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相见时难(下)

狗血小剧场完结……建议听着李闰珉的钢琴曲《Love Me》看,可以有效减轻狗血感。


--------------- ٩(๑´0`๑)۶--------------




12




王俊凯走出家门好一会儿,才慢慢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了起来。


“王俊凯!!你搞什么鬼啊不接电话?!”刘志宏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陈冠宇那小子刚才溜了,我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他,你还不快来?!”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过了好半天才听到王俊凯模模糊糊应了一声。


刘志宏觉得自己简直要操碎了心:“大哥,你又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没什么,”王俊凯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到了刘志宏给的地址,王俊凯找了半天才发现他正躲在一条绿化带后面鬼鬼祟祟地不知在张望什么。


“刘志宏,你干嘛呢?”王俊凯走过去一拍他肩膀。


刘志宏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什么,被他这么一下简直吓掉半条命:“哎呦我的妈呀!你吓死我了!”


“你在看什么呢?”王俊凯莫名其妙。


刘志宏冲他摆摆手,拉着他跟自己一起蹲在绿化带后边,然后朝一个方向指了一下。


王俊凯顺着看过去,只见陈冠宇正坐在一家咖啡厅门口的台阶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


“什么情况?”


“刚才那小子趁我给你打电话跑了,我追了一路到这来,我觉得他肯定是在等王源,我们就在这等着。”


王俊凯没做声,视线在陈冠宇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道:“我觉得他不是在等王源。”


“啊?”刘志宏一愣,“你怎么知道?他不等王源等谁?”


“他等的是王源。”王俊凯朝咖啡厅的落地窗张望了一下。


刘志宏一脸无语:“王俊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是说,”王俊凯解释道,“他不是在等王源过来,你看他,不看两边的路,只往咖啡厅里面看,他在等王源出来。”


刘志宏也直起身仔细看了一下:“那现在怎么办,要进去吗?”


“当然,不然怎么知道王源在干什么。”


听他这么说,刘志宏犹豫了一下,然后道:“王俊凯,有件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那你就别说了。”王俊凯看起来正专心观察咖啡厅里面的状况,实际上心里烦得很。


“这都什么时候你还贫?”刘志宏难得认真一次,“我是真有事要说。我问了我在九中的同学,王源和那个韩立的事情,好像不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王俊凯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


“你听了不许急啊,”刘志宏看起来有点紧张,“我同学说这事九中的人大概都知道一点,但是没人敢乱说,那个韩立家里有点背景,跟一些所谓的大哥混得都挺好,会出入一些咱们不能去的场合。然后有一阵子那帮人兴玩一些……年轻男孩……我同学说他们那些人玩得野了去了,好多咱们听都没听过,不过韩立他这种公子哥不愿意沾那些不干不净的,不知怎么就盯上学校里的王源了……”刘志宏说着说着就见王俊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声音减弱。


“然后呢?”王俊凯抬眼看了他一眼。


那个眼神有点吓人,刘志宏咽了咽口水,接着小心翼翼地道:“你、你放心,后来也没发生什么,王源肯定是不肯的,韩立也没找他的大麻烦,好像就不了了之了。不过我同学说学校里没人敢惹王源,跟这件事还是有点关系的,好像韩立明里暗里都有把王源当自己人的意思……”


王俊凯没听进去刘志宏后来在说什么,方才父母突然回家后讲的一些话还在脑袋里转着。




他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没承认自己见到过王源,也许是潜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否则父母听到目前这些情况这怕就会直接插手进来,以王源现在的情况,实在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反应。


“好吧,你要是知道什么一定不要瞒着爸爸妈妈,”当时凯爸听他说不知道,也没有逼问,却把西安的情况告诉了他,“我们没找到小源他叔叔,我和你妈到处打听了一下,听邻居说是小源和他堂哥闹了矛盾,闹得挺严重,他叔叔就把小源送走了,后来他们也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王俊凯当时心里一团乱:“闹出了什么矛盾?挺严重是有多严重?怎么就把王源送走了?”


“……具体的邻居也说不上来,”凯爸说到这里,凯妈就开始掉眼泪,“他们只说当时小源反应很激烈……从他叔叔家出来的时候几乎要拆了大门,他叔叔追出来怎么拉他都不回去,在楼道里反抗撞了一身伤,吓得邻居差点报警。”


“都闹成这样肯定是在那个家里呆不下去了,后来连夜就走了。”




“王俊凯!王俊凯!你想什么呢?”刘志宏伸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晃,“你也别太担心了,那个韩立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把王源怎么样,我想着你要不要告诉你爸妈,让他们把王源从九中转走?”


