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相见时难(中)

为什么这个原本温馨的脑洞变成了三流狗血小剧场说好的要优雅呢(ಥ_ಥ)……


然后我一开始就有说部分人设和桥段来自于饶雪漫老师的中篇小说《莞尔的幸福地图》……不过重要的事情估计要说三遍吧。


传送门:相见时难(上)


--------------╮(๑•́ ₃•̀๑)╭---------------




05




看着王俊凯怔愣的神情,王源向前了一步,凑近他到了一个暧昧的距离:“你想我了?怎么,我不在,所以寂寞了?”


说话时的气息轻轻喷在王俊凯耳畔,一丝熟悉的感觉攀上心尖,有些特别的回忆浮现,让王俊凯有些恍惚,等回过神来看到王源脸上戏谑的笑,才反应过来他在捉弄自己,不由皱了眉头:“王源,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源的眼神在他脸上晃了晃,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继续方才那个话题,只是漫不经心地道:“不好回答?那要不我来帮你?你是想王源了,可惜你想的那个王源不是我。”


听他这样说王俊凯似是有些生气了:“难道你不是王源?那你说你是谁?”


王源好像没在意他的话,自顾自地道:“王俊凯,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见到我是什么感觉你自己清楚,你爸妈再看到我又会是什么感觉你自己去想,我劝你别再来找我了,更别出现在九中门口。”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王俊凯连忙去拉他手臂,拉扯之间他被王源狠狠推了一把,撞在了一旁的路灯杆上,脊背一阵钝痛,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看到他的神色王源皱了下眉头,却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体育课上,刘志宏见王俊凯一直懒洋洋地扶着腰,不由凑过来揶揄道:“王俊凯,你昨天和王源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伤到腰了?”


王俊凯连眼都懒得抬,没吭声。


刘志宏好奇地打量他一会儿,突然露出一副“瞎了我的狗眼”似的表情,怪叫道:“不是吧王俊凯?!难道你你你你你和他他他……哦天哪没想到你是下面……我三观都颠覆了好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王俊凯一拳擂在他背上,神色有些不自然,“我这是撞路灯上了!”


“啊?撞的啊……我还以为你俩……”刘志宏悻悻道。


“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的什么?”王俊凯本来就心里郁闷,听他这么说简直想揍他。


刘志宏嘿嘿一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对:“我说你怎么会撞路灯上呢?你在九中惹事了?”


“没有。”王俊凯闷闷地道。


“那到底怎么了?你和王源吵架了?”


“算是吧。”


“哎我说你怎么说话跟挤牙膏似的?还能不能行了?你俩到底怎么了?”刘志宏说话超过三句就着急,“小时候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现在这么久没见居然还吵架了?到底怎么回事?”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神情怔忪:“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志宏简直无语,“算了算了,问你我要累死了,你今天还去找他吗?”


“去吧。”王俊凯有点不明所以。


“我跟你一起去。”


“啊?”




刘志宏想跟着一起去有两个原因。


一是确实好久没见过王源了,虽然过去王源总是暗戳戳地整他,但毕竟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要说实话感情也是好的,当时王源失去联系时他也是记挂了好一阵子,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自然想要见个面。


二是他觉得,王俊凯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和王源吵架的样子。


过去这俩人吵架他是见过的,看起来跟现在完全是两码事。


他记得有一回寒假约好到王俊凯家写作业,结果一进门就见王俊凯一脸郁闷,又没看到节假日绝对和王俊凯腻在一起的王源,不由张望:“怎么回事,王源呢?”


王俊凯没吭声,让了他进屋。


不进去还好,一进去吓一跳,往常他们围在一起做作业的餐厅乱得一塌糊涂,好几本作业和课本被撕烂甩了一地,果汁和零食被打翻了,糊在书本上,还沿着桌边往地下滴答着。


“你俩……”刘志宏当时觉得自己脑袋里转过千百个念头,好半天才理出一个自以为最重要的,“开学怎么交作业啊?”


王俊凯白了他一眼,示意他帮忙收拾一下,然后自言自语般道:“有什么要紧。”


刘志宏没在第一时间明白他的意思,一边很够义气地放下书包收拾烂摊子,一边自己纳着闷:作业这是何等大事居然不要紧?那还有什么要紧的?


