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相见时难(上)

说好的竹马向,中篇,部分人设和桥段来自于饶雪漫老师的中篇小说《莞尔的幸福地图》。


请大家不要吐槽没错这又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눈_눈)。


————————我是分割线—————————




【注定的人就算走失了也会绕回来重新相见。】




01




十六岁的时候,在想着什么呢?


课本和篮球鞋,全校排名和游戏排位,清晨的公交和晚自习后的路灯,抽屉里的情书和女生校服的裙摆。


时间被看似粗略地大块分割,却在细节里充斥着跃动的面庞和青春的荷尔蒙气息。


想着明天,想着毕业,想着成年,想着未来缤纷的可能,然后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可是王俊凯不是。


王俊凯总是回忆过去,想起很多事情,然后有时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有时不可控制地心情低落。


他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问题,还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影响。


并不是他的家庭不够美满幸福,他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没有什么不幸的桥段,他也不是叛逆难相处的青春期少年,家里的氛围总是其乐融融。


除了提起王源的时候。


每次说起王源,气氛就会变得压抑感伤,最终也总以他妈妈的潸然泪下、他爸爸的好言宽慰和他的一言不发而结束。


然后要过好几天才能好转。


可即便是这样,王源也没有成为他们家的禁忌话题,还是一再被提起,一再地揪心,王俊凯想着,他爸爸妈妈是真的很喜欢王源吧。


他想着,这也许就是他总是回想着那些关于王源的回忆的原因。


也是他没有什么关于未来的遐想与期盼的原因。


他唯一有的,是那个关于再次遇见王源的设想。


他想着也许有机会他们一家可以去看王源,虽然失去联系已经快两年,但是要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毕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他想着也许有一天王源会回来,会再次敲响他们家的门来探望,就像过去无数次的串门一样。


这样那样的重逢场景他真的想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有的平淡真实,有的意外惊喜,想得他有时觉得自己都能出书了,一本关于别后重逢的书。


他想了这么多,却还是没料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现在的他胸前抵着一柄银色的小刀,身处于学校旁小巷子里的拐角处。


而他面前这个压低了帽檐穿着一身黑的男生,拿刀抵着他的男生,正是王源。




熟悉的耳部轮廓,熟悉的下颔弧度,熟悉的嘴唇形状,哪怕只是几个部位,他也可以认出来,这个人是王源。


“把身上的钱拿出来,快点!”王源身后还有个顶着一头黄毛的同伴,压低声音恶狠狠地道。


王俊凯有点发愣,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害怕还是应该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把钱掏出来还是应该跟王源相认,他甚至有点恍惚,王源是没认出他来还是不记得他了?


才两年多而已,王源就忘记他了?


“叫你快点的!”同伴又催促了一声。


王俊凯的目光还是停留在王源棒球帽下露出的一点点脸庞上,那样微弓的嘴唇,那样尖尖的下颌,还有握着小刀的手……他不可能认错的。


想了想,他还是把手伸进口袋里,把身上的钱全部都掏了出来。


就在王源接过钱的瞬间,不知从哪个角落冲出来两个保安和几个男老师,一下子就揪住了两个男生。


王俊凯的反应极快,他在王源还在发愣的时候迅速从他手里抽出了小刀,塞进了口袋里。


“守了好几天终于逮住你们了!”王俊凯认出说话的是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你是哪个班的?被抢过几次钱了?”


王俊凯的眼神迅速扫过王源轻咬下唇的动作,这个小动作唤起他很多过去的回忆,不知脑袋里怎么迸出来的想法,他迅速上前一步开口道:“林主任,您误会了,我没有被抢钱。”


不光是林主任愣了,在场的所有人愣了。


林主任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同学,你说什么?你不要担心这些小混混报复,我们一定会扭送公安机关严肃处理的。”


“我知道,可是他们真的没有抢我的钱,”王俊凯露出标准好学生的微笑,“我认识他,他叫王源,是我弟弟,我们在这里碰到了,我把我妈给的零花钱交给他,就是这样。”


这句话说完,王俊凯感觉到王源迅速抬起的头和震惊的眼神,虽然他很想回视,但他不愿意让王源觉得尴尬,因而只是看着林主任接着道:“我是高二六班的王俊凯,您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联系我的班主任,实在不行也可以联系我家长,问问他们认不认识王源。”