王俊凯没做声,突然站起身就向咖啡厅走去,刘志宏一愣,不由翻了个白眼赶紧跟了上去。


坐在门口的陈冠宇远远看见他们过来,下意识就朝咖啡厅里面看了一眼,站起身挪了几下步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可是王俊凯走过去看都没看他一眼,绕过他径直推门进去。




钢琴的声音。




13




记忆里有一个夏天很热,真的特别特别热。


王俊凯一路从自己家跑到王源家里,觉得自己被太阳晒得整个人都发烫了起来。


进了冷气十足的房间,接过源妈妈递过来的果汁喝了一大杯也没觉得凉快,王俊凯急着问:“源源呢?没在家?这么热跑哪儿去了?”


源妈妈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哪能呢?天气这么热你不叫他他都不出门的,在他房间里呢,去找他玩去吧,别让他一个人闷着。”


王俊凯“嘿嘿”笑着,一溜烟儿往那个最熟悉的房间跑。


房间门关着,他想了想,轻轻地压下了门把手,打算吓一吓里面那个小屁孩儿。


可是门缝打开的一瞬间,传出了琴声。


很温柔,很干净,很动人的钢琴声。


他能感受到从门缝飘出来的空气是热的,有一点点惊讶,才发现王源没有开空调。


这么热的天,王源竟然坐在开着的窗户边弹钢琴。


只留给他一个被阳光笼罩得有些不真实的侧面。


有风,热的风,撩拨起半透的白色窗帘,扫过钢琴,扫过白色T恤少年的发梢。


琴声,清凉的,浸在炙热躁动的空气里,没被沾染,兀自迎面敲打着门外的他。


他突然觉得,天气似乎没有那么热了。


那一天,也是王俊凯第一次觉得,有一部分的王源,他是不懂的。




也是那天,他问王源:“是什么曲子?以前没听过。”


“好听吗?”王源不答反问。


“好听。”他一如既往地上当。


王源笑了,眼睛弯弯的,亮晶晶的,然后问他:“怎么个好听呢?”


他觉得心里有很多感觉,但是却不太会说,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类似的感觉去比喻他听时的心情:“就是,会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


说完,又觉得没说清楚,所以又道:“我们俩过去的事情,然后就,很开心。”


没想到听他这么说,王源反倒收敛了笑容,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他,注视了很久。


他们经常对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王源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不太记得当时那种奇怪的情绪了。


他只记得那首只听过一次的曲子在他脑海里盘旋了好久,他只记得那天直到最后,王源也没有告诉他那首曲子的名字。




后来过了很久,有一次路过一家MusicBar,他又听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旋律。


当时他一下子就想起来那天王源弹钢琴的样子,下意识就走进了那家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一曲结束后去找那个弹钢琴的陌生姐姐,向她打听这首曲子的名字。


那个大姐姐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又有些了解,微笑着告诉他那首曲子叫《Love Me》,然后从CD架上拿下一张专辑递给他:“就来自这位韩国钢琴家的专辑。”


他看着专辑封面,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First Love?”


“对,专辑名就叫《First Love》,”那个姐姐笑了笑,突然小声地问他,“你听的时候,想到谁了呢?”


他一愣,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想到谁了呢?


那么温柔的、明亮的、清爽的,让他几乎不敢伸手去碰的模样,究竟是谁呢?




一阵酸涩与空落从心底深处上涌,开始在五脏六腑蔓延,然后缠绕到四肢和全身,让他有苦难言。




那个时候,距离王源离开,已经过去了近一年。




那天他鬼使神差地买下了那张专辑,却一次都没有听过,甚至没有开封。


后来在妈妈问他有没有东西要一起寄给小源的时候,他也说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14




早晨的咖啡厅,人不多。


钢琴声在空气中流淌,是那首曲子。


一瞬间,回忆,现实,过去,此刻,都在心底翻滚。


都是关于一个人的。


都是关于那个弹钢琴的人的。




王俊凯站在门口,看着王源穿着白色衬衫的侧影,居然一瞬间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


既不是冷漠的、眼里没有光的样子。


也不是微醉的、捉摸不定的样子。


而是温柔的、平静的、清爽的样子。


和当年一模一样。


过去他听不懂的这首曲子,现在他真的懂了吗?




直到跟进来的陈冠宇硬拉着他和刘志宏坐到就近的卡座里,王俊凯才回过神来。


“王俊凯!”陈冠宇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强硬,“假如你还有一点点关心他的话,就别让他看到你在这里,不然他绝对不会再来弹琴了你懂吗?”