不过没一会儿他就知道了对于王俊凯来说什么要紧。


到现在这事儿想起来他还觉得有点愤愤不平,因为那个时候他的好哥们儿王俊凯,让他帮忙收拾餐厅,自己在零食柜里翻腾了一大堆东西,抱着放在一扇橱柜外面,开始对着橱柜碎碎念。


他一瞬间以为王俊凯中邪了,吓得魂不附体,听了一会儿才明白,王俊凯是在道歉。


说实话认识那么长时间他没见过这样的王俊凯。


在他眼里,王俊凯要么是执拗地坚信自己是对的,要么是发现错了坦然又诚恳地道歉,从来没有见过他像这样子小声又小心地劝着哄着,关键是他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


只听道歉他也明白了个大概——两人本来在做作业,王源天性好玩,写了一会儿坐不住了,扯着王俊凯的课本要去玩儿,没想到扯出一封情书来,于是嚷嚷着不许早恋要撕了,王俊凯不同意说要还给人家女生,一来二去就扯破了情书,彻底闹了起来。


刘志宏知道王俊凯没有喜欢哪个女生,只是作为班长肯定要维护同学的面子,所以打算原信奉还好言拒绝,这么一想王源确实有点无理取闹了,拒绝有一万种方式,为什么偏偏要选最不近人情的那一种呢。


估计后来就是王俊凯拿出一贯的哥哥态度劝说,结果小兔子不知道为什么炸毛撕了两人的作业。


刘志宏这边还没收拾完,就听那边“咔哒”一声,王源打开了橱柜。


王俊凯松了一口气的动作几乎肉眼可见,只见他迅速把柜门完全打开,张开双臂把王源揽了出来。


后来……


后来就变成了刘志宏收拾完厨房的一片狼藉,开始一边趴在餐桌上奋笔疾书(毕竟还有不到一周就开学了……),一边竖起耳朵偷听不够义气的兄弟俩在客厅你一言我一语地“打情骂俏”,哦不对,是一个撒娇抱怨一个哄着逗着。


唯一让他觉得心里平衡了些的就是,王俊凯开学之后作为班长居然没写完作业被班主任罚得很惨——他们来得及买了新的作业册,但只来得及写完了王源那一份。




类似于这样的情况过去多得是,所以刘志宏分外确定王俊凯现在这种困惑和急躁交加的状况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吵架。


翘课去九中的路上在刘志宏的威逼利诱外加撒泼打滚下,王俊凯终于松口把前天晚上和昨天的状况简单说了一点。


刘志宏全程目瞪口呆,末了只吐出一句话:“你确定没认错人……?”


“……”王俊凯沉默了,良久才道,“怎么可能。”




06




还是昨天的时间,两人在九中门口等着,刘志宏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道:“我去这么乱,不负盛名啊……王源怎么会在这种学校?他以前成绩很好的啊。”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王俊凯轻皱了下眉头,“你小点儿声吧。”


刘志宏才发现刚才那句话引来了几个九中学生的侧目,立马就怂了,压低声音道:“我说,关于九中的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吗?咱俩这样穿着别校校服大摇大摆站在这真的好吗?”


“怕的话你跟我来干嘛?”


“谁……谁怕了?!”刘志宏一反驳就大嗓门,“别说这几个人,就算来十个八个……”


话没说完突然觉得肩膀一沉,头顶响起一个充满压迫力的声音:“来十个八个怎么样?全都给撂倒?”


两人一惊,回头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挑衅地盯着二人:“怎么?原来是一中的学霸大驾光临了?那十个八个怎么好意思呢?”说着一扬头,周围的男生立刻十之八九都围了过来。


那个男生比周围的同龄人都高出半个头,身上连个书包都没带,眉宇间颇有张扬的意味,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


王俊凯察觉情况不妙,立刻道:“我们不是来惹事的,只是找个人。”


“找人?”那个男生见刘志宏被自己搭了肩膀就腿软,不屑地笑了一下,把注意力转移到王俊凯身上,“好啊,说说找谁,我们帮你们一起找。”


“谢谢,但是不用了,”王俊凯不动声色地把刘志宏往自己这边拉了一把,“我们自己在这等就可以了。”


男生打量了一下王俊凯,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那怎么能行呢?你往这一站,我们学校的这帮丫头都不听话了,你们说是不是?”