保安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王源的学生证,对林主任道:“没错,叫王源,九中的。”


林主任点了点头,转身开始走远一点去打电话。


王俊凯这个时候才有机会直视王源的脸——准确的来说是侧脸,因为王源没有看他,正不知道在盯着哪里看。


不过两年而已,王源除了更加瘦削高挑之外似乎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圆嘟嘟的脸颊不见了,轮廓变得分明,从鼻梁到颚骨每一个棱角都很完美,但是奶白的皮肤,耳朵的轮廓,嘴唇的弧形,还有又圆又大的眼睛,几乎一点儿都没变。


可是王俊凯觉得他看起来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他还依稀记得,两个人还特别小的时候,一起到他表妹家去玩,小表妹才四岁,却特别特别喜欢王源,整天缠着他嚷嚷:“源源哥哥眼睛里有星星。”


可是现在,王俊凯没有从王源眼中看到星星。


他只看到漆黑一片的寒夜。




林主任打了会儿电话回来了,问王俊凯道:“王俊凯,高二六班的班长,没错吧?”


王俊凯点点头,他能感觉到王源的视线有一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跟你们班主任通过电话了,她说你是留校整理花名册才这么晚回家的。”林主任又说了一句,然后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现在这种局面该怎么处理。


“我说,是不是找哥哥拿零花钱还要被当做抢劫啊?”那个跟着王源的男生似乎有些焦急,流里流气地说道。


王源推了他一把示意他闭嘴。


“好吧,你们都回去吧,如果今天的事还有问题校方会跟你们联系的。”林主任很官方地道,然后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注意安全。”


王俊凯点点头,礼貌地说“林主任再见”,然后看了一眼王源。


王源没看他,但却主动走到他身边,跟着他往外走,另外那个男生如遇大赦,但也没好意思太张扬,跟上两人的步伐,三人一道沿着小巷走了出去。


到了开阔的大街上,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王源的同伴迈出了几步,回头看到两人站在那里,奇怪地笑了笑对王源道:“可以啊大源,重点中学都有相好的?”


王源没什么表情,只抛给那个男生一个冷冷的眼神,开口后声音沉沉的:“陈冠宇,哪儿来那么多屁话?滚到前面广场去等我。”


陈冠宇似乎习惯于他这副样子,耸了耸肩膀,又看了眼王俊凯,才晃晃悠悠地向前走了。




只剩下他们两人。


路灯的光线从头顶上站下来,灯下的人似乎因为这种角度的光而变得有些奇怪。


王俊凯开始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眼前的这个人除了长得一模一样之外,一点儿也不像王源。


王源没有这样黑漆漆沉甸甸的眼神,没有这样漠然又不耐的表情,没有这样松散又有些张扬的姿态,还有声音,这样低沉的声音,这种说话的方式,他从没想过会出现在王源身上。


这样富有攻击性,一点都不像王源。


他想象过的那些相遇,还有自己会有的反应,全都不成立。


就好像是你花了很久时间做一道数学题,对答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看错了题目。


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王源。


可是王源好像很淡定。


王源看着他笑了一下,准确地说是牵动了一下嘴角,眼里没什么温度,然后道:“王俊凯啊,好久不见。”


那句“王俊凯啊”的感觉,不是好久不见之后的“是王俊凯啊!”,也不是高兴跟他相见的“居然是王俊凯!”,而是“哦,你是王俊凯啊”的感觉。


王俊凯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见王俊凯站在那儿不动也不说话,王源眼里反倒有了些笑意,他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盯着王俊凯的脸看了一会儿,看到王俊凯开始闪避他的眼神,然后突然把自己的手伸进了王俊凯的裤子口袋里。


王俊凯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去抓他的手腕,同时往后退了一大步,差点因为裤子口袋被扯住而摔倒。


王源似乎没觉出尴尬,抽出手来的时候带出了那把小刀,举起来晃了晃道:“多谢,够意思。”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王俊凯似乎还没从他莫名的举动里回过神,下意识叫了一声:“王源!”


