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40

【有些时候,有的真相,会比谎言,更加让人难过。】


午后的时间,王源把阳台的窗户和门统统打开,让风吹进卧室的每个角落。

他闻到两个人缠绕的气息在风中激荡,深吸一口气,就充盈整个胸膛。

即便如此,心里还是空荡荡的。

是啊,现在这间公寓里,又只有他一个人了。

王俊凯走了。

而且这一次,王俊凯是为他走的。

几个小时前的情景还在眼前抹不掉——


“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我不在的时候有事情就给Mia或者Yuna姐打电话,一定要按时吃饭休息,吃饭吃饭吃饭,重要的话必须说三遍……”王俊凯一边穿衣服一边发挥老妈子属性碎碎念,“这两天还是要吃清淡的东西,要是被我发现你吃辣的那我就拿小龙虾扔死你……”

听到这句话王源“噗嗤”一声笑出声:“什么鬼……”顿了顿又道,“王俊凯,必须你去吗?”

王俊凯看着他好不容易露出的那种乐不可支的表情却又转瞬即逝,不由心里有些疼——十年前那个有事没事都嘻嘻哈哈笑不停的小朋友不可避免地长大了,脸上常有的是那种非常牵动他的深邃或深情,可是他有时真的很怀念那个充满青春期小烦恼的年少时代,怀念王源肆无忌惮的笑容。

无奈的是现在,他除了安慰和依靠外能给王源的东西太少了,只能摸了摸他的头:“我得去,别人谁去我都不放心,我们俩的事情,我们自己做主。”

“那是我的事情。”王源有点小别扭。

“哦,说得好像你哪次能和我撇清关系似的……”王俊凯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弄乱了他的刘海,露出一边的眉毛,笑了笑,“就这样乖乖的,等我回来。”

说完又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烫烫的。

王源像是真的被烫到了似的,整个人都露出了他年少时常有的那种羞怯的感觉,心里发慌。

不过他提醒自己,现在不一样了,他长大了,而且,王俊凯喜欢他。

所以他看着王俊凯转身要出门的背影,抬起了双臂,轻声道:“小凯。”

王俊凯愣了一下才回过头来——这是再次相遇至今,王源第一次这么叫他。

回过头来他更惊讶,王源居然张开双臂,露出了那种……小孩子要抱抱的表情。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好么。

身体比他更急不可耐,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将王源拦腰抱了起来——他没有再给王源那种兄弟般可以互拍肩膀的拥抱,也没有像哄小孩一样揽住脖子拍脑袋。他圈住了王源纤细单薄的腰身,按住肩胛骨向前紧贴,然后直起腰来……

“喂!王俊凯……”因为身高差的关系,王源感觉到自己被他的力道一带,双脚离开地面,踩在了他的脚上,连忙攀紧他的脖子,在他耳边抱怨道,“你干啥子嘛……”

王俊凯没说话,他把手臂收得更紧,他把脸埋在王源的颈窝,深呼吸。他想要把王源所有的气息都融入他的五脏六腑,他想要把自己承担着王源所有重量的感觉刻入骨骼。

这种迫切的心情透过用力的肢体传递给王源,让他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能一下一下轻抚着王俊凯的后颈,然后侧过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尖儿。

王俊凯的眼神黯了黯——

要分开,真的好难。


此时此刻一个人在公寓里晃来晃去的王源,觉得空虚到了极点。

原本不大的公寓现在看起来空荡荡的……好像连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正打算用脑内小剧场重温一下他和王俊凯小时候的傻事,没想到门铃却响了起来。

王源心里有点发毛,放轻脚步凑到门镜里看了一眼,然后有点惊讶地打开了门:“Lucas?你怎么来了?”

门外的Lucas晃了晃手中的两大包东西,笑着道:“听说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就来陪陪你啊,是不是很够意思?”


搭上飞往芝加哥的航班,王俊凯的心情依旧很沉重,早晨那通电话里告诉他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Mia的原计划本来是找Newt作证,为王源洗清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毕竟Newt算是半个圈内人,说话稍微有些分量。可没想到却有人先她一步找到了Newt,而不明情况的Newt不仅实话实说自己当时并不在现场,还很多余地表示在美国青少年中大麻是很平常的东西。

火上浇油。

王俊凯和Mia在电话里没商量几句就很快决定这件事情必须他亲自跑一趟,他们的共识就是没有人能比他更担心王源的处境。而对王俊凯来说,他是喜欢窝在王源的小公寓里两个人亲亲我我,但是他更想真的为王源承担这件事情,解决这件事情。