话音一落周围的男生都开始应声,围着的圈子也更紧密了些。


王俊凯皱了皱眉头:“那你想怎么样?”


“所以我问你,找谁呢?”男生拖长了尾音,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


“找我的。”


没等王俊凯再说什么,一个声音从包围圈外传进来。




王俊凯迅速地回过身来,他身后的人群已经散开了点,王源从中间穿了过来,后边跟着陈冠宇。


“他是来找我的,”王源一边走一边又重复了一声,走近了也没看王俊凯,只是对着那个男生叫了一声,“韩立学长。”


连刘志宏都察觉得出来王源的突然出现让气氛有些变化,周围男生的目光和神情都有些莫名的奇怪。


就在他以为要出什么大事的时候,那个叫韩立的男生却突然笑了笑:“原来是找我们王源啊,怎么不早说呢?”


他嘴里虽然说着这话,却看也没看王俊凯一眼,只是盯着王源道:“我不是说了吗?叫学长未免也太见外了。”


这话一出,周围的男生立马应声,王俊凯向前了一步,刘志宏连忙悄悄拉住他。


王源的表情却很平静,开口叫了声:“立哥。”


韩立露出了不怎么满意的表情:“王源,你和你这朋友一样,都不怎么懂事啊?”


王俊凯看到王源的脸色似乎白了白,立刻走到他身侧,王源没看到他却迅速抬了抬手,似乎示意他别动,嘴上干脆地又叫了一声:“哥。”


“哎这才对嘛。”韩立终于点了点头,抬手似乎想摸王源的头却被躲掉了,但也没在意,“走了。”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男生迅速都散了,只剩下王俊凯、王源和刘志宏、陈冠宇四人站在原地。




现在的气氛有点奇怪。


王俊凯和王源站在原地没动没说话,陈冠宇似乎有点搞不清状况。


只有刘志宏大气都不敢出——不是他真被刚才的状况吓怂了回不了魂,而是以他对这两个人十几年的了解,他能明显感觉到他俩都在生气。


王源的心思他现在不知道,可是王俊凯在想什么他大概猜得到——过去的十几年中,王源只有王俊凯一个哥,也只管王俊凯叫过“哥”。


虽然王俊凯的很多朋友王源都认识,也都比他大,但不过一两岁的差距,都是叫名字,只有对王俊凯,王源一口一个“哥”,从3岁叫到了13岁。


13岁之后的某一天,具体是哪一天刘志宏当然不清楚,他只知道王源突然不再叫王俊凯“哥”,而是改成了直呼大名。


虽然刘志宏对王俊凯和王源的相处方式一直没怎么摸清头脑过,但他知道王俊凯对这件事情一定会介意,就像他此刻介意王源方才叫别人的那声“哥”一样。


几个人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当然最后是莫名其妙的陈冠宇先绷不住:“我C,这他妈都在干嘛呢?大源,我们走吧?”


王源没理他,突然自顾自地朝着一个方向迈开步子。


王俊凯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跟了上去。


三个人随着王源迈得飞快的步子走了十来分钟,又到了昨天那个公交车站,刚巧来了一辆公交车,王源就不动声色地从前门上了车,一上去就走到了后门边,然后回过头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对他的举动感到有些莫名,只好也看着他。


“王俊凯,”王源又看了看前门,最后一个乘客即将上车了,“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所以,拜托你不要来找我了。”


他这话说得很平静,似乎还带着些恳切的意味,这样的语气让王俊凯一瞬间好像看到了过去的他,不由愣了一下。


就在那一刹那,王源迈开腿只一步就从后门跳了下车。


司机刚好关了车门,踩了油门。


这个时间路上还没开始堵车,公交车一个拐弯王俊凯就再也找不到王源的身影。




07




回过神来发现一同跟着上车却没来得及下去的陈冠宇正在捶胸顿足,刘志宏在一旁几乎要笑成傻子。


王俊凯知道自己再去追王源肯定困难了,立刻一把揪住陈冠宇。


“哎!干嘛干嘛想干嘛?”陈冠宇立刻露出小痞子本性,“怎么,以为这会儿没人我怕你们怎么着?”