王源回过头,又露出那种只牵动嘴角的笑,想了想,走几步回来从口袋里掏出方才那些钱,塞回了王俊凯的口袋里。


似乎是被那双熟悉的桃花眼注视得有些不舒服,王源偏了偏头,没头没脑丢下一句“太晚了注意安全”,然后扬长而去。


王俊凯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真的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王源重逢。




02




回到家的时候王俊凯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


他妈妈眼眶红红地坐在餐桌旁,而凯爸爸正按着她肩膀安慰她。


王俊凯扫了一眼餐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家里新来的阿姨不明情况,做了王源以前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对于他这么晚回家,凯爸和凯妈已经习以为常,一中本来放学就晚,他又是班长,经常留校给老师帮忙,所以此时也没问他什么,只是招呼他坐下吃饭。


“好了好了别哭了,快去给孩子热一下饭菜吧。”凯爸爸好言相劝道。


凯妈妈站起来,可是在端那盘糖醋排骨的瞬间又红了眼眶,忍不住道:“也不知道小源现在吃饭了没有,有没有照顾好自己……”说着又要哭起来,凯爸爸连忙又去安慰。


王俊凯觉得有些无语,他甩下一句“我不吃了去做作业”,转身回到自己房间“砰”地一声关上门。


他听见门外他妈妈开始控诉:“你看他是什么态度,他弟弟失去联系这么久他一点也不关心……”


王俊凯烦躁地带上耳机用音乐声隔绝外面那个世界,他不是因为他妈妈总是心疼王源而生气,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也太具有冲击性了,他怕他在外面多承受一会儿那种气氛的压力会忍不住说出实情。


一点儿也不关心?老妈你知道吗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干儿子刚才拿着把刀抵在你亲儿子心口呢。


原来他妈妈念叨着王源的时候他虽然不怎么搭腔,但实际上心里没有少挂念一分一毫,毕竟虽然看着他们长大的是父母,但真正陪伴成长的是彼此,拥有感情羁绊的也是彼此。


王源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存在。


那种特别,是他的父母无法想象的特别。


可是今天王源突如其来以这种令他奔溃的方式重新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节奏。




王俊凯和王源的相识,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三岁的王俊凯逃离了正在买东西的凯妈妈的视线,自己在小街上乱晃,直到被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抱起来就跑才想起来哇哇大哭。


路过的源妈妈注意到不对劲,拦住中年妇女问了几句就发觉了这人是个人贩子。


那个时候的源妈妈简直是女中豪杰,一手抱着不满两岁的王源,一手抓住人贩子不撒手,大喊着周围的人帮忙。


当然最后源妈妈成功救下了小俊凯,保护好了小源源,自己却被人贩子打伤抓伤多处,在医院住了近一星期。


凯妈妈也带着小俊凯在医院里照顾了她一星期。


也就是这层堪比救命之恩的关系在其中,让两家人结下了不解之缘,让王俊凯和王源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然,能让两家亲如一家的不只是那一次意外的相识,更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两家人从家长到孩子都合拍得不得了,从一开始的互相拜访,到一起吃饭一起出游,再到两个小孩互认对方的爸妈为干爸干妈,在两个家串着混住,越相处越觉得互相欣赏喜欢,久而久之,竟比真正的亲戚还要亲密。


他们真的像一家人一样。


说起来很好笑,因为相识的时候还太小不懂事,王俊凯直到小学三年级才弄清楚他和王源并不是亲兄弟,他也不是有两个爸爸和妈妈。


他永远都忘不了三年级上学期的那节语文课,他念那篇名为《我的家人》的作文时,语文老师听到“我有两个爸爸和两个妈妈,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时的表情。