虽然直到他出发王源也没有告诉他任何关于那张照片的信息。

王源只是说:“如果你真的找到了,那你就知道了我最大的秘密——虽然那个秘密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难办。”

所以他没有刻意去问王源的秘密,即使关于王源的任何事情他都很好奇。

得益于Mia前几天做的工作,王俊凯这次到美国来的目标很明确,他要找一个叫Jess的人。

Jess是王源在兄弟会的pledge dad,有点类似于教父的感觉,说白了就是加入兄弟会时的向导,在王源作为兄弟会新成员的一个学期中,Jess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试验来测试他的忠心,而那张拍到大麻的照片正是其中的一环。

不过Jess并不是王俊凯的最终目的。

他真正想找的,是那个发出照片的人。

找一个人来证明王源没有沾染大麻是很容易的事情,当然公众相不相信是另外一回事。

但是,只要那个对王源存有恶意的人手中握着王源的过去,那他们永远都会有麻烦。

以芝加哥为起点,王俊凯辗转奔波好几天,最后终于联系到那个叫做Jess的人,竟然就在王源母校所在的辛辛那提。

普普通通的美式建筑,开门迎接王俊凯的是一个比照片上的人看起来稍胖一些的典型美国白人。

在听了王俊凯好不容易才说明白的来意后,Jess似乎还是觉得他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证明王源没有沾染大麻有些小题大做,但还是表示乐意帮忙,顶着大块头一边在书房里翻找大学时留下的东西,一边问王俊凯和王源是什么关系。

王俊凯这才发现自己太着急以至于都忘记了自我介绍,连忙道:“不好意思,我是Roy的……爱人,我叫……”

听到他这么说,Jess倒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Um……Karry?”


千里之外的北京,王源安安静静地窝在客厅的角落里看书。

阅读是他多年以来除了音乐之外最喜欢的事情,在现在这种心里又空虚又不安的情况下无疑是一件最适合安抚情绪的事情。

Lucas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问道:“晚上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王源过了几秒钟才从书里抽出心思,笑道:“哈哈,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以前是谁整天嚷嚷着去餐厅来着?”

“我都打算给你做饭吃了你应该感动才是,”Lucas也笑了,不知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要不我们叫外卖,就叫你最喜欢的小龙虾?”

听到小龙虾王源动了动心,不过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算了吧,家里有什么随便吃点就好了。”

Lucas看他又低下头去看书,侧脸线条漂亮却冷厉,虽然两个人关系很铁,但王源身上总有一种疏离感,不由又往近挪了挪:“怎么连小龙虾都不想吃了?身体不舒服?”

“没有。”王源笑了笑。

那个笑容Lucas很熟悉,立刻反应道:“王俊凯不让你吃对不对?你还这么听他的话?”

听到王俊凯的名字,王源轻轻勾了下嘴角又收敛,没说话 。

Lucas敏锐地捕捉到他那个细微的表情,沉默了片刻,又道:“大源,你和王俊凯,在一起了?”

王源愣了一下,没有回答,但是脸上迅速浮起的血色出卖了他。

又是一阵奇怪的沉默。

“王源……”再开口时,Lucas的语气低沉了好几度,“你不会真的以为王俊凯喜欢你吧?”

王源看了他一眼:“你这是说什么呢?”

“你想想去年底到今年,他都在干什么?和女明星纠缠不清,他生日的时候你丢下朋友过去,你生日的时候呢?他别说露面了,有任何表示吗?”Lucas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想到自己生日的那一天,王源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还记得那天我生日那天系在麦克风架上的向日葵吗?那是王俊凯送的。”

那束既没有华丽包装,又没有卡片署名的向日葵,却在第一眼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个时候隐隐约约的感觉与猜测,现在虽没有证实,不知为何却如此笃定。

Lucas却没有因为这个答案而退步,继续道:“那机场那次怎么说?你知道吗,去年11月份在机场,我问他是不是喜欢你,最后他落荒而逃了。那个时候你受伤晕倒被救护车拉走,他居然就那么走了,你怎么会认为他喜欢你呢?王源,这么多年来,但凡他有一点点喜欢你,你们都不会总是错过一直纠纠缠缠到现在。”

“你说什么?”王源一直都没想明白对感情很迟钝的王俊凯是怎么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尤其还是在两个人以兄弟的名义相处得正好的时候,此时听到Lucas这么说,除了震惊之外一时之间再没有其他情绪。