王俊凯没接他这茬,只是道:“我问你,王源是什么时候到九中来的?他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吗?”


陈冠宇斜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你和王源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他哥哥。”王俊凯理直气壮。


“同一个姓就是哥哥了?你哄傻子呢?”陈冠宇嗤之以鼻。


刘志宏听了几句就忍不住插嘴:“他俩打光屁股的时候就在一块儿,他不是王源哥哥难道你是?”


陈冠宇没吭声,过了半天才道:“你们的事情我不知道,反正现在王源挺好的,他不想见你,你就别再来找他了,别辜负了他的好意。”


“这叫挺好的?!”还不等王俊凯说话,刘志宏就夸张地反应道,“还好意?!他把我们拐上这是几路车都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跟小时候一样皮!”


“得了吧,”陈冠宇上下打量一下他俩,“刚才要不是王源出现,韩立学长真挑起事来你俩受得了?王源和那个学长不对路子,从来都是能躲就躲,今天能为你挺身而出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们知足了就赶紧滚蛋吧,别再给他添堵了。”


“那个人经常找王源麻烦吗?”王俊凯心里一紧。


陈冠宇看起来非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是找麻烦……反正就是很复杂,你也别问了,我再说一次,别再到学校来找他了,我们学校那些人,狠起来是真狠的。”


王俊凯见他准备要下车连忙一把拉住他:“电话,你告诉我他的手机号码。”


“手机?”陈冠宇听到这个突然神色有点奇怪,“王源不用手机。”


另外两人都是一呆,刘志宏立刻揪住他书包带:“不用手机?你哄谁呢?”


“放手!”陈冠宇使劲甩开他俩,“真哄你们就不这么说了!有一阵学长天天找王源,电话什么的又不好不接,他一气之下把手机扔了,就再也没用过了!所以你们赶紧让开,我一会儿找他不知道要费多大劲儿呢!”


刚好公交车到站,陈冠宇把两人一推,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




“不追吗?”刘志宏看着王俊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


王俊凯摇摇头:“不追了,追过去他就算带着我们晃一晚上也不会去找王源的。”


刘志宏点了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长叹一口气:“这特么究竟怎么一回事。”


王俊凯没吭声,他现在心情很复杂,但总体来说是被一种叫做不安的情绪占据——不管是王源跟以前千差万别的样子,还是陈冠宇提起王源似有隐情的神色,包括那个叫做韩立的男生奇怪的态度,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异常不安。


他并没有因为陈冠宇方才说王源为了保护他们而挺身而出就觉得有一点点安慰,反而觉得心里更闷,王源的处境显然不怎么好,但他不仅帮不上忙还连状况都搞不清楚。


刘志宏观察了一会儿他的脸色,大概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小心翼翼地安慰道:“你别想得太多了,都是半大孩子,就算顶破天还能闹出什么来?今天不行明天再来,总能把事情弄清楚了。”


王俊凯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道:“明天再来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了,真惹出事只会给王源添麻烦。”


“行行行,全天下就你是好哥哥,”刘志宏翻了个白眼,“知道你俩感情好,也没见你在学习上有对王源这种劲头。”


“能一样吗。”王俊凯想起刘志宏以前经常用“知道你俩感情好”这句话来取笑他和王源,一般这种时候王源就会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很难得地不和刘志宏斗嘴,乖乖的样子,心里觉得安定了些——没错,他和王源有十多年的感情和回忆,哪有这么容易就脱开关系。




08




回到家的时候王俊凯惊讶地发现父母居然在收拾行李。


“哦,回来了?饭菜在桌子上,还热着赶紧吃吧。”凯爸爸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招呼他吃饭。


王俊凯应了一声然后道:“怎么回事,你们要出门?”


“还不是你妈,她实在太牵心小源了,所以我们打算去一趟西安,到小源叔叔家看一看他。”凯爸爸说得无奈但掩盖不了语气里的期待,“我们明天就出发,先去打个招呼,后天周六你再过来,我已经跟你孙叔叔说好了让他送你去机场,到那边我们接你,和小源一起。”


听到那句“和小源一起”,王俊凯简直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他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过了好半天,才道:“我……我周六就不去了。”


“什么?”凯爸爸惊讶地抬起头。


连凯妈妈都从厨房探出了身子抱怨:“你看,我跟你说他一点儿都不想小源吧!”