所以,要说他和王源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一点儿也不为过。




他们有着一样逗比坑爹的童年回忆。


一个尿了床半夜偷偷换了睡觉的位置推在另一个头上。


一个被幼儿园小朋友撕破了衣服叫上另一个去报仇。


一起卖了源爸爸珍藏的旧杂志买烤肠吃。


一起拆了凯妈妈的珍珠项链打弹珠玩。


他们也有兄弟之间的温情脉脉。


雷雨的时候一起躲在被窝里开着手电筒讲悄悄话。


饭桌上趁爸爸妈妈们不注意偷偷与对方交换不喜欢吃的菜。


在同一个作业本上一左一右奋笔疾书弟弟被罚抄的单词。


突然下雨的傍晚拿着伞匆匆赶往对方的学校却在街角相遇。


他们几乎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关于彼此的。


教会王源扣扣子系鞋带还有写字算数的不是源爸爸也不是源妈妈而是王俊凯。


让王俊凯学会做饭学会洗衣服的是假期里父母不在饿得嘟起嘴的王源和把果汁撒了一身的王源。


第一次去博物馆水族馆公园游乐场甚至离开家乡去旅行是和彼此。


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一定会第一个介绍给同学朋友认识的也是彼此。


王俊凯和王源。


王源和王俊凯。


这两个名字在亲友同学间几乎总是同时出现。


就是这样密不可分贯穿始终的亲密关系。


甚至……甚至还有一种隐秘的特殊的意味涵盖其中,只有曾经在某一刻眼神相撞时不小心撞出烟花灿烂的两人知道。




对于王俊凯来说,这样有王源存在的11年,幸福得很完美。


幸福得就好像冬天在有暖气的房间里,躺在窗边的地毯上舒展身体,任由阳光倾洒暖洋洋的温柔,然后带着柔和的呼吸慢慢睡去。


但就好像乌云会遮蔽阳光,人生也总会迎来黑夜。


让十四岁的王俊凯明白“意外”这个词有时意味着撕心裂肺的是,在车祸中双双过世的源爸爸和源妈妈。


直到现在他还经常做那个梦——


梦里有医院白得晃眼的墙壁和日光灯,有凌乱的脚步声和他妈妈痛苦的哭声,有警察的询问和他爸爸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


还有……


还有缩在墙角里,像一只困顿的小兽一般,咬着自己手指呜咽的王源。


十四岁的王俊凯就那样早早地明白了人生会有很多不如意很多伤痛和很多黑暗。


比如温柔又勇敢的源妈妈和严肃却不乏幽默的源爸爸会突然离开他们。


比如八百年不来往的亲戚会为了财产支配权而争夺抚养权。


比如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一家三口在这件“家事”中只能无奈地做“外人”。


比如王源会被叔叔带走离开这个他们从小一起走过每一条街道的城市。


比如他从此再也没有见过王源甚至失去了所有联系。


……


再比如,他们会以这种意外的方式再次相遇。




03




王俊凯一晚上翻来覆去几乎没睡着,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和红血丝起来,为了躲避父母的问询和估计一晚上好转不了的低气压,他连早饭都没吃就早早出了门。


乘坐的公交车走了三站,跟往常一样遇到了刘志宏。


“我天!王俊凯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这副德行?”那小子跟平常一样咋咋呼呼,引得半车厢的人都转头看他俩。


王俊凯没搭理他,自顾自地看着车窗外出神。


但是刘志宏的好奇心可不是盖的,课间的时候一边收着作业本一边又凑到王俊凯旁边道:“大班长,你都走神走了几节课了?数学提问居然都答不上来,到底是怎么了?你老实交代,昨晚你是去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王俊凯送他一个不屑的眼神,还是没吭声。


“哦……难不成你昨天整理完花名册顺便和韩菲菲一道回家,然后就那什么什么……”韩菲菲是隔壁班班长,也是全校公认的漂亮女生之一,她喜欢王俊凯的事情人尽皆知,刘志宏闹腾惯了,经常拿这件事来开王俊凯的玩笑,王俊凯也不怎么搭理他。


可是今天王俊凯的反应有点反常,他想都没想就抬手推了刘志宏一把:“胡说八道什么呢?!”


推完不止他自己一愣,刘志宏也是一愣,随即一脸山雨欲来:“我说王俊凯,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一晚上没见就丢了魂儿了?!问什么都不说,还是不是兄弟啊?!”


“我见到王源了。”王俊凯没看他,迅速吐出几个字。


“哈?”刘志宏没反应过来。


“我说……”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我见到王源了。”


刘志宏这才听懂他在说什么,心里一惊,手里的作业本糊了一地:“我去!小恶魔回来了?!”