王俊凯没说话,倒是刘志宏一脸懵逼:“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源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弹琴?”


“拜托,人都是要用钱的好吗?”陈冠宇一脸不屑一顾。


“可、可是,他不是在他舅舅家……他不是还、那个……”刘志宏糊里糊涂说话都开始结巴。


陈冠宇似乎真的有点生气:“你还好意思说从小一起长大?他舅舅舅妈什么德行你们不知道?而且,你们不会真以为他天天拦路抢钱吧?那天是因为我们一个兄弟出了事,他家里情况又不好,为了凑钱不得已才做的!而且第一个就撞上这哥们儿了好吗?!”


王俊凯听着陈冠宇的这些话,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地抽搐着——


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了……仅仅两年而已,那个王源,他最熟悉最亲密的王源,他的王源,就发生了这些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关于这一切,他居然一无所知。


“你要是真替他考虑,就别这么一天到晚跟来跟去的了,”陈冠宇耐着性子道,“没碰到你之前,他虽然也挺辛苦,但起码不用每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在学校也都顺顺利利的……”


“我想让他跟我回家。”王俊凯突然打断他。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刘志宏惊讶完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跟陈冠宇一起惊讶:“哦哦,没有没有,你继续你继续……”


“你这人怎么他妈这么狗腿啊?”陈冠宇嗤之以鼻,然后对王俊凯道,“你别开玩笑了,你觉得他会跟你回家吗?”


王俊凯没正面回答他:“这个你说了不算。”




15




王源从咖啡厅里出现的时候,看见陈冠宇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走了。”他招呼了一声,却发现陈冠宇没动,“怎么了?”


“大源,我问你个事。”陈冠宇抬起头,表情挺严肃。


“什么?”


“你为什么躲着王俊凯?”陈冠宇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回来之后这么辛苦为什么没去找过他家?你是不好意思吗?”


王源沉默了一阵,勉强笑了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为什么……”


“因为很多事情和以前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了?”


王源想了想,突然笑了一下:“也不是全部都不一样了。”




两个人刚往前走了没几步,一辆山地车突然从后边窜了出来,在王源身边猛地刹车。


王源被吓了一跳,陈冠宇正想开骂,却被埋伏在旁边的刘志宏一把捞走。


看了看一脚蹬着车一脚撑着地耍帅的王俊凯,又看一眼身后挣扎着的陈冠宇,王源冷着脸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在这?”


“偶遇,”王俊凯理直气壮,“上车。”


王源没打算搭理他,自顾自地往前走。


“我爸妈去了趟西安。”王俊凯在他身后道。


“你说什么?”王源回头。


王俊凯没回答,只是拍了拍车后座。


王源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觉得这个人真的有些欠揍。




风吹在脸上,痒痒的,凉凉的,像极了亲吻。


王俊凯偏了偏脑袋,让在脸上乱扫的头发被风吹到一边去,然后大声道:“手扶好,你难道想掉下去吗?”


“骑你的车吧!我扶好了……”王源话音刚落,就随着急刹车一头撞在了王俊凯的背上,不由恼火,“你干什么啊?!”


王俊凯也没搭理他,两手绕到背后把他的手从车座上扒了下来,放在了自己腰侧,然后重新蹬起车来:“这才叫扶好了。”


王源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要去哪儿?”


“什么?我听不到。”


“我说,要去哪里?!”


“什么——我听不到——”


“……”


王源没忍住在王俊凯腰侧狠狠掐了一把:“你就装吧你!”


行驶的路线一瞬间变得歪歪扭扭。




路过的地方皆是熟悉的,在一起的那些年他们几乎一起走过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所以现在的这条路其实通往的是无数种可能,王俊凯可能会带他去任何地方。


但是王源看着风景从两边快速后退,隐约猜到了王俊凯要带他到哪里去。




那个地方他只去过一次。


刚升上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块头很大的男生总是欺负他,那会儿他跟现在一样很瘦,个子还没长起来,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甚至觉得很丢人,不敢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王俊凯。


王俊凯一直很优秀,一直是自信满满的样子,自从上了初中之后更是常常以大人自居,越来越把他当做小孩子,这让他有点不安,觉得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所以他不敢去找王俊凯,因为别说是他身上带伤,就算是他情绪有一点点不对劲,王俊凯也能马上察觉。所以他躲着,避着,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见他,不理他,不接他的电话。


当然最后王俊凯还是知道了,跑到他们学校把那个大块头狠狠地揍了一顿。


当时赶到学校后操场的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来没见过王俊凯打架,他从来不知道王俊凯这么会打架,他也从来没见过眼睛里都好像冒着火的王俊凯。