Lucas想当然地以为王源的惊讶是因为知道王俊凯当时漠不关心的离开,他刻意地省略了自己那天对王俊凯的讥讽和嘲弄,只把王俊凯当时难看的反应对王源倾倒出来。

(想不起来这一段的话……请戳26章)

王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直以为王俊凯是在圣诞前夜到新年夜发生那些事情之后才意识到对自己的感情的,可如果事情真如Lucas所说,那王俊凯从机场事件之后开始的那些奇怪的举动……似乎都不难解释了。

早该想到的,生日时那束代表着沉默的爱的向阳花——恐怕王俊凯早在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为自己的感情纠结吧?那之后的那些反常与纠葛……如果自己能够早些意识到,两个人可能也不会受折磨直到现在了。

可惜还没等他为王俊凯心疼一下,以为他是在生气的Lucas又说出了他绝对想不到的话——

“大源……我知道你喜欢王俊凯很多年了,可是我不觉得他是真的喜欢你,就像现在,明明应该陪在你身边安慰你陪着你的,可是他人呢?”

“大源,你喜欢得不得了的人,他不在你身边,可现在这里有一个人,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这样能不能正负相抵呢?”

“所以,不要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所以,能不能也考虑一下我呢?”

当王俊凯说出喜欢的时候,王源很快就接受了,那是他们多年感情的自然长势,也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渴望。

可是当Lucas说出喜欢的时候,王源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的是什么,他除了震惊之外,只感觉到了尴尬。

可惜Lucas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继续自顾自地表白着心意:

“我们也是在一起五六年的好兄弟,我跟你的回忆,不比你跟王俊凯少对不对?”

“而且……我是不会让你难过或者受伤的,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

“所以,能不能也考虑一下我呢?”

过了好久,安静了好久,王源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出了最无力,却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话——

“Lucas……我喜欢的是王俊凯,我……只喜欢王俊凯。”

“你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可是,也只能是朋友。”


王俊凯坐在没铺地毯的木地板上,看着Jess翻出来的关于大学时期兄弟会的资料。

很多很多照片都是大合影或者活动时的抓拍,但他总能第一时间找到混在里面的王源的身影,让Jess几乎以为他有特异功能。

两人一边看着找着,Jess一边跟他说着一些关于王源的事情。

“Roy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就算有时候他跟大家疯着闹着,你也能看出来他骨子里是个挺安静的人,关系好的人挺多,但是从没觉得他和谁很亲密,喜欢他的人也挺多,也没见他跟谁交往或者约会过,一起开趴也绝不喝多,总之就是一直清醒得很,感觉心里压着事,又像是坦坦荡荡没什么事。”

“你看到的那张照片,是他参加兄弟会最后test的照片,那一年的主题是secret,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写下一个有分量的秘密交由pledge dad管理,你也看到了,他和Lucas都是我来测试的,桌子上的大麻其实只是个幌子,就是为了吓吓你们这些过于敏感的东方留学生,当然,Roy没碰那东西,不过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哈哈,我们抽根烟他都躲老远,还吸什么大麻?”

“他的气管一直不大好……”王俊凯喃喃道,他的眼睛扫过那些照片里混在人群里,却又卓尔不群的王源,觉得当初认为王源在美国过得潇洒的自己简直是蠢到家了——那样身在人群却心中寂寞的感觉,自己也曾尝过不是吗?

你不在,哪怕全世界都围绕在身边,我也还是寂寞的啊。

“哈!找到了!”Jess兴高采烈地从箱子里拿出一个上了锁的铁盒,又从书桌抽屉里翻了半天才找到钥匙,“你刚刚不是问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吗?答案就写在Roy的小秘密里。”

铁盒里有几个拿绳子绑着的小纸卷,Jess回忆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一个蓝色的,递给他,耸耸肩道:“其实我觉得这个秘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Roy跟我说,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秘密,也是让他不得不背井离乡的理由,所以你懂的,我挺看好他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王俊凯接过纸卷的手指有些抖,表情也有些不受控制,Jess好心地低下头装作整理东西的样子,免得他觉得尴尬。

慢慢展开那个纸卷,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夺走了。

他猜到了这个秘密和自己有关,和王源的感情有关。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秘密会让他觉得心那么痛那么痛,痛到想要立刻飞奔回去,飞回很多年前,去拥抱当年那个小小的王源,去告诉那个小奶团子自己喜欢他,从更早之前就喜欢他了,让他不要受伤,让他不要离开……


因为,那张纸上只有一句话——


“I secretly kissed Karry at age of 14.” 


“十四岁那年,我偷偷亲了王俊凯。”