王俊凯给了他一个惊天大白眼。




关于王源的记忆,对刘志宏来说简直就是心理阴影。


作为王俊凯幼儿园时右铺的兄弟,用刘志宏的话来说,他和王俊凯就是光着屁股一块儿长大的。


所以对于王源这个每次王俊凯来找他玩都带着或者他每次找王俊凯玩都在一块的弟弟,他也是非常熟悉的,有这一层关系在,当王俊凯三年级的时候告诉他“我和源源原来不是亲兄弟” 的时候,他也是惊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如果不是小学毕业那年发生了一件事,他估计到现在还把王源当成一个乖巧可爱的弟弟看。


小学毕业放假早,他就约着王俊凯还有其他几个关系好的同学出去玩了几天,王俊凯本来不想去,但被他好说歹说最后以“不要打扰王源期末考试”为由说服了。


可是回来之后没几天他就再也联系不到王俊凯了,打电话不接,上家找没人,他以为王俊凯跟家人出去玩了,没想到等到中学开学他才发现王俊凯是故意不搭理他的。


最后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逼着王俊凯说出了原因——


“我跟你去玩源源他生气了。”


…………


我特么真是哔—了狗了。


当时刘志宏就是这么想的。


后来这件事当然还是过了,至于王俊凯怎么哄的王源他猜不到也真特么不想猜……


但从此他似乎成了天蝎弟弟心里永远的假想敌,他和王俊凯作为同样一起长大的兄弟几乎再也没有两人一起出过门,都是要么一群人要么带着王源,而王源只要见到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挤兑吐槽,偏偏相熟的一群人是不论男生女生都很喜欢王源,偏偏王俊凯总是一脸宠溺从不制止有时还故意帮腔……


他在恶魔小天蝎的全力打压下成了无可争辩的弱势群体。


可即便是这样,在王源不在的这两年,他还是有点怀念这个小屁孩的存在。


因为他最铁的兄弟王俊凯,在失去王源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原来有些憨傻软萌的少年几乎是一夜之间变得稳重自持。


对待朋友同学还是一样亲切友好,还是一样很受欢迎,但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依旧察觉得到这种变化。


那是一种对待一切人和事都突然有了距离的变化。




从此爱笑的少年总是望着某处露出落寞的神色。




“你特么没眼花吧?王源真回来了?”刘志宏顾不上捡作业本连忙追问道,“他去你家找你了?”


“没有,”王俊凯摇摇头,“偶然碰到的。”


刘志宏有些莫名:“偶然碰到的?他回来没去找你?”


王俊凯“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然后呢?现在什么情况?他叔叔一家搬过来了?还是他自己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打算今天放学去找他。”王俊凯没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一是刘志宏缺心眼说不定碰上谁随口就说出去了,二是他还没弄清楚王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志宏想了想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也去?”王俊凯有点惊讶。


刘志宏又迅速思考了一下:“算了算了,你俩久别重逢估计要上演感天动地的戏码,我要是去插一脚,那小兔崽子不知道以后要怎么整我呢……你自己去吧,帮我带声好,跟他说我们回头再聚。”


“你不去也好,”王俊凯想起昨晚王源的态度,苦笑了一下,“刚好晚自习帮我打掩护。”


“晚自习?你干嘛啊难道要翘课去找他?放学再去不行吗?”


王俊凯低下头没看他,吐出了四个字:“他在九中。”


“哈?!你说什么?!”




04




九中,下午五点的九中。


对于没有强制晚自习的学校这个时间就意味着放学,学生们三五一群地吵闹推搡着出来,人群中不时爆出几声国骂,许多男生也有女生一出校门就迫不及待地摸出打火机点烟。


校门口有很多地摊,卖着廉价的饰品和化妆品,几乎每个摊点前都蹲着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女生在挑挑拣拣,毫不在意露出低腰裤遮不住的雪白腰身甚至一点点股沟。


王俊凯在校门口站了二十秒就开始觉得不自在。


他在这里太突兀了,突兀到几乎每个路过的学生都会盯着他看。


无论是自然柔软的头发,普普通通的学生书包还是笔直的站姿,在这里都显得像一个外星人一样。


更别说他还穿着一中的校服。


俊俏的外表和校服一样惹人注目,已经有几个女生唧唧喳喳地靠近,不时拿贴着长长假睫毛的眼睛瞟他,好像别人都是瞎子发现不了一样。


也有男生在打量他,目光不怎么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富有攻击性。


九中的打架斗殴率和学生退学率一样多年高居全市甚至全省榜首,想到这一点,王俊凯突然觉得应该让刘志宏陪他一起来。


不过王源的出现成功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王源也没有穿校服,还是跟昨天一样一身黑,不过没有戴帽子,黑色的头发在这里反倒很显眼,蓬松的样子很好看。