如果不是学校的老师及时赶来,只怕那个大块头就要直接进医院了。


之后就在他手足无措地一边给王俊凯脸上擦药,一边等着校长跟他们的家长谈话完毕的时候,王俊凯突然拉着他跑出了学校。




也是这样的一个下午,也是王俊凯骑着车载着他。


车轮转得飞快,带着他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那是一个小山丘顶上的小树林。


到那儿的时候刚好赶上日落,两个人并肩站在树林边,谁都没有说话,晚霞映在他们脸上,红彤彤,暖洋洋。


“这里是哪里?”直到太阳完全被地平线吞没,他才开口问道。


“是我的秘密基地。”王俊凯道。


他心里有点不舒服,王俊凯居然有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每次我跟你闹别扭,气得不得了的时候,就一个人到这儿来,待一会儿,等心情好了再去找你。”王俊凯接着道。


他眼睛看着别处,闷闷地道:“哦,那你带我来干嘛?”


“王源儿……”王俊凯突然把手放在他的头顶,扭了一下,让他不得不与他对视,“我们以后,再也不闹别扭了好不好,无论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不理对方,遇到事情就一起解决,好不好?”


说实话,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王俊凯露出那样的眼神,恳切的,期盼的,甚至有一些受伤的眼神。


他突然就明白了,他会因为王俊凯有事情没告诉他而生气,同样的,他在学校遇到了这种事情,不但不说出来反而一直故意躲避,对王俊凯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


可是王俊凯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跑去替他报仇,现在还不知道要受到什么处罚呢……


这样想着,从八岁开始就再也没有哭过的他突然就掉了眼泪。


王俊凯显然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一时之间手足无措起来,慌里慌张地替他擦眼泪:“源源,源源,你别哭啊……求你了,你别哭好不好?是我不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要哭好不好?你一哭我……”


王俊凯没能说下去,因为突然被他抱住了脖子。


天空从夕阳红渐渐变成深蓝,山丘下的城市一隅亮起灯火辉煌。


他感觉到王俊凯慢慢收拢了手臂,环住了他的腰身,手指不轻不重地揉捏他的肩胛骨。


“别哭了。”王俊凯在他耳边轻轻呢喃。


“嗯。”


“以后不要这样了。”


“嗯。”


“什么事都要跟我说。”


“嗯。”


“不许……”


“王俊凯你嘿烦呐!”


“……哦……”




16




离记忆中的那个小山丘越来越近,王源突然想起了王俊凯没说完的那半句话:“你一哭我……”


当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却不知为何很想知道后半句是什么——真的是有点好笑,当时明明是被他自己打断的。


可惜,现在他们已经不是能让他轻易问出口的关系了。


到达山丘顶上的小树林时,刚巧又是日落时分。


两个人沉默地注视着夕阳西下,直到明月高挂。


“王源,你还记得我们上次来这里吗?”夜幕下,王俊凯终于开了口。


王源侧过脸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记得。”


那其实是他俩唯一一次一起来这里,因为从那以后,他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说出来,王俊凯无论发生什么都会主动认错哄他,两个人没有真的再吵过架。


“那么,”得到他肯定的回答,王俊凯接着道,“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王源沉默了一下,然后模棱两可地道:“也算,也不算。”


“那什么算?什么又不算?”王俊凯平静地问。


夜空中应当有繁星满天,可惜今日天不晴,只能看到月光朦胧。


在这如暗夜般的气氛中,王源转过身,面对着王俊凯,说道:


“我不会再哭了。”


“除了这个以外,其他的都不算了。”




王俊凯好半天都没有说话,直到王源几乎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才道:“为什么?”


“你知道我不会回答的,”王源笑了一下,“何必白费力气呢?”


王俊凯看着他脸上不由衷的笑,也没有追问,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塞到了他的手里。


“干什么?”王源莫名其妙。


“拿着,响了就接,找我的就挂,是我就听着。”王俊凯言简意赅。


王源好笑地看着他:“你觉得我会听你的?”


“你不接我就去学校等你,你不上学我就去你舅舅家找你,你不回家我就让我爸妈报警。”王俊凯显然已经想好了对策。


王源有点无语地看着他:“王俊凯,你知道你自己现在看起来有点无赖吧?”


“没办法,”王俊凯耸耸肩,“对付小无赖就只能当大无赖。”


这是他俩小时候的一句玩笑话。


“你这样做一点意义都没有。”王源上前一步试图把手机塞回他的口袋里,不料王俊凯一闪身到了他身后,从背后握住他的手腕强行让他把手机装回了自己的口袋。


“想你的时候能找到你,没有比这更大的意义了。”王俊凯在他身后附耳道。


被王俊凯利用体格优势强行压制的王源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腾地一下红了,恼羞成怒地回肘:“王俊凯!说你无赖你还得意了是吧?!”