王俊凯在心里苦笑——不想王源?全世界都不会有人比他更想王源了。但他没有反驳,只是找了个借口解释道:“这周六学校有补习,很重要。”


提到学习家长总是没辙的,凯妈妈撇撇嘴缩回了厨房,凯爸点头道:“高二了,学习重要,你别理你妈,我看她已经要疯了,居然打算做糖醋排骨从这里带到西安去。”


“你管我?小源最喜欢我做的糖醋排骨了!”凯妈妈的反驳声从厨房传出来。


王俊凯看着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没说话。


如果他不知道王源此刻就在此地,如果他不知道王源现在完全是一副他们前所未见的样子,那现在他一定充满期待,一定会吵着嚷着要请假明天一起出发,当然百分之九十会被爸妈拒绝。但他还是可以明天一天都在课堂上坐立不安,脑补各种和王源相见的场面,然后周六兴冲冲地赶去西安。


可惜没有这种如果。




他不想看父母热火朝天收拾行李的样子,草草吃了几口饭就打着学习的旗号回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好像浑身都失去力气般地把自己扔在床上——


今天发生的状况真的好多。


他觉得自己几乎要丧失思考的力气。


但他清醒地明白,自己现在是一半对一般错。


他不该瞒着父母这件事,尤其是还让他们大老远白跑一趟,其实他也瞒不了多久,等他们到了西安就会知道王源早就不在那里了。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直接告诉他们王源的现状,他妈妈首先就会受不了的。


而且他真的觉得,他们有必要去西安弄清楚王源当时为什么失去联系,现在又为什么回来,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09




周五没有晚自习,放学后刘志宏目瞪口呆地看着王俊凯不知何时换上的日常装:“王俊凯,你来真的啊?”


“当然,今天不去硬碰硬,潜伏。”


“你确定不用我陪你?”


“不用,两个人目标太大了。”


刘志宏看着眼前这位大哥脱了土里土气的校服后越发挺拔帅气的模样,对他的这次行动表示十分忧虑。




不过刘志宏的担心显然用错了地方,因为王俊凯今天在校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等得九中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也没见到王源。


好运的是就在他郁闷得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熟人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陈冠宇不知为何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在门口东张西望了好一阵才慢慢走出来,在被王俊凯揪住的那一瞬间他立马露出一副连魂都被吓飞了的样子:“我C!你他妈吓死我了!”


“你紧张什么?”王俊凯从他过激的反应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王源呢?”


“他今天没来,”陈冠宇推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被揪歪的衣领,“叫你不要再到我们学校来了,你怎么还来?”


“我问你王源呢?他为什么没来?”王俊凯紧皱着眉急着问。


陈冠宇有点不爽:“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王俊凯有些急了,揪住他的领子手上用了些力气:“你说不说?你以为我不打人是吧?”


“我真不知道!”陈冠宇被扯得有点喘不上起来,周围又没个帮忙的,只好答道,“他又不用手机,我哪知道他去哪了!”


“那我问你,你刚才东张西望的是在躲谁?”王俊凯手上松了一点。


陈冠宇连忙急喘了几口气:“当然是躲韩立学长!”


“躲他干什么?他又找王源的麻烦?”


“你懂什么?你以为昨天的事那么好过去?昨天他找你麻烦的时候那么多人围着,王源替你说了话,加上他们原来有些过节,他肯定觉得掉面子,不然你以为王源今天怎么不来?就是要避避风头。”陈冠宇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了几句,“我是看在王源面上才跟你说这些,你真的再别来了,不然倒霉的是他。”


王俊凯一时无语,松开了揪着陈冠宇的手,过了半晌才道:“我真的很想跟他谈一谈。”


“有什么好谈的?”陈冠宇道,“你俩根本不一样。”


“我没打算强求他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王俊凯看着他,诚恳地道,“他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所以你至少可以告诉我他住在哪里吧?”


