掖着,你有什么事就不能跟我直说吗?为什么总这样?”

“所以,”王俊凯不答反问,“你是因为觉得我有事情都不告诉你,所以才闹别扭的吗?”

又是沉默。

过了很久,王俊凯才听到王源声音很轻地说道: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在为这些事情闹别扭呢?就连你也是,王俊凯。”

“我不高兴,难道就不能是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