王俊凯连忙握住他的手肘,脑袋也没怎么反应就道:“手臂这么细,还跟以前似的,能不能长点肉啊?”


“要你管?!”王源甩了两下没甩开他的手,自暴自弃地不动了,“还不放手?!”


“啧,手感不好啊。”王俊凯觉得自己的邪恶因子每次都能被王源激发,又捏了两下才松开。


王源气结,半句话都不想说转身就往山下走。


这些天以来王俊凯难得有了一些好心情,慢悠悠地推着自行车跟在他身后。




17




他们过了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




刚开始王源很不习惯回到这种每天都有个人频繁拿短信和电话骚扰的日子,他尝试了一些办法想整一整王俊凯,比如说收到女生的信息就约人家出去,发条短信骂骂老师什么的,后来收到一堆骂他小偷的信息和电话才知道王俊凯早就用“手机丢了”这个烂理由解决了这个问题。


真是个欠揍的家伙。


没过多久他也就习惯了。


习惯了回信息接电话——王俊凯从来不会在上课的时候骚扰他,要么是在他还没到学校的时候,要么是在他离开学校之后,像是计算好的一样。刚开始只是王俊凯碎碎念他听着,后来王俊凯会使出激将法逼他反驳,再后来两个人能说的话也就多了。


习惯了王俊凯用“我要去告诉我妈”这种小学生式威胁强迫他做各种事情——在学校门口等他下晚自习然后一起去吃夜宵,在咖啡店打工时不许把他赶出去,周末要一起去图书馆学习还要一起吃饭打球购物……


习惯了王俊凯的各种强势或无赖——他才发现过去没有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自己一耍赖王俊凯就服软,现在不一样了,他没法再对着王俊凯撒娇,也害怕王俊凯真的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爸妈,总是能忍则忍,王俊凯清楚这一点,自然是为所欲为。




快十七岁的王俊凯跟以前真的很不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的分别,现在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王俊凯会黏他更紧,勾肩搭背已经不算什么,时不时地摩挲他的后颈,时不时地捏住他的腰,时不时地揉搓他的耳廓……这些亲密的动作让他很慌乱。


可是王俊凯很固执地把他的抵抗视为两人分开两年的后果,所以不管不顾地这么做,似乎要把分别造成的生疏填补上。


他甚至有好几次在图书馆的书架后被王俊凯整个人圈在怀里。


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不该发生的亲密举动,但当时他把那归咎于发育期的迷惘和过于依恋的兄弟关系,可现在的状况不一样了,他很不懂,他甚至有些害怕。


他联想到在西安发生的事情就更害怕,想起那些受过的指责和被强行安上的罪名就感到恐惧。


他很怕伤害他。




王俊凯能感觉到王源在抗拒。


王源用尽了各种方式来告诉他自己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用了各种理由拒绝他的靠近和亲密。


王源在拒绝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是他不管,他就要这样做,幼稚地威胁也好,无赖地压制也好,他要王源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不在一起的日子那么难熬,想念的滋味那么苦涩,他才不要再尝一回。


他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感情有点危险,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再傻乎乎地把这么多对王源才有的情绪划分到兄弟情中去,可是现在不是时候,他必须先让两人间的距离回到过去。




目前来看一切似乎都挺顺利。


他喜欢王源在电话里懒得搭理他,有的时候却又忍不住反驳和吐槽的可爱语气。


他喜欢王源一脸不情愿地在校门口等他,却会在吃夜宵的时候狼吞虎咽的可爱表情。


他喜欢王源在图书馆一不小心就睡着,在梦里也会嘟囔着骂他的可爱样子。


他喜欢和王源一起学习,一起打球,一起吃饭,一起买东西,哪怕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走也喜欢。


他喜欢关于王源的一切。




就这样吧,他想着,先不要告诉爸妈,让他先慢慢找回从前的王源,说不定事情会更简单一些,更顺利一些。


如果年龄再大一些的话,他可能就会早早想到,事情总是会向你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18




听到王源出事的消息,是在一个下雨的夜晚。




一下雨王俊凯情绪就不高,而且这几天王源总是不接他电话,让他有点没来由的心慌。


所以在看到陈冠宇来电的一瞬间,他就隐约觉得不妙。


接完电话的他浑身都在发抖,冲到客厅跟父母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这次的状况,不是他一个人所能够解决的。