陈冠宇看着他急切的神情,犹豫了一下。




对着手机地图找到那个有些熟悉的地址,王俊凯才突然反应过来——那是王源他舅舅家。


他从没想过王源会住在这里是有原因的,王源家和他舅舅家关系非常疏远,印象中王源小时候到舅舅家的次数十个手指就数得完,就连王源父母去世,他舅舅也只是在葬礼上匆匆露了一面,舅妈和表弟更是连见都没见着。


所以此刻按照陈冠宇给的地址找到这,他实在有些惊讶。


有些忐忑地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就很厉害的中年妇女,王俊凯没见过她,但猜测是王源的舅妈,连忙礼貌地打招呼:“阿姨好,抱歉打扰了,我想找一下王源。”


舅妈皱了眉头:“你是谁?他同学?”


“不是……”王俊凯下意识地否定,想了一下决定不说出真实身份,“我是他……朋友。”


“朋友?”没想到舅妈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你要是他朋友,就应该知道他十一点之前不在家!”说着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王俊凯愣在门口,不知道自己是该担心王源舅妈冷漠的态度,还是该纠结王源十一点之前不着家的状态。


他想了想,慢慢地走下楼,坐在楼下的花坛边——爸妈都不在家,他可以在这里慢慢等。




刘志宏没能跟着王俊凯去找王源,心里总惦记着这事,跟王俊凯发了几条微信,刚开始王俊凯还回了他,说是去了王源舅舅家,后来就再没消息了。


他有些忧虑地躺床上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直接后果就是做了噩梦,梦里乱七八糟的,一会儿是王俊凯和王源被韩立打了,一会儿又是王俊凯和王源打起来了,场面颇为血腥,吓得他直接惊醒,从床上腾地坐了起来。


打开手机,时间显示凌晨1点,王俊凯还是没回他微信。


刘志宏想了想,拨了电话过去,没想到刚打通王俊凯就接了:“怎么了?”


“我去,你半夜1点秒接电话还问我怎么了?”刘志宏被吓了一跳,“你怎么回事?没睡觉?”


“没有。”王俊凯的回答很简略。


刘志宏听出电话那头声音不太对:“王俊凯,我说你不会还没回家吧?”


“嗯。”


“你嗯什么嗯?!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等王源?!”


“他还没回家。”


听他这么说刘志宏也是非常惊讶,但还是难得地保持了冷静:“王俊凯,你听我的,别等了赶紧回去,这个点王源没回去肯定是不回去了,不然他舅舅舅妈能答应?你快回去,明天,哦不对,今天白天我陪你去一起等。”


王俊凯晚饭都没吃等了近7个小时,已经有点恍恍惚惚了,这会儿经刘志宏提醒才想到王源这完全就是不回来的节奏,不由心里的担心又多了一重,懊恼没有把陈冠宇的住址也记下来,说不定王源就跟他在一起。


不过他还是听了刘志宏的劝慢慢往回家走,毕竟已经是深秋,晚上的气温不高,让王源明天回来看见他横尸在这里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到家的时候已接近两点,王俊凯从电梯里走出来,怕吵到邻居,很小声地清了清嗓子,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


他看见一个人坐在他家门口。




那个人背靠着他家大门,坐在地下,两条瘦削的长腿向前伸直,手揣在裤子口袋里。


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半扣在脑袋上,遮住半张脸,露出漂亮的下颔线条。


即便是坐在地下,他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清冷又孤傲。




听到了动静,他摘下了帽子,带着几缕头发扬起,牵动着王俊凯的目光。


他的脸颊有些奇怪的潮红,眼睛却亮晶晶的。


那些漂亮的小星星让王俊凯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侧过脸,看见了王俊凯,然后居然笑了一下。


他说:“好学生,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吗?”




10




王俊凯在原地愣了大概有三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王源,像是看到了小动物怕把它吓跑一样。


走到很近的距离时不由皱了下眉头——他闻到王源身上缭绕的一丝酒气和烟味。


“王源……”王俊凯蹲下身,有点担心地观察他的状况。


“你总是这么晚回来吗?”王源似乎真的有些醉了,语气里带着些小时候撒娇的意味,眼睛里有些湿润的东西。


他这个样子,让王俊凯想起小学的时候有一回他放学晚了,急着跑回家之后看到王源也是这样坐在他家门口,一见到他扁扁嘴就哭了起来,一边哽咽一边抱怨:“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记忆与现实重叠让他觉得心里有一丝钝痛——从小学到了高中,自己居然还是这么糟糕,总是弄哭最不会哄的那个人。


“抱歉,对不起,”王俊凯有些语无伦次,伸出手想扶他起来,“我没想到你会来。”


王源别扭地支楞着手不让他扶:“怎么,我不来你就能这么晚回家了?”