一起的有昨晚那个一头黄毛的叫做陈冠宇的男生,还有一群男男女女,什么打扮都有,看着正常点儿的也就王源一个人。


出了校门其中就有几个点着了烟,有个酒红色齐肩短发的女孩儿吸了一口烟,突然上前几步搭上王源的肩膀,将嘴里的烟尽数吐在了他脸上。


王源皱着眉头别过脸,伸手一把拽住女生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拉远,又狠狠推了一把,推得女生尖叫了一声。


有另几个女孩儿大笑了起来,也有几个人在起哄,乱糟糟的一片。


王源冷笑了一声,移开了视线。


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王俊凯。


王俊凯安安静静站在校门口。


头发乖顺,校服整齐,像一棵笔直的小白杨立在那儿,浑身上下透着根正苗红的气息。


可是他眼里有掩盖不住地怒气。




王俊凯看着以这种方式出场的王源,一瞬间真的有转身就走的冲动。


可是他没有,他知道自己走不了。


他发现自己忘了来之前在路上想好的一车话,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想冲过去推开那几个把手臂搭在王源肩膀上的男生,推开那些围着王源打转的女生。


他想把王源身上那些属于九中的气息通通都扯下来。


他想把王源痛骂一顿,就像小时候小屁孩不听他的话冒险逞能时一样。


他想摇着肩膀问问王源这是在做什么,问他为什么不来找他和他爸妈。


他想……他其实来就是想带王源回家。


就在他准备不顾一切行动的一瞬间,王源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他看见王源皱了一下眉头,似乎真的有些困扰和不悦。


他听见陈冠宇声音不小地说了一句:“我C,大源那不是你那个重点中学的哥哥吗?”


那个人群立马骚动了起来,一堆人纷纷回头看他,连带着周围好几拨人都注意到这边。


王源的脸色似乎更难看了,他推搡了一下陈冠宇:“就你他妈屁话多,还不许哥重点中学认识个人了?”


陈冠宇似乎有点愣:“他不是说他是你哥吗?”


“我还是你爹呢,”王源拨拉开挡在他面前的几个人,“就是个认识的人,你们先走吧,我晚点过去。”


说着直接走到王俊凯面前,无视了他有些冒火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神情,拉了他一把道:“走了。”


王俊凯反应颇大地甩开他的手:“王源,你怎么回事?”


王源又皱了一下眉头,神色间略显不安,但却勾着嘴角似乎想要笑一下,抬起手臂勾住了王俊凯的脖子:“走了走了。”


不等王俊凯再有什么反应,用力揽着他向外走。


王俊凯其实可以挣开他的,但是他似乎察觉到了王源的一丝慌张,而且,他在漂浮在周围的烟味中捕捉到了属于王源的味道。


所以他没有做出更剧烈的举动,顺着王源的力道,跟着他离开了九中的校门。




王源保持着揽着王俊凯脖子的姿势走了好一段路,直到远离了校门才松开,然后两人又往前走了十来分钟。


走到就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时,王源停下了脚步。


王俊凯没有看他,但还是同时止住了步伐。


“王俊凯,”王源主动开了口,“别再到我们学校来了。”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王源!”王俊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们?还有,你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样子?”


王源看着他,露出那个只牵动嘴角的笑:“我为什么要去找你们?”


王俊凯一怔。


“你们是谁?我凭什么要去找你们?”王源嘴角的笑更加锋锐,“还有,我是什么样子?怎么你还看不顺眼了?我叫你来看了?”


没等王俊凯说什么,王源又道:“哦,不对,是我错了,是我昨晚撞上你的,都怪我,真是不好意思。现在我道过歉了,麻烦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王俊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好像真的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你说什么?”


“我说的人话你听不懂?”王源用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说话方式在回答他,“看在以前的份上,我再提醒你一遍,以后不要到我们学校来,你这种好学生,来一个被打一个,别到时候让你爸妈去医院接你。”


“看在以前的份上?”王俊凯像是没听到他后面说的话,“以前什么的份上?你还知道以前?你知道我妈有多想你吗?你知道她这两年是怎么过的吗?”


王源本来已经背过身准备走了,听到这句话脊背一僵,过了好半天才缓缓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似是调侃又似是认真——




“想我吗?所以王俊凯,你来找我也是因为想我了吗?”




王俊凯只觉得自己呼吸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