两位家长听了半天总算明白了他在说什么,凯爸顾不上斥责一直隐瞒情况的他,拦住了想要动手打儿子的凯妈,急急忙忙载着两个人往医院赶。


病房里有正在处理伤口的王源,有一脸慌张的陈冠宇,还有试图让王源联系监护人的民警。


王源的脸上和身上都挂了彩,不过都是皮外伤,并不严重。


棘手的问题不是王源,而是韩立正躺在急救室里。




直到被凯妈妈一把揽进怀里,王源才发现眼前的状况,不由瞪了一眼自作主张的陈冠宇。


过去再亲的人许久不见也是会生疏的,王源有些无措于凯妈妈激动的情绪,一直抿着嘴唇绷着脸,直到看到凯爸毫不客气地当着民警的面揍了王俊凯几下才不由地笑了一下。


重逢的激动平复,随之而来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不管凯爸凯妈和民警怎么问,王源对于打架的原因都是绝口不提,一旁的陈冠宇不知道是跟他约好了还是怎么的,也是打死都不开口。


另一边韩立的父母此刻心都挂在儿子身上,摆出一副我们法庭上见的样子,听说凯爸凯妈并不是王源的监护人,连谈都不想谈,更别说和解了。


两个大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只好一个负责处理医药费和韩立父母这边的问题,另一个去找王源的舅舅——没有监护人在场,很多事情都是寸步难行。




一大帮人都陆续离开后,病房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王俊凯慢慢走向王源,看着他。


王源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点点在自己脸上游走,在每一个伤处停留。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王俊凯过了好久才道。


王源却连头都没抬:“没有。”


沉默中,站在一旁的陈冠宇都能感觉到两人之间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


“王源,你到底怎么回事?”王俊凯忍不住提高了些声音,“被人欺负了却什么都不说,以前就是,现在还是!”


“被人欺负?”王源挑衅似的道,“现在躺在急救室的可不是我。”


王俊凯看着他像开了染坊似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心疼还是该生气:“王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架你能不能告诉我?”


“不能。”王源拒绝得干脆利落,看着王俊凯不可置信的样子,接着道,“因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知道这是王俊凯最不喜欢听的一句话,果不其然,王俊凯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一句话都不说就要向外走。


王源正要松一口气,不料陈冠宇却突然拉住了王俊凯:“怎么没关系?全都跟你有关系!大源,你到底要干什么?干嘛不告诉他?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背有意思吗?”


“陈冠宇你给我闭嘴!”王源挥了挥自己缠着绷带的手,又对王俊凯道,“王俊凯,这事跟你半分钱关系都没有,你要走赶紧走,别在这碍我的眼。”


可是王俊凯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去问陈冠宇:“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段时间一直对大源呼来唤去的,可是你知道他在学校的状况吗?!就是因为发现大源这段时间一直跟你在一起,韩立就把大源以前在西安的事情传得满学校都是!还说他勾引一中的学生,没错说的就是你!”陈冠宇像是憋了很久的样子,无视了王源的反对,一股脑地倒出一堆话来,“然后还威胁他说要把这些事和你俩的关系告诉你们学校的人,让你在学校也待不下去!”


“陈冠宇你胡说够了没有?!”王源气急败坏地扔过一个枕头来。


王俊凯一把接住枕头,接着道:“他威胁王源什么了?在西安到底怎么了?!”


“韩立他,让大源选择……”陈冠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抖,几乎不敢看王源,“是……任凭他把知道的消息都传到一中去,还是……还是……”


王俊凯隐约猜到了答案,心里沉甸甸的:“还是什么?”


陈冠宇瞥了一眼王源惨白的脸色,挤出了几个字:“还是脱裤子。”


王俊凯豁然转头看向王源——他知道能让王源下手这么重的事情肯定很严重,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王源,你还不跟我说吗?在西安的时候究竟发生什么了?”


王源低着头,似乎紧咬着嘴唇,过了好半天突然苦笑了一下道:“算了,反正阿姨去找了我舅舅之后也是会知道的。”


他抬起了头,轻声对陈冠宇道:“你先出去吧。”




19




“王俊凯,”王源勉强地笑了笑,“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都安安静静地听,不许打断我,好不好?”