“不是不是,”王俊凯连忙道,试图把他张开的手臂收回来,“我去找你了,王源,我去找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说这话,王源总算是不再别扭地拿手臂抵开他,王俊凯怕拉痛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从背后穿到他腋下,把他扶了起来。


找钥匙开门的时候,他听见王源问:“叔叔和阿姨睡了吧?”


“没有,他们不在家。”得到这个回答,王源才跟着他进了门。




这个家的样子跟两年前一模一样,王源湿润的眸子在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里扫过,眼里的神情很复杂。


王俊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王源现在有几分清醒,但他也清楚王源如果不是喝醉了只怕不会来找他。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要去洗澡吗?”


两个人还保持着一个扶另一个的姿势,王源侧过脸,距离很近,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你讨厌烟味?”


“不是……”王俊凯不太习惯他这种神态,跟以前太不像。


没想到王源突然踮脚凑得更近,嘴唇几乎触到他的鼻尖,声音低迷仿佛呢喃:“不是我抽的。”


王俊凯只觉得轰的一声血液全都往头顶涌,别说烟味了,他连酒气都闻不到了,他只能分辨其中夹杂的属于王源的气息。


清凉的,像薄荷,软糯的,像牛奶。


王源捕捉到王俊凯这一瞬间的失神,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他勾起唇角的时候连眼神都带了勾,笑着道:“王俊凯,你究竟是想我了,还是,想这个了?”说着,手指逡巡向下,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王俊凯的腰带。


他知道他的语气有多么暧昧多么讥诮,这句话背后隐含的意思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比如曾经在某个一同醒来的早晨,他因为不知为何湿了的裤子和昨晚梦见不该梦见的人而惶然落泪,另一个一直以兄长自居的他是怎样羞涩又温柔地安慰。


比如曾经在某个月色特别好的夜晚,也许是因为肌肤不小心摩擦,也许是因为呼吸无意间交织,两个不谙人事的少年是怎样莽撞又青涩地互相抚慰。


比如后来的许多个日子里,他们是怎样惶恐不安又情不自禁地一边掩饰一边放任这种亲密关系,踩在兄弟那条线的边缘摇摇摆摆。


而此时此刻王源的这句话,显然伤害了当时那种青涩又单纯的亲密。


果不其然,王俊凯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推开他指了下浴室:“你身上太冷了,去洗澡,我找衣服给你。”


王源似乎对他突然转变的态度毫不在意,转身就往浴室去。




王俊凯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和新的内裤,到了浴室门口想了想,还是先敲了敲门。


听到敲门声里面的人隐约笑了一声,道:“请进。”


推门而入的瞬间王俊凯就愣了,不是因为王源光着的上身,而是因为他身上的伤。


光洁的背部和腹部有好几处淤青,严重的地方甚至是发黑的颜色,与王源白皙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俊凯瞳孔紧缩,一把拉住王源的手臂:“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王源似乎没把这些伤当一回事,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哦,这些啊,没怎么回事。”


“这叫没怎么回事?”王俊凯不知道该气他让自己受伤,还是气他受了伤还这么无所谓,“你有去过医院吗?要是伤得严重怎么办?”


说着放下衣服伸手去按他肋骨附近的伤:“这样疼吗?你深呼吸的时候会疼吗?”


王源看着他俯下身专注地观察自己的瘀伤,眉头紧皱着,眼里全是懊恼和心疼,那神情跟小时候看见自己摔倒时几乎一模一样,不由呼吸一滞。


就连这一瞬间的呼吸不畅王俊凯都察觉到了,立马抬起头来:“怎么了?呼吸的时候会疼?”


没等王源回答,他直起身来拉住他就往外走 :“不行,我们现在到医院去。”


“王俊凯!”王源用抽回手臂回应了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


王俊凯回过头看他,眼里是心疼和关切。


跟这样的眼神对视,王源的神情似乎有一瞬间的松动,但只是一瞬,下一刻他又换上了带着距离感的表情,漠然道:“你不用这么激动,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这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以为王俊凯会生气,可是没有。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顶,然后手顺着一侧滑下来,捧住了他左脸颊,手指在耳廓温柔地摩挲,轻声道:“源儿……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放在你身上的心,你不清楚?”