王俊凯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但还是点点头说“好”。


“我到叔叔家去生活的时候,真的很不习惯。不是不习惯新的生活方式,也不是不习惯新的学校,我是不习惯没有你。王俊凯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过分。过去那十几年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不去认识一个比我更好的兄弟?为什么每天都围着我转?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心里在怪你,怪你让我习惯和你朝夕相处的生活,怪你让我那么那么想你。”


“我很想你,却又不敢天天跟你打电话,怕叔叔他们不高兴,也怕我会忍不住让你带我回去,所以我尽可能地不去跟你联系。可是我真的真的很想你,想得心里难受,就只好每天都看我们的照片。看得次数太多了,就被我堂哥发现了,他当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他啊?’,我就说是啊,我那会儿不懂他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还挺得意洋洋的跟他说‘你看他是不是很帅气啊’,他就说是挺帅的,然后问我‘那你觉得我帅不?’,我就跟他客气,说他也挺帅的。”


“可是后来,事情就变得很奇怪了。堂哥开始动不动就搂我,摸我的脸,有的时候高兴起来还会亲我,说我可爱,还会说什么节约用水要跟我一起洗澡……王俊凯,我们也会一起洗澡,你也会说我可爱,小的时候你也亲过我,我们也是勾肩搭背着长大的不是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堂哥这样就是让我觉得很害怕。”


“后来有一天,我叔叔和婶婶都出去了,堂哥他就……”


看着王俊凯的脸色几乎铁青,却还在努力做到刚才答应他的不打断他讲话的承诺,王源决定不再说这些细节。


“其实没有发生最糟糕的事情,因为我叔叔他们提前回来了,”王源安慰似的笑了一下,却比哭还难看,“不过,他们推门进来时看到的那个场面,真的不怎么好看。”


“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突然明白,堂哥见我看你的照片,还说喜欢你,说你帅,所以以为我和他的取向是一样的,他以为我对他的接触不反抗,就可以发生些水到渠成的事情。”


“可是想明白的太晚了,我在那个家里多待一秒钟都会觉得恶心,而且,那个家也不再欢迎我了。”


讲过了最难的一个坎儿,王源的讲述开始变得平静。


他说起叔叔婶婶都指责他勾引堂哥,说起到舅舅家后舅妈像防艾滋一样防着他。


说起到了九中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被韩立盯上,各种穷追不舍之后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那些人所说的那样天生就是个祸害。


一点一滴,一步一步,他的生活渐渐失衡,再也找不回原有的样子。


最后,他看着王俊凯,轻声地道:“王俊凯,不是我不想找你,而是我不敢找你,我怕你问起我为什么回来,而且,我们曾经那么好不是吗?我怕我有一天也会害了你。”




王俊凯站在原地,看着他,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心里,脑海里,有无数情绪在搅动。


他知道自己此刻想做什么——他想走过去,抱一抱王源,亲一亲他的眼睛,然后告诉他,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他。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王源一直以来不敢来找他,抗拒他的亲近,甚至表现出跟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模样,都是因为害怕,害怕自己是很多事情的罪魁祸首,而他想做的事无疑会加深这种害怕。


他不敢告诉王源,那件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其实早已发生了。




可惜还没等王俊凯想好该怎么反应,凯妈妈就突然推门而入,直接对王源道:“小源,你不要再回你舅舅家了,以后都跟我们一起住。”


王源似乎并不怎么惊讶,他看着凯妈妈发红的眼圈,笑了笑然后问道:“阿姨,你去我舅舅家了?”


凯妈妈点点头。


“那么,我舅舅都告诉你了?在西安的事情。”王源接着道。


“小源,你别想那么多,阿姨希望接你回家是因为想让你和我们一起生活……”


“阿姨……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不是吗?”王源轻声打断了她,“为什么还要接我到家里去呢?”


“小源,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是阿姨的儿子,不跟我一起生活又要到哪里去呢?”


“可是,如果那些人说的是真的呢?如果我喜欢的人,是男孩子呢?”


“那也不要紧,不管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你都是阿姨最喜欢的小源。”


“那如果……我喜欢的……”


“王源,你不要再说了,”王俊凯生怕王源再说出什么他妈妈接受不了的事情,让她放弃把王源从舅舅家接出来,“你就听我妈的话,到我家来吧。”


王源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收了回来,然后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里有很多情绪,映入王俊凯眼里,让他一瞬间明白自己刚才那句话伤害到了王源的。


不过王源没再接着说下去,而是退了一步道:“阿姨,让我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王源的伤不严重,在医院住了三天等检查结果,出院的时候几乎都好了一大半。


韩立的父母似乎经过这件事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平常都在搞什么名堂,所以最终没有起诉。当然也因为一是韩立虽然进了急救室,但其实没有伤到关键部位,不出十天半个月也能出院;二是韩立在学校散布关于王源的不实传言,还以此相要挟,本就理亏,没受到学校的处分就不错了,所以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




20




王源出院那天没有等凯爸和凯妈来接他,而是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他约了王俊凯在那个小山丘上见面,然后把凯妈妈给他的家里钥匙还给了王俊凯。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俊凯没有接那把钥匙。


王源笑了笑,把钥匙硬塞给了他:“我不会去你家的,帮我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吧。”


王俊凯似乎料到了他这个决定,但还是问道:“为什么?”