王俊凯不是擅长用语言表达感情的人,所以这样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王源一惊又一呆,好半天都反应不出来该说什么,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脸上的温度比酒精上头时还要高。


过了好半天,他才答非所问地吐出一句话:“我好像饿了。”


王俊凯看着他,眼里既有失落又有无奈,没说什么,转身就要出去。


这样受伤的背影让王源心里一酸,大脑还来不及反应手就自己抓住了王俊凯的衣角。


王俊凯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后悔已经来不及,王源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这个举动说得过去,愣了半天突然顺势揭开了手中的衣摆,看了一眼王俊凯的后腰,开口道:“果然,都青了。”


王俊凯反应了有五秒钟才明白王源是在说那天他撞在路灯上弄的伤,然后就感觉到腰部被冰凉的指尖轻触,王源接着问他:“还疼吗?”


这下王俊凯是彻底不明白王源在想什么了。


先是以他最想不到的拦路抢劫的方式出现,然后是像陌生人一样拒绝与他接触,在他苦等了7个小时后又自己出现在他家门口,现在又是在无视他的关切后反而来关心他……


他突然觉得一直以来幻想着和王源的无数种重逢的自己真的很好笑。


所以他不动声色地挣脱了王源的手,抬脚走了出去。




两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四点。


方才餐桌上的沉默延续到了这里,两个人背对背躺着,谁都没有睡着,也谁都没有说话。


这样背对背的姿势以前从未有过,有种说不清楚的尴尬。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王源——


“你不问我为什么突然来找你?”


“我知道,”王俊凯似乎把半张脸埋进了枕头里,声音闷闷的,“因为你喝醉了。”


这个回答带着明显的赌气成分,王源却背对着他笑了。


真是受不了这个人的脾气啊……不过这样也好吧。




凌晨还是有点冷,两人之间的空隙似乎有冷风穿过,凉凉的。


王源忍不住往另一边蹭了蹭。


床那边的人不知是感觉到了他的动作还是也觉得冷,也跟着往这边挪了挪。


两人就这样无聊地你挪一下我挪一下,直到背部相贴。


身体接触的部位好像自带加热功能,烫烫的。


在这种温度下,终于有了一点安心的睡意。




11




第二天王俊凯是被刘志宏的电话吵醒的。


坐起来的时候发现王源已经不见了人影,他的衣服也被换下来,整齐地放在床边。


有些怅然若失地接起电话,却被刘志宏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喂喂?王俊凯你起床没?!告诉你个好消息,我逮住那个陈冠宇了哈哈哈!”


“什么?”王俊凯的大脑还没完全转醒。


“在你睡懒觉的时候哥哥我可没闲着,我有初中同学在九中,他帮忙要到了陈冠宇的电话和住址,我在那小子家门口碰了个正着,他好像正好要去找王源,你快过来!”刘志宏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


“你发地址给我,我马上到。”王俊凯放下电话迅速收拾停当就要出门。


到了玄关,他的手刚刚搭在门把手上,门就咔地一声打开了。


王俊凯一怔,惊讶地看着门外:“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小源出事了,他叔叔一家都搬走了,他现在不在西安。”


凯爸和凯妈一脸疲惫和忧心忡忡,进了门顾不上休息就开始叙述他们在西安是怎么找到王源叔叔家,又是怎么发现他们搬走的。


说了半天才突然想起王俊凯此时在家里有些奇怪:“小凯,你不是说今天学校补课吗?你怎么在家里?”


王俊凯一直在消化他爸妈带回来的消息,根本顾不上掩饰什么。


知子莫若父,凯爸爸见他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王源不在西安这个消息也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忍不住问道:“小凯,你是不是知道小源早就不在他叔叔家了?”


王俊凯一惊。


凯妈妈也从他不自然的神色中看出了些端倪,追问道:“小凯,你们班主任前两天发短信给我,说你上课的时候精神很不集中,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老实说,是不是和小源有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王俊凯口袋里的手机又在震动,不知道是不是刘志宏,可他顾不上去接。


因为他的父母此时正在用惊讶又探寻的眼神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