问完又赶紧道:“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不许你回答不告诉我。”


“上次不也在这?我要不想说还不是照样不说?”王源在心里吐槽他幼稚,“不过我今天心情好,不介意跟你解释一下。”


王俊凯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王俊凯,我知道你喜欢我。”王源的话显然出乎王俊凯的意料,他一愣,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可是王源接下来的话让他更惊讶:“我知道你们一家都很喜欢我。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跟你们一起生活,因为——


“王俊凯,我喜欢你。对我来说,我们的关系,不止兄弟那么简单。


“我不觉得我取向有问题,我就只是,喜欢你而已。


“王俊凯,叔叔阿姨知道我的事情不是吗?可是他们还是让我到你家一起生活,他们这么相信我,我怎么能一边理所当然地接受他们的好意,一边又用这种方式喜欢着你呢?”


“王源……”王俊凯似乎想说什么。


可是王源没理他,接着说了下去:“我不相信我自己,我不相信我可以不喜欢你,虽然以前那些事都是别人的曲解,可是如果真的和你一起生活……我会引诱你的,我会希望你也喜欢我,我会让你有一天也没办法抬起头来做人,我会让你们后悔认识了我……所以,不要再让我跟你们一起生活了。”


他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然后转身就往山下走,连看都没有再看王俊凯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想看,还是不敢看。




走出去几十步,没有听到身后有人追上来,王源心里反而有点空落落的。


不过他克制住了自己,大步流星地向前走——没关系,没关系,除了被风吹痛了眼睛,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啊。


“王源,你知道吗?我觉得你错了。”王俊凯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错了?王源忍不住停下脚步。


王俊凯似乎走近了:“你错了,引诱你的那个人是我。”


“就像你说的那样,围着你转的是我,对你好的是我,宠着你的是我,照顾你的是我,十几年来都没有跟别人更好的也是我。”


“让你不习惯没有我,让你离开后想着我,让你回来后不敢见我……让你这样那样的都是我。”


“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挖了个陷阱然后把你推了进来,现在你的所有痛苦和恐惧都是我造成的。”


“所以,你为什么不来报复我呢?”


“到我家来,报复我吧,不要有愧疚,不要有害怕。”


每一句话的声音都更大了一些,似乎这个人每说一句气人的话都要离他更近一点。


直到走到他身后。


“王源,我喜欢你,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你喜欢我?”


王源有些发愣地站在那里,觉得脑袋里一团浆糊。


奇怪的是王俊凯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顺手塞了样东西在他手里,然后就迈着大步子下山去了。


王源揉了揉模糊的双眼,低下头看手里的东西。


方方正正的。




《First Love》。


第三支曲子叫做《Love Me》。




21




过了没多久就是新年夜。


王俊凯一边帮凯爸摆餐具,一边听凯妈念叨着王源。


“哎呀,你能不能别念了?”凯爸都开始受不了了,“不都说了明天去看小源吗?”


“我心里烦不行吗?上次小源答应我新年之前要做决定的,可是到现在也不跟我们联系,他肯定是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生活了……”凯妈一脸郁闷,随即开始乱开枪,“都怪你们!大的小的都一样,你们都不想小源!都不帮着我劝他!尤其是你王俊凯!亏你还是当哥哥的!小源要是不来你以后就别吃我做的饭了!”


王俊凯简直是目瞪口呆,心里不住地吐槽:我的天我还是亲生的吗?老妈你知道你亲爱的干儿子已经要把你亲儿子拐跑了吗?以后我们坦白的那一天你可一定要像今天一样站在你家小源那一边啊……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屁孩这么长时间没消息难道真的不打算过来了??


可惜不等他的脑内小剧场演完,门铃声就打破了这看似平静的夜晚。




凯爸和凯妈都是一愣,下一刻争先恐后地跑去开门,简直拿出了二十年前的赛跑水平。


王俊凯没有着急,他慢悠悠地摆好第四副餐具,然后才往玄关走过去。




没关系,不用着急,有些东西不论早来晚来都是一样的。


更何况,属于他的那一份,早在十三年前就已经来到了。




分别很难,再次相见也好难,未来可能会更难。


但是没